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7 6 2 7 4

观察“四个东台”中的“智造东台”,我们发现了什么?

人民财经 | 发现新财经 2022/06/21 18:48

e05f5bac3ac6cf09.jpg

  文:袁 清     责任编辑:张  桦


5月13日,履新8天的江苏盐城市委书记徐缨赴东台调研,其间给东台提出了“绿色东台、智造东台、康养东台、幸福东台”的“四个东台”建设要求。

媒体报道,近日,东台认真贯彻落实“四个东台”建设要求,以项目化思路落细落实建设方案,在“智造东台”建设上,东台提出“智造东台”要牢牢把握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变革趋势,加快构建以现代农业为特色、先进制造业为主体、新兴服务业为支撑的绿色低碳产业体系。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富国之源。理解徐缨提出和东台实践的“智造”,我们可以从数据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背景下,智造资源的“泛在连接、弹性供给和高效配置”这一视阈,联系东台提出的“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新兴服务业”绿色低碳产业体系,笔者观察其内涵由单一的要素投入产出,拓展到“结构特征、融合创新、空间形态”等维度。

无论是2020年的东台十四届党代会第九次会议东台市委书记杨雪峰提出的“产业强市、品质兴城、实干惠民”的部署,还是2021年的十五届党代会确立的“绿色智造地、生态康养城”新战略,“产业”和“智造”被东台赋予了重要使命。“产业”和“智造”是东台发展的“生命线”。

观察其“产业强市”“绿色智造地”这一概念,它不仅仅体现在产业经济建设的速度,更是一种数量和质量的“两维度支撑”、地理和内生的“增长极外溢”、生态和发展的“高质量图景”以及价值和精神的“新治理表达”。

理念的发展变化必须得到话语体系的整合和认同,且已在积极融入实践活动,才能真正发挥作用。今天来看,正是有了“产业强市”“绿色智造地”概念范畴、叙事逻辑、表达方式的实践,“智造东台”有了它的逻辑起点。

“智造东台”的“结构特征”。我们看到东台提出“以现代农业为特色、先进制造业为主体、新兴服务业为支撑”。观察这一结构涵盖了一、二、三产业,其亮点在于跳出仅仅是制造业的“智造”,涉及东台农业禀赋优势的“现代农业”和包括康养、旅游、商贸的“新兴服务业”。凸显先进制造业与现代农业、新兴服务业比例的协调,加速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特别是推进以“智造”为载体一、二、三产业的融合。笔者以为,以数字化、智慧化驱动的产业革命,继农业、工业、服务业后的“第四产业”呼之欲出。“第四产业”系新技术交叉融合、加速迭代、应用场景不断拓展,智慧、场景、产业、生态“四大变革”同步爆发。

笔者一直认为,应把农业界定为一个社会性产业,而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性产业。“智造”农业的产业化,是秉持开放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观念和方式,在更大范围和更高层次上,实现农业资源的优化配置,着力专业化、集约化、工厂化建设。“智造东台”农业产业化凸显用户可溯源,数据分析化,算法区块链,厚植调节、质控、品牌、营销、集散、加工、冷链、物流,诠释“智造”农业再生产的必要条件。

“智造东台”的“融合创新”。“智慧制造”是一个新增长逻辑,剖析这一新增长逻辑,我们看到与物质生产过程并行的,还存在智造、创新、科技的生产过程。构建新发展格局对国家创新提出新要求,东台如何在区域经济中用“智造”赢得新发展机会。“智造东台”可谓是融合传统资本是一种崭新力量。智慧制造、科技赋能对经济增长贡献,扬弃了“新古典经济学“将技术作为“黑箱”不去深究,以智慧、科技、创新来提升生产效率,改变原有的生产函数。

仅仅以东台高新区为例,高新区瞄准电子信息制造、信息通信、软件开发和互联网产业,全面拓展新优势,驱使一批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项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富乐德、富乐华、海古德、鑫科森、捷士通、贺鸿电子以其链主地位成为高新区半导体、5G通信、电子信息等数字产业化项目率先腾飞的“领头雁”;伟龙智造、莱纳多装备、羿昇智能、申铠新能源、安速机器人、中际同创电子科技等以其工业互联网标杆嫁接“智改数转”。

“智造东台”的“空间形态”。生产模式变革已成为加速产业现代化的关键,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过去集中生产,逐步由向网络化异地协同生产转变。新冠肺炎疫情让企业感受到了作为产业链供应链企业应强化“备份”。百年的管理历经“科学管理、人性管理、精益管理”以及笔者推崇的“生态管理”。笔者观察,过去的“精益管理”,强调“无库存”的生产方式,但现在“生态管理”他们更多考虑包括产业链供应链的多地分散管理和备份。特别是这次因上海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更多上海及苏锡常较大“智造”规模企业意欲建设“1+2(N)备份”工厂建设。而这“备份”不是在大城市,更多要分散到与他们接壤的中小城市。长三角北翼城市的东台承接这些“备份”是当其时,东台招商应抓住这一机会。

5月19日,’2022东台经济社会发展投资说明会”成功举办。签约项目24个,计划总投资120亿元。从部分项目的投资中,多少佐证了上述所说“1+2(N)备份”,他们有的是在加大“备份”建设。由此催生制造业的空间新形态,构建一个普遍意义的工业平台底座,达到应用场景有序、数据流转有序、产业生态有序。着眼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确保工业经济循环畅通。


 

(袁 清,央媒评论员,研究员,战略营销专家)

更多“智造东台”相关内容

更多“智造东台”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