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宋志平、王石纵论创新:创新更要注重协同和继承

企业观察报 | 公众号:企业思想家 2022/05/14 23:19

如何培养创新型的人才?如何激发创新能力?投资家陈明键先生在其最新著作《创新,从提问开始》中,深度总结了自己有关创新的思考。5月10日,中信出版集团联合芒格书院,邀请投资人陈明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企业家王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结合《创新,从提问开始》一书,以“面向未来的教育与创新”为题,共同展开一场深度对谈。以下内容整理自本次对话。

新知达人, 宋志平、王石纵论创新:创新更要注重协同和继承

01

深度学习,为个体赋能

严飞: 在《创新,从提问开始》这本书里有一个细节特别打动我,1900年爱因斯坦博士毕业到1909年成为正教授,在这9年时间里面,他实际上非常勤奋地在发表论文,在核心期刊发表了多达60多篇专业高水平的论文,就像一名孜孜不倦的青年教授一样。爱因斯坦不仅有提问的好奇心,不仅是一个天才,同时也非常勤奋。

宋志平会长也提到,爱因斯坦说自己和平常人最大的区别是多了一点好奇心。我们要保持孩童对提问、对自然、对世界的天然的好奇心。面对着未来高速发展激烈竞争的状态,什么样特质的人才不容易被替代?

宋志平: 我觉得有学习能力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知识在不停地变化,环境也在变化,所以一个人永远保持着这种学习能力,这个是非常重要。

当年我在中国建材集团的同时又去国药集团做董事长,在国药集团做了5年董事长。在国药集团的第一个国庆节,我买了深圳一个公司专门给投行写的讲医药专业的8本书。我7天认真地读了8本书。然后我再到国药的企业进行调研,和院士进行深入交流。我觉得这个过程很重要。其实我起初并不懂药。

我讲道理,就是谈我们的创新能力也好,我们的人才也好,其实这个根上的东西,都取决于我们的学习能力。我觉得这是最根本的事。所以我们现在在企业里也是鼓励大家多学习、深度学习。所谓深度学习,是指要认认真真、在无打扰的情况下,把一本书读完。《创新,从提问开始》这本书我也是读完了才敢有发言权。

所以我们要深度学习、深度思考、深度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出成绩。深度学习,就是要认真读。深度思考,是在无打扰的情况下,去认真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深度工作,在没有打扰的情况下,连续工作二三个小时。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出成绩。

如果你是泛泛地、表面化、碎片化地学习,当然你也增加知识面,但是出不了成绩,你也变不成在某一个专业里的优秀人才,所以学习确确实实非常重要。《创新,从提问开始》这本书的副标题叫深度学习模式探秘,就是说你不光会提问,也得会深度学习。爱因斯坦不光是有好奇心,他还能够勤奋,还能深度勤奋。

不能深度学习,很难成为人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企业里面,要给大家学习的机会。我经常讲,做企业不只是吃饭、干活、发奖金。最重要的是给大家学习的机会来赋能,让干部们多学习,这是我们对员工最大的一个关心。

严飞: 现在一个比较热门的讨论是终身学习,之前叫继续学习。但是继续学习并不是非常贴切的表达。人这辈子可长可短,但是最重要的一个标的就是终身学习,而且在自己选定的一到两个领域里面深度地、不断地钻进去。我觉得这一点来讲,其实是很重要的元素。

请问王石主席,在企业的平台里什么样的人才是您最为看重的?

王石: 如何看高精尖的人才,就我个人看来,第一个就是高精尖的(人才)带有相当的偶然性。比如说爱因斯坦,绝对不是培养出来的,而且他在大学毕业之后也是专职学习,当了一个普通的办事人员,发表了相对论、狭义论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

那么如何发现人才?作为一个管理者,如果你做企业的话,这事也比较简单,坦白来说就是招聘名校生。实际上万科发展当中,也有遇到不是名校毕业的人才,不是说我们企业所有人员都是招名校的毕业生,但名校毕业生是一个整体概念。

第二个就是,是不是你想从事这个行业。关键是一个搭配。比如说某一个团队,有一个博士生,其他是本科生。或者3个博士生,4个硕士生,大学生没有。除了特别团队,在企业肯定前面的搭配要好一点。但如果是豪华阵容,从企业管理来讲,后面就是一个合理的搭配。

第三个就是如何来选高管,这是个故事。当时我挑选郁亮做总裁的时候,郁亮很清楚,那时候万科已经转型,70%是地产,30%是其他的业务。郁亮很惊讶,他怎么来让我来做总裁呢?我说你懂更好,不懂也没事。我说实际上当第一把手,是当班长。你不懂,你用懂的来说就好,当然你本身是班长,要懂更好。所以到最后来讲,真正最后做到一把手,长期要考虑他的道德、品行和他的整体能力,团结大家。当班长就是这样。

02

多元思想的汇聚为企业注入活力

严飞: 在企业的管理文化里面,我们是不是允许反对的声音存在,又该如何保持企业的创新力和活力?

