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球迷Long | 2022/09/23 09:21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9月2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30年教育高级别指导委员会在联合国教育变革峰会结束后召开会议,商讨推动落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布的《关于教育变革的愿景声明》等峰会成果。

教育部部长、2030年教育高级别指导委员会领导小组成员怀进鹏以视频方式出席会议并讲话。

怀进鹏指出,中国赞赏峰会成果,支持古特雷斯秘书长发布的愿景声明,高级别指导委员会应在全球合作机制中发挥关键作用,结合各国实际,推动峰会共同愿景和行动倡议落实。

一是要把承诺转化为行动,推动教育优先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建立健全激励、监测和问责机制,把峰会承诺落实到各国政策体系和实际预算中,落实到教育规划与行动中。

二是以数字化为杠杆,撬动教育整体变革。推动数字教育资源共建共享、互联互通,赋能教师和学习者,探索教育数字治理方式,实现教育更加包容公平更高质量发展。

三是激发各方积极性,汇聚教育变革合力。发挥各国政府、学校、教师、青年和所有利益相关方的积极性与创造性。鼓励更多国家争做倡导国,以各具特色的实践推动峰会成果落实。采取更多措施支持非洲和小岛屿国家教育,特别是女童和妇女教育。

高级别指导委员会部长级成员出席本次会议,商讨充分发挥高级别指导委员会政策制定、数据监测和动员投入三大职能落实教育变革全球行动倡议和峰会成果。

来源 | 教育部官网

数字化、信息化已经逐渐成为人类生存与实践的主导方式。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技术不仅对人类的生产、生活、思维方式带来重大变革,也深刻影响着教育系统的发展。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更是进一步催化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进程,倒逼教育系统进行数字化改革和创新。

但是,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化”和教育信息化的“信息化”有什么差异?教育数字化转型的“转型”是什么?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内涵、核心要素和场域又是什么?弄清楚这些问题,将有助于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正确把握未来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工作重点和实践方向。

一、信息化过程的数字跃迁

1.从机械化到信息化的技术代际

“技术代际模型”是识别技术触发因素的一种方式,他从控制结构的不同方式触发,确定了四个不同的代际:机械化、自动化、计算机化和信息化,如下图所示。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在机械化和自动化中,控制机制和逻辑是由系统硬件的物理架构定义的。机械化指在工作流程中引入机器,但系统各阶级之间的转换由人类进行。自动化引入了动力来改变以前结构化和机械化的过程,无需人工干预。从机械化到自动化,实现了系统流程在过渡期间不需要明确的人工操作。

计算机化指用数字计算机和电子设备来控制流程,它作为控制系统的一种方式,能实现生产过程自动化,通过软件控制从而实现前所未有的精确度和控制技术系统的新可能性。在机械化、自动化、计算机化中,系统的行为方式是由作为系统本身一部分的机构决定的。

信息化表示通过信息技术控制系统或事物的能力,其依赖数字文件作为系统特征和状态的描述符。计算机化和信息化系统都基于软件,但前者侧重于系统提供的功能效率和实用性,后者侧重于在运行时丰富系统功能的方法,从而使独立的利益相关者能够整合到与信息系统共享的生态系统中。

2.信息化从信息管理到数字化信息激活

信息化是内涵发展脉络,数字化是技术发展脉络。数字化将数字作为信息载体,信息化以信息作为物质映射和精神载体,信息化的概念要大于数字化概念;信息技术和数字技术均属技术生态系统,但一般认为数字技术比信息技术更先进,所以数字化是社会信息化的高级阶段。

数字化发展内嵌于信息化的内涵发展脉络之中,数字化过程和信息化过程这两条脉络是几乎并行的,如下图所示。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首先,数字化在信息化的生态系统上构建数字驱动的模式,挖掘数据的潜在价值,并将其抽象为知识进行分析和决策,创造新的价值。其次,数字化涉及了两个实体空间,一是现实空间,二是虚拟空间(数字化的信息世界),它不仅仅是将现实空间转变为虚拟空间,还包括以数字化信息为纽带,实现二个空间的联通、交互、映射和增殖等。

