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审计案例 | 从印章痕迹发现监管失控真相

审计观察 | 独特视角看经济,纵横深入话改革 2022/01/29 09:29

 

为严格落实作风整治活动,加大对公共工程审计监督,H县审计局党组要求审计人员对公共工程必须深入一线,实地查勘项目建设,守护好政府的“钱袋子”,监督财政资金及时发挥效益,为人民群众办实事,为老百姓谋福利。

2021年4月,局公共工程监督领导小组选派精干力量组成审计小组,顶着高温蓝色预警直扑现场:由局党组成员、杜副局长担任小组组长,杜副局长专职政府投资审计10年,业务素质过硬,办事沉稳老练;另有审计小组成员小姚,土木工程专业毕业,有现场施工经验,擅长从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还有司机光哥,专业开车30年,妥妥的“本地通”。

项目基本情况

A镇镇南路建设工程项目,建设单位为A镇人民政府,项目总投资2402.88万元,项目位于H县A镇,建设内容:建设道路总长914米,道路红线宽24米,道路等级为城市次干路,采用沥青混凝土路面。

施工单位为海南某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同价款1654.97万元,合同签订时间2018年9月5日,合同约定竣工日期为2019年5月15日,合同约定项目经理为邹某。

监理单位为某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监理费45.58万元(根据工程施工造价的增减而调整),合同签署时间为2018年9月5日,合同约定总监理工程师为史某。2018年9月5日,该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杨某授权其海南分公司为全权代理人。

代建单位为江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代建管理费23.84万元,代建合同签署时间为2018年10月31日。合同约定业主单位的联系人为杨某,代建人的项目负责人为张某,合同约定每月30日以书面方式提交代建工作情况汇报。

结算审核公司为中某建技术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3月4日出具A镇镇南路建设工程项目竣工结算审核书,结算审定金额1858.32万元,超出合同金额203.35万元。

工地现场诉苦水

“之前我们了解了一下,A镇南路这个项目已经现场施工完成了,当时在做竣工结算,不知道做完了没有”,快到A镇的时候,老家在A镇的杜副局长给大家介绍这个项目。

“我们先到镇政府吗,还是直接去项目上?”,光哥问。

“一路过去先到镇南路,还是先到镇政府?时间紧,我们尽量少走回头路吧”,小姚一边看着窗外炙烤的柏油路一边建议。

“先路过镇南路。那就直接去项目上,我通知一下镇政府工作人员”,杜副局长说办就办,当即打电话安排。

一路疾驰,远远地就见到镇南路的路标和两辆车停在路边,大家下车一看,原来是A镇党委钟副书记钟亲自带着施工方人员在路边等待。一番寒暄介绍后,杜副局长说明了下审计组的来意,钟副书记对审计组的到来很是欢迎,“非常感谢审计组的到来,为我们业主单位监督把关,指出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提高为群众服务能力……”。施工方人员也很热情,又是拿草帽,又是发矿泉水,还有递烟的……

审计组小姚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拿着图纸认真翻起来。还没等小姚问起项目情况,施工方人员李某就凑上来,“领导啊,这个项目我们真是亏本啊,工期本来是一年,征地这些耽误,搞了两三年才做完,材料、人工都涨价了,还有一些清单漏项,图纸都有,我们也得做,像花岗岩路缘石,清单上完全没有,现在环保抓的严,花岗岩很难买到……”

钟副书记也对施工单位的话表示认可,“确实有清单漏项,路侧石都有,路缘石清单上没有,我们要求施工单位必须按照图纸施工”。

“结算审核做完了吗,这些合理增加的要增加进去,不能让企业负担”,杜副局长沉稳地说。

李某说:“做完了做完了,但是审核单位砍了我们好几百万啊,真是亏死了这个项目”。

因为业主单位只带了图纸,审计组在现场走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为进一步核实项目情况,审计组决定到镇政府查看项目其他材料。

