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7 0 0 4 6 2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壹DU财经 | 2022/09/23 09:08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新知达人,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文:战兵

编:祺然

“一盒八穗(根)的玉米卖50元是丧良心,地里出来的玉米就七毛钱一穗,最后加价到六块钱一穗。”这是辛巴最近对东方甄选直播间卖高价玉米的吐槽。

对此,“中关村周杰伦”、东方甄选“头牌”董宇辉在直播间回应:大部分玉米不是用来给人吃的,是用来养牲口的,所以价格低。而东方甄选的生食玉米从地里收回来的价格就到2块了。

对于最近半年经常上热搜的东方甄选来说,这样的争论已经见司空见惯。有媒体就此事采访,东方甄选表示暂不回应,目前专注于自己的助农直播。

去年7月,“双减”政策出台,在线教育行业迎来转折点。一年多以来,在线教育行业可谓演尽“人间悲欢离合”:有的跑路,有的解散,有的“卖身”,也有“身残志坚”、破釜沉舟、转型上岸的。

从低谷走出的企业更值得令人尊敬。新东方、高途、松鼠Ai就是这样的例子,它们代表了在线教育企业转型的不同方向。

01

新东方“播”云见日

8月底,多位前新东方员工在社交平台晒出前东家发来的“归巢计划”,招聘主播、销售运营经理等岗位。对此,大多数网友认为,新东方是个有情怀的公司,但也有一部分网友认为,相比离职的6万人,这点岗位又能解决多少问题,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像董宇辉一样适合当主播,“有炒作嫌疑”。

这就是典型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发点肯定是好的,但也引发争议。这也从侧面说明东方甄选确实火了,新东方转型确实成功。

作为在线教育的龙头,新东方曾首当其冲。今年1月份,俞敏洪在个人公众号上发文,透露了2021年新东方的惨状:市值跌去百分之九十,营业收入减少百分之八十,员工辞退六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二百亿。

如今的新东方凭借直播电商再度风光。从股价看,去年9月20日,其股价为14港元,今年3月15日跌至谷底6.75港元。8月底,新东方执行董事兼CFO尹强透露,近三个月东方甄选GMV达20亿元左右。消息一出,新东方股价8月30日大涨近28%,冲上23.5的近期顶峰,市值重破300亿大关。

新知达人,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从粉丝数量看,东方甄选可谓爆火,其粉丝从0到100万用了半年,从100万到1000万却是短短几天。截至9月21日,在抖音平台,“东方甄选直播间”粉丝达到2579万,旗下“东方甄选之图书”349万、“东方甄选美丽生活”138.6万、“东方甄选自营产品”52万。旗下主播“俞敏洪”1143.6万、“董宇辉”838万、“顿顿顿顿顿”183万、 “东方甄选明明”90.6万、“东方YOYO”69万。

从交易额上看,东方甄选已经反超“交个朋友”,成为抖音直播电商的另一个招牌。截至2022年5月31日的2022财年,新东方直播电商业务总营收为2460万元,毛利为人民币930万元,毛利率为37.8%。而今年6、7、8三个月东方甄选交易额就达到20个亿,日成交额8月份也突破3000万。根据蝉妈妈数据,同期“交个朋友”的交易额不足10亿。

尹强表示:“虽然俞老师说允许东方甄选每年亏一个亿,但是没想到今年就盈利了。”虽然2022财年,直播电商占新东方整体营收的比重并不大,但今年以来,东方甄选持续“招兵买马”,推出“东方甄选”独立App、布局20个自营产品仓库等等,无不显示,电商业务将成为未来新东方的重头戏。

企业家群体里,俞敏洪算是能说的。新东方不愧是俞敏洪带的团队,做教育行业,新东方靠名嘴吸引学生,做电商,新东方靠主播吸引粉丝,也算是没有浪费资源。

02

高途赚“大”钱

去年9月22日,高途发布2021年Q2财报,这是7月24日“双减”落地后,其第一次发布财报,也是高途的顶峰时刻。2021年Q2高途营收22.32亿元,创造历史新高,其中,K12在线课程依然占比最大,收入达20.91亿元,占比超过93%。

