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7 0 0 8 1 0

郝鹏眼中农业“现代化产业化国际化”—“袁清央企评论48”之四

人民财经 | 发现新财经 2022/05/31 07:15

新知达人, 郝鹏眼中农业“现代化产业化国际化”—“袁清央企评论48”之四

编者按

舵稳好奋楫,风劲好扬帆。“稳住全国经济大盘”,企业稳,中国经济才会稳;中国经济稳,企业才会更稳。今推出“袁清央企评论48”。“袁清央企评论48”,系央媒评论员、研究员袁清,对他顾问服务的央企及其它央企的评论,在拟对这些企业“国家队”评论前,袁清相继对华为、联想、海尔、顺丰、蒙牛、杭萧钢构、方太等著名民企做过评论和建议。因此,这次评论的包括企业战略、主业主责、产业聚集、企业价值创造、全球竞争力、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产业链供应链、数字经济、书香企业、党建引领、品牌营销的维度之多,另还有重要的国务院国资委赋予这些央企使命的解读。之所以遴选“48家企业”,是袁清致力于半年内评论今天97家央企的“半数企业”。今天刊载的是袁清中国农发集团的评论,是他继评论中国铁建、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中国建设后的第4家央企评论。“袁清央企评论48”联动《人民日报》客户端、新华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经济观察报》、总裁读书会、凤凰网财经等。

文:袁 清 责任编辑: 黄 芳

5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到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调研,在听取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曹江林的工作情况汇报后,郝鹏讲话强调,中国农发集团要努力发展成为农业现代化、产业化和国际化的组织引领者,打造现代农业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商。在服务“三农”中践行国家队、主力军的使命担当。

“努力发展成为农业现代化、产业化和国际化的组织引领者”,如何理解郝鹏讲话中的“现代化、产业化和国际化”?

现代化:演化经济学的“根系数”

“现代化”是一个开放和不断生成新概念的系统工程。我们进入新发展阶段,踏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不容忽视的是,特别是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中央企业面临着一些挑战和压力。

中国农发集团作为一家综合性中央农业企业,近年来深耕“三农”主业,践行“推进现代农业、引领健康生活”使命,为增加农民收入、促进乡村振兴作出积极贡献。笔者观察,中国农发集团“推进现代农业”,已在着力农业“现代化”的建设。笔者以为,现代农业需要集成工业化与机械化,并更具智慧化与信息化。

5月25日,国务院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了重要讲话。他说3月份尤其是4月份以来,一些经济指标明显走低,困难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严重冲击时还大。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如何发展?“现代化”告知我们,面对经济发展不平衡和多重经济压力时,一定要坚持系统观念,从问题导向出发,抓住主要矛盾。

联系郝鹏去年底在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提出的“四力”(“着力提升企业价值创造能力、全球竞争能力、管控治理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这个“现代化”可谓方位多元,质量提升。尤其是面对“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时,需要注重协调逆周期政策与跨周期政策,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与需求侧管理政策协同。

笔者以为,这个“现代化”需着力科技赋能、创新驱动、动力结构优化、质量提升、新经济成长、空间优化、要素升级、高水平开放的“高质量发展”。笔者推崇“系统而辩证的思维方式”,可以从经济学的“演化经济学”找到动力。“演化经济学”注重对“变化”的研究,强调时间与历史在经济演化中的重要地位,强调制度变迁,强调系统思维和底线思维的“根系数”和“最优解”。

今年是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收官战,是中央企业的重要着力点。国企改革三年行动面临收尾阶段,中央企业更需把生产经营工作与当下“稳住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结合起来。最终需以“稳住经济大盘”来证明检验这些工作的成绩。

笔者注意到1月21日,中国农发集团召开的2022年度工作视频会议,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曹江林的讲话中提出“七个共同”和“九个坚持”。尤其经营管理的“九个坚持”的原则,可谓与国资委要求的”现代化”和“四力”一脉相承。“九个坚持”:一是坚持效益优先、效率优先。二是坚持主业突出专业化。三是坚持精细精简精干。四是坚持价本利经营理念。五是坚持一线作风。六是坚持整合优化。七是坚持数字化。八是坚持投资的“战略、市场、资金、成本、效益”五大要素。九是坚持党建经营一本帐两手抓。

产业化:新增长逻辑下的“倍增效应”

产业化,按照经济学理解,产业化是指产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以行业需求为导向,以实现效益为目标,依靠专业服务和质量管理,形成的系列化和品牌化的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实施产业化,产业必须集聚。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在其《经济学原理》一书中,首次提出了产业聚集及内部聚集的概念。他指出,同一产业越多的企业聚集于一个空间,就越有利于企业所需生产要素的聚集,这些要素包括劳动力、资金、能源、运输以及其它专业化资源等等。

