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1 7 7 2 5

央行“最牛”司局长落马,孙国峰手握何种“大权”?

财经众议院 | 财经金融领域原创自媒体 2022/05/18 23:59

新知达人, 央行“最牛”司局长落马,孙国峰手握何种“大权”?

5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央行货币政策司原司长孙国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财经众议院注意到,孙国峰是央行历史上首位落马的货币政策司司长,实际上,也是在5月18日当天,央行召开货币政策司干部任免大会,免去孙国峰职务,新任司长邹澜官宣上任。

央行的重要职责就是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因此,货币政策司也被称为“最牛”司局,现任央行行长易纲就曾担任货币政策司司长。

尽管货币政策属于宏观经济政策,但实际上,货币政策司也手握“大权”,比如,前些年农信社改革时央行用票据兑换不良资产,即“花钱买机制”,而农信社要兑付票据,就要通过货币政策司的核准。

学者型官员手握重权,孙国峰的落马震惊了学界和金融圈。

学者型官员落马

公开资料显示,孙国峰1972年7月出生,是黑龙江黑河人,博士研究生学历,1996年8月参加工作。

从其职业生涯来看,孙国峰自参加工作就在央行供职,直至被免职。1996年8月至2016年10月,其先后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干部、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副司长;2016年10月至2018年8月,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2018年8月开始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

孙国峰在北京农业大学经济学专业读本科,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经济学获得硕士学位,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获得经济学博士,2003年到2004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

新知达人, 央行“最牛”司局长落马,孙国峰手握何种“大权”?

孙国峰在学术上颇有建树。他最为学界所关注的就是颠覆性地提出了“贷款创造存款”理论(Loan Creates Deposit, LCD)。这要追溯到他的硕士毕业论文《中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研究》。这篇论文成稿于1995年11月,致力于探讨货币政策在宏观经济中的传导过程和内在机制,试图建立一个新的体系,完善货币政策基本理论。

该理论因挑战了西方教科书中的传统货币金融学理论,在6年时间中历经波折,一度不为主流核心学术期刊接受和发表,直到2001年终于在《经济研究》上以《信用货币制度下的货币创造和银行运行》为题正式刊发,引发了很大关注和热议。

2003年,孙国峰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研究。期间,他曾与货币金融学泰斗、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米什金深入讨论“到底是存款产生贷款、还是贷款创造存款”这一货币派生问题。最终米什金承认,他在风靡全球的“货币金融学”教科书中所举的例子是错误的,至少对于解释货币创造的理论是不必要的,将在修订教科书中予以删除。

如今,孙国峰提出的新货币创造理论在国际上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特别是在英国的英格兰银行、剑桥大学,已经发展出一个“LCD学派”。

孙国峰还曾担任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的博士生导师。

手握何种“大权”?

除了学者身份,孙国峰还是位高权重的货币政策司司长。

货币政策司在央行地位显赫。在前些年农信社改革期间,财经众议院老记就曾接到多位农信社高层的请托,询问兑付央行票据事宜,想联络货币政策司有关领导。因为如果货币政策司不认可农信社改革的公司治理,农信社就无法将票据兑付成资金。而这些票据动辄达数亿甚至数十亿,由此可见货币政策司权力之大。

货币政策尽管属于宏观政策,但实际上,央行的再贷款与诸多微观主体产生关联。

新知达人, 央行“最牛”司局长落马,孙国峰手握何种“大权”?

而近年来,央行除了常规的再贷款之外,还创设了一些专项再贷款。尽管这是特殊时期创设的再贷款,但金额都颇为庞大。比较典型的有下列几种:

防疫专项再贷款。 2020年2月,为帮助疫情防控重点企业尽快恢复产能,央行宣布设立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发放对象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9家全国性银行和10个重点省市的地方法人银行,财政贴息后企业实际利率低于1.6%;

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 2021年11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创设该专项再贷款,总规模2000亿元,并于2022年5月4日增加1000亿元再贷款额度,用于支持煤炭开发使用和增强煤炭储备能力,总额度达到3000亿元;

科技创新专项再贷款。 2022年4月28日,央行宣布设立该专项再贷款,旨在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撬动社会资金促进科技创新。科技创新再贷款额度为2000亿元,利率1.75%,期限1年。发放对象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共21家金融机构,按照金融机构发放符合要求的科技企业贷款本金60%提供资金支持。

普惠养老专项再贷款 。2022年4月,央行决定在浙江、江苏、河南、河北、江西等五个省份开展试点,设立普惠养老专项再贷款,额度为400亿元,引导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7家全国性大型银行向普惠型养老机构提供优惠贷款,降低养老机构融资成本,面向普通人群增加普惠养老服务供给。

中纪委国家监委驻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徐加爱去年底曾指出,央行是货币政策的“总闸门”、金融风险的“总关口”,承担的很多金融服务职能、管理的很多金融基础设施都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一旦发生金融腐败和金融风险问题,必然危害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

孙国峰作为货币政策司司长,落马原因是否涉及货币政策司权力,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和公布。 

更多“央行”相关内容

更多“央行”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