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7 0 1 4 8 2

“材料创造美好世界”的“国之大材”—“袁清央企评论48”之五

人民财经 | 发现新财经 2022/06/06 15:12

e05f5bac3ac6cf09.jpg编者按

 

舵稳好奋楫,风劲正扬帆。“稳住全国经济大盘”,企业稳,中国经济才会稳;中国经济稳,企业才会更稳。“袁清央企评论48”,是他对他顾问服务的央企及其它央企的评论。在对这些企业“国家队”评论之前,袁清相继对华为、联想、海尔、顺丰、蒙牛、杭萧钢构、格力、安踏、方太、说客英语等著名民企做过评论和战略营销建议。

 

袁清评论维度力求广泛,包括企业战略、主业主责、科技创新、产业聚集、企业价值创造、全球竞争力、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产业链供应链、数字经济、书香企业、党建引领、品牌营销,另还有国资委赋予这些央企使命的解读。之所以遴选“48家企业”,是袁清致力于半年内评论97家央企的“半数企业”。

 

今天刊载的评论,是他继评论中国铁建、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中国建筑、中国农发集团后的第5家央企评论。“袁清央企评论48”联动《人民日报》客户端、新华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经济观察报》、MBA、总裁读书会、北大纵横、凤凰网财经等。

 

文:袁 清  责任编辑:赵 桦

“碳纤维复合材料、辐照石英玻璃用于‘天和号’核心舱,高纯石英玻璃保障‘天问一号’,非线性光学晶体KTP用于‘墨子号’量子通讯卫星,高强度玻纤、可加工云母陶瓷应用于神舟飞船,空心玻璃微珠作为固体浮力材料用于‘蛟龙号’。”

配得上“天和号”“墨子号”“蛟龙号”这些“国之重器”建材产品的,惟有中国建材集团。熟悉中国建材的人都知道,这家今天的“巨无霸”央企,始于起初的基础建材,无数个“个体”被他们整合、兼并,而今中国建材发力于“国之大材”。

 

“0”到“1”:深具“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

 

经济学所述,某一经济体的发展一般要经历“马尔萨斯均衡”,经济赶超(产业革命)、卡尔多典型事实下的经济增长(新古典增长)、新经济分叉(内生经济增长)等不同阶段。企业经济的发展与经济体发展同理。

2019年11月,周育先履新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攻克8.5代TFT-LCD玻璃基板关键技术并稳定量产,实现了我国高世代液晶玻璃基板“零”的突破;百吨级T1000、千吨级T700/T800高端碳纤维成套技术自主可控,西宁万吨碳纤维生产基地投产、入选2021年央企十大工程;百余款全系列风电叶片产品满足陆地、海上不同场景需求。近两年,中国建材接连不断传出从“0”到“1” 科技重大突破的消息。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科技战略部署中,必须把“0”到“1”科技创新发展,建立在科技自立自强的基石之上。而这既要通过提升我国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能力,实现科技自身的自立自强,更要依靠科技自立自强来支撑和保障我国产业和经济。周育先深谙此道。

攻克高水平放射性核废液玻璃固化世界难题,助力实现我国高放废液处理能力零的突破;低热水泥筑牢乌东德、白鹤滩水电站大坝安全屏障,川藏线工程专用水泥通过试用验证;瓷芯复合绝缘子用于特高压输电工程服务国家电网。观察中国建材的这些科技创新,深具“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回答了把提升原始创新能力作为实现科技自立自强的重要路径,引导构建了主体多元、定位明晰、有序合作、协同高效的创新体系,着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和源创新的科技驱动发展。

“时空坐标”,在中国建材看来,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因素、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俄乌冲突导致的资产价格上涨等,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哲学思辨”,中国建材科技创新实力逐年稳步提升。但需要看到,科技创新实力与“科技自立自强”的要求还有差距。实现科技自立自强的最大瓶颈,是基础研究薄弱、原创能力较为缺乏。面向未来,中国建材要在世界建材科技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

人与技术“和解”的“美好世界”

用政治经济学视角看社会经济两个线索的历史交汇:一是来自大多靠科技创新的生产力,可以看到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阔步迈出“中等收入陷阱”;二是来自生产关系,其理论与发展实践比,或有非常大的滞后。表现为一、过多的西方语境和其它,如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熊彼特创新、非均衡生产等等。

