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6 8 5 9

京东科技重启赴港上市,陈生强始终没有迈过IPO

读懂数字科技 | 小编带你读懂数字科技 2022/01/27 15:30

1月21日,证监会披露了京东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京东科技”)提交的《股份有限公司境外 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派生的形式)审批》材料。 一旦获得受理,意味着京东科技或很快就可以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1月24日,媒体消息称京东科技正与美国银行、中信证券和海通国际合作进行上市, 计划于2022年在港IPO,募资10亿至20亿美元。

两次改名的京东科技终于再次踏上IPO,只是少了一个身影。

陈生强与京东系IPO,迈不过的坎

2007年,刘强东月薪1万7,陈生强2万。

这对于当年的刘强东是难以接受的, “新人工资不能比老员工高” ,陈生强的工资不但比老员工高,还比老板高。

最终,在投资女王徐新的斡旋和每月1万元真金白银的“补贴”下,陈生强成为了京东的财务总监,入职不到3个月,刘强东就找到徐新感慨: 2万块钱的人果然比5000块的好用。

陈生强和京东、刘强东14年的故事,也就从此刻开始了。之后,陈生强从京东财务总监做到了财务副总裁、CFO,而刘强东和2007年相比,也少了很多江湖气,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企业家,知人善用,而非简单的论资排辈。

在陈生强加入京东6年后,2013年9月,黄宣德也加入了京东。 虽然不知道黄宣德的工资有没有陈生强高,但是他取代了陈生强成为了京东CFO。 相比于陈生强,黄宣德的履历更加光鲜,而且他具备操盘美股IPO的经验。 实力不能代替履历,但履历却能代表实力。

2014年5月22日,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刘强东站在C位,陈生强位于刘强东左边,两个人之间,站着刚加入京东8个月的黄宣德。在京东的日子里,陈生强的一些工作已经超越了财务的职责,他为京东仓储拿过地,做过融资,京东上市之后,他说: “老刘给了我交代,我也给了老刘交代。”

作为一个财会从业者,没能亲自将效力7年的企业送上市,何况这家企业还是京东,这种遗憾难以言表。坊间传闻,陈生强在外介绍履历时, 喜欢略过自己的本科院校北京工商大学,直接提中欧商学院 ,不知道这是否与其未能操盘京东IPO的经历有关。

转眼又是6年,2020年的京东数科走在了IPO的路上,陈生强不再是CFO,F下面多了“一”成为CEO,眼看着可以弥补当年的遗憾,却迎来的更大的滑铁卢——京东数科上市折戟。

据《晚点 LatePost》,陈生强已经从京东离职。

(注:由于京东科技经历过2次更名,本文京东金融、京东数科、京东科技以他们改名的时间节点为依据,分别指不同时期的京东科技;蚂蚁金服、蚂蚁集团同理。)

京东金融,遗憾后的重生

互联网金融,也曾是个好概念。

在2017年的“东兴局”中,东兴局的组局者之一王兴多带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份是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而陈生强则是除刘强东外唯一的京东系高管;从座次上看, 刘强东与王兴相同,而陈生强与王慧文相同 ,这多多少少代表了陈生强、京东金融在京东体系和互联网江湖中地位。

新知达人, 京东科技重启赴港上市,陈生强始终没有迈过IPO

陈生强能成为京东金融CEO,还有一段小故事。

2013年,刘强东带着一群高管开会,想要将金融业务独立出来发展,问有没有人想带队,“谁想干举手”,京东的一名高管举了手,金融业务之前归陈生强负责,但他却没有举手,陈生强后来回忆说:“(当时)已经一把岁数了(37岁),我何苦去趟这趟浑水。”

但后来刘强东硬把京东金融交给了陈生强。

而这段小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是:那名高管第一个举手后,陈生强也举了手,那时的京东面临上市,需要引入个新CFO(也就是现在的黄宣德),所以 安排由陈生强从财务角度切入金融。

陈生强对京东金融的期望是,短期内可以依靠京东,这个期限不会长,必须让更多用户过来,甚至反过来帮助京东。“这是个要么生、要么死的生意。所有团队都知道,要么凌绝顶,要么就死翘翘,不会是中庸的、不死不活的。我和团队说得很清楚, 京东金融如果做不了第一集团,就别做了,我会自己把自己炒掉,让老刘给你们派个新老板。

在2014年4月,京东上市前夕,京东集团对架构进行拆分,下面设立两个子集团、一个子公司和一个事业部:京东商城集团、京东金融集团、拍拍网和海外事业部。

架构拆分两个月前,京东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成为了国内互联网消费金融的鼻祖级产品,也是 京东金融为数不多布局早于蚂蚁金服的产品。

浙商银行原行长、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曾说:放贷其实很简单,关键是如何收回来?很多轻易涉足消费金融的“愣头青”已经印证了这句话,比如曾陷入骗贷门的北银消费金融和踩雷无数场景的晋商消费金融。

很明显,陈生强也明白放贷业务的难点所在,故而在最核心、最重要的消费金融业务上,直接找来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的高管。

被称为“白条之父”的许凌在2013年9月加入京东金融,任消费金融总经理;京东金融的另一员大将程建波则在2014年8月加入,任消费金融风险总监,而在此之前,他还曾在蚂蚁金服担任过4个月的高级专家。

