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8 8 5 4 3

青岛银行把股东旗下公司告了,索赔18亿

贸易金融圈 | 专注于供应链金融生态圈建设 2022/09/07 10:53

因3.5亿美元委托投资协议出现纠纷,青岛银行(002948.SZ、03866.HK)将自家股东旗下成员告上法庭。

9月2日,青岛银行公告称,该行就与AMTD GLOBAL MARKETS LIMITED(尚乘环球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乘环球”)协议纠纷一案,于2022年9月1日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并正式获得法院受理。

这一纠纷源于2015年,青岛银行委托尚乘环球作为投资管理人,双方签订了《投资管理协议》,投资组合的初始投资及追加投入合计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 此次上诉,青岛银行提出,尚乘环球违反协议条款,要求其赔偿约2.6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2亿元)或经评估后确定的金额,并交付或转让投资组合下的证券及其他资产所有权。

据了解,尚乘环球不仅参与了青岛银行2015年赴港上市、2022年H股配股发行两大重要融资事项,其背后的尚乘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乘集团”)还是该行的股东之一。

根据青岛银行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2021年末,尚乘集团通过2家子公司合计持有该行4.99%的股权,该公司持有股份全部为H股。 同时,青岛银行于今年2月完成A+H股配股募资,其中尚乘环球是该行H股配股的承销商及联席账簿管理人之一。

青岛银行起诉索赔18亿

公告显示,青岛银行与尚乘环球于2015年签订《投资管理协议》,投资组合的初始投资及追加投入合计3.5亿美元。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尚乘环球接受青岛银行委托,作为受托投资管理人,投资单一发行人发行的证券总计不得超过5000万美元; 投资组合内由同一发行人发行的证券总市值不得超过投资组合内的证券总市值25%。

青岛银行提出,尚乘环球违反了上述协议约定、违反其作为受托投资管理人的职责,超出该协议的授权范围,于约2022年6月认购面值合计约2.64亿美元的证券。 青岛银行认为,这一交易是未经授权的,该行已根据该协议,于2022年7月书面通知尚乘环球终止该协议。

此次上诉,青岛银行要求尚乘环球赔偿总计约2.64亿美元(或等值港元)或经评估后确定的金额; 要求尚乘环球交付或转让投资组合证券(未经授权交易的证券除外)以及投资组合投资的所有资产所有权(以及该投资组合产生的所有款项、收入、利润、利息(包括但不限于所有股息(现金或股份)、红利股和认股权证)); 并要求进行必要的账目查询,使原告能够追踪和追回因未经授权的交易而产生的所有款项、收入、利润、利息(如有)等。

根据尚乘集团公司网站介绍,该集团目前是香港最大的非银行资产管理平台之一,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主动管理资产。 尚乘集团资产管理业务的主要客户类型涵盖全国和地方中资银行、中资国企和民营企业等,投资标的以美元固定收益产品为主,包括公开或私募的股票、债券、可转债等。

“本次诉讼不会对本行的正常经营产生影响。 预计对本行当期及期后利润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本行将根据诉讼进展情况及相关会计准则的规定进行会计处理。 ”青岛银行公告称,该行将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根据青岛银行最新披露的2022年中报,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归母净利润20.18亿元,同比增长12.28%; 实现营业收入62.09亿元,同比增长16.56%。 其中,该行报告期内实现非利息净收入22.34亿元,同比增长57.49%,这主要得益于投资收益、汇兑损益等其他非利息净收入同比大增115.68%,贡献了当期超过一半的非息收入。

截至6月末,青岛银行不良贷款率1.33%,比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 拨备覆盖率209.07%,比上年末提高11.65个百分点; 此外,今年完成A+H股配股发行后,该行资本充足率14.5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81%,比上年末提高0.43个百分点。

与尚乘集团的渊源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青岛银行告上公堂的尚乘环球,不仅是该行2015年赴港上市、2022年H股配股发行两次融资“里程碑”的重要参与方,同时其背后的尚乘集团也是该行的股东之一。

根据青岛银行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去年年末,尚乘集团通过2家子公司合计持有该行约2.25亿股H股,占普通股股本总额的4.99%,上述股份没有质押或冻结的情况,报告期内,该行与尚乘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未发生重大关联交易。

年报还显示,尚乘集团向青岛银行派驻了董事,按中国银保监会规定,其为该行的主要股东。 但该集团派驻青岛银行的董事——蔡志坚已于今年8月辞任。

公开资料可查询到的信息来看,青岛银行与尚乘集团的渊源颇深,早在2015年年底,尚乘集团就担任该行H股IPO的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和联席牵头经办人,为其成功登陆港交所主板出力不少。

