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8 2 9 0

辛有志失去“辛巴”?|| 深度

无冕财经 | 专业主义 内容为王 2022/01/28 08:11

新知达人, 辛有志失去“辛巴”?|| 深度

////2021年辛巴走到台前的时刻锐减,但是否真的退居幕后,目前来看,辛巴还在纠结。

就像梦一场。

快手主播辛巴(原名辛有志)没想过,一盏小小的燕窝带来的黑天鹅影响,会长达400多天,至今未消。

1月14日,河南省消协对“辛巴假燕窝事件”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辛巴及相关公司退赔7971万余元。

“过去这一年是辛选跨越至暗时刻‘重建信心’的一年。”舆论再度沸腾时,1月21日,辛巴发布一封内部信,坦言不平坎坷。

对于未来,这位一度被“驱逐”台前的快手之王,似乎还有些举棋不定。

显而易见的,对于直播次数,辛巴的答案从去年的“降低到一两个月一次”,换到“2022年将增加频率”。

但辛巴也应该很清楚,他曾经仗以成长的草莽时代一去不复返。

“辛巴”停在2020

在快手,辛巴有9550.7万粉丝,几乎是他老家黑龙江省的总人口数的3倍。

耀眼的数字筑成了一座无上的直播带货王国。

2020年,加入快手的第4年,辛巴以单场直播销售额18.8亿元、平均在线观看人数超150万的成绩,刷新了快手直播平台的最高记录。

新知达人, 辛有志失去“辛巴”?|| 深度

辛选官方微博曝出双十一数据。

那一年直播带货三足鼎立,薇娅、李佳琦分别以310.9亿元、218.6亿元的销售总额领衔全网年带货总榜冠亚军, 辛巴以76.13亿元的成绩问鼎第三

但辉煌似乎停留在了过去。

小葫芦大数据显示,2020年6月-11月,辛巴直播28场、累计销售76亿元,月平均销售额超15亿元,但在封禁复出后的2021年5月-9月,其月平均销售额已降至7亿元左右,打了个对折。

其中,在拥有年中大促购物节的6月,2020年销售额远高于2021年,7月亦是,8月虽以2021年的销售额略胜一筹,但其2021年的8月比2020年的8月多直播了5场。

去年10月31日中午12点,辛巴早早开启了双十一预售,放言36小时不下播,旗下公司辛选的员工甚至在开播前一天做起了俯卧撑,以显示他们为这场声称要连播一天半的直播做体能训练。

然而,直播间的人气,并没有达到他想象的高度,辛巴怒骂平台“限流”而后很快下播了,这场声势浩荡的直播到最后只收获了8亿销售额,距离30亿元的预期差距明显。

在第三方平台统计的2021年双十一销售额中,10月20日-11月11日,辛巴销售额仅17.55亿,排到第8名。而仅预售当天,李佳琦直播销售额便达到106.53亿元,薇娅的则为82.52亿元。

双十二的表现也不尽如意——其当日销售额为4.52亿元,丢失去年快手销售冠军之位,居全网第十一名,同时,薇娅以19.13亿元完胜,第二名李佳琦也高达15.59亿元。

第三方数据显示, 粉丝逾9000万的辛巴,双十二当天场观看人数仅10万 ,而薇娅、李佳琦双十二直播间均涌入上亿人。

辛巴在快手的能量,越来越弱。

2019年,辛巴家族GMV约占快手总平台的近1/3,一年之后,快手电商GMV突破2000亿,但辛巴家族GMV仅占整体总GMV的6%。

同时根据2021年3月飞瓜数据统计的快手直播带货榜单来看,前十名中辛选团队只占据了三名。而在2020年10月快手带货金额前十大主播中,有7位都是来自辛巴家族——辛巴和辛巴家族曾牢牢地占据了快手直播的半壁江山。

“辛巴家族占快手电商GMV的占比只有6%,这是2020年全年的情况,这个事情不言而喻。”辛巴因“燕窝风波”被封禁的最后一天,快手在杭州举行“2021直播电商2.0时代引力大会”,快手电商用户运营中心负责人张一鹏向媒体说道。

“狮子王”变了

2020年,辛巴对自己与快手的关系定义是,希望能跟快手成为兄弟公司,真正能跟快手一起打仗的公司。一年之后,“兄弟公司”改口为“东家”“老板”,称其与快手“相爱相杀”。

“我没有太多力气坚持在互联网上了。 ”去年10月9日,又被封禁的辛巴出现在徒弟蛋蛋的直播间里,神情疲惫,说自己累了,心生退意,“等到我退,你(蛋蛋)接班。”

相似情景不止一次出现。

“大众可以没有辛巴,但需要有辛选。”燕窝事件回归前夕,辛巴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去辛巴化”是辛选2020年度的重要议题,“我不想因为我个人,影响辛选几千人的梦。”

去年4月9日晚,在蛋蛋的直播间里,辛巴在屏幕前哭诉道“被资本、平台、流量打败,臣退了”,引发网友对其退网的猜想。

新知达人, 辛有志失去“辛巴”?|| 深度

辛巴在蛋蛋直播间哭诉。

去年4月25日,“辛有志严选”官方公众号发文称,品牌创始人辛有志(辛巴)将暂退幕后,将工作重心转向企业管理和强化供应链。

从数据上看,2021年辛巴走到台前的时刻锐减,但是否真的退居幕后,目前来看,辛巴还在纠结。

采访中声称“要退居幕后了”,而后又高调复出,铺天盖地广告预热;“臣退了”的第二天,出面澄清,以“喝醉了”带过此事;早前表示“直播频率将降至一两个月一次”,1月21日的内部信中又写道“今年将增加自己的直播频次”……看起来就是,狂妄张扬的狮子王难以舍弃镜头,不甘于做幕后的人上人。

