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8 3 2 3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

连线Insight | 产业升级创新者的聚集地。 2022/01/28 16:25

文/韩滢  

编辑/李信


“今晚八点,蹲一个儿儿和战战的红包封面”。这是一个240人红包封面分享群里蹦出的消息。 

这是代理南风经营的第六个红包封面分享群,此前的五个群都已经达到了500人的上限。 

这只是万千红包封面大军的一个缩影。随着除夕夜的脚步越来越近,网友们对于红包封面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

关于红包封面的造富神话也越来越多地传出来,月入十万、年入百万的故事从去年开始便轮番上演。搜索各大平台,“红包封面”“序列号”“免费获取”等字眼应接不暇。 

在豆瓣“微信红包讨论小组”,有超过2000人聚集在一起,为了获取精美的、有意义的红包封面。 

有趣的现象是,揭开红包封面背后的面纱,一个以红包封面为终端的生意链条徐徐展开。这中间涉及总代理、下级代理等多个环节,这也让红包封面生意演变成了颇具微商意味的游戏。 

在消费者层面,注重私域流量的博主、淘客们成了红包封面生意的热衷追随者。 

值得关注的是,红包封面说到底还是个赚快钱的生意。大多数人都是兼职,靠自己的微信圈子赚笔钱,而暴富神话,与普通人也无关,它属于金字塔尖的一小部分人。

1、红包封面生意,玩的是微商游戏? 

如果说以前发红包,金额大小是关注的焦点,那现在红包封面的精美、稀奇程度则成为更吸引人的存在。 

如今一个小小的红包封面,也有了类似微商的代理结构。正是这一层层中间商,把红包封面从一块钱,炒到了几十块,甚至几百块。 

实际上,成为红包封面代理商很简单,门槛也很低。既不需要几千上万的代理费,也不需要复杂的资质。 

“花39.9元就可以成为代理,开一个网站,里面的红包封面就归你自己了,可以自己随意调价,”南风告诉连线Insight。南风是一名大学生,兼职做红包封面的生意有两年时间了,春节期间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从南风提供的网站可以看到,每个封面的价格并不高,在8-9元左右。但要知道,微信官方提供的封面制作成本只有一块钱,这也意味着,卖出去一个就能赚7-8元。 

一旦成为代理后,不仅可以拥有总代理提供的红包封面资源,还可以享受代理价。这一点和传统的微商体系相似。代理发展下线,下线再发展代理,通过裂变的方式让代理的队伍越来越大。同时,所有代理均可以享受代理价和资源。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部分售卖的红包封面,受访者供图 

值得一提的是,南风所在的红包封面代理体系中,只有总代理和普通代理之分,中间没有多层级代理提价,后者直接向前者拿货,和传统微商的层级代理制有所区别。 

据南风介绍,他经营的六个微信群都是免费的,分享的是各大品牌、企业自己定制的封面。简单而言,就是搜集各个品牌、企业的红包封面预热消息,发到群里,最终能不能抢到就要看用户的手速和运气了。 

“每到春节期间,我就要浏览上千个公众号、微博,寻找企业发布红包封面的消息,这极其耗费精力和时间。”南风向连线Insight直言。 

但这是南风赚钱的“必经之路”,这是为了引流,吸引更多人加入社群。 

企业的红包封面数量是有限的,一旦群内的免费红包封面被抢完,依旧想获取红包封面的用户只能找南风有偿购买。如此一来,南风达到了卖红包封面的目的。 

关于究竟能赚多少钱,南风并没有正面向连线Insight表述。“春节前后十天是红包封面卖得最好的时候,平常也没啥人买。”南风说道。 

另一个代理白浅是一名国企员工,1月26日是他第一天当红包封面代理。“第一天我就赚了200块钱,收入还是不错的”,白浅告诉连线Insight。 

和南风交代理费体系不一样,白浅所在的代理体系是赚取佣金的方式。“我这没有代理费,只要在微店上卖就行,但每单要收取3%-5%的佣金费,相当于抽成”,白浅进一步向连线Insight解释。 

实际上,在微商的游戏中,底层代理赚不到什么钱,抱团取暖的例子屡见不鲜。这个现实也发生在红包封面代理身上。对于小代理来讲,这门生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赚钱。

南风向连线Insight表示,每个体系中都有个总代理,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资源。“我们这种小代理,就是兼职做,指着卖红包封面月入十万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些红包封面资源都是总代自己掏钱砸出来的,人家肯定也不差钱”,刚做一天代理的白浅就看透了本质。 

到了红包封面售价上,拼的就是总代理的渠道和谈判能力,如果总代拿货价低,下级代理们自然就有了较大的加价空间,也可以按照客户需求实时调整价格。 

“我对比了同类代理,相同的封面他们比我的要贵30%-60%。”白浅告诉连线Insight。 

同一个红包封面,不同的价格。总代理只要能谈到足够低的拿货价,就能发展更多下线代理商,这与传统微商的套路大同小异,也遵循着一个规则,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能赚大钱,分支散叶的代理们赚点零花钱。

2、红包封面卖给谁? 

