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7 8 5 8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赫桥财经 | 赫桥财经 | 直播深度财经 2022/01/28 12:40

重读《枪炮、病菌与钢铁》

投资要有宏大的格局,而格局必须要由壮丽的历史观来构建,这样才有可能展现深邃的视野,从而构建格栅思维。 《枪炮、病菌与钢铁》就是这样的一本史诗级的鸿篇巨制,它可以帮助我们构建宏大的格局。这部巨著我在十多年前曾读过,但那时却没有这样的认知。实际上,这本书当年查理·芒格先生曾推荐过。最近,中信出版集团又重版了这部辉煌的巨著,中文译者王道还、廖月娟。作者贾雷德·戴蒙德。这是戴蒙德历史三部曲中的一部。其他两部则是《第三种黑猩猩》和《崩溃》。

为什么在不同的大陆上,人类会以迥然不同的速度发展?这是戴蒙德首要思考的问题。从公元前1500年开始,当欧洲在全世界的殖民扩张刚刚兴起时,不同大陆上的民族已经在技术和政治组织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欧亚以及北美洲的许多地区成了使用金属装备起来的国家或帝国的基地,其中有些已经呈现出工业化的端倪。而印第安民族仍然统治着一些使用石器的帝国。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地区被划分为一些使用铁器的小国或由酋长管辖的部落。其他大多数民族包括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太平洋岛屿、美洲的许多地区则都是一些农业部落,甚至仍然是一些使用石器的靠狩猎采集为生的族群。

这种技术和政治上的差异是现代世界不平等的直接原因,使用钢铁武器的帝国能够征服或消灭使用石制或木制武器的部落。不同民族之间相互作用的历史,就是通过征服、流行病和灭绝种族的大屠杀来形成现代世界的。来自欧亚的民族,尤其是仍然生活在欧洲和东亚的民族,以及移居到北美洲的民族,控制了世界的财富和权力。其他民族,包括大多数非洲人,已经摆脱了欧洲人的殖民统治,但在财富和权力方面仍然远远落在后面。还有一些民族,如澳大利亚、美洲以及非洲最南端的土著居民,已不再是自己土地的主人,而是遭到欧洲殖民主义者大批杀害、征服,甚至被斩尽杀绝。

所有的这些问题,都暗含着不同的历史轨迹。 “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戴蒙德研究显示,现代最大的人口变迁是欧洲人对新大陆的移民,以及随之发生的对美洲土著的征服,土著人数的减少或完全消失。

1532年11月16日,西班牙征服者弗兰西斯科·皮萨罗与印加帝国皇帝阿塔瓦尔帕在秘鲁高原城市卡哈马卡第一次相遇。阿塔瓦尔帕是新大陆最大、最先进国家的专制君主,而皮萨罗则代表欧洲最强大国家的君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那时,皮萨罗仅仅率领一群由168名西班牙士兵组成的乌合之众。他们对当地的居民毫无了解,与距离最近的西班牙人完全失去了联系。而阿塔瓦尔帕身处拥有数百万臣民的帝国的中心,而且由不久前在与其他印第安人作战中取得胜利的8万之众的军队团团护卫着。尽管如此,这两个人见面不到几分钟,皮萨罗就俘虏了阿塔瓦尔帕。在关押了8个月后,皮萨罗勒索了巨额黄金,并将阿塔瓦尔帕处死了。

阿塔瓦尔帕的被俘对欧洲人征服印加帝国是决定性的。西班牙人的精良武器无论如何也会确保西班牙人的最后胜利。在戴梦德看来,阿塔瓦尔帕被俘事件标志着近代史上这次最大冲突的决定性的转折关头,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世界史的宽阔的窗口,展现了这个非同一般的冲突中的因果关系链。由此,戴蒙德发出四问。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第一问,为什么会是皮萨罗俘虏阿塔瓦尔帕,而不是阿塔瓦尔帕俘虏了皮萨罗?