提供资料多推诿

到达镇政府会议室,审计组要求提供项目的中标清单、竣工结算资料、竣工图纸、施工日志等资料,施工单位说这些资料都有,都在业主单位那里了。

为了获取更加真实的现场情况,趁着业主单位去找资料的时候,审计组小姚和施工人员李某拉起家常。

“听您的口音,是河南人吧,我们是老乡呢”,小姚问李某。

“是吗,我是河南舞阳的,您哪里呀,我都听不出来啊”,李某惊讶地说。

“我南阳的,诸葛亮种地那里”,小姚敞亮的说,“跑这么远来干工,吃的、住的,习惯吗,这里比老家可热多了”。

李某热情地说,“我们打工的,哪里有活儿跑哪里,吃住都在项目上,我们自己搭伙做饭,想吃啥做啥,这个项目还行,距离镇区近,买菜啥的都挺方便的”。

这时,业主单位工作人员小杰两手空空的进来说,“这个项目的资料我们在去年全部都送到你们局里了,还没退回给我们呢”。

“去年送的材料应该都退回了,您稍等,我核实一下”,杜副局长拨着电话走出会议室。

“在项目上干活的都是我们河南老乡吗”,小姚继续和李某聊着,想进一步核实施工人员情况。

李某说:“没有,就我一个河南人,大家都是各个地方的临时凑起来的,有海南的,还有四川的,好多个地方”。

杜副局长从外面走进来说,“刚我核实了,你们镇里年前就去把材料领回来了,你们再去找找”。打发走了业主单位,杜副局长问道,“监理单位、代建单位现在都有人在吗?”

“应该都不在了,年前项目施工完,他们都撤场了”,和李某一起来的施工人员说。

终于,像挤牙膏一样,业主单位一点一点送来了项目结算审核书、施工单位编制的结算书、签证资料、施工图纸等材料。

审计组小姚粗略地翻看着图纸和结算审核书,都是有相关资质单位编制的,在看到图纸上有要求业主单位指定弃土场时,习惯性的问了一句“项目的土石方都丢哪里去了”。

业主单位小杰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后面接受对接材料的,现场不是我负责对接,施工单位知道丢哪里”。大家都看下施工单位来的几个人,李某说,“丢在B镇了,那里有两个点,一个是建筑垃圾消纳厂,一个是碎石厂”。

“图纸不是要求业主单位建立弃土场吗”,审计组小姚继续发问。

“镇里没有做,有建筑垃圾消纳厂,我们就丢那里了”施工人员李某答道。

临近中午饭点时间,看也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审计组匆匆和施工人员李某做了询问笔录,一直到笔录做完,业主单位也没有提供施工日志、竣工图纸。

回城路上现端倪

“资料不齐全、人员已撤离、施工企业还亏钱”,从镇里出发后,结算工程款超出合同价200万和现场遇到的种种问题反复在审计组小姚脑海中回响,施工环境并不复杂,也没有遇到特殊地基处理问题,怎么就超了合同价呢?超出的部分合理吗?企业贴钱做项目是真的吗?人员都不在场了,如何开展后续的核实呢?一个又一个问题扑面而来!

假的真不了,总能留下些痕迹,小姚一言不发地蜷缩在车辆角落里翻看着抽取出来的项目关键材料。

突然,小姚想到了杜副局长在会议室问起的一句话,“这些签证资料为什么有的是复印件,有的是原件”,好像业主单位和施工单位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有给一个正面回应。这些签证会不会有问题?

想到就做,小姚马上从资料堆里抽出施工单位编制的结算书的附件,很规整的封面,看外观很是赏心悦目,但不死心的小姚一页一页的翻,看文字表述,看日期,看人员签名……

“杜局,您看这个复印件监理单位盖的公章是不是不太对呀,这个章里面的字体好像有点儿瘦呀”,转岗到办公室的小姚眼睛闪着光的把结算附件整本递给前排的杜副局长。

杜副局长反复的端详,“字体好像是有点儿窄,公章的字体一般看起来都是稳重大方的,这个难道是萝卜章?不会吧,你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问题”。

果然,比较原件和复印件里监理单位的公章发现,原件里盖的监理单位公章有防伪码,复印件里监理单位的公章没有防伪码。“这样的造假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小姚义愤填膺的说到。

“公章造假,资料是不是也是假的?结算会不会也有问题?查,往深里查,以此为突破口”杜副局长目视远方,低沉着声音。

改变路线另取证

“我们一会儿路过B镇,要不要去建筑垃圾消纳场看看?”,小姚想到了施工单位李工说的把废弃的土方、石方丢弃的事。

“顺路就去看看,回去不差这几分钟时间,来都来了”,杜副局长很赞同。

一路疾驰,光哥很容易的带着大家到了建筑垃圾消纳场,非常幸运的是消纳场的法人代表李总在现场,经向李总了解,他们的消纳场是经政府同意设立的社会企业,自负盈亏,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消纳场在2019年基本处于筹备和试运营状态,没有接纳过A镇镇南路的土方或者石方,并且消纳场进出都有单据的,李总还特意找了消纳场看场人员和开票人员了解情况,确认情况属实。

