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资本围猎碳中和,创业者冷静拿钱 | 碳中和

地产资管网 | 关注房地产资产管理的变革创新 2022/09/23 09:19

 来源 | 36氪

视觉 | 梁秀杰

责编 | 韩玮烨

2022年,“双碳”赛道有多火?

数据和资本是理性的。 清洁能源是实现“双碳”目标重要的赛道之一,根据清科研究中心发布《2022中国清洁能源产业发展及投融资分析报告》数据显示, 仅中国清洁能源领域,2018年至2021年,投资数额从365.2亿元,增长到825.2亿元。

除此之外,近两年红杉中国、中金资本、IDG资本等顶尖投资机构分别与远景科技、协鑫能科、中华煤气等产业端巨头联合成立 多只百亿级规模的碳中和基金。 8月23日,总规模 120 亿元人民币的安徽省新能源和节能环保产业主题母基金发布了遴选公告,招募符合资质的GP成为基金管理人。

还有更多来自一级市场的感性反馈。多位投资人、FA曾向36氪谈到,今年以来,例如红杉、高瓴、险峰等 一线风投机构,都重注“碳中和”赛道,甚至“全员All in 新能源”。

“新能源及碳中和已经成为红杉中国最主要的投资方向之一。”红衫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近期一次公开讲话中谈到。

新知达人, 资本围猎碳中和,创业者冷静拿钱 | 碳中和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创业者的反馈更是直接。

“15年创业的时候,我们预期双碳技术十年后能被主流市场接受已经很乐观了,没想到风口来的如此之快。”碳能科技总经理王帅向36氪表示。“前两年我们见投资人,100个有99个半都拒绝了。风口来了以后,我经常一天接待四五批投资人。”

碳能科技成立于2015年,隔年研发出二氧化碳利用转化技术全流程开发,又于2018年电解水制氢的隔膜材料开发。近年来两大投资热门赛道-CCUS(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与制氢技术,碳能科技都有涉足。

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向世界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 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至此,一场以人类呼唤绿色低碳为核心、以可再生能源为主体的能源革命正在展开。

关于双碳目标对融资环境的影响,滴水联合创始人孟群表示,“投资方越来越多关注双碳项目,尤其是国有LP,总的来说, 双碳项目融资的速度和融资条件更好了。

滴水科技自主研发了节能降噪的水尘环流清洁技术平台。其首个产品线洗地机搭载了水尘环流技术,用水流直接带走地面垃圾,和气尘环流清洁技术相比,能够直接实现一步到位的“洗地”,集扫、拖、洗一体化。由于产品采用水动力,而非用大功率电机吸尘,所以和其他产品相比,滴水洗地机对电机功率要求大幅降低80%以上,运行时低分贝、0扬尘。

东证创新是滴水科技的投资方,成立于2012年11月,其投资赛道聚焦在半导体、新能源、新材料等科创板重点产业领域。母公司东方证券是A+H股上市综合性券商,常年服务上市龙头企业,能直观感受到资本市场变化趋势,为创业公司起到资本市场信息枢纽的作用。同时,东方证券大股东申能集团是上海主要能源供应商,也正积极探索如何达成“双碳”目标。

“双碳”目标确认后,东证创新执行总经理陆江平切实感受到了“双碳”投资的热潮。2020 年至今,东证创新陆续投资了快思瑞、载驰科技、金力股份、滴水科技、特百佳动力、鹰峰电子等一系列新技术、新材料、节能产品和企业。接受36氪采访时,陆江平也表示:“在东证创新内部,如今与“双碳”相关的赛道,都有着 较高的关注优先级。

2021年年末,36氪曾对资本涌入双碳领域进行过报道,这一次,我们想具体谈谈双碳背景下,资本如何甄选优秀的创业者,而创业者又该如何与资本相处。

新知达人, 资本围猎碳中和,创业者冷静拿钱 | 碳中和

面对资本热捧,“双碳”创业者该拿谁的钱?

