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8 7 6 0 7

华夏幸福“无”向东

地产k线 | 专注地产上市公司解析 2022/04/10 21:36

新知达人, 华夏幸福“无”向东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三年两个月,一千多个日与夜,吴向东最终还是从华夏幸福出走了。

4月6日,华夏幸福(600340.SH)公告,董事会于近日分别收到吴向东和俞建递交的辞任报告。

吴向东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联席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和首席执行官(CEO)暨总裁职务;俞建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联席总裁职务。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明星经理人吴向东将离开华夏幸福,并带走上百名旧将投入徐航鹏瑞麾下的消息,已不胫而走。纷扰了一整年,吴向东离开的消息得到了实锤。

据了解,两人辞去上述职务后,将继续在公司工作,并继续协助华夏幸福承担必要的债务重组工作。

吴因在华润置地期间一手缔造了万象城的成功,而成为商业地产的“红人”。带着曾经的光环,他初到华夏幸福之时,便立下决心,要让华夏幸福要做中国最好的商业地产项目。

但吴向东的愿景显然落空了,随着华夏幸福在去年初爆发危机以来,如今的它,仍处在债务重组的关键期。此刻的吴向东,却要背弃自己的理想,离华夏幸福而去了。

华夏幸福的1000天

在华夏幸福之前,吴向东与俞建均来自华润置地。三年前,52岁吴向东离开华润置地,履新华夏幸福,与他一起的还有包括俞建在内一批华润旧部。

吴的到来,与平安对华夏幸福的投资有莫大关系。2018年7月,中国平安以137.7亿元的对价大手笔买入华夏幸福19.70%股份,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

随后的2019年2月19日,华夏幸福公告,吴向东作为华夏控股推荐董事,任首席执行官(CEO)及总裁;3月18日,吴向东全票当选为该公司联席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委员。

吴向东代表着平安马明哲的意志,最终入主华夏幸福。

一举获得险资超百亿的投资,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对平安的加入看得很重。

他曾在员工大会上公开表示,获得大型金融机构的加持是民企穿越周期的确定性保证,选择中国平安是正确的选择。 双方合作后的目标,是瞄准中国不动产领域市值、利润前三名。

正在兴头上的王文学显然不知道,华夏幸福的危机也在此刻开始逼近。当时,中国平安虽然将此视为财务投资,但实际却很大程度地改变了华夏幸福的战略方向。

吴向东加入后,华夏幸福成立南方总部,其团队成员组成主要是吴向东和他的华润旧部。华夏幸福“北京+深圳”南北双总部的格局形成。此后,南方总部开始在城市更新、商业综合体等领域大举进击,风头无两。

2019年4月,吴向东就桂林乐满地康养文旅综合体项目现身交流。7月,南方总部正式成为深圳沙头角田心工业区片区旧改的前期服务商;8月,华夏幸福城市更新公司成立。

2019年9月,华夏幸福更斥巨资116.25亿元,拿下武汉武昌区巨无霸的商业综合体项目。该项目也成为吴向东入主华夏幸福的“首秀”之作,最引起市场轰动。

根据华夏幸福2020年报,华夏幸福当年共新获取南京大校场项目、武汉中北路项目、哈尔滨深哈金融科技城、广州白鹅潭项目4个商办综合体项目。将项目覆盖至南京、武汉、广州、哈尔滨、东莞、深圳等城市。

然而,华夏幸福原本战略即为在环京地区开发产业新城,开发周期长,沉淀资金量大本来就大。商业地产和旧改的投入,让这一矛盾继续恶化。 2020年底,华夏幸福的资金链问题开始凸显,并随着其后平安方面表示“后续将不再出钱”而正式爆发。

数据也很好地记录了华夏幸福这几年经营的变化,2018年该公司的经营现金流-74.28亿元,到2019年、2020年,该数据达-318.19亿元和-231.6亿元。特别在2019年,经营现金流下降达328.38%。

此前数据, 华夏幸福存续金融债务共计2192亿元,累计未能如期偿还的债务金额合计为407.39亿元。 去年9月,其披露的债务重组方案,华夏幸福将以带、展、兑、抵、接五种方式分别处理公司债务500亿元、352亿元、570亿元、220亿元、550亿元。

4月1日,华夏幸福最新公布的债务重组公告,近期新增签约实现债务重组金额618.97亿元, 截至目前金融债务累计实现债务重组金额共计1048.12亿元,相应减免债务利息、豁免罚息金额共计87.18亿元。 根据该数据,其累计实现债务重组金额已接近50%。

下一站鹏瑞?