江湖,早已不是当初辛巴叫板的那个了。

据新播场统计,2021年1月1日-12月28日期间,“快手小店”以年粉丝数增量7836万稳居快手年度涨粉榜第一,粉丝总数达1.83亿。

排名涨粉榜第二名的是明星账号“成龙”,年涨粉量达5181.1万——2021年10月27日,成龙才宣布入驻快手,仅发布5条视频, 5天时间内粉丝数就突破5000万——这是辛巴用了近两年时间才摘得的果实。

与此同时,瑜大公子、超级丹、芈姐、石家庄蕊姐等电商主播新势力在快手初长成。

犹记得2020年初,辛巴首次被迫退网,在直播间喊话平台,“快手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可以调动国内所有的资源,请珍惜我的本事和资源”。

如今面对外界风浪,辛巴甚少张狂,表现出来的更多是无奈和委屈,“你让我消失在互联网上都可以,这是你的本事,我的流量还给我。”

“我根本就没有钱能懂吗?”10月19日,在微博账号“辛有志工作室”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辛巴给辛选公司算了笔账:“就算算工资,4100个人,每人一万,一个月4000万,房租水电1000万,一年6个亿的基本开销。我收这么多艺人和主播,我还得请人服务他们、培养他们。公司还得发展,前一年的盈利都投到第二年里去了。”

有人把这些看作辛巴惯有的戏份:或鞠躬,或下跪,或怒嚎,或大哭,一连串动作下来,镜头前的“家人们”深感其受,进而越发捍卫拥护这份归属感。

也有人感慨形势催人老,辛巴变了:狂,口无遮拦,是他惯常展现出来的一面,而现在,他开始渴望理解,渴望得到“精英”的认可。

据“后浪研究所”,辛巴在寻找一个伯乐,如同拼多多的黄峥遇到一个伯乐、成就了一番事业那般,“希望把我所有这一年的想法和经验和思考的东西讲给他,然后他能给我指条明路,因为这个阶段我再决定做什么事,应该是一生的问题,但是我的经验还不够。”

他说自己有一次在办公室喝多了哭,觉得委屈,“最大的就是希望更多人理解我,懂我。”

 “去辛巴化”?

“过去这一年是辛选跨越至暗时刻‘重建信心’的一年。”1月21日,辛有志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坦言不平坎坷。

辛巴的确在求变。

与同行略有不同,教育板块成为辛选2022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内部信显示,“辛选教育学院”将在2022年春节后在大连落地。

也是这一天,辛巴在社交平台上更新一则视频,配文“来看看未来我学校的样子”。

视频中,辛巴展示了自己学校未来的蓝图:学校占地面积极大,且环境宜人,除了6栋教学楼外,还会有大操场以及花草树木。

而据媒体早前报道, 辛巴将要投资10亿元在金石滩国家旅游度假区建设主播培训学校 ,学校教学内容主要包括培训网红主播,建成后每年可能会培养1万名的主播,制造百亿销售额。

首要战绩是——因燕窝事件被封禁的60天里,辛巴将旗下主播从27位扩充到了60位——由他妻子初瑞雪控股的巴伽娱乐传媒公司有220名“星探”在挑选新主播。

据辛巴透露,他还招揽更多主播加盟,说自己会像“传授如来神掌一样”,提供从涨粉到供应链的一系列帮助。

不过辛巴号称要弱化师徒关系,“我不觉得作为一个商人应该教徒弟,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收徒弟了,因为师徒这层关系的责任确实挺大。”

新知达人, 辛有志失去“辛巴”?|| 深度

猫妹妹直播带货首秀超4亿后,现场下跪感谢辛巴。

过去,辛巴家族带着明显的“江湖”色彩,宣扬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式的义气,辛巴以“师徒制”的方式进行管理,在家族中扮演着师父甚至是严父的角色。他会在直播镜头前,当着粉丝的面,厉声训斥徒弟们,而辛选的主播们也是“一家人”,会在彼此的直播间刷礼物,互相站台,捆绑团队人气。

如今,尽管直播间流程、形式几乎一样,新加入的主播的身份是“学生”,蛋蛋、时大漂亮等辛巴徒弟则成为带教的“老师”,冠以专业化、标准化包装。

辛选的签约主播正面临着流失的局面。

被辛巴看好的签约主播安九,在加入辛选后的首场带货直播中就创造了2.9亿的GMV,后因“只有城乡结合部的看不懂自己的选品”言论引发争议,此后,师徒之间的关系从闹僵到上法庭再到“和平”解约。

又如前辛选旗下带货主播安若溪宣布起诉辛巴及辛选公司,23场直播索赔6800万;签约带货主播肉肉离开团队后称,被辛巴公司拖欠工资7个月,讨薪不成反被起诉索赔4000万。

和则“一家人”,分则“上法庭”,很难说辛巴这一弱化师徒关系标签之举动好不好。

辛巴正忙着捣腾供应链。

“我会与大家一起冲在一线,去产地、去选品、去谈价、倾听消费者最直接也最真实的反馈,重点将从产品质量、发货速度、客服三个层面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因为这是辛选安身立命之本。”对于2022年,辛巴做好了安排。

据“亿邦动力”,辛选供应链主要关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乡村农产品,第二是线下实体店,第三是国外性价比大牌。

在辛巴的规划里,这是他重夺话语权的关键之一。但这个风云变幻的江湖,还能给他多大的机会?

更多“辛巴”相关内容

更多“辛巴”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