皮萨罗的军事优势在于西班牙人的钢刀和其他武器、钢制盔甲、枪炮和马匹。阿塔瓦尔帕的部队没有可以骑着冲锋陷阵的牲口,他们在对付西班牙人的武器时,只能用石头、青铜棍或木棍、狼牙棒、短柄斧头,再加上弹弓和护身软垫。这些装备上的悬殊在欧洲人与印第安人以及其他民族的无数次冲突中是决定性的。许多世纪来唯一能够抵抗欧洲人征服的美洲土著,是那些得到并掌握马匹和枪炮从而缩小兵力差距的部落。

毫无疑问,马匹、钢铁武器和枪炮这些新奇的玩意儿,使印加人不知所措。在初期征服的六七年里,印加人发动了反对西班牙人的两次拼死的、大规模的、准备充分的叛乱,但所有这些努力都由于西班牙人的远为精良的武器装备而失败了。在西班牙人对印加人的征服中,枪炮只是起了一种次要的作用。当时的枪既难装填,又难发射,但它的确产生了巨大的心理作用。西班牙人的巨大优势在于其战马。一批战马在冲锋时的冲击力量、它的机动性、它可能有的进攻速度以及它所提供的居高临下并且得到保护的战斗位置,使得空旷地带的步兵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第二问,阿塔瓦尔帕是怎么会到卡哈马卡来的?

阿塔瓦尔帕和他的军队来到卡哈马卡,是因为他们刚刚在一场使印加人四分五裂、大伤元气的内战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皮萨罗很快察觉到这种分裂的形势,并加以应用。这次内战的起因竟是一场天花流行。天花由西班牙移民带到巴拿马和哥伦比亚后,经由陆路传播到南美的印第安中去,在1526年左右杀死了印加皇帝瓦伊纳·卡帕克和他的大多数朝臣,随后又迅疾杀死了他的指定继承人尼南·库尤奇。这些死亡事故导致了阿塔瓦尔帕和与他的同父异母兄弟瓦斯卡尔之间的皇位之争。如果不是因为天花流行,西班牙面对的可能就是一个团结一致的帝国。

因此,阿塔瓦尔帕在卡哈马卡的出现突出了世界史上一个关键因素:相当具有免疫力的入侵民族把疾病传染给没有免疫力的民族。天花、麻疹、流行性感冒、斑疹伤寒、腺鼠疫以及其他一些在欧洲流行的传染病,毁灭了其他大陆的许多民族,从而在欧洲人中的征服中起到了一种决定性的作用。

在整个美洲,随欧洲人传进来的疾病从一个部落传播到另一个部落,远远走在欧洲人之前,据估计把哥伦布来到前的美洲土著人杀死了90%。北美人口最多并高度组织起来的土著人社会是密西西比河流域的酋长管辖的部落,它们在1492年至17世纪初这段时间里也以同样的方式消失了,时间甚至比欧洲人在密西西比河地区建立第一个殖民地时还要早。1713年的一次天花流行是欧洲移民毁灭南非土著桑族人的最严重的一步。在英国人于1788年移民悉尼后不久,一场大批毁灭澳大利亚土著的流行病也开始了。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第三问,皮萨罗是怎么到卡哈马卡来的,为什么不是阿塔瓦尔帕去征服西班牙?

皮萨罗来到卡哈马卡,靠的是航海技术,是这种技术建造的船只,使他们能从西班牙横渡大西洋来到巴拿马,然后又沿着太平洋从巴拿马来到秘鲁。阿塔瓦尔帕没有这种技术,所以不能从海上扩展到南美以外的地方。除了船只本身,皮萨罗的出现还依赖于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有了这种组织,西班牙才能为这些船只提供资金、建造技术、人员和装备。

印加帝国也是一个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但这个组织实际上起了对帝国不利的作用。因为皮萨罗俘虏了阿塔瓦尔帕也就是夺取了印加帝国整个的指挥系统。印加帝国的行政系统和神圣的专制君主完全是同一回事,所以阿塔瓦尔帕一死,帝国也就分崩离析了。航海技术配合行政组织,不断对许多民族的扩张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对欧洲人的扩张同样是至关重要的。

