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1 7 8 3 1

少数派是“男版小红书”吗?

产品之术 | 总结最新的产品方法论 2022/01/30 11:15
新知达人, 少数派是“男版小红书”吗?
最近,有人对少数派的内容给出了负向评论,老麦也给出了回应。 或许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想把这事掰开了谈谈。

1.
少数派被推到风口浪尖,我觉得是好事。
谈论少数派,有很多标签和评价,诸如:男人的小红书、极客破圈、大炮打蚊子等。
但我看到的不是这些,我看到的是“注意力回归”。
少数派本身是个有关于专注、长尾、小众、极客的社区,内容往往较为深度,内行之间能互相共鸣、看出门道,外行往往只能看个热闹。
好比说,我是个7年老产品,我来写写apaas如何商业化,怎么也得写个8000字,但对于不从事这个领域的人来说,这8000字就是吃饱了撑了的废话。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当你没深入某个领域的时候,往往会低估事情的复杂度,会觉得领域之中的经典长篇大论,看起来都是废话,这感觉我相信你一定有过。
所以,要谈少数派的内容几斤几两,好像和自身几斤几两脱不开干系。

2.
那么,谁活跃在少数派呢?
我观察来看,多是一些领域的深入研究者,其中不乏教授、医生、学生。他们的特征是:往往对自己所在的领域特别有钻劲,能反复死磕一个小问题,给磕出花来。
想想刚入职的产品经理写需求文档,哪个不被研发骂几遍?原因也是类似:你没入门,你眼里的“小事”其实是特别麻烦的“大事”,你把人家眼中的“大事”写得特别简单,看不见人家所急,这还怎么继续沟通。
所以能把“小事”写成“大事”的人,往往都沾点高专业度。曲高和寡嘛,多数人觉得冗长的内容,却被少数人懂,也是非常符合常理的。
抽象点看少数派社区的组成,还真不是n个少数派作者抱起团来,写给广大网民看。而是n个少数派作者分别写给和自己对应相似的“少数派读者”看。原因就是:他们往往有相似的专业背景、雷同的困惑,并抱有同样的求知欲和专注。
你眼中的“大事”,在我看来也足够“大”,那咱俩这羁绊就解不开了。

3.
你看,这么一群专注的少数派写出的事,那肯定是不同于新闻媒体的言简意赅,大多数都是细致入微的。所以,他们这些内容啊,跟“娱乐”和“新闻”类内容的短平快属性,根本就不沾边,少数派更倾向于沉淀的是经典的、详尽的、细致的思考向内容。
所以,特别喜欢看热闹内容的人,或是指望着快速获得知识、读完即会的急性子,多半对少数派的东西是不感冒的。想来,这次对少数派评论的导火索也是从这来的:
不理解的人会觉得少数派的内容“不实用”,因为,没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再加上少数派内容往往详实长篇,自然就推断出文章在次要问题上费笔迷,指向的都是伪需求。但事实上呢,少数派作者们往往探讨的是方法、科学、效率、工具的“本质”和“极限”,换句话说,是“how”和“why”,并非仅仅是拿来即用的“what”型生活小妙招。
所以,拿看“what型小妙招”的眼光去看“why”,自然觉得啰嗦了。

4.
既然看起来咱得拿看“why”的眼光去看少数派内容,那再进一步,就说到了一开始我看到的“注意力回归”。
其实能有人开始讨论如何去少数派搜索知识、求索内容、试图解决问题,这无论对于谁,都百分百是个好现象。
这个现象背后,我看到的是:大家终于意识到“热度推荐引擎内容”的空洞了,也开始认可去找“专业内行”解决问题的必要性了,似乎总得是有点类似的想法,大家才能想起来找上少数派的门。
但进门发现,坏了。老师傅的本事原来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本以为1天就能学会九阴真经,结果听师傅讲吐纳之法都听了10天了,心里自然有落差。
但话说回来,能登门,就说明“求索的心”觉醒了。不再安于看推荐内容享乐,也开始想问题、找答案了,所以少数派和小红书们的舞台就来了。

5.
这人一旦啊,能放下推荐引擎,开始搜问题、搜解法,注意力和精气神就回来了。
被推荐引擎支配的人,往往只能看到“热闹的世界”,而这份热闹,把现实消解掉了,丢失了很多实用性。但,懂得搜索小众社区内容的人,注意力就不仅仅放在“什么热闹”上,而是还会关注“什么要紧”和“什么是答案”了,我觉得这是“夺回注意力运动”的初步成果,注意力有了,机会就来了,少数派的时代可能就来了。
注意力的回归,是给“主动求知”这件事提供了条件,让人们主动支配注意力去做搜索、讨论、吸收、再创造变成了可能---这从内容创作角度上来看,于人于己都是好事。而学知识这件事本身,就是个反人性的、涅槃的、破茧的、让人痛苦的事,所以交锋的过程中,一定少不了不理解和争吵。
你觉得他讲的方法不简洁,他看你的思路有漏洞,我觉得这太正常了。
但话说回来,知识本来就是碰撞出来的,更多的讨论,反倒意味着一个光明未来的开始。

6.
既然是个光明的未来,免不了得谈谈对这个未来的期待。
作为半吊子内容创作者,我是深知“写水文”一定不长久的。所以,我想写更深刻的东西,哪怕看得懂的人越来越少,但至少能看懂的人会越来越喜欢。就像,我们没必要理解每一个博士都在研究什么,我们只要尊重并包容他们的研究,即可。
反过来,作为读者呢,我也经常看少数派的内容,和不同垂类圈子的作者吹水交流,在过程中明显能感到彼此的知识在交流中不断变换形态,类似的想法都在认真和专注的沟通中渐渐连通起来。虽然看起来我们不太能完全懂对方的东西,但就像欣赏画作一样,当你能够注意到细节的时候,你或许就能被打动,就能找到那种同类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消费深度、优质内容时最酷的一件事。
文无第一,内容是没有绝对的好和不好,只有不断地深挖、泛化,才能长出富饶的内容生态。但“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这个过程,一定充斥着诸多冲突和讨论。
所以,作者能乐于写更多深度内容,读者能用更包容的眼光去消化,就是我对未来的期待。

7.
所以,男版小红书也罢,极客破圈也罢,吃饱了撑的也罢,这都不足以形容少数派在做的事。
至少从我浅薄的见地来看,世界之所以需要少数派,是需要一处培养严肃、求真、善思等求知品德的土壤。至于这个土壤多小、多深、多冷清或是热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往求知深处行路之人往往孤独,但,再孤独的每一个你,都需要同类帮忙回应、呵护你的思考,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 能帮你召集这样同类的少数派,本身就是一种温柔的馈赠。
即使路上有野花分散注意力,有细小问题的困扰思绪,但始终,“往深处求知”,才是认知世界和自我的良方。这或许就是老麦和少数派所鼓励的事情之一吧。
所以,哪怕有一天我们寻遍网络,都没有找到某个问题的答案时,也请记得要保持包容和耐心。 因为,所有的内容,都不过是唤醒你内心动机的药引子而已,真正奏效的答案,永远只能来自你的内心。 这也是梁文道播客《八分》的开篇语想传达的内容,引用在此作为呼吁: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那就,希望世界多一些光吧。
 

更多“少数派”相关内容

更多“少数派”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