二、技术赋能的创变过程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变迁(Transition)过程,其中要经历许多大大小小的教育创新(Innovations)和变革(Changes),为此笔者建议采用一个更为上位的概念,统称为“创变”,从创变的本源中,洞悉数字化转型的“转型”内涵。对教育领域而言,教育数字化会导致许多方面的变化,创变聚焦于教育系统变化和转型的不同方式可能会形成系统性的变革。因此,创变的过程需要连接过去和未来、联结思维和行动,其内涵包含了创新、变革和转型,它们形成创变三角,如图3所示。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创变过程折射出教育数字化转型“转型”的创新和变革价值取向,虽并非直接划分新旧界限的系统变革,但其外延指向了系统创新和变革性发展

三、一个划时代的系统性教育创变过程

数字化转型越来越频繁地被提及,但目前并未达成统一的概念共识。目前,有关数字化转型的描述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是将数字化转型看作一种策略或方法。

二是将数字化转型视为一种过程或者模式,包括基础设施、管理、行为、文化特征的复杂解决方案。

尽管已有研究对数字化转型内涵尚有诸多富有见地乃或差异性的理解,但我们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共识:教育数字化转型拥有数字化层面和转型层面的价值。

本研究认为教育数字化转型是一种划时代的系统性教育创变过程。其价值取向是建立在数字化转换和数字化升级的基础上,通过在教育生态系统中充分利用数字技术的优势促进教育系统的结构、功能、文化发生创变,使教育系统具有更强的运行活力与更高的服务价值,并为新时代全面性的社会数字化转型带来积极影响力。

四、教育数字化转型的一般性框架

1.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素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建立在数字化转换(从模拟格式到数字格式的转变)、数字化升级(利用数字技术和信息改变组织的运作过程)基础上的创变过程。可以说,数据是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素。就数据赋能的潜力来看,数字化转型通过数据深度挖掘优化,以数据生态延伸价值生态,进而可实现教育系统的创新和变革。

从某种程度上看,教育数字化转型与技术、组织和社会化的视角层次,以及参与者、目标和技术方法的过程层次相互关联,加之数据的赋能作用,形成了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素框架,如图4所示。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2.教育数字化转型实践的基础性场域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实践原则是通过实践场域影响实践的效能,也就是说教育数字化转型要在一定的场域中开展实践活动。其关系网如图5所示。

新知达人,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方向、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

五、教育数字化转型的研究展望

1.新范式:教育范式从供给驱动向需求驱动的系统创新研究

数字技术推动教育范式的变革从“供给驱动”向“需求驱动”转型。只有确定了需求驱动的基调,教育数字化转型才能纲举目张,以如何将教育系统从供给驱动型转变为需求驱动型为主线,从而通过技术赋能作用转变教育系统结构、功能结构、评价机制及政策保障体系。

为了适应数字时代的社会发展和教育发展的需求,教育数字化转型必须以需求结构为结果假设进行“逆向工程”,设计供给侧的系统架构。此外,由于需求结构是不断变化的,加之教育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具有灵活开放、动态适调、不断创新、持续进化等特征,未来仍需持续进行需求驱动的系统创新研究。

2.新思维:发展数据赋能的创新设计模式研究

教育系统向数字化形式的变化与发展走向,关键在于更好地促进教师的“育”与学生的“学”。在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实践中,重要的不应是形式上的数字化转型,而应着眼于教育数字化转型可以实现的学习生产力和质量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有了需求驱动的未来教育定位,那么设计也要转变思维方式,一是要有数据赋能的价值发现与服务设计思维,二是需要认知+情感、活动+互动、消化+转化多维融合的体验设计思维。