原本可以自由制作的红包封面,如今演变成了全民“买”红包封面的现象。 

去年春节,微信官方宣布,将定点限量放出超5000万个红包封面,包含顶流明星和热门游戏等主题,这很快点燃了用户热情。据腾讯营销观察TMI《新年味 新过法》报告显示,去年春节期间,人均发出了7.8个电子红包,收藏了2.6个红包封面,80%来自品牌方。

今年,红包封面的热度只增不减。从企业争相定制红包封面的现象中便可略窥一二。先有B站推出跨年时空主题红包封面,后有小米定制创始人雷军红包封面。除此之外,快消品牌、奢侈品品牌、新消费品牌等都相继定制属于自己的红包封面。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B站红包封面,图源微信红包封面公众号 

一名OTA平台的业务负责人向连线Insight透露,红包封面刚面世时他们就做过。“企业肯定不是以赚钱为目的,更多是为了品牌推广。” 

对于用户来说,想要获取上述红包封面,要么需要关注公众号注册会员,要么需要关注视频号。举例来讲,用户想要领取雷军专属红包封面,需要在其公众号后台留言指定口令,才会得到封面领取链接。 

显然,企业、品牌最终是为了自己的私域流量,红包封面恰恰成为了用户和企业之间的纽带。这既是一种和用户之间的情感沟通,也是企业的一种营销手段。 

需要明白的是,这类免费红包封面数量终究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企业只能定制和品牌相关的红包封面,但用户的需求却是五花八门。有的人想要卡通人物,有的人喜欢迪士尼的动态烟花,有的人则寻找有自己爱豆的红包封面。 

正因如此,付费的红包封面就有了卖方市场。 

南风告诉连线Insight,他朋友圈有很多“追星族”,不惜花几十块钱,只为买到一张自己爱豆的红包封面。红包封面代理商们的目标,正是朋友圈内的这种“死忠粉”,毕竟相比追星的其他支出,几十块的红包封面只是小额支出。

而这些代理们也依靠朋友圈,卖了很多红包封面给微信好友,做起了“微商”。 

除了朋友圈买家外,红包封面代理们还有一类客户,即那些希望通过红包封面引流的人。 

马源是专门做红包封面批发生意的。所谓批发,即500个红包封面起卖,每个红包封面价格低至几毛钱。“我和兼职的代理不一样,我是专职做红包封面生意的,资源会多一些。”马源告诉连线Insight。 

事实上,正是马源这类红包封面批发商满足了一些“大买主”的需求,正在做副业培训的王欢便是批发商眼中的“大买主”。王欢的主要工作是给有副业需求的人培训,为他们寻找副业赚钱的项目,最终赚取培训费。 

“这算是我的创业项目,刚刚起步,所以我需要引流。”王欢告诉连线Insight。正值春节,红包封面是最合适的引流手段。王欢几经辗转找到了红包封面批发商。 

“最开始我找到的都是小代理,但他们的红包封面太贵了,最便宜的也要八块钱,即便是我想多买,也不能便宜。”王欢表示。 

在小代理的推荐下,王欢找到了红包封面批发商。“他们很便宜,三毛钱一个,500起卖,我果断买了十万个。”王欢告诉连线Insight,整体算下来王欢花了三万块钱,这在他的预算之内。 

靠着十万个红包封面,王欢换来了将近3000个有做副业想法的人。这意味着,每个人的拉新成本为十块钱。王欢向连线Insight表示,以前他最好的情况是半个月能加5000个好友,虽然现在流量贵了点,但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获得了3000人,这算得上是笔划算的买卖。 

实际上,对流量需求大的玩家们来说,红包封面带来的流量是“大买主”们必须花钱砸的。按着行业规律来讲,他们只有做好引流才能把盘子铺大、铺广。微信红包封面这种万亿曝光流量自然是他们不会放弃的好机会。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

这波对微信红包封面的争夺,本质是为了线上拉新和维护私域流量。 

摄影博主梦然向连线Insight直言,在她三天免费送微信红包封面的活动中,微信增加了3000个好友。眼下,梦然已经采取了引流、建群的方式留住用户。春节过后,梦然就会把红包封面群改名为和自己定位相关的粉丝群。 