很显然,周育先提出中国建材“材料创造美好世界”的使命,投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统一,有着精神价值取向的哲学表达,传达出科技向上向善的人文追求。美(美好)已为中国经济、文化的发动机、“生意”,即“生活的意义”。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写出《国富论》之前,曾出版了《道德情操论》。亚当·斯密是位哲学和道德的教授,他关注经济背后的人文和道德。中国建材建设幸福美好科技型企业,寻求文明正义正念,经营人文人伦,实现幸福美好生活旨归,致力于人与技术“和解”的经营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说“育先”,蕴育的“先机”,既有物质的,更是精神的。

周育先在接受《中国建材》杂志的访谈提出,加快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和无机非金属材料国家战略中坚力量,聚焦基础建材低碳发展和新材料领域的“卡脖子”技术、前沿技术,努力成为原始创新和核心技术的需求提出者、创新组织者、技术供给者、市场应用者。笔者观察,这是中国建材的“世界”责任和担当。

“积极鼓励‘揭榜挂帅’,为科技英才提供创新‘竞技场’,强化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建设,完善科技人才培养、评价、激励制度,让科研人员安心搞科研,让各类人才尽展其能,有效激发创新创造活力。”,则隐喻“美好”。

西方工业文明的经济学,是以物质生产、交换和消费为核心的经济学。在此观念下,价值和营销理论几经迭代,并无差别可言。伏尔泰曾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它的人文伦理道德,堪称首屈一指。”但在西方强势语境下,这一首屈一指的“人文美好”被遮蔽了。今天作为一家“国家队“的中国建材央企,在重新发现、重新阐释它,值得点赞。

在笔者撰文时,获悉中国建材“美丽中国行动月”正式启动。据称这是他们践行“双碳”目标而组织开展的一项重要主题活动。活动以“美丽中国 建材人在行动”为主题,围绕“绿色、低碳、环保”元素开展绿色研讨、绿色推广、绿色公益、绿色文体等活动。笔者观察“美丽中国行动月”,这是“材料创造美好世界”使命的掘进,是品牌“培育心智”方法论的体现。欲破“李约瑟之问”英国学者李约瑟曾经说:“从公元1世纪到公元15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中国人在应用自然知识满足人的需要方面,曾胜过欧洲人,那为什么近代科学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呢?”这便是著名的“李约瑟之问”。

李约瑟之问”或道出了近代中国科技、社会的镜像。“李约瑟之问”至少给了我们的工业发展一个启示:工业的发展或面临多次数、全方位路径、多维度、全要素的生产关系的协调。中国建材“双碳”视阈下的绿色管理精进有口皆碑。利用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协同处置固废,发展风电叶片、光伏玻璃、碲化镉玻璃等玻璃新材料,建设绿色工厂和绿色矿山,研究应用二氧化碳捕集封存与利用技术。

100年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自然辨证法》《资本论》,就有“人与自然关系”的论断,然而人类在“工业化”“大发展”的阶段,似乎忘记了它。1962年生物学家蕾切尔的《寂静的春天》向我们发出警示,而真正认识到经济与生态在演进过程中的相互关系,我们欣慰的看到有包括中国建材企业在内的中国。

中国建材“双碳”视阈下的绿色管理,周育先开启了“生态文明”与这个“板荡世界”的经典对话。“李约瑟之问”,阐释了世界发展所谓传统资源的禀赋,让位于绿色发展和技术革命。工业文明时代,我们按照笛卡尔哲学思想的“整体即部分之和”理念,而后工业时代,整体或不是简单的部分之和。“周育先对话”回答了它们间重要的相互共生关系、作用和反作用,使得组织进阶到人—社会—自然的融合。

“绿色发展”同样厚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政治学、集约内涵式的经济学、自然—技术—社会关系的社会学、共享共存文化学、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中国建材所探索的“绿色发展”理念,突破了传统的创新概念。我们知道西方经济学理论大都是从产业和技术的角度研究创新,而“绿色发展”理念的哲学和人文,进一步丰富了发展的内涵和外延,将“绿色优先”作为产业发展的最强动力。

 

(袁 清,央媒评论员,研究员,战略营销专家)

 

更多“社会经济”相关内容

更多“社会经济”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