K12(从幼儿园到高中,5-18岁),曾是在线教育企业抢夺的“大蛋糕”,也是受“双减”冲击最大的领域。对于这部分收入占比9成的高途来说,可想日子有多艰难。

对此,高途的转型策略是“抓大放小”,小学生、小朋友的钱赚不了,就赚大学生、大人的钱——从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高途开始重点发展大学生和成人教育、非学科类辅导、智能学习内容和产品等。今年5月份,高途集团大学业务负责人刘文勇公开表示,“高途大学生业务将以两年为期,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

新知达人,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今年6月,高途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著出赚“大”钱的效果。虽然净营收同比下滑62.7%,但净利润达537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4.26亿元),并连续两个季度盈利。与此同时,Q1高途成人业务收入环比增长超80%,可比业务(大学生和成人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收入同比增速超200%。

到了今年二季度,高途的大学生和成人教育、非学科类辅导以及智能学习内容和产品等可比业务收入环比一季度增速超30%,公司整体毛利润达3.778亿元人民币,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67.6%上升至70.2%。

目前,高途面向大学生、“大人”的课程包括了考验、英语、会计、公务员、教师、事业单位、医疗考试等十多种项目。

相比跨界做电商,从K12转向大学生、成人职业教育,是在线教育公司更为普遍的选择。网易有道专门成立“有道成人教育事业部”,将有道精品课成人学段、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等业务整合;作业帮推出专注成人教育领域的独立品牌"不凡课堂",以公考和职业教育两条线为主,涵盖考研、会计师、教师资格证、MBA等相关领域的课程;英孚则于近期上线针对成人教育的集技术融合和产品创新于一身的超感课堂(Hyper Class),持续发力成人教育市场。

对于公司巨大的调整,高途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显得信心满满。今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我现在可以很自豪地讲,今天的高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健康,更强大,我对未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乐观。”

03

松鼠Ai打“硬”仗

出了转型大学生及成人教育,在线教育企业还有一个普遍选择是智能硬件。这其中的典型代表是松鼠Ai。

松鼠Ai之所有代表性,有几个因素。首先,它不是直接面向C端的在线教育企业,在“双减”之前,它的主要业务是向线下教育培训机构提供自适应学习系统软件服务,以B端业务为主。其次,它以AI为特色,将人工智能自适应学习技术应用在K12中小学教育领域,技术和软件服务是其优势。

再次,“双减”后曾经“病”得很重。松鼠Ai董事长栗浩洋透露,2021年8月起,B端收入变为0,而一个月固定成本在8000万元,导致公司账面上的现金消耗非常快。“基本从那时开始,整个公司就处在接近崩盘的状态,就像住进了ICU,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存活。”

在严峻形势下,松鼠Ai从软到硬,转型智能硬件和智能教育公司。在过去半年,松鼠Ai推出了X1、Y1、V11、V11 Plus、V12等五款学习机,以及智学笔和打印机其他的周边产品,覆盖了从400元到9999元的产品线。

新知达人, “双减”一周年,在线教育涌现转型三兄弟

“机海”战术让松鼠Ai“起死回生”。在前不久的松鼠Ai沟通会上,栗浩洋表示,过去的半年多时间,松鼠Ai完成了4万多台智能硬件的销售以及约3亿的销售额,已经连续五个月实现现金流盈余,其中7月份的单日产品激活数比之前增长了5-10倍。

走智能硬件的路线也得到了债权人的支持。有媒体报道,松鼠Ai共面临来自4000多个债权人超过9亿元的债务。过去一年,松鼠Ai已经归还了5000余万元,剩余部分,松鼠Ai已经与其中70%的债券人签署了债转股协议。

“双减”政策落地后,众多校外培训机构停办、转型,家长辅导孩子学习的压力倍增,学习硬件开始从“锦上添花”变成“雪中送炭”。艾瑞咨询的调研发现,仅有14%的家庭暂时不让孩子使用任何智能硬件。

学习的刚需带来智能硬件的水涨船高。除了松鼠Ai,多家智能硬件企业也迎来丰收。网易有道今年第二季度营收9.56亿,其中智能硬件业务营收2.4亿元,同比增长16.3%,成为支撑网易有道营收的“第二增长曲线”。2022 年上半年,科大讯飞AI 学习机销售额增长超 101%,并且在京东、天猫等重要渠道GMV同比增长超170%。

03

写在最后

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跌入谷底才能积聚反弹的力量。过去一年多,多家在线教育公司上演了转型大戏,有的重新走上花路,有的还在泥泞中艰难前行。不论如何,都祝它们好运!

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侵删。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