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课程
  • 找服务/产品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新知号/店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1 5 9 0 6 1 2

读书万卷要读律:法律是公共产品,要为百姓所掌握

法律读库 | 法律圈的阅读管家 2020/01/26 08:05

作者:胡胜华,原题:读书万卷要读律

汉朝张释之有句名言,说“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意思是说,法律是公共产品,并不为皇帝所专享,皇帝与老百姓,是一体适用的。

正因为法律是公共产品,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尽管先贤大儒们总是宣扬“无讼”、推崇“息讼”,但在民间,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身权益、争取自身最大利益的,却此起彼伏。流风所及,就诞生了一些“刁民”“讼师”,甚至演变成一县一城一地的风气。

如,史载浙江“婺州东阳,习俗顽嚣,好斗兴讼,固其常也。”邵武百姓“健讼而耻不胜”。江西“编户之内,学讼成风;乡校之中,校律为业。”“百姓好讼,教儿童之书有如四言杂字之类,皆词诉语。”

有的地方“专有家学,教习词诉,积久成风。”有的地方“民习律令,家家自为簿书。”在这种风气之下,就连一些妇女儿童,也纷纷加入诉讼的队伍,有女“凶悍喜斗讼,虽遭刑责而不畏”,有“五尺之童”,“刚悍嚣讼”,“庭白是非,无端恐。”……例证繁多,真是举不胜举。

不过,古代的老百姓,打官司写诉状,可以谈法律,可是不准援引法条,而且字数限制甚严。因此,只好将全力用于字句之中,行文高度简练,用语务求深刻。所谓的刀笔名篇,也多以文辞见长,许多表面上看起来头头是道、入情入理,实则字字歪曲、句句颠倒,搞得官府焦头烂额,难以弄清事实真相。头痛之下,只好把“刁民”“诉师”拿过来出气,一抓住把柄,就予以死捶,以昭炯戒。而“诉师”也就被目为“诉棍”,逐渐成为恶名,长期得不到翻身,至今余波犹存。

到了现代,情况就不同了。法治社会中,举凡一切人我关系、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如产生纠纷,均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一切法律的问题,均须以法律的途径和方式解决。故打起官司来,首在论法,次则举证,大家也一体适用。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因学法而用法,以弄法抗玩法,自然也就值得效法了!

新知图谱, 读书万卷要读律:法律是公共产品,要为百姓所掌握

然而,自民国迄今,我国人民均不大学法。古代那种“民习律令”的风气,已渺不可寻,虽间有一些“刁民”闹事,但其论事用法,常常逸出常识之外,故不成气候。

法律作为公共产品,几乎完全沦为一些法律工作者的专享。

本来最为贴近老百姓生活的法律,反倒变得越来越高深,变得越来越陌生。大家觉得法律不是个好玩意儿,躲得远远的为好,就连许多知识分子,也高高挂起,敬而远之。

结果, 老百姓一涉法事,就仓皇应对,到处求助;遇到刑案,更是惊骇莫名,手足无措,再加上一些不义的律师、不法的办案人员从中捣鬼,最后变成了冤大头,乃至一冤到底!

苏东坡诗说,“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意思是说,读书再多,但如果不读法律,就无法辅佐皇帝成为像尧、舜那样的圣君。苏东坡的这一观点,在古今知识分子中,可谓卓识。其特出之处,在于知识分子不能光读经史子集,还应该去研究法律这门实际学问,虽然他所理解的实际,是想要得君行道,做一个高级参谋。但他毕竟意识到,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工具,涉及到现实生活中每个人,不可不学而用之。

我始终相信, 只有老百姓自己主动学法用法,才能最大程度扭转被欺被骗被害的被动局面,才能最大限度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进而促使全社会守法。

新知图谱, 读书万卷要读律:法律是公共产品,要为百姓所掌握

而知识分子更是责无旁贷,更应该多研究些法律,少谈论些玄虚,否则读万卷书,落不了实,又有何意义?更不必等到事到临头,看那么多书,却全无招架之力,连一纸诉状都不会写,呈现出一副呆子相。

过去胡适“学问成家数”,著作千言万语,目的是教人养成科学的态度、学会评判的方法,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撇开成见,搁起感情,只认得事实,只跟着证据走”“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新知图谱, 读书万卷要读律:法律是公共产品,要为百姓所掌握

但他所用的材料,却多是老掉牙的故纸堆,像水经注之类,与大家的生活不相干,也不能发生影响,除了专门学古代史的,基本不会去看,也看不懂。

我总觉得,以他那样崇高的地位、渊博的知识、清明透彻的大脑,一生之中,竟然只写了那么几篇关于宪法和民权的讨论文章,未免太不相称。

他明明知道中国的考据学源于古代文人审判狱讼的经验,明明知道史学家用证据考定事实的有无、真伪、是非,与侦查、断狱、审案的性质和方法相同,但却没有想过来个还原运用,而陷入故纸堆中不能自拔,津津乐道于如何发现古文的谎话、如何判定古人的年龄、如何鉴别古书的真伪。

设想他如多研究和使用一些法律的材料,多写一些论法的文章,将精密的考证方法运用于现实案例中,直接教人如何用法论法,而又不虞有法律专家刻板的思维、枝蔓的文辞,岂不更好?—— 胡适错用其才,歧路亡“法”,未免让人不得其“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