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8 2 2 9

家族企业传承报告|80%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计划,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财富管理》杂志 | 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2022/01/28 12:42

新知达人, 家族企业传承报告|80%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计划,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孙金云

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现了大量民营企业,到2020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已经达到4000多万家。据BCG在2021年《基业长青:探寻家族企业传承的成功之道》 中的统计,中国百强家族企业创始人平均出生年份在1950年代末;超过1/4的创始人年龄在70岁或以上;当前仍然在企业担任董事长或CEO重要职位的创始人平均年龄已超过60岁,家族企业接班人的遴选和培养已势在必行,这批60-70岁左右的一代创业者必须要思考自己的事业到底传承给谁,企业的所有权传承给谁,企业的控制权又传承给谁。

在国内企业家迎来一代向二代传承的高峰之际,为解决困扰一代企业家的传承问题,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家族办公室特委托复旦大学团队开展家族企业传承案例研究,以助力企业家的家业传承,为传承案例研究提供样本数据。 1月13日,在第6届亚太财富论坛现场,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家族办公室联合复旦青年创业家教育与研究发展中心共同发布《中国家族企业传承研究报告》 

新知达人, 家族企业传承报告|80%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计划,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家族办公室在2021年8月至9月期间,通过调查问卷的方式,对230多家不同行业、不同规模、绩效适中、面临传承问题的国内家族企业展开问卷调查,共收获210个有效样本,也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发现。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孙金云亲自到场为报告做解读,并接受了《财富管理》杂志的专访。他表示,报告主要围绕家族企业传承面临的四个主要议题——管理权博弈、继承合法性、战略变革和财富传承展开,通过对家族企业的调研,探讨了“家族企业如何解决传承”等典型性问题。

家族企业传承挑战重重

研究团队在搜集的1000多篇文献当中挑选出了150篇左右与家族企业传承密切相关的研究,按照时间序列把关键词做了一个排列,最后得到最近10年家族企业传承大家普遍关注的话题:代际传承、控制权、社会情感财富、创新创业、财富管理、外部环境变化。研究团队梳理以后确定了16个关键测量指标,希望通过这16个测量指标了解国内家族企业的情况。

孙教授和团队在家族企业的传承研究当中发现,虽然之前有学者做了诸多研究, 但实际上家族企业的传承无非围绕着这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要不要传,第二个传给谁,第三个传什么,第四个怎么传,第五个传的结果又如何?

新知达人, 家族企业传承报告|80%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计划,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报告发现,到目前为止国内大约有80%的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家族传承的继任计划,然而,在实际传承过程中,又出现了很多值得关注的焦点话题,例如家族企业接班人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有权力的纷争、接班人是否愿意去接班、愿景文化的冲突、还有对于企业战略的调整等等,每一个挑战背后都有大量的鲜活案例。

家族企业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从家族企业交接班意愿来看,已有64.3%的创始人年长子女就职于自己的家族企业,此外,40.9%的子女表示有明确的接班意愿。 其中,在创始人子女中,无论是就业比例,工作于自家公司的比例,还是接班意愿的比例,男性都明显高于女性。

新知达人, 家族企业传承报告|80%家族企业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计划,子女交接意愿较高

细分行业来看, 服务业企业中子女接班意愿不强烈;而制造业子女的接班意愿更强,有38.3%的子女更愿意接班。To B家族企业中的子女更不愿意接班;To C企业的子女接班意愿更强。此外,知识技术密集型企业有接班意愿的子女仅占16.7%,资本密集型企业接班意愿最强。

同时,家族企业子女的接班意愿与创始人的职务状态、控股情况有一定的相关性:在创始人担任重要职位的企业中,其子女更多表现出不确定的态度;在创始人未担任重要职位的企业中,其子女却更有接班意愿。

