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1 7 8 3 1

供应链金融:融通仓模式中的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研究

结构金融论坛 | 结构金融市场前沿交流平台 2022/06/07 13:11

来源:DHH商事争议解决

融通仓模式是物流和资金流集成的创新服务模式,一方面代理银行监管流动资产,另一方面为融资企业提供融资及其他配套服务。因此,融通仓模式下,第三方物流企业在原有的仓储及运输业务延伸到借款企业供应链的各个部份,本文将对融通仓模式下第三方物流企业的质押监管业务进行介绍,并简单分析其分类以及第三方物流公司在该业务中的权利义务等。

动产质押监管业务概述

融通仓模式下的动产质押监管业务,是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称“《民法典》”)物权编有关质权设立与存续的有关规定,根据金融机构的委托以及结合借款企业的实际情况,由第三方物流企业代表金融机构完成质权的设立、存续、解除的全部过程。在司法实务中,融通仓模式所涉及的质押物通常为借款企业的原材料或生产成品,第三方物流企业在原有的业务基础上,将其服务内容扩展到在自有仓库、码头仓库、借款企业仓库,乃至生产车间等各个地点开展与融通仓业务相关的服务。

实践中,融通仓模式下的业务三方(金融机构、借款企业以及第三方物流企业)通常会签订《三方协议》,合同内容大致为:

  1. 金融机构与借款企业之间的质押法律关系:借款企业事先已与金融机构订立借款质押合同,金融机构向借款企业发放贷款,而借款企业则拟将其现有货物质押给金融机构;

  2. 金融机构与第三方物流企业之间的委托法律关系:第三方物流企业根据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委托合同,代表金融机构评估、接受、占有质押物并对质押物进行监管;

  3. 在前两点的基础上,根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适当调整金融机构、借款企业、第三方物流企业三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一般协议中第三方物流企业的首要义务为经金融机构授权,代表金融机构对质押物进行评估、代为接受借款企业转移占有的质押物以及对该批质押物进行监管。

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的分类

根据第三方物流企业开展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的不同仓库,可以将该项业务区分为三种不同的类型: 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借款企业仓库内的质押监管以及第三方仓库内的质押监管(此处的第三方仓库,指的是除第三方物流企业、借款企业的仓库之外的其他组织拥有所有权的仓库)。

(一)第三方物流企业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

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是指代金融机构将借款企业所提供的质押物占有并保存在第三方物流企业自营或拥有所有权的仓库内,同时向金融机构提供质押监管服务,即在第三方物流企业自营或拥有所有权的仓库内代表金融机构完成质权设定、存续及解除的全部过程。司法实践中,“自营仓库”不仅包括第三方物流企业拥有所有权的仓库,也包括其租赁的仓库,只要第三方物流企业在该仓库内能够直接控制货物且完成有关的质押监管服务的,都属于“自营仓库”范围。在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模式中,货物的质权设定方式包括了实际交付以及简易交付。简易交付是指借款企业的货物原本已经在第三方物流企业的仓库内存储,之后融通仓三方再签订《三方协议》设定质权。对于建议交付,在质权设定之后,第三方物流企业将有由原来的对借款企业提供保管业务转换为对金融机构提供动产质押监管业务。

(二)借款企业仓库内的质押监管

借款企业仓库内的质押监管,是指第三方物流企业接受金融机构的委托后,委派业务人员到借款企业的工厂、仓库内清点、接收并占有质押物。为满足合规要求 ,第三方物流企业通常象征性地以极低的价格与借款企业签订租赁合同,将借款企业的仓库或厂区租赁下来作为监管场地,并代表金融机构核查监管场地内的货物,完成库存货物的转移占有,根据金融机构进一步的指示接收和释放货物,完成质权的设定、存续及解除全过程,而实际上货物的实际操作,包括库内保管、出入库等物理操作仍然由借款企业自行完成,并由借款企业保证监管场地符合保卫、消防、安全、装卸等方面的要求,承担监管期间内的任何损失,包括偷盗以及作业过程中人员、机械设备等事故造成的损失。这是目前最为普遍的输出监管模式,借款企业可以在不改变现有的仓储与生产模式的前提下满足质押的要求,保留在第三方物流企业的监管之下操作、管理甚至加工质押物的权利,具有明显的经济上的优势。