“只要加到我自己微信里,即便是短暂的停留,也会记住我的名字,就有了转化为我粉丝的可能。”梦然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红包封面的定制门槛虽然降低了,但仍有一定的要求。根据微信官方最新的定制要求,必须完成企业认证,或拥有粉丝量超过100及以上的视频号,一个定制红包封面的价格依然是1元1个,100个起批。 

与此同时,保证红包封面的质量和精美程度,也是玩家们需要考虑的。少则几十块,多则几百块的设计成本,也不是小数目。目前来看,低成本的大学生设计师成为玩家们的首选,但想要从良莠不齐的红包封面市场中设计出独特、有记忆点的封面,并不容易。 

“批发商手里三毛钱的红包封面一般都不是特别好看,我是纯引流,不在意这些。”王欢向连线Insight直言。 

这也意味着,制作时间、封面质量、封面价格都呈现出越来越低的趋势。 

但只要红包封面的市场需求还在,这门生意就能持续做下去。眼下,红包封面的生意已经涉及多个上下游的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环环相扣,也造就了不同的“掘金者”。

3、信息差的生意能做多久? 

“以前抢红包要拼手速,现在抢红包封面也要拼手速了。”韩诚在红包封面群等候多时,只为了抢“顶流”玲娜贝儿的红包封面,可终究还是错过了。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叫“剪刀差”的概念。具体而言,农产品的售价通常低于其真实价值,工业品的售价则高于其真实价值。农民在用土豆换面膜的过程中,就被赚取了价格“剪刀差”。 

而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概念被延伸为信息差。说到底,红包封面生意也是个利用信息差赚钱的生意。 

原本价值一块钱的红包封面,通过信息差却可以让一些人月入十万,年入百万。 

以往,制作微信红包封面有各种限制条件,但去年微信直接将红包封面定制价格降到了1元/个,最少购买个数为 1 个,这让更多的品牌和个人得以进场掘金。 

众所周知,物以稀为贵。当红包封面这门生意不再稀奇时,这也意味着能够掘金的人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难做,暴富神话也就更少了。 

红包封面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时,卖主们想要寻找更多的用户,只能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来获取。就如白浅所言,他认为自己是全网最低价,但殊不知,免费且高质量的红包封面比比皆是。 

梦然告诉连线Insight,今年微信官方为了鼓励优质创作者,给他们免费赠送了红包封面的制作权。包括梦然在内的很多博主,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免费制作红包封面送给粉丝。 

“构思一天,线稿一天,上色一天,总共三天我就完成了60万张红包封面的制作全过程”,梦然向连线Insight表示。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梦然设计的红包封面,受访者供图 

如此来看,微信官方给到优质创作者们红包封面制作的福利,相当于挤压了红包封面代理们的生意。而优质创作者派发的红包封面数量足够多的话,代理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还需要明白的是,红包封面市场逐渐趋于饱和,对普通人来说,过多的红包封面并没有“用武之地”。 

“抢这么多红包封面,有那么多钱发红包吗?”王涵向连线Insight吐槽道。实际上,红包封面的风越来越大时,外界也在关心这门所谓信息差的生意能做多久。 

对于王涵这种普通用户来说,红包封面只是用来自用的,过年发发红包,图个新鲜。

新知达人, 红包封面生意的本质,其实是微商?

更重要的是,关于微信红包封面的合规问题被讨论已久。

2020年,微信官方发布公告明令禁止有偿售卖红包封面的违规行为。具体而言,微信官方表示,定制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向用户售卖微信红包封面。针对销售行为,微信将做下架处理,对应红包封面无法继续使用或发放。 

还需要明白的是,随着淘宝、闲鱼、等各大平台的红包封面越来越多,代理商也越来越多,同质化的问题自然就越来越严重,不同商家间频频出现同款不同价的现象,最终必然就会演变成价格战。 

本质上,红包封面还是个赚快钱的生意。正如代理南风向连线Insight所言,红包封面的火爆期也就春节前后十几天。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出现各种形式的红包封面售卖形式,这个风口能吹多久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目前来看,红包封面的生意仍处在卖方市场。再加上疫情之下的就地过年倡议,线上红包仍将在春节期间发挥着巨大的社交作用,春节期间可能是红包封面代理们最后的黄金时期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南风、白浅、梦然、马源、王欢、王涵、韩诚均为化名。)

更多“红包封面”相关内容

更多“红包封面”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