总之,整合数据思维、服务思维、创新思维与系统思维的新一代创新设计模式的研究,将是未来极具前景的研究方向之一。

3.新能力:教育数字化转型能力建设研究

教育数字化转型将重塑教育组织的数字素养和能力结构。数字素养观点建立在新技术环境之上,用来表示组织人员在环境中使用数字资源、有效参与社会进程的能力,而能力表示拥有足够的知识、力量和技能来做好某件事的素质或状态。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能力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未来还需要进一步研制教育数字转型领导力指标体系、将学生和教师的信息素养标准提升到数字能力标准、在实践层面持续发力将能力建设落到实处。

4.新环境:数字化教育生态系统架构研究

教育数字化转型以数字教育环境为主要载体,通过构建数字技术融合的生态化学习环境,打造联通、开放、敏捷、个性化的新型数字化教育形态,为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实践提供支持与动力。

当前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实践主要集中于单一技术的影响上,随着云计算、人工智能、5G和区块链等的联合应用越来越多,不同类别技术之间的相互依赖性正逐步增加,还需要通过“数字融合”的方式将系统整体的改变整合在一起。

因此,将技术置于一个更大的数字学习生态系统之中,构建物理空间—信息空间—社会空间无缝融合的教育生态系统,通过开放性平台架构支持系统功能敏捷进化,通过数据赋能决策与人机协同为教育需求侧提供全方位的适需服务,将是未来教育发展的重点。

5.新资源:新型数字教育资源建设与共享机制研究

数字教育资源是数字化教学服务流程、个性化服务供给和模式创新的基础。目前,我国在优质教育资源建设、拓展资源覆盖面等方面有了显著的改善,例如,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一师一优课建设。但当前的数字教育资源建设依然存在不平衡状况,且新型资源的建设还比较弱。

对此,构建规范化数字资源生产、审查、发行、选用、维护的共建共享机制是一项基础工程,也是一个未来研究值得深入的课题。

6.新应用:教育创新实践的新样式研究

发展教育数字化一要注重实效,二要重视创新。技术赋能为创新的生成奠定了坚实的支持基础,也为了创新的扩散提供了重要的手段。随着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推进和深入,教育变革和创新将进一步得以推进,其中如何促进数字技术赋能的教育产品、形式和服务创新,以及创新教育实践模式,成为教育数字化转型实践的基本要求与内容。

将数字技术整合到教育领域的各种活动中,以促进教育创新、孵化面向未来的教育教学新模式,展现出了巨大的研究前景。

7.新文化:培植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健康“数字文化”基因

文化的基本构成要素是人群的行为方式、人工产物、思维模式和价值观。数字文化是一个描述数字技术如何塑造我们人类互动方式,以及在组织全体成员之间形成的非正式的规范规则、习俗、价值观、信仰和态度等的概念。不难发现,在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实践中,战略和文化相互依存、相互补充。

因此除了确定适当的转型方向,还要建设强壮的新文化,把成功创变的健康基因植入到文化中。然而,“数字文化”的培植不是一次性的,它会随着实践过程演化,也需要时空沉淀的“发芽”,还需要持续的研究和培植。

8.新蓝图:制订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就绪行动计划

教育数字转型具有复杂性、艰巨性、长期性。目前,很多国家的教育数字化转型还处于探索期或者预备期。客观而论,受环境条件、组织文化、技术成熟度和实践能力的等不同因素的影响,大多数教育组织并不能快速地进入数字化转型实践,也难以瞬间将数字化应用得十分娴熟。

能否把握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机遇,为现代化强国建设创造新的红利,对教育组织的实践准备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

因此,还需要制订全国性的教育数字化转型就绪行动计划,规划设计数字化转型的基本条件和一系列的行动工程,围绕计划开展相关的战略目标建设、数字技术体系建设、数字新基建建设等方面进行研究,以引领转型实践过程的稳健推进,逐步完善优化后开展大规模的推广应用。

来源:祝智庭,胡姣.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探析与研究展望[J].中国电化教育,2022,(4):1-8.


更多“数字化”相关内容

更多“数字化”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