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青岛银行18亿投资纠纷,三大谜团待解

财经众议院 | 财经金融领域原创自媒体 2022/09/16 13:58

新知达人, 青岛银行18亿投资纠纷,三大谜团待解

9月2日,青岛银行披露,因巨额投资陷纠纷,青岛银行状告股东旗下公司,索赔2.6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2亿元)。

这一纠纷源于2015年,青岛银行委托尚乘环球作为投资管理人,双方签订了《投资管理协议》,投资组合的初始投资及追加投入合计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

此次上诉,青岛银行提出,尚乘环球违反协议条款,要求其赔偿约2.6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2亿元)或经评估后确定的金额,并交付或转让投资组合下的证券及其他资产所有权。

据了解,尚乘环球不仅参与了青岛银行2015年赴港上市、2022年H股配股发行两大重要融资事项,其背后的尚乘集团有限公司还是该行的股东之一。

平地起惊雷,此事颇为蹊跷:

谜团一:此前为何未披露?是否构成关联交易?

根据青岛银行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去年年末,尚乘集团通过2家子公司合计持有该行约2.25亿股H股,占普通股股本总额的4.99%,上述股份没有质押或冻结的情况,报告期内,该行与尚乘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未发生重大关联交易。

在年报中,青岛银行披露,尚乘集团已按监管规定向本行申报关联方。报告期内,本行与尚乘集团及其关联方未发生重大关联交易。

尽管该笔纠纷发生在2022年上半年,但在2022年的中报里,青岛银行亦未披露与尚乘集团的关联交易情况。

财经众议院注意到,尽管尚乘集团持股已经降到5%以下,但交易发生时,尚乘集团的蔡志坚仍为青岛银行非执行董事,显然此事应当披露。

新知达人, 青岛银行18亿投资纠纷,三大谜团待解

谜团二:诉讼发生的时间点,恰逢青岛银行换帅,是否与换帅有关?

据青岛银行公告,与尚乘集团的交易始于2015年,直至此次诉讼前一直相安无事。

变化发生在2022年6月,掌舵青岛银行将近12年的董事长郭少泉辞职,换上了原中国银行山东分行副行长景在伦。于是就发生了7月份青岛银行终止合作协议,8月份尚乘集团蔡志坚辞去青岛银行董事职务,9月2号在中报发布完毕就立即诉讼的离奇事情。

试想一下,如果郭少泉继续担任青岛银行董事长,此项诉讼是否还会发生?

实际上,郭少泉在去年当选青岛银行新一届董事长,任期并未结束,而他的离职在投资者看来也是“意外”,因为在中报里郭少泉的变动原因为:因监管对银行关键岗位任职期限的规定及临近退休年龄辞任。这说明,如果不是监管从严掌握任职期限,郭少泉还要继续担任董事长。

新知达人, 青岛银行18亿投资纠纷,三大谜团待解

谜团三:青岛银行与尚乘集团的交易是否还隐藏着其他内幕?

新董事长一上任,就把与原股东旗下的合作协议终止,这显然不太寻常。

而尚乘集团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名声并不好,帮助内地中小银行在香港募资,由于这类中小银行在香港资本市场并不受欢迎,募资困难,于是尚乘集团就有了可乘之机。

青岛银行与尚乘集团的渊源颇深,早在2015年年底,尚乘集团就担任该行H股IPO的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和联席牵头经办人,为其成功登陆港交所主板出力不少。

今年2月,青岛银行公告宣布,该行历时一年的配股募资工作完成,共募集资金人民币41.96亿元,其中,H股配股募集资金总额合人民币16.95亿元。此次配股发行,也是尚乘环球行作为该行H股配股的承销商及联席账簿管理人之一。

据《财新》报道,现为独立股评人的香港证监会前官员David Webb曾在2016年撰文,质疑尚乘在帮助企业完成港股IPO时,通过发行结构化产品隐藏基石投资者的真实身份。而青岛银行正是典型案例。

尚乘集团曾在2016年的投资者文件中披露,正是由于帮助青岛银行完成了IPO,尚乘从而赢得了该行3亿美元的全权委托资产管理组合。

到底尚乘集团与青岛银行是如何约定的?随着诉讼的进展,相信更多的真相会浮出水面。 

更多“青岛银行”相关内容

更多“青岛银行”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