在消纳场做了取证后,审计组顺便去了附近可能收纳石方的碎石场,该碎石场是B镇村民杨氏开办的,由于开采证过期,在2018年已被政府职能部门查封。

在杨氏采石场,发现供出入的道路已被封堵,并且杂草丛生,基本不存在碎石进出的痕迹。

事实究竟是什么样?是镇南路没有土、石方外弃?还是消纳场人员在撒谎?或者是施工单位把土、石方自行处置了?带着重重迷惑,审计组踏上了归程,此时已近下午两点,虽然大家饿得饥肠辘辘,但更坚定了查清事实的决心。

调取材料再审核

为获取最真实的情况,防止资料再次“逃逸”,在回县城的路上杜副局长就通知A镇把项目所有资料全部打包送到办公室,并要求下午必须送到。

趁热打铁,当天晚上小姚就在办公室对所有材料进行了全面细致的审核,并发现了多个问题。

施工图纸要求业主单位指定取土场和弃土场,面积20亩,且距离项目20公里,但招标清单对“余方弃置”的项目特征表述为“弃土运距自行考虑”,未见参建各方对该冲突位置提出异议,也未见施工资料中体现是否有设置取土场、弃土场。道路工程的招标清单中土方的挖、用、弃,不相一致,即回填利用土方和余方弃置总和,比开挖的总土方量还要多;第三方审核公司在结算审核中,完全扣除了外弃土方,但回收利用土方远小于总开挖土方,施工单位也未提出异议。结算审核给出的石方数量未按照招标清单中的数量,施工资料中却未看到石方测量相关数据,只有一个设计单位给出的土石方比例说明。

监理合同中监理单位的公章是带有防伪编码的,并且监理单位总公司法人专门对海南分公司处理海南业务进行了授权,但各种监理单位鉴证的施工资料中均未出现分公司印章,只有带防伪编码的总公司印章和不带防伪编码的总公司印章,对于两个不同的印章没有任何材料说明。

公路K0+600处是片石挡土墙,顶部采用混凝土压顶,但其竣工验收备案资料中却出现隐蔽验收和施工为同一天。按技术规范,混凝土挡土墙验收要求养护最少7天,片石挡土墙验收要求养护至少14天,同一天施工和验收通过违背了施工技术要求,是验收材料作假,还是施工不按照规范,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挡土墙近3米高,在隐蔽验收资料中也未发现分层碾压相关资料。

施工图纸要求人行道铺砖使用西班牙道板,结算改为透水性最高等级的混凝土荷兰砖,造价增加了近40万元,但是只看到有关尺寸方面简单的工程联系单和工地会议纪要,没有相关的设计变更、造价变化和产品合格证等过程性资料。

谈话了解初证实

为进一步查清楚项目的真实情况,审计组按照先监理单位、接着代建单位、最后业主单位的顺序,逐一在审计局办公室对现场人员进行了谈话。

监理单位现场负责人李某第一个到场,在讲解了相关政策后,李某主动承认是自己为了工作方便,在未经总公司同意情况下私自在海口市克隆了总公司印章,并交给现场监理员朱工使用,且整个项目监理由其本人和现场监理员朱工完成。

对于代建单位人员和施工单位人员,李某说,“代建单位在现场的有一个人,先是占某,其离职后由王某接替,一直到项目结束。施工管理人员有5个,分别是卜某、朱某、牟某、李某、林工,卜某是现场总负责,项目经理邹某偶尔来现场一下”。

李某的说法和勘查项目现场时施工单位的代表李某的说法是一致的,并且也和后期占某、王某,以及业主单位现场联络人员李某、项目分管领导钟副书记的笔录一致。

按照合同约定,监理单位、施工单位和代建单位应到位人员都未到位,各参建单位人员履约不到位问题初步得到证实。

对于弃土场和监理公司公章不一致问题,A镇党委钟副书记承认,“我们没有设置弃土场,在我开始分管镇南路这个项目时已经开始做水稳层了,没有什么土方石方丢弃;监理公司的公章不一致确实是我们监督不到位,我们一直是和监理公司的李某对接,从来没有换过,也没有想到这个章会出问题”。