许凌和程建波均有极其深厚的银行风控从业经历,都曾在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就职,且工作时间具有一定的重合,那时许凌是信用卡中心消费金融总经理,而程建波是策略分析经理, 故而不排除程建波是被许凌挖到京东金融的可能 二者在京东数科IPO前,均位列四大副总经理。

首创白条,对于京东金融而言,是创举也是无奈,京东金融也曾加入支付大战,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补贴,但最终没有改变支付的双极格局。《创京东》一书中记载了刘强东对支付业务的遗憾:“七八年前,我对支付的认知只是一个工具,配送员提供货到付款、现场刷卡永远是最安全的,十几年来我们从来没出现过盗卡、消费者钱被盗等现象。随着我们做金融产品,发现支付对金融特别重要,没有支付工具没有账户体系就没法做了, 这个错误不会导致我们失败,也不会导致死掉,但是在金融的初期发展上会比较困难 ,这是京东金融现在亏钱的原因,主要亏在体系上了。”

没有强大的支付,京东金融等同于开局就输掉了半个江山,只能以一个后发者的姿态,在支付外的各项业务上高歌猛进。理财、信贷、保险、信用卡......京东金融像是一个金融产品的大超市,无所不含。

2017年2月,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刘强东表示:在未来,京东金融将会进入证券、征信、银行,将申请自己的银行或者控股一个银行。很多商界大佬也抱着和刘强东类似的想法,比如恒大的许家印在2017年宣布要拿下金融全牌照。

这一年BATJ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分别与中工农建四大行建立战略合作,而 京东的合作方则是有宇宙第一大行之称的工商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京东白条已经颇具规模,但却被曝出盗刷,而在此之前,京东刚刚卷入数据泄露风波之中,一时间影响颇大,但在京东金融的发展中,这只是淡淡的一笔。

2013年~2017年,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黄金时期,虽然京东没有抓住互联网金融萌芽期的支付红利,却几乎完全抓住了互联网金融黄金五年。而陈生强作为京东金融的掌舵人,其地位也水涨船高。 成为刘强东外出席东兴局的唯一京东系高管就足以说明这一问题。

同时,2017年中小金融科技公司迎来一波上市小高潮,市值无一不遭遇滑铁卢,这让包括京东金融在内的巨头系互联网金融公司感到了压力。要知道,在2016年陈生强多次在公开场合把京东金融定位Fintech(金融科技)。

陈生强该如何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答案是数科。

变局突至:从金融到数科再到科技

虽然在2017年,互联网金融还没有完全成为一种“资本错误”,但离资本最近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已经准备去掉金融的标签。

无论成功与否,这种行为是极具前瞻性的。 京东金融相比于蚂蚁金服而言,支付业务太过薄弱,科技故事更难讲。无论是放贷、理财还是办联名卡、卖保险,都摘不掉身上的金融标签。

“金融回归金融,科技回归科技”,2018京东金融内部员工大会上,陈生强表示,京东金融现在的定位是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其核心商业模式是B2B2C的模式,“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顺应了时代的变化趋势,有很大的机会能创造出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陈生强在会上还宣布了一个消息: 2018年,我们将成立城市计算事业部。 装入城市计算事业部是增加科技属性的好办法,但还不够。

2018年9月17日晚,陈生强执掌的京东金融宣布更名为“京东数科”,除京东金融外,京东数科旗下还有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多个独立子品牌。

对于更名,陈生强说“京东金融更名京东数字科技,并非放弃金融业务。而是公司业务范围早已超出金融行业本身,所以需要一个新定位和品牌来诠释公司变化。”

在陈生强的眼中,“未来,金融仍然会是公司至关重要的核心业务, 成为新业务重要的资源和资金支撑 。”这给予了京东的金融业务一个很清晰的定位。

在刘强东消失在大众视野中的那段时间,陈生强频繁出席了各大活动。而从陈生强等高管在公开场合的发言可以看出,在改名之后,京东数科对外的宣传口径一步步从“金融科技、B2B2C、服务金融机构”转变为“数字科技、智慧城市、农牧”等弱金融类话题。

2020年,又是9月,京东数科招股书披露,这一次站在聚光灯下的不是刘强东和黄宣德,而是从京东CFO转变为京东数科CEO的陈生强。 而京东数科弱化金融的动向在IPO前越发明显。

据京东数科招股书披露,在2020年8月16日,许凌、程建波、曹鹏、傅彤均为京东数科副总经理,而在2020年8月29日,副总经理的名单中就只剩下傅彤和新增的郑宇。

与许、程二人不同,曹鹏是技术出身,与陈生强同年加入京东。历任京东商城研发总监、产品总监、职能研发副总裁。不过京东金融成立后, 曹鹏的工作与金融也有诸多交集 ,比如其曾领导团队完成了京东金融云平台、大数据风控平台等重大项目的建设。

在副总经理职位上稳如泰山的傅彤是法律、合规及政府事务,深度参与京东数科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项目,指导并参与公司投资并购、牌照申请等重大项目。 而 新增的郑宇则是智能城市部总经理。

新知达人, 京东科技重启赴港上市,陈生强始终没有迈过IPO

图片来源:京东数科招股书

这番变动,或可以看做京东数科弱化金融的最后努力。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没有亲自护送京东IPO的遗憾,眼看就可以弥补,陈生强却遭遇了一个比京东IPO“换帅”更大的黑天鹅——京东数科IPO终止审核。

蚂蚁集团以花呗、借呗为核心的消费金融业务的收入占营收比接近四成,而蚂蚁集团IPO暂缓的直接原