使西班牙人来到秘鲁的一个相关因素是文字。西班牙人有文字,而印加帝国则没有。用文字来传播信息要比用口头传播来的广泛、准确和详细。从哥伦布航行和科尔特斯征服墨西哥传回西班牙的信息,使西班牙人大量涌入了新大陆。信件和小册子激发了人们的兴趣,也提供了必要而详尽的航海指导。皮萨罗的同事克里斯托瓦尔·德梅纳上尉为皮萨罗的业绩撰写了第一份公开发表的报告,这份报告于1534年4月,也就是阿塔瓦尔帕被处死后仅仅9个月,在塞维利亚出版发行。这份报告成了畅销书,迅速被译成欧洲其他语言,从而把又一批西班牙移民送去加强皮萨罗对秘鲁的控制。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第四问,为什么阿塔瓦尔帕会走进这个圈套?

阿塔瓦尔帕竟然会在卡哈马卡走进皮萨罗设下的明显圈套,这让我们感到十分惊奇。能够俘虏了阿塔瓦尔帕的西班牙人对他们的成功也同样感到十分惊奇。此时,人类的文化程度的影响在终极解释中就占有了突出的地位。对此直接的解释是:阿塔瓦尔帕对西班牙人、他们的兵力和意图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情报。他那一点少得可怜的情报是通过口头得到的,主要是从一个使者那里得到的。这个使者在皮萨罗的军队从海岸向内陆的行军途中,曾在军中访问过两天。这个使者看到西班牙人军容不整,于是就对阿塔瓦尔帕说,他们不是战斗人员,只要给他们200个印第安人,就能把他们全部缚来帐下。然而,阿塔瓦尔帕绝没有想到那些西班牙人竟是如此难以对付,而且会毫无缘由地向他进攻。

虽然西班牙人对巴拿马的征服在1510年就已经开始,但在皮萨罗于1527年首次登上秘鲁海岸之前,似乎没有任何关于西班牙人出现的消息到达过印加帝国。对于西班牙征服了中美洲大多数强大而人口众多的印第安人社会,阿塔瓦尔帕却始终一无所知。

阿塔瓦尔帕被俘后的行为和导致他被俘的行为同样令人十分惊奇。他交纳了他那笔著名的赎金,因为他天真地相信,只要付了巨额赎金,西班牙人就会释放他并且让他远走高飞。很显然,他不可能了解皮萨罗及其部下只是一支决心实现永久征服的军队的开路先锋,而不是单单为了一次孤立的袭击。

犯下这种致命的判断错误的,并非只有阿塔瓦尔帕一人。在阿塔瓦尔帕被俘后,弗兰西斯科·皮萨罗的兄弟埃尔南多·皮萨罗也哄骗得阿塔瓦尔帕的第一流将军、指挥着一支庞大军队的查尔库奇马自投罗网,落入西班牙人的手中。查尔库奇马的判断错误,标志是印加人抵抗失败的转折点,是几乎同阿塔瓦尔帕本人被俘一样的重大事件。当阿兹特克皇帝蒙特朱马把科尔特斯当做是神灵降世,并允许他和他的小小军队进入阿兹特克首都特诺奇蒂特兰时,他的判断错误甚至更加显而易见。结果是科尔特斯俘虏了蒙特朱马,然后又进一步征服了特诺奇蒂特兰和整个阿兹特克帝国。

阿塔瓦尔帕、查尔库奇马、蒙特朱马以及其他无数的被欧洲人欺骗的美洲土著领袖之所以判断错误,是由于当时新大陆没有任何居民去过旧大陆,因此他们当然不可能对西班牙人有任何具体的认识。如果阿塔瓦尔帕的社会对人类的行为有更多的经验,他本来是会产生更大的怀疑的。