与互联网模式的纯财务投资加持不同,“双碳”领域公司,大多具有重技术、强产业的特性,因此创业者除了“钱”以外,对相关供应链、人才、客户等资源,更有着天然需求。

有多位“双碳”赛道创业者向36氪表示,风口来临后上门拜访的机构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例如红杉、经纬等拥有强大调研能力的投资机构, 当“双碳”目标刚确定下来后,这类机构往往会通过快速学习、高密度调研,把行业现状了解得很通透。

第二种是例如“三桶油”旗下基金、三峡资本等产业相关的投资机构, 他们在“双碳”风口来临之前,就积累了非常多清洁能源等相关领域的成功投资案例,而在双碳之后,本身就具备产业资源的这类机构,更是很多创业者青睐的资方对象。

“比如新能源赛道初创公司,会希望能得到特定产业资源的支持。例如一家锂电池初创公司,它上游需要锂矿、正极、负极等材料支撑,下游需要把电池卖给车厂或储能客户。如果投资机构带着锂矿资源或者下游客户资源过来谈,会比较受欢迎。”绿动资本执行董事余乐对36氪表示。

第三种则是地方政府引导型基金, 不过这类资方一般都带有征税、招商引资等诉求,所以会要求被投公司进行“反投”,就是指企业需要把该笔投资大部分用在当地,比如开子公司、设产线,相当于将投资用于带动当地发展。因此对于创业者来说,若需在当地开展业务,地方政府投资对业务扩张来说是很好的选择。

面对这三种投资人, 优秀的创业者接受谁的钱,也取决于公司不同发展阶段。

在A/B轮融资之前, 大部分“双碳”创业公司 需要融到钱 用以解决技术早期研发、团队招聘这类“生存”问题,所以即使明星初创公司也不会对投资人类型有过于苛刻的要求;另一方面,偏财务类早期投资机构也更愿意承受风险,进入A轮及更早阶段博取高额财务回报。

而在A/B轮之后, 初创公司经过试错与技术、产品研发,有了中短期商业试错的经验,这时他们更期待 投资机构能带来“双碳”产业端的资源, 以谋求更大规模的客户、产业化落地。

对此,碳能科技王帅就对36氪表示,公司二氧化碳利用转化技术已经可以商业化落地,预期明年就能收支平衡。但主要客户是市值几百亿上千亿的大型能源企业,单纯靠公司自身开拓客户十分缓慢,这时就需要投资机构的资源加速公司抢占市场先机。

对于“双碳”初创公司更希望投资机构提供产业资源帮助的观点,经纬创投循环经济赛道负责人于晓轶向36氪表示,经纬创投在双碳行业是全产业链的布局,上下游相关被投企业就会有很好的联动。比如经纬参与投资的碳核算平台碳阻迹,已经为经纬投资的很多其他减碳技术项目测算了不同领域的减碳量;生物基材料公司中科国生和塑料分拣设备公司弓叶科技也会有很多共同客户。

拥有“双碳”产业端资源的投资机构,除了能带来客户和供应商,还积累了更多的相关投资案例并培养了强大的“双碳”行业调研能力。 在初创公司面临产品市场化不同道路的分岔口时,机构能协助公司做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选择。

东证创新执行总经理陆江平表示,“双碳”企业大部分是硬科技企业,有着较长的陪伴周期,即使是明星初创公司也可能碰到大环境变化导致的挫折。以东证创新某家被投企业为例,因疫情影响产品市场化进度停滞,并未按预期产生足够的造血能力,这时候东证创新就要充当“救火队员”的角色,为该公司的业务发展出谋划策。

依靠强大的调研能力,东证创新发现该公司的技术有着很大前景,在其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投资后,东证创新依靠人脉帮助该公司找到合适的CMO(首席营销官),同时东证创新共享自己完善的调研系统,协助该公司进行产品市场化深度调研,陪伴公司度过早期最危险的时期。

