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酒店高参 | 酒店产业综合服务平台 2022/05/15 15:42

 疫情再次多发,打乱了很多游客出行节奏。回过头看,2020年竟是最好的一年。

“今年五一,一个订单都没有,十几间房空置着,还不如前两年。”一位做民宿8年的民宿主感慨,现在回过头看,2020年居然是最好的一年。

很多民宿人没有想到的是,熬过了2020,却没能熬过2022。

即使是在被寄予厚望的五一假期,民宿行业依然没有迎来太多惊喜。 在倡导就地过节、非必要不跨省出行的大环境下 ,订单量缩减变成常态,有些民宿人甚至“一单难求”,民宿圈围绕着一种消极的情绪。

作为一个投资偏高且回报周期较长的行业,如何活下去,成为了当下很多民宿人的心病。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回过头看,2020年竟是最好的一年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今年五一假期,一个订单都没有。”

今年是六步开民宿的第八个年头。2015年,她在拉萨城关区的次角林村开了一家民宿,名为“六步人间”。

六步的民宿共有四个院子,17间客房,以及超过3000平米的公共区域,和一个独立的停车场。在民宿的落地窗前,可以远远地看见布达拉宫。

在人们的印象中,西藏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加之没有什么疫情,应该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六步表示,历来西藏的经济是离不开内地的,甚至可以说息息相关。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六步表示,位于拉萨的同行们基本上也处于相同的状态,五一基本上都营业,但没有客人。“最多有些低价酒店接一点藏区来朝佛的客人,真正意义的游客寥寥无几。”

“现在回过头看,2020年居然是最好的一年”。六步感慨道,2020年的同期还没复工,2021年同期入住率有60%,然而今年的五一却颗粒无收。

而在拉萨以东一千多公里外的香格里拉,田羽希的民宿也面临着差不多的困境。

“我在香格里拉待了五年,前几年生意还可以,但在疫情之后,就只有去年的五一有生意。”田羽希的民宿坐落在香格里拉古城,共有13间房,她给民宿取了一个文艺的名字——木槿花开。

田羽希说到,今年五一的订单只有两三个,而且大概率应该是省内,或者云贵川的旅客。

木槿花开开在香格里拉一个比较冷门的风景区,基本上五一的生意都比较淡。去年同期的生意还可以,虽然谈不上“火爆”,但今年只能“望着亏”。

今年的防控政策比较严格,田羽希收到了防控通知,在香格里拉高速口检查站上海地区需要隔离14天,行程码带星号需要提供48小时阴性核酸,到香格里拉24小时内要再做一次。

另外,南京,杭州,宁波,衢州,嘉兴,苏州,无锡,常州,连云港以上地区,没有星号,但是到香格里拉需要居家隔离7天。

“我们是租地自己建的房子,当时投资了100多万,而且我们基本上都是网单,没有客人,就是亏损的。”田羽希表示,前期已经投资了很多,现在面对亏损,只能硬扛着。

在香格里拉的民宿主交流群里,田羽希看到群里同行的报备,意识到不仅仅是自家的民宿如此,大部分民宿都没生意。“基本上大部分应该都是亏损的,或者说是100%亏损,像那种大型酒店,几百间房的,它的入住率一天就只有几间房,不亏是不可能的。”

田羽希表示,因为总投资大、地租便宜所以她们的民宿还扛着,至于还能扛多久,她也不能确定。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降价、直播卖货……民宿主开始自救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越来越多的从业者们为了坚守,纷纷开始为民宿赋能,以寻求更为稳妥的发展空间。

在入住率低的影响之下,几乎所有民宿行业都在做低价预售。

“降价基本上是所有客栈都会采取的行动,借此拓客。”田羽希发现,在接不到订单的情况下,降价成为了民宿主们“自救”的一种方式。相比于火热的本地游,跨省游遇“冷”,外地游客大幅减少,民宿遭遇“客荒”。

途家民宿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各大热门城市4月份以来的民宿预订均价与2022年春节期间相比,都有30%-50%的下调。