笔者观察,郝鹏这里的“产业化”,我们还需要将数智技术和知识产权这一新要素,来赋能传统经济。必须知道它是一个新增长逻辑,剖析这一新增长逻辑,我们看到与物质生产过程并行的还存在着数字、知识资本等生产要素。它们融合传统资本后迸发出一种崭新资本力量。强调数字化、智能化、知识产权等知识资本对劳动力、货币等其它传统资本发挥着点石成金的“倍增效应”,通过这个效应而引起经济总量的变化,“倍增效应”愈大,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也愈强。

如何定位农业产业属性,笔者认为,应把农业界定为一个社会性产业,而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性产业。。农业产业化,是以开放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观念和方式,在更大范围和更高层次上,实现农业资源的优化配置,着力专业化、集约化、工厂化建设。农业产业化需凸显调节、质控、品牌、营销、集散、加工、冷链、物流和用户可溯源,数据分析化,算法区块链,诠释现代农业再生产的这一必要条件。郝鹏考察期间提出的“充分发挥企业产业横跨农牧渔、纵贯一二三产业的优势,积极从传统农作物和畜禽资源向更丰富的生物资源拓展,树牢“大食物观”,提供更多优质农副产品,更好满足群众日益多样的食物消费需求。”,正是基于“产业思维”和“SWOT分析法”。

3月6日,国家领导人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的农业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时提出,要树立“大食物观”,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这里窥见从“粮食安全观”到“大食物观”的转变。

“大食物观”,并非不重视粮食安全,而是从传统的粮食消费观念中跳出来。“大食物观”的内涵扩充,表现为从数量到质量的提升,从单一品种到多种食物结构的互相支撑。郝鹏讲话中中国农发集团的“横跨农牧渔”,正是集团的资源禀赋,也正是“大食物观”所蕴含的“多种食物结构”。

农业发达国家现代农业增值链分解理论告诉我们,一次农产品比重只占12%,而后的88%则在加工、冷链、包装、品牌、营销、保险等。“大食物观”启发我们农业生产,需要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更多促进资本、技术、信息、品牌、营销、人才等要素向农业产业流动。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国际化:产业链稳定是“经营王道”

国际化,今天来谈这个“国际化”意味深长。我们先来看看国际的农业状况。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显示,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的影响,国际粮食价格基本在不间断地增长,2月份已处于历史最高水平,相信5月份或将会刷新这一纪录。全球各小麦、大麦出口国因天气影响导致出口供应紧张,在2021年,小麦和大麦的国际价格同比2020年上涨31%。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不仅给全球人民生命健康带来巨大危机,对全球农业的供给与需求也造成影响。 主要农产品产量虽然呈现稳定增长态势;但国际贸易供应链短期受阻,隔离规定、临时关闭和卫生标准的加强,延长了港口处理的时间,航运延误增加,2022年运费大幅攀升。

小麦、玉米、大豆等大宗农产品价格短期内明显提高,2020年下半年以来主要食物价格指数持续上涨;大多数国家面临收入下行压力,失业率增加,脆弱地区和群体食物和营养安全风险增加,消费结构发生变化,短期内户外消费减少。

两个月来,从这次上海疫情所波及全国大部分地区看,包括农业产业链供应链是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2021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各种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明显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深远,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国际经济政治格局发生显著变化,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是一项重大的战略任务。

农业的国际化,必须认识到,全球产业格局已在发生深刻变革,农业的粮食安全是“国之大者”。全球经济重心东移,新科技革命催生新产业革命,国际竞争加剧,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各国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巨大冲击,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成为各国重要战略目标。农业“国际化”的产业链供应链,要谋划好我国农业的产业布局与产业链全球体系构建、运行,包括构建贸易网络、区域投资与贸易网络、重要国际物流通道安全、农业资源国际供应等。

农业的“国际化”并非要照搬所谓国外的经验。笔者观察,过去的主流经济学一般把发达国家的结构作为给定的最优结构,把发达国家的产业作为要发展的目标。而现代经济学的理论要在包括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发挥作用,就要求在理论中反映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结构的差异,并了解内生性对经济发展、转型和运行的影响。

农产品是人最重要的消费品。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没有食品安全,就没有人类社会发展的安全。“国际化”的农业的生产方式,不仅对自然生态环境影响至大,对人类的生存发展也影响至大,农业生态化恰当其时。农业的“国际化”,要着力循环利用、绿色开发,实现农业全链条、全生命周期的“资源 – 加工 – 产品 – 资源”的循环模式,发展安全优质、绿色生态、营养健康的食品产业。

(袁清,央媒评论员,研究员,战略营销专家)

更多“农业”相关内容

更多“农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