当皮萨罗到达卡哈马卡时,他同样对印加人也是一无所知。虽然皮萨罗本人碰巧也是一个文盲,但他属于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传统。西班牙人从书本上知道了同时代的许多与欧洲差别很大的文明国度,也知道了几千年的欧洲历史。皮萨罗伏击阿塔瓦尔帕显然是以科尔特斯的成功谋略为样板的。

文化修养使西班牙人继承了关于人类行为和历史的大量知识。 相比之下,阿塔瓦尔帕不但对西班牙人本身毫不了解,对来自海外的其他任何入侵者也毫无个人经验,而且甚至他本人也没有听说过在别的什么地方和历史上以前什么时候对别的什么人的类似威胁。这种在经验方面的巨大差距,促使皮萨罗去设下圈套而阿塔瓦尔帕则走进了圈套,最终导致了整个帝国的瓦解。

新知达人, 投资需要宏大的格局,深邃的视野

皮萨罗成功的直接原因包括:①以枪炮、钢铁武器和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②欧亚大陆的传染性流行病;③欧洲的航海技术;④欧洲国家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和文字。这些因素使得现代欧洲人能够去征服其他大陆的民族。在有人开始制造枪炮和钢铁之前很久,这些因素中的其他因素便已导致了某些欧洲民族的扩张。

由此,就产生了人类社会的不同命运。而其中最令人生畏的则是病菌。 人类历史上致命病菌的重要性可以从欧洲人征服新大陆并使那里人口减少这件事得到很好的例子。印第安人在病床上死于欧亚大陆病菌的,要比战场上死于欧洲人的枪炮和刀剑下的多得多。这些病菌杀死了大多数印第安人和他们的领袖,消磨了幸存者的士气,从而削弱了对欧洲人的抵抗。1520年,天花随着一个受到感染的来自西班牙属地古巴的奴隶到达墨西哥。由此而产生的天花流行杀死了阿兹特克的近一半人口,包括奎特拉瓦克皇帝。

对皮萨罗来说幸运的而对印加人来说不幸的是,天花已在1526年由陆路到达,杀死了印加的很大一部分人口,包括瓦伊纳·卡帕克皇帝和他指定的继承人。皇位空缺的结果是瓦伊纳·卡帕克的另两个儿子阿塔瓦尔帕和瓦斯卡尔卷入了一场内战,使皮萨罗在征服这个分裂的帝国中坐收渔翁之利。

毫无疑问,欧洲人在武器、技术和行政组织方面拥有对他们所征服的大多数非欧洲民族的巨大优势。但仅仅这种优势还不能完全说明开始时那么少的欧洲移民是如何取代美洲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地区那么多的土著的。如果没有欧洲送给其他大陆的不祥礼物——从欧亚大陆人已与家畜的长期密切关系中演化出来的病菌,这一切也许是不会发生的。

知识带来力量。 因此文字也给现代社会带来了力量,用文字来传播知识可以做到更准确、更大量、更详尽,在地域上可以做到传播得更远,在时间上可以做到传播得更久。文明的民族,并不总是能打败野蛮的民族,面对匈奴人的罗马军队知道这一点,但欧洲人对美洲西伯利亚和澳大利亚的征服却为近代的典型结果提供的例证。文字同武器、病菌和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并驾齐驱,成为一种现代征服手段。

在帮助欧洲征服美洲的一些直接因素中,可与病菌相提并论的是技术的各方面差距:①金属——开始时是铜,后来是青铜,最后是铁——到1492年己在所有复杂的欧亚大陆社会被用作工具;②欧亚大陆的军事技术比美洲的军事技术要有效能得多;③欧亚大陆社会在利用动力源运转机械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皮萨罗的小小西班牙军队俘虏了印加帝国皇帝阿塔瓦尔帕。阿塔瓦尔帕是最大、最富有、人口最多、管理和技术最先进的印第安国家的独裁统治者,他的被俘成了欧洲人征服美洲的象征。

携书如历三千世,它让我们看到文化、技术、组织、知识、经验等等诸多因素都会导致人类社会的不同命运,从而行走在不同的发展轨迹上。这对于个人投资者也是一样的。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