对于是否有土方、石方丢弃,业主单位现场协调人员李某说,“这个项目在镇政府边上,我经常去查看进度,看到过有开挖土方和破碎石方,但没有见到过大量的土方、石方堆积,施工、监理、代建也都没有给我提到要丢弃土方、石方。并且当时施工期间有村民和我提到想拉点土方利用,我还询问过施工方,他们说挖出来的土方都不够项目用,还要从外面买呢”。并且,监理人员和代建人员对于土方、石方丢弃事情说不知道。

对于将人行道西班牙道更换为透水性最高等级的混凝土荷兰砖,A镇党委钟副书记说,“更换人行道砖这个事情是有的,因为镇南路就在镇政府后面,为了保持和镇政府中心大道两边的人行道砖颜色一致,经设计单位同意在不改变造价的基础上,我们让施工单位换了,当时明确了不改变造价的……”。

关键人物不露面

审计组对各参建单位的主要人员都一一进行了谈话,但是项目经理邹某迟迟不露面,施工现场总负责人卜某也回了四川老家,审计工作再一次陷入僵局。

杜副局长将审计组工作进展情况和遇到的困难向局主要领导做了汇报,郭局长对审计组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表示肯定,并提出要求,“要进一步和镇主要领导沟通,传导审计压力,督促施工单位的项目经理露面;要改变审计思路,看看能不能从外围入手,获得更加有力的第三方证据”。

结算审核说不清

根据郭局长的指示,审计组讨论之后决定从造价结算审核公司入手,看看能不能获得进一步线索。

经过多次沟通,小姚和第三方造价结算审核公司的陈工取得了联系,并约他到审计局办公室进一步了解情况。

 陈工说,“我们都是按照实际给他们审核的,这个项目我们把的很严,在审核过程中我们还和施工单位的人员多次骂架,他们还威胁我们呢,这个项目结算审核是没有问题的”。

小姚推了推眼镜说,“那这个人行道铺砖是怎么回事,价格涨了这么多,我们都没有看到资料”。

 陈工说,“这个我们是按照业主要求给的呀,业主有变更的,价格是按照省定额站下发的信息价给的”。

“这个变更我们看到了,你看是不是这份材料,这上面只说了改变颜色和尺寸大小,没有说要改变透水性啊”,小姚拿出一份联系单,进一步追问。

陈工拿着联系单看了看,辩解到,“这个上面确实没有,这个问题当时我们审核的时候也提出来了,施工单位当时给我们看了产品合格证,他们没有提供给你们吗?我们得实事求是不是……”。

“那这个外弃的土石方呢,这么大的量,一万多立方,你们是怎么给的,有去看到吗,这个项目竣工验收的时间隔的也不长”,看着谈话将再一次陷入僵局,小姚换个问题来问。

陈工说,“我们去看了,当时也是没有找到。这些量我们都是按照图纸给,业主、施工、监理和代建都说有,我们不能不给,我们还核减了一部分呢”。

杜副局长说,“你回去把你们套的那个人行道砖的信息价复印一份给我们送过来吧,要那几页就行,不要复印全本了,盖一下你们公司的章”。看再问不出来什么结果了,杜副局长就结束了这次谈话。

现场开挖见真章

在和结算审核公司的陈工谈话后第二天,公司人员就送来了人行道砖的信息。

又等了两天,业主单位迟迟没有送人行道砖的合格证给审计组。“他们会不会现场用的普通砖,结算套的价格最高的砖?”,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小姚的脑海里闪现。

“这个信息价是由某环保建材有限公司提供的呀”,小姚拿着人行道砖信息价给杜副局长,并把自己的猜测和杜副局长做了汇报,“这个公司是不是我们叉河循环经济工业园区那个?要不我们去这个厂家延伸调查一下?”

“行,你和园区的工作人员联系一下,我们顺道去现场再看一下那个砖,然后回来的时候拐到这个公司延伸调查。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关注的,不要再跑第三回了,去现场看的时候提前和镇里也说下,让他们也在现场鉴证。另外沟通过程中要注意做好保密工作”,杜副局长当机立断。

小姚说,“好的,那个管沟回填砂可能也需要看一下,以前在其他项目上有发现没有回填砂也计算价款的,不过这个需要现场开挖,到时候看现场情况再定,其他的我再看看还有没有需要关注的”。

第二天,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约好时间,审计组再次来到项目现场。

现场走了一圈,人行道铺砖就是常用的普通面包砖,捡起几块破碎的砖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与众不同。