(三)第三方仓库内的质押监管

第三方仓库内的质押监管,是指第三方物流企业在除第三方物流企业自营的仓库以及借款企业拥有所有权的仓库外,由其他组织经营的仓库内开展质押监管服务,第三方物流企业不是货物的保管人,不直接控制货物。与借款企业仓库内的质押监管相类似,第三方物流企业并不能排他性地代金融机构实际占有货物,只是通过控制货物的出入库,完成质权的设定、存续和解除。借款企业通常与实际保管人之间有仓储合同,货物的实际保管人是占有人,并且,由于实际保管人的介入,使得事实与法律关系更为复杂,隐藏着更高的风险。

综上,在司法实践中,学者们通常会将在借款企业仓库和第三方仓库内开展的质押监管统称为输出质押监管,以区别于第三方物流企业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对于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 ,第三方物流企业代表金融机构实际占有质押物 ,实现了《民法典》物权编下的质权的设立与存续;而对于输出质押监管,尽管金融机构能够通过《三方协议》中有关质权的约定而取得对货物的控制权和留置权 ,以实现担保物权,但却没有实现对质押物彻底的转移占有,即没有完全排除其他方,包括借款企业以及实际保管人对货物的物理占有,因此,融通仓模式下的输出质押监管存在一定的风险。

第三方物流企业在动产质押监管业务中的责任分析

在司法实务中,我们通常将第三方物流企业在质押监管中的义务区分为保管义务与监管义务,这是从第三方物流企业仓储业务延伸的角度所进行的分类,即在仓储服务的基础上增加了监管服务。

根据融通仓模式下金融机构、借款企业以及第三方物流企业所签订的《三方协议》、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在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操作,我们对第三方物流企业在动产质押监管业务中的权利义务作出以下分析:

(一)第三方物流企业的代理行为直接对金融机构发生效力

因第三方物流企业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而形成的金融机构、借款企业、第三方物流企业三方之间的代理法律关系,第三方物流企业代表金融机构占有质押物,其身份是金融机构的受托人,对金融机构承担受托义务;其受托的事项既包括受托实施法律行为,也包括受托实施事实行为。对于前述的代理行为,直接对金融机构发生效力,只有委托人才能主张权利、承担义务。如借款企业违反《三方协议》,使得金融机构的利益受到损害,由此形成的法律后果也是由金融机构承担的,应当由金融机构应当向借款企业主张权利,第三方物流企业作为受托人,在金融机构与借款企业之间的质押法律关系中没有任何的权利与义务。

(二)妥善管理质押物的义务

根据《民法典》物权编第四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妥善管理质押物是质权人的法定义务。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的特殊性是,金融机构通过委托第三方物流企业完成了对货物的转移占有,并实现了质权的设定与存续;同时融通仓三方通过协议约定由第三方物流企业承担将质押物转移占有所附随的风险与责任。因此,《三方协议》中对质押物转移占有所附随的风险与责任转移的相关约定,实际上属于《民法典》合同编第五百五十一条中的“债务转移”,将金融机构应当对妥善保管质押物的义务转移给第三方物流企业,而不是为第三方物流企业创设了新的义务。结合前述分析,对于自营仓库内的质押监管 ,第三方物流企业将承担金融机构对借款企业的妥善管理质押物的义务,若未能履行妥善管理质押物的义务,造成货物的灭失或损坏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应对借款企业承担赔偿责任,而根据物上代位性,金融机构对货物损失赔偿金有优先受偿权。

但是,金融机构无法因质押物损失向第三方物流企业主张请求权,因为质权的实质是优先受偿权,而不是货物损失的赔偿请求权,因此金融机构若需因质押物损失而向第三方物流企业主张权利的,只能依据因质押物损失而导致其产生的贷款损失向第三方物流企业主张损失赔偿。