不过,对于自带资源的产业端投资机构,在甄选初创项目时, 也有着来自产业视角的偏好。

产业投资机构一般分为两种,产业端企业直接成立的投资机构,和有产业端企业参股当GP或LP的投资机构。 因为僧多粥少,强大的产业资源给产业投资机构带来巨大的议价优势。

在“双碳”领域,产业端企业直接成立的投资机构投资时, 往往是为了解决母公司面临的痛点, 例如碳排放指标限额和能源指标限额。同时由于单一出资方,这些机构会被要求更高的命中率,早期给初创公司的条件较为保守,因此他们更喜欢偏后期轮次的投资。

产业端企业参股当GP或LP的投资机构相对市场化,他们 更看重投资回报率, 若同时获得产业端的解决方案就是意外之喜, 这种投资机构也成为大部分“双碳”明星初创公司的首选。但这种机构数量较少,初创公司需要做出一定成绩才更容易受到青睐。

新知达人, 资本围猎碳中和,创业者冷静拿钱 | 碳中和

修炼内功:怎么平衡理想与面包?

双碳赛道里热钱翻涌,但一级市场创投环境的下行,依然让投资人对相关项目的出手变得尤为谨慎。

绿动资本执行董事余乐认为, “双碳”赛道里有一定的泡沫,但目前并不大。 虽然原先其他赛道里的钱大量涌入“双碳”领域,但一方面 “双碳”领域足够长坡厚雪, 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上可以消化掉这些资金的涌入;另一方面,创业公司也不会仅因“双碳”的帽子就受到投资人疯狂追捧, 投资决策还是会回归商业的本质。

在比较理性的市场环境下,“双碳”公司需要自己找出路解决活下去的问题。

森工新材料CEO王明哲没想到,当初研究PVA薄膜材料是为了解决污染循环问题,居然是靠着“消费”风口拿下第一桶金,实现正向收入。

森工新材料专注于新型PVA薄膜材料的研发,这是唯一可以被细菌作为碳源和能源利用的乙烯基聚合物。王明哲表示,起初认为中国垃圾回收体系开始完善,限塑禁塑相关政策将快速推动可降解材料行业发展。

完善垃圾回收体系的进展并没有他预测的那么快,但意想不到的是,由于2020年迎来洗衣凝珠的风口,公司依靠消费业务在收入和融资上迎来双丰收。相比之前应用于可回收包装的PVA薄膜材料技术,洗衣凝珠所用的PVA水溶膜需要的技术难度更低。依靠洗衣凝珠PVA水溶膜,森工新材料2020年就完成了收支平衡,吸引了大量消费赛道的投资机构,如今也贡献了森工80%的营收。

对于企业是否要具备自身造血能力, 孟群也给出了肯定的回复,在他看来,滴水科技过硬的产品和技术,也是能持续在资本市场获得肯定的原因。

和森工新材料用“消费品”赢得资方青睐的逻辑类似,滴水科技的产品里也天然携带节能、降碳的基因。

“滴水科技的能耗比行业其他产品降低80%+,且无废气排放,未来还可以应用于PV的节能节水清洁”,孟群对36氪表示,“中国有5亿家庭,如果5亿家庭全部采用水尘环流清洁技术的清洁电器(如水尘洗地机),相对气尘环流清洁技术和传统的扫把拖把,每年可以省电约250亿度,省水约1.8亿吨,室内PM2.5减少排放约150亿立方米”。

理想于“双碳”循环上的森工新材料与滴水科技,都靠着“消费+双碳”赛道的发挥,让企业度过前期最困难的阶段。

从2022年的整体融资环境来看,今年上半年股权融资相比去年和前年有所下降,投资人对实验室项目的容忍度低了不少,如果企业不具备造血能力,很有可能挺不到下一轮。即使是在“双碳”风口上,投资机构也会回归商业本质去做投资判断。

“双碳”领域的初创公司大多具备硬科技的背景, 如何加快产品适应市场需求,寻求一定的造血能力,成为公司活下去的重要因素。 

更多“创业”相关内容

更多“创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