刚好,有一段路没有铺贴人行道砖,借助路边工地的挖掘机现场开挖,果然发现给水工程管沟回填砂没有做,与竣工验收上写的已按图纸要求施工完成不符,在结算审核中也按照已回填砂组价。现场测量、拍照,留存好证据后赶去工业园区。

生产厂家讲真相

审计组到达工业园区后,在园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达某环保建材有限公司。

小姚和公司负责人说明了来意,并出示了相关证件。公司安排负责销售的华总和审计组对接。

“我们想了解一下最近这两年公司人行道砖的生产和销售情况,麻烦华总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小姚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说。

华总说,“我们主要生产环保砖,人行道砖、盲道砖这些都是我们的主要品种,这两年销售还是可以的,全省这个行业的就几家而已,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和价格都是过硬的,在市场上的占有量也是很大的”。

小姚接过话,“那我们公司现在的销售模式是怎么样的,是先生产好产品让客户来买,还是客户先下订单,然后再生产?”。

“现在都是客户先下订单,说要什么型号什么规格的砖,大家谈好交货时间,签个合同,然后我们再生产”,华总说。

杜副局长问,“那价格呢,是按吨算还是按平方算,到工地价还是出厂价?”。

华总说,“我们的砖是按平方算价格的,现在都是到工地价,包括运输费、装卸车费。有的工地近,有的工地远,同样的砖在不同工地的价格都不一样”。

小姚说,“距离远近对这个价格影响大吗,比如工地在县城的,和在A镇或者C镇的,同样一平方米能差多少钱?”。

华总笑了笑,“差不了多少,一平方差几毛钱,我们是自己的车”。

“那能给我们看一下你们的订单或者合同吗,就A镇吧,这两年有A镇的项目在我们这里下人行道砖的订单吗?”小姚顺势利导。

华总想了想说,“好像有条路叫镇南路吧,是最近做的,我找找这个合同,你们稍等一下”。

杜副局长笑着说,“那麻烦您了,慢慢找,不急”,说完就在办公区里慢慢走着,顺便看着公司的样品。

很快,华总就拿着一份合同出来了,小姚接过合同一看,差点笑出声,项目名称对上了,施工单位对上了,定的人行道砖和猜想的一样是普通的人行道砖,合同上人行道砖的价格不足结算价格中的一半。

趁着华总去拿水的功夫,小姚低声和杜副局长说,“得了。”,并把合同递给杜副局长看。

为了确定这个合同上的砖是普通的人行道砖,小姚继续向华总请教,“我们看定额站给的信息价,上面是分A级、B级和普通三种不同价格,这个有什么差别,肉眼能区分出来吗,这个合同上是普通的人行道砖吧”。

华总走到样品展示区,边拿起样品边说,“A级、B级和普通是指砖的透水性,像我手里这个就是A级的,你们看没有上色的这一面,这里面是大颗粒状的,这就是A级的;B级的颗粒比这个小一些,普通级别的就是我们常见的那种较密实的砖,A这个项目就是普通的人行道砖……”。

听到这里,杜副局长和小姚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个合同上的量和最终的数量还是有差异的吧,我以前在工地上的时候进场的料有一个每次交货的单,一式几联那种,你们应该也有吧,拿几份我们看看”,为了让取证更加充分,小姚想看得更细一些。

华总说,“有的,不过这个单回来都交给财务了,我这边没有,财务今天刚好家里有事请假了,要不我叫她马上赶回来?”。

小姚遗憾的说,“这么不凑巧呀,那就算了,人家家里有事叫人家也不好。那你们应该也有做个统计表吧,每个合同的,看看那个也行,就找这个项目的,省的再挑了”,说着,小姚摇了摇手里的合同。

“行,您稍等下,我在电脑里找下”,华总说到。

为了拿到原始收据,小姚凑过去看着华总操作,和他拉起家常。

“听口音华总不是本地人呀……”。

……

最终,审计组带着镇南路人行道砖采购合同的复印件和工地实际交货量清单满载而归。

移送处理收好尾

因为审计手段有限,部分问题无法进一步查实,经局党组同意,审计组将发现的监理人员私刻公章、公职人员工作失职导致施工单位“以次充好”骗取财政资金等问题移送公安部门和纪委监委进一步处理。(作者:姚苏芹 单位:昌江黎族自治县审计局)

 

更多“审计”相关内容

更多“审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