而对于输出质押监管 ,质押物处在与借款企业或实际保管人的共同管理之下 ,由借款企业或实际保管人物理占有和保管。在这种情况下 ,金融机构通过其受托人取得了对质押物的管领与控制 ,属于与借款企业的共同管理,共同控制,对质押物的一般保管责任仍然由借款企业承担。因此,金融机构作为质权人没有保管义务,无法向第三方物流企业转移妥善保管质押物的义务;若质押物在共同管理期间发生灭失或者损坏,第三方物流企业不用承担因此而产生的任何责任。而在此情形下,金融机构通常会要求借款企业转让保险赔偿金、补充质押物、或者另行提供担保,以确保其债权可以实现。

(三)第三方物流企业对质押物无任何权利

金融机构与借款企业之间的质押合同关系而形成的物权法律关系,因此金融机构通过受托人占有货物,是直接占有人。而第三方物流企业是金融机构的受托人、履行辅助人,有代表金融机构妥善保管质押物的义务,包括保护质押物的义务,这是其所承担的受托义务的具体表现,但其没有任何物上的权利。根据《民法典》的规定,当出现他人侵占质押物或妨害占有质押物的,金融机构有权请求返还质押物或请求排除妨害,若因侵占或妨害占有造成损失的,金融机构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而第三方物流企业仅是受托人,无权向作出侵害行为人主张前述三项权利。

(四)第三方物流企业对金融机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根据规定,第三方物流企业应当履行受托人义务 ,就其过错给金融机构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三方物流企业的赔偿责任,属于受托责任,这种责任取决于委托人与第三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应当首先厘清第三人的责任,综合考虑相关的具体因素,才能确定受托责任。首先,第三方物流企业对金融机构的受托义务,应当根据《三方协议》的具体约定作出具体解释;其次,在融通仓模式下,金融机构是债权人,其主要损失是未能收回贷款本息所形成的贷款损失;再次,动产质权属于贷款担保的形式之一,质押物损失并不等于贷款损失 ,若贷款最终得以清偿,质权自然消灭,而因第三方物流企业造成质押物损失且贷款最终无法得以清偿,则应由第三方物流企业对无法清偿部分承担责任;最后,即使质押物受损,但金融机构的债权最终能够得以实现,则应当由借款企业向第三方物流企业追究货物损失赔偿责任。因此,第三方物流企业对金融机构承担的应当是相应的补充责任。

动产质押监管业务模式下的相关建议

  1. 第三方物流企业的身份是委托法律关系下的受托人,代表金融机构占有质押物,进而实现质权的设定与存续;因此,第三方物流企业要保证质押物在自己的控制及监管之下,避免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质押物未实现实际占有,进而产生金融机构的质押权无法实现的风险。

  2. 保管义务是指第三方物流企业所承受的质权人(即金融机构)对借款企业的法定义务,仅存在于自营仓库内的动产质押监管业务;监管义务可以解释为第三方物流企业对金融机构的受托义务,即代表金融机构占有质押物,持续保持对质押物的管领与控制。因此,融通仓模式下三方在签订《三方协议》时,需要根据法律规定和具体的业务需要,结合质押监管实践,对第三方物流企业所需完成的工作做出具体的约定。

  3. 第三方物流企业对金融机构承担监管义务、受托义务,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对其过错给金融机构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属于一种顺序在后的责任。因此,第三方物流企业仅作为受托人介入质押法律关系,不应当彻底改变质押法律关系的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平衡,如果借款企业有机会借此免除本应承担的民事、刑事责任,则必然会引发新的道德风险,恶化市场信用环境。

结 语

融通仓业务模式是供应链金融下的新的业务模式,第三方物流企业在进行传统业务模式之外的动产质押监管业务时,应当清楚了解自身的权利义务,避免潜在法律风险。

更多“供应链金融”相关内容

更多“供应链金融”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