在创始人控股的企业中,子女较多表现出愿意接班的态度,占比33.8%;在非创始人控股的企业中,子女的接班意愿相对弱一些,其中不确定的比例占48.3%。

60.5%的家族企业暂无企业传承方面的安排和进度,保持顺其自然的态度。剩余部分的企业中有三种类型:其一,希望下一代传承接班,并会有计划地培养子女的相应能力,也尊重他们的意愿;其二,计划聘用职业经理人或专业团队,期望能者上岗;其三,已完成企业传承,并在继承人的带领下取得了优秀业绩。

家族企业在代际传承窗口期内一般都会发生显著的战略变革,可能是产业的变革,也可能是业务的创新。 关于代际传承窗口和变革之间的关联,报告的数据分析结果也提供了相应的例证,例如,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中的战略变革”得分与企业成立年限、业务类型、家族股权比例、子女传承意愿、子女就职于本公司有较为显著的相关性;家族企业“代际传承中的企业创新”与企业成立年限、公司规模、业务类型、家族股权比例和子女传承意愿有显著的相关性。

两代人权力过渡仍需要较长时间

报告还发现,权力过渡需要较长的时间完成。 孙教授介绍,在方太看到的例子是9年,三年培养,三年过渡,三年放手。而华为的长公主第一份工作是在华为做前台,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来完成这家企业的传承过程。 子女的接班意愿在传承是否成功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六成的家族企业暂无传承方面的安排和进度,企业越老在变革方面的意愿越强烈,规模越大,越重视战略变革,企业创新和财富管理。 知识技术密集型的企业目前由于年龄普遍比较轻,可能尚未面临传承的问题。

家族企业还重视家族认同感和凝聚力,这是一种不能用金钱衡量的财富,通常称作社会情感财富。社会情感财富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家族企业研究的一个有趣的重点。报告发现,在中国,家族企业社会情感财富与企业规模、子女传承意愿也有显著的相关性。家族企业的规模、家族成员的控股比例和子女的接班意愿,都与家族企业的财富管理规划呈现正相关的关系。

外部专业机构是

家族企业传承中的“润滑剂”

孙教授对《财富管理》记者表示,在家族企业传承过程当中,新老交替会产生很多摩擦,第三方专业机构的介入可以让传承变得更加顺畅。例如,专业机构站在客观视角,首先把整个家族传承的现状告诉企业家们,让他们明白当前面临的挑战是怎样的,顺畅传承的意义又是什么;然后再提出专业的建议,给他们提供一些助力和支持;同时能够适当的加速传递的过程,对于一二代之间的传承本身都更有价值。

此次,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家族办公室委托复旦大学团队开展家族企业传承案例研究,就是为了更好的客观反映家族企业传承现状,促进家族企业健康发展。 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家族办公室自成立以来,伴随中宏保险“宏运世家”品牌在全国各地的落地、生根,家族办公室多元化的内外部专家团队已为近千位高净值客户提供服务,“中宏保险”家族办公室合伙人团队是中宏保险为精准服务高净值人群所特别设立的业务团队。该团队成员背景包括前资深律师、税务师、企业家,通过团队成员的专业能力,同时携手第三方合作伙伴,为客户财富管理、家族传承安排等提供全方位服务。团队自成立以来,已经为诸多企业主一代、二代提供了专业服务,并提供了财务管理、家族传承的解决方案。

对于传承工具的选择,孙教授表示,只有适配的选择,没有标准答案。 现有机构都提供了丰富的产品,企业家可以独立去选择,也可以请专业机构帮助判断,找到适合的机构和产品,则有可能助力企业传承。

中国式家族企业,要做到百年老店实属不易,无论选择何种机构还是产品,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从来不是仅仅靠外部的助力完成的,还需要家族内几代人的规划、交接和稳步推进,更需要企业持续打造核心竞争力,成千上万的家族企业的传承才能汇聚成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潜力,这是家族企业传承的重要意义。

更多“家族企业”相关内容

更多“家族企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