然而在同行都降价的情况下,这种方式好像并不能补救什么。加上政策趋严,很多怕麻烦的游客直接选择不出门,哪怕做超低价,也很难吸引到游客。

旅行爱好者老周就有明显的感受,“今年4月我在丽江古城用各种优惠预订了两晚的青旅只花了10元,号称第一网红樱花餐厅也没有什么人,疫情期间旅行服务业真的欲哭无泪。”

面对订单量的减少,六步则是通过直播买土特产以及手工工艺品,希望借此补贴一下经营。去年秋冬的时候,六步卖土特产的生意还算不错,但最近她发现,客户的购买力近期明显下降。

“还有就是好多地方快递发不了,直接影响到我们卖货。”六步表示,很快就到新鲜虫草下来的季节,新鲜的虫草只能走顺丰生鲜空运,但是现在有很多地方都发不了顺丰,自己只能干着急。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在田羽希的朋友圈里,她也做起了卖货生意,“藏红花做活动,35一克,5克包邮”“要牦牛肉的,可以发货,牛排、牛尾、牛里脊,自家抽真空,干净方便!”“一年一度的新鲜虫草快要上线了,只卖香格里拉的本地虫草。”

她说到,基本上所有的客栈老板都会卖货,以此当做副业,不过这些也补贴不了多少,因为很多地方快递都不能发,只能说卖一点是一点。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我们现在通过卖特产、做抖音,来养客栈。”抖音名为“香格里拉张奶奶和十三月”的民宿主,目前已经积累了了1.1万的粉丝,在她的简介上写着:香格里拉民宿小老板/攻略、徒步、美食推荐。

进入其主业的橱窗,可以看到有好物推荐,包括手机支架、水果茶、藏装外套、精品菌类等物品,其中一款网红手工水果茶的销量已经达到了9190。

“张奶奶”说,一方面是卖特产赚钱,另一方面她们通过做抖音,拍短视频,记录民宿生活的素材和自己的感悟,获得曝光增加流量,目前的她们的营收已经可以维持客栈的基本运营。

更多是一些苦撑了许久的民宿,在“自救”无望的情况下,不得不选择退场止损。民宿主睿姐就表示,自己那家在云南的民宿,去年因为疫情就坚决退了,“实在熬不住就关店了,所以我是一个失败的民宿人。”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民宿行业的转机

新知达人, 降价也没订单,民宿直播卖货求生

受疫情影响,旅客出行意愿较低,长途旅行的需求被压制。这样的民宿行业还值得坚守吗?数以万计的民宿经营者正在被这个难题困扰。

海南一家客栈的老板小北明显感觉到今年的订单相比于前两年要少很多,她索性关店几天,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对于行业的未来,小贝还是持有一个乐观的态度。

六步则略显悲观,“去年七月下旬的十天,全拉萨酒店一房难求,大部分旅客都选择自驾,318国道上上当时排满了进藏的车。”

也就是在那十天,六步的十几间客房收入就达到了小十万,还不算土特产、文玩等这些附加品的销售。她表示,如果不是8月的疫情,整个西藏旅游八九月就全缓过来了。

面对今年即将到来的六七八这三个月的旺季,六步其实不太敢抱有太大希望,“今年等着呗,这疫情政策瞬息万变的,谁也说不准。”

看上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民宿生意,其实并不如想象般浪漫,疫情困扰的当下,给了民宿从业者重新思考现实的机会。如何在这场考验中活下去,成为了当下每个民宿人的终极课题。

近年来,国家支持发展民宿业的相关政策频出,各级各地政府也出台了大量鼓励当地民宿发展的相关政策。“十四五”规划也提出要壮大民宿经济等特色产业。未来,通过精细化运营打造差异化竞争或许是民宿行业新的发展方向。

后疫情时代,民宿市场已经迎来新一轮的更迭,不确定性仍将影响民宿业的发展,但这也将倒逼民宿行业向着标准化、规范化迈进。

更多“民宿”相关内容

更多“民宿”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