今年2月,青岛银行公告宣布,该行历时一年的配股募资工作完成,共募集资金人民币41.96亿元,其中,H股配股募集资金总额合人民币16.95亿元。 此次配股发行,也是尚乘环球行作为该行H股配股的承销商及联席账簿管理人之一。

然而,近两年来,青岛银行与尚乘集团之间的关联利益关系似有所减淡。 2020年7月,尚乘集团减持了青岛银行股份,持股比例从原先的8.91%降至4.99%。 有媒体披露,彼时的接盘方Ariana Capital背后似是香港富商、远东集团邱德根家族。

今年8月,青岛银行又公告称,该行董事会收到尚乘集团派驻该行的非执行董事蔡志坚的辞职信,蔡志坚由于其他时间需求不断增加,无法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继续履行该行非执行董事的职责,现辞去该行第八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 这一辞任自2022年8月26日起生效。

蔡志坚其人

除青岛银行外,尚乘集团同时还是广州农商行、天津银行、江西银行、中原银行等多家内地银行赴港上市的承销商或协调人。

资料显示,尚乘集团是一家港资综合金融集团,主要业务包括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旗下有尚乘国际、尚乘数科两家上市公司,最初由李嘉诚旗下长江集团的一个部门和澳洲联邦银行于2003年1月联合成立。

今年8月,尚乘数科的暴涨、暴跌曾将该集团及其背后的掌舵人蔡志坚推上风口浪尖。 彼时,刚于7月15日登陆纽交所的尚乘数科,突然于7月22日起开启狂飙模式,每股股价一路飞涨至2555美元的高位,大大超出7.80美元的IPO价格。 后又在8月3日盘中闪崩,跌至1100美元,市值跌去一半。

8月4日,长江集团迅速发文,与尚乘集团撇清了关系。 该集团表示,已于近10年前出售了尚乘集团的大部分股份,目前所持股份不足4%,并且正在洽售其所持的剩余股份。 截至9月2日,尚乘数科每股股价已跌至100美元。

今年43岁的蔡志坚是尚乘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据尚乘数科招股书显 示,他全资拥有的Infinity Power Investments Limited持有尚乘集团32.5%的股份,是该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

履历资料显示,2001年至2008年间,蔡志坚先后在香港普华永道、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花旗集团工作,2010年10月他加入了瑞银,担任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

据《棱镜》报道,正是在瑞银工作期间,蔡志坚结识了时任中国民生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中民投”)董事会主席董文标,并成为中民投在香港开展资本运作的代理人。 2015年,尚乘集团引入股东瓴睿资本集团及中民投集团,而蔡志坚即作为中民投代表被派驻到尚乘集团。

蔡志坚被市场视为资本玩家老手,其名声也争议颇多。 一方面,他是内地公司赴港寻求金融资源的重要合作伙伴。 以小米集团为例,尚乘集团不仅是该公司H股IPO的联席主承销商、联席账簿管理人及联席牵头经办人,后来又与小米集团合资成立洞见金融科技(Insight Fintech),并于2019年获发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虚拟银行牌照。

另一方面,他在香港金融业的信誉却不佳。 在蔡志坚的描述中,是他在2015年带领专业人士团队进入尚乘集团,推动该集团改革重组,使其转型成一家面向全球市场的综合型金融机构。

但在媒体报道中揭露了此事的另一面。 2020年8月,一群中民投集团的代表将印有蔡志坚头像的横幅挂在香港中环街头,指其“金融诈骗”。 还有媒体引述中民投高管采访表示,蔡志坚仍在被中民投追债。

与此同时,蔡志坚正面临来自香港证监会的处罚。 2020年12月,香港证监会指其在担任瑞银集团董事总经理,负责向瓴睿资本和中民投组成的财团出售尚乘集团股份时,参与程度超越了一般银行家的职责范围,且并未向瑞银披露潜在利益冲突。

2022年1月14日,香港证监会发出《决定通知书》,禁止其重投业界两年, 包括禁止申请牌照或注册; 禁止申请成为持牌法团的负责人员; 禁止申请以注册机构的主管人员的身份行事; 禁止注册机构像聘用从事受监管活动人士时所作的那样,将他的姓名登记到特区政府法定的备存记录册中。 蔡志坚对此提出复核申请,而正式聆讯将在今年12月份举行。

来源: 券商中国

更多“青岛银行”相关内容

更多“青岛银行”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