宋志平: 企业里围绕着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说技术创新,实际上技术人员要经过许多的讨论,经过比较,经过实践,甚至是失败,最后才能出一个好的成果。

在企业重大决策过程中,也是要进行讨论的。像我过去做董事长,有时候围绕着一个意见,大家从早上9点钟讨论到晚上9点钟。我觉得这都是很正常,不然叫什么董事会,就是要给大家充分的时间,让大家发表意见。当然最后还得有一个统一的结果。在统一的时候,还会有一两个人持保留意见,也得允许人家保留。

在企业里面,在创新和发展过程当中,不可能是一致的意见,大家都有不同的声音。但是作为董事长来讲,你要学会倾听,倾听各种意见,再去做平衡,最后大家共同选择。不能讨论来讨论去就不决策了,这样企业就没有效率了。总之,你最后还得决策。

所以其实我们做企业经常在两难里面,在风险和发展之间要做一个选择。讨论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披露风险的过程。意见统一的过程,是因为企业最后还要发展,还是要向前,不管是什么样的风险,我们还要向前迈一步。

做董事长、做领导是不容易的事。不容易在哪里?在于经常遇到这种两难的选择。

严飞: 说到企业创新的活力,我知道陈明键是带着寻求创新种子的目的去以色列的,而且把以色列的最强大脑带到中国,进行了二次创业。那么在创业过程中,你为什么会选择当时的项目?怎么样去鉴定什么才是强大的智慧?

陈明键: 2019年我采访了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杰•科恩伯格,采访内容我也整理在了《创新,从提问开始》这本书里。这个人是犹太科学家,很传奇。他爸爸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是研究DNA结构的。他是研究RNA结构的,是理论鼻祖。

采访完了之后,他请我在他们家旁边一个小饭馆吃饭,就我们两个人,在他72岁生日当天。他谈了如何在实验室灵光乍现,如何获得了诺贝尔奖。

我就问他:“罗杰,我是做生物医药方向的。你说我来以色列,现在有什么机会可以投资吗?”他在餐厅纸上给我写个AI。我说:“AI具体是做什么呢?”他说你要做跟中国有关的。第二天我和王石在教工食堂吃饭。我说咱们用人工智能结合生物医药怎么样。王石说这个路子是对的,咱们可以想一想。就这样,受犹太科学家的最强大脑启发,回来以后找到国内相关专家,慢慢我们就开始了。所以,也是全球范围内协同的创新模式,具体来说就是从0到100怎么结合起来,把以色列和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的部分最强大脑结合起来。

严飞: 刚才宋志平会长提到世界协同创新模式,而且你的文章也曾明确提出企业家的学习要务就是创新。在世界协同创新大发展之下,对企业的活力、对企业的创新有什么样的改变?

宋志平: 我们现在讲自主创新,就是原始创新和独立创新。但实际上,不少创新是一种协同的,也是一种继承。很少有创新是单独做出来的,包括蒸汽机。其实蒸汽机在欧洲做了100多年,前赴后继,中间经历了好多人。今天咱们讲的互联网,其实也经历了很长的发展过程。

其实我们创新,是想找出来一种崭新的模式,但这种崭新的模式,它的来源是什么?可能一个人脑子里突然一下产生了,像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但是也可能是有很多人加合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也就是协同和集成。这是比较重要的。

在核理论里面有一个聚合反应。当这个物质加合到一定程度,超过临界体积就爆炸了。如果不够临界体积,放在哪里都是安全的,只要它们扎堆了,就开始爆炸。这是一个聚合效应。

对思想来讲,也是一样的过程。这么多的思想汇聚,这么多的方法汇聚,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现在有一个好方法,就是使用AI技术了。过去你想把这么多的东西筛选出来,把它聚合起来,其实是很难的过程。现在我们有大数据的手段,利用最新的智能化技术,对已有的技术进行筛选和集成。我在想这实际上是一个方法论,说不定这种创新的方法,今后不只是生物医药用,很多其他行业都可以用。因为今天我们的智慧足够多,方法也足够多,技术也足够多,如果汇集起来,嫁接起来,可能产生更大的一个创新。

严飞: 学习创新是一种文化,不仅仅只是一个应试,或者完全是老师布置的一种任务,它是一种终身学习、发自骨子里的文化。对于这样一种创新文化的延续,我们应该怎么办?应该从提问开始,勇敢提出问题。多元思想的汇聚产生更大的一种突破力和创新力。

更多“创新”相关内容

更多“创新”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