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1 8 0 9 7

增强产业链自主可控 半导体如何补短扬长?

华谋咨询 | 健康企业 要找华谋 2022/06/08 17:27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下称《报告》)中提出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实施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发挥大企业引领支撑和中小微企业协作配套作用。

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是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方面,在芯片等产业内,供应链的自主可控的意义格外重要。中国是电子制造大国,芯片是电子制造的基础元器件,仅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额就达到2.4万亿元,同比增长14.8%。

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表示,但是在现有的格局下,很难看到有芯片产业内哪个领域在国际上的表现称的上优异,她认为国产替代仍旧是2021年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主线。

政策引导方向

3月1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在产业链、供应链上还存在一些短板和弱项,工信部已经开始对41个工业大类和下面的细类进行全面梳理和分析,绘制重点产业链图谱,找出空白点和弱项短板。

在中国半导体产业链上,技术的版图也在逐渐形成,在手机PA、射频前端、无线连接、生物传感器、图像传感器电源/模拟芯片等领域,自主可控的程度相对较高,国内已经出现了高价值的头部企业,但和国际大厂竞争还有差距,而自主水平较弱的部分则包括CPU/GPU、光电通信芯片、LCD/OLED等关键领域。

朱晶表示,从政策扶持上看,要加强投入到受众面更广、更加基础的领域,例如基础半导体设备及零部件、基础半导体材料,这些才是构成“卡脖子”的更深层的环节。

报告中提到,将制造业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100%。对此,朱晶表示,这非常利好集成电路制造、封装、设备材料企业,直接用税收优惠政策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

设备和材料位于半导体产业中上游,全球市场集中度高,部分技术在国外已经实现垄断。

朱晶认为,这些环节的提升,往往和国家整体工业基础能力紧密相连。当前整个工业产业在设备材料方面都有所欠缺,所以补强该环节的任务已非一个产业所能为,更需要国家进行顶层设计,从体制机制上进行调整,做好长期投入。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在本次两会中建议加强供应链自主可控。他认为,要加强产业链的配套能力,尽快加强关键核心材料和核心装备。现在一部分核心材料和很多关键核心装备几乎都要依靠进口,未来希望能够在国内加速开发一部分核心材料,加快培育一批核心装备产业。

朱晶认为,业界对“加强产业链自主可控”的理解,还存在一些误区,加强产业链自主可控不代表国内的所有地方政府都要扑向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行投资,进行攻关研发。当前各地政府都在攻关“卡脖子”领域,但很多地方缺少对自身资源禀赋、差异化的考量。

朱晶认为,很多半导体基础技术的研发,对地区的资金和智力资源要求很高,很多地区并不具备相关条件,这样造成半导体项目的重复性建设。国家应该把资源拧成一股绳,在关键之处形成合力。

资本的助推

在资本的角度,自主可控的概念增加了半导体在一级和二级市场的兴奋度,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衍生估值泡沫、分散行业资源。

云岫资本管理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高超表示,在一级市场,半导体创业公司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在二级市场,行业平均估值水涨船高。

“但有一定泡沫不完全是坏事,适当的泡沫本是资本市场的组成部分,也是引导社会资本流向国家鼓励产业的利益驱动之一。同时,真正稳定享受到市场高估值的企业仍聚焦在半导体各条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这符合价值投资的基本逻辑,”高超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高超认为,不用担心短期“过热”现象,但是归根结底,半导体底层逻辑支撑,仍然是国内长期且巨量的市场需求,行业发展也受限于实际市场供求的制约。

高超认为,站在社会资本的角度,当下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各个行业发展的较长周期性与社会资本一定程度短视的矛盾。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资本源头上引入类似险资这样的长期资金。另外,建议对前沿创新领域的早期投资给予政策倾斜。

补强产业链

如何实现自主可控、补强产业链?

朱晶认为,补强产业链的过程中,要做到产业上下游的协同。芯片的产业链从上到下有芯片材料、设备、制造、封测、产品设计,再下游是各行业整机系统。朱晶认为,产品部分要问整机厂的意见,制造厂要问芯片设计厂的意见,设备、材料厂要问制造厂的意见,零部件厂要问设备厂的意见。总之,应该将整个产业链统筹起来,上下游之间进行组团式的合作,在产品的研发和攻关阶段紧密结合。她建议,国家对于这种形式的联合攻关给予大力度、长时期的稳定支持。

另一方面,朱晶认为,在产业链中,补短板的同时,还需要扬长板。目前在一些处于前沿颠覆性领域的赛道,中国在科研环节具备和全球并跑甚至领先的基础,而且近几年大量高校孵化出来的创业团队不断涌现,在技术层面是有竞争力的,但是需进行从科研到产业化市场化的全面锤炼。对此,朱晶建议国家给予它们大力支持,做一些体制机制的突破去帮助这种科研的领先延续到产业的领先。

半导体的发展仍然需要漫长的积累。朱晶表示,例如3G/4G时代,华为在通信技术上跟随国际大厂,直到在5G时代实现部分引领,对国外垄断态势形成震慑和反制。这种技术的“换道超车”竞赛,需要20年甚至以上的时间。所以对半导体产业,都要有耐心。这毕竟是一个在美国发展了60多年的产业,存在很多非常基础的技术和原理,不可一蹴而就,中国想在三至五年内实现自主可控,是不太现实的。

更多“半导体”相关内容

更多“半导体”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