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一个洞察: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回家过年?

JS策划人 | 每周思考一个营销课题 2022/01/28 12:17

小时候的我们,想到要过年了,眼里都是有光的。

没想到多年以后,身边越来越多我们这样二十岁出头,三十岁左右,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会不想回家过年。

为什么?

【时代视角】:

消失的“乡土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弱关系”

“乡土中国”的概念,是费孝通先生在他的著作《乡土中国》中提出来的,乡土就是家乡故土,是哺育我们成长的地方。

新知达人, 一个洞察: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回家过年?

乡土中国,造就了相对固定且紧密的熟人社会网络。

乡邻、亲戚、朋友之间的互动都是非常紧密的;逢年过节,隔壁邻居家做了什么好吃的,还会给每家都分一点;大家彼此接触到的东西,以及观念都是差不多相似的……

后来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人与人彼此之间的流动性越来越强,特别是年轻人越来越多选择来到大城市发展,安土重迁的观念早就变得一点都不重要。

“乡土中国”正在慢慢消失,我们转而进入了 一个复杂多元的“弱关系”社会。

弱关系,这个概念是由社会学家格兰诺维特在上个世纪70年代提出来的。

格兰诺维特认人的社会关系分为强关系与弱关系,如何分辨强关系与弱关系呢?

分别是时间的长短、互动的频率、亲密性还有互惠交换,如果认识的时间长,并且彼此之间互动频率高,而且彼此之间经常互相帮助,那么这样的关系就是强关系,相反那些认识时间短,几乎没有互动的关系,称之为弱关系。

很明显,对于很多在大城市生活多年的年轻人而言,他们与家乡,与家乡的亲戚、朋友,乃至父母,都变成了一种弱关系。

小时候,我们之所以喜欢过年,喜欢的其实是那种人与人之间因为“年”这样一个契机连接起来浓浓的熟人关系。

而现在我们过年回到家,面对的是一群我们不太熟的亲戚、一群可能早就没了共同话题的初高中同学,以及三句话不离催婚、催生的父母。

面对这样的弱关系,于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不经营维护也罢。

【代际视角】:

年轻一代对上一代人价值观的反叛

我们生活在一个撕裂的时代,上下两代人的思想如同天壤之别,于是发生了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上一代人的价值观,不足以引导下一代人,这导致下一代人的反叛心特别强。

上一代人信奉的是 群体、亲情、面子、礼节、形式 ,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是为这些而活。

而下一代人早已浸泡在城市文明中,他们信仰 “规则之上”、“利益大于血缘”、性别平等、婚姻自由、个人空间等。

即使在2022年的今天,中国还有很多上一代的人的思想仍然停留在30年前,停留在找工作要找国企,可以先结婚后培养感情等等这种代沟。

过年在家,作为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价值观输出、教育、批判最集中爆发的时机 ,这让年轻人根本无法跟他们沟通,每一秒都是折磨,自然会渐渐远离,或者干脆选择不回家过年。

新知达人, 一个洞察: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回家过年?

上一辈的人是穷怕了,他们太缺一种现实中的安全感,心理的需求更集中在生存上,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精神世界,他们更加关心你能挣多少钱。

年轻人真正讨厌的是什么?根本不是他们穷,或者思想落后, 而是他们的精神世界不足以引导年轻人,却仍然要强行说教让我们接受他们的观点。

另外,现代社会没有了礼义廉耻的教育,早已不明白什么是忠、孝、礼、智、信,只注重利益,每个人都只顾自己的感受和好处。

确实,上一辈人是活在大家眼里的,所以格外注重自己的形象和名声,而下一代人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不会顾及别人或者大家。

【亲情视角】:

我们与父母,最后难逃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这是中国台湾作家,龙应台在《目送》中,描写父母与子女亲情的一段话。

她觉得: 父母子女一场,就是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新知达人, 一个洞察: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回家过年?

是的。 亲情一场,其实就是一场漫长的告别仪式。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 迟早有一天,我们与父母的关系,难逃最熟悉的陌生人。

就像是同学会一样,我们拥有的只是过去,说的永远都是曾经发生的故事。

我们不再拥有现在,因为我们的现在很难再有交集;我们的世界不再有交集;我们的生活不再有交集;我们的需要也不再有交集。

回家,渐渐变成了一种仪式、变成了,变成了责任,变成了近乡情更怯的一种虚情假意的叙旧。

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告别。我们最早告别的,就是父母。

我们跟父母相处,有三个节点:

第一个时期就是认同期。那是我们跟父母最融合的时候,你言必称爸妈,我妈说的,我爸说的。

可是到了青春期以后,我们就开始进入到俯视期,忽然发现我们的父母是如此的矮小,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不同圈层不必强融。

直到中年,我们经历了社会的毒打,此时才发现,我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了不起,而父母也没有那么让人觉得鄙视,你我皆凡人,越过山丘,无人等候。

而一直等我们的,也就是父母。

年轻人有家难回,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你心中还有一种完美父母的期待;

而父母呢,也有一种完美孩子的期待。

我们都对彼此很有需要,但又很无奈。

直到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父母的认同,我们不再那么渴望父母的爱了,因为我们心中已经有爱了,拥有自己的家了。

那个时候,我们才不会如此徘徊。

一个人的成熟,就是从放下对父母的执念开始;

而父母的成熟,也是从放下对儿女的执念开始。

我们都已经疏远到可以彼此原谅,可以平静地彼此平视,这也许就是父母跟儿女最好的一场缘分。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福分,但迟早我们都要经历这个过程,没有人可以逃避。

最后,你会选择回家过年嘛?

更多“回家过年”相关内容

更多“回家过年”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