吴向东要离开华夏幸福的消息,早在2021年4月已开始传出。当时有消息称,吴向东表示不管债务事宜,并已不正常上班,或将撤至深圳房企鹏瑞集团,同时南方总部亦将转让予鹏瑞。

该事件,随着吴向东与徐航一同现身一场捐赠签署仪式达到高潮。

2021年4月8日,深圳鹏瑞公益基金会向上海世界顶尖科学家发展基金会,捐赠了整整10亿元。鹏瑞基金会的发起人,是鹏瑞集团董事局主席徐航。鹏瑞地产因打造了深圳湾1号豪宅项目在行业闻名,而巧合的是,徐航与吴向东还同是清华校友。

签约合影中,徐航站中间,他的好朋友、清华校友吴向东则站在边上。

随后几天,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暨总裁吴向东即将加盟深圳房企鹏瑞集团的消息在行业流传。当时有传言,吴向东一开始是为了向鹏瑞“推销”华夏幸福的南方总部项目,随后在接触过程中选择了加盟。

该消息虽然未得到双方的证实,但鹏瑞与华夏幸福的合作确实有所发生。

捐赠仪式两个月后,2021年6月10日,华夏幸福(深圳)城市更新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城更”)的投资方出现变更,股东由“华夏幸福(深圳)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鹏瑞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公司也一并更名为鹏瑞(深圳)城市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瑞城市发展”)。变更完成后, 鹏瑞地产替代华夏幸福持有华夏幸福城更(现已更名“鹏瑞城市发展”)100%股权。

华夏幸福将旧改项目卖给了鹏瑞,自己全盘退出。然而,此后该事情的进展便没有了下文,吴向东的去留也一直成谜,直到华夏幸福最新公告的披露。

据媒体报道,华夏幸福与鹏瑞的合作出现停滞主要因为价格没有谈拢,鹏瑞方面觉得华夏幸福南方总部业务的报价过高,暂停了合作

乐居财经了解到,目前, 鹏瑞城市发展仍紧紧地握在鹏瑞的手中,其由鹏瑞发展控股100%持股。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华夏幸福城更更名为鹏瑞城市发展,该公司的管理人员一同发生变更。当中,赵荣由总经理变更为董事长,其他三名管理人员变更为鹏瑞方人士,其中郭东风为鹏瑞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赵荣还有另一层身份,吴向东的老下属,他曾是前华润置地华南大区副总经理。2019年2月,吴向东入职华夏幸福,赵荣成为了南方总部城市更新业务的负责人。如今,赵荣仍是鹏瑞城市发展的董事长及最终受益人。

吴向东已经从华夏幸福出走,鹏瑞会成为他的下一站吗?

受争议的商业地产“红人”

吴向东并没有达成自己“华夏幸福要做中国最好的商业地产项目”的理想。他加入华夏幸福所拿下的众多商业综合体项目,如今仍在如火如荼建设当中。

根据华夏幸福2021年中期报告,武汉长江中心项目完成A1/B1地块地上2层结构施工;南京大校场项目取得AB地块桩基施工许可证,完成商办地块建筑、机电、结构初步设计100%评审。

此外,广州白鹅潭项目完成F地块3号楼垫层浇筑;哈尔滨金融科技城项目3号地别墅、洋房已封顶,高层主体施工完成60%,合院样板间已对外开放;轻资产项目招商银行全球总部大厦亦在桩基建设中。

有时候,理想与现实往往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相反,从加盟到离开,吴向东在华夏幸福三年多的时间里也备受争议。

一方面,外界认为,吴向东的加入使得华夏幸福在商业地产和旧改方面变得激进,其“大跃进”式的投资最终导演了华夏幸福资金链问题;另一方面,也在于华夏幸福向其支付的高额薪酬。

据了解,进入之初, 华夏幸福向吴向东开出了3868.93万元的年薪。 这个数字相当于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同期年薪的4.5倍,也是A股高管薪资的最高纪录。

然而,高薪酬却没有将华夏幸福引向辉煌的“理想国”,反而因商业地产的巨额投入将其推入深渊。这成为吴向东广受人诟病的把柄。

事实证明,红人身边是非多。这位商业地产的能人,一路走来,也曾面对过不少的反对和争议声音。

1993年,吴向东清华大学毕业后加入华润集团。七年后的2000年,他奉命组建华润(深圳)有限公司,第一个重要项目便是投资40亿港元的万象城。

无论是在华润内部,还是在全国,大型商业综合体在当时都是一个全新的事物。项目筹建之初,集团内部就有过多次讨论,质疑声一片。当时还有人嘲讽:“华润用40个亿在深圳砸了个‘大坑’。”

但商业的敏锐嗅觉让他自信和笃定。吴向东顶着压力和质疑,还不惜给自己下达了“自裁”的军令状。他给自己一年时间,如果项目竣工不了、开不了业或达不到预期,便自己收拾包袱走人。

2004年,罗湖万象城如期开业,第一年就实现盈利。直到如今项目仍是商业地产绝对的标杆。这也最终奠定了吴向东在国内商业地产史的地位。

吴向东的又一次备受关注是在2014年。当时,他刚从王印手中接过华润置地一年。不巧,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案发,吴向东也疑被卷入,随后以“个人原因”辞任华润置地董事会主席一职。这还造成华润置地主席职位悬空好几年。

2016年,在那场载入房地产史册的宝万华之争中,吴向东也被卷入漩涡。当年6月,吴向东一度被传将被提名为万科董事长。并被万科独董刘姝威指责,其在宝能夺取万科股权过程中扮演关键先生

如今,吴向东55岁了,离开华夏幸福后,他还将在商业地产史上留下什么故事?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更多“商业地产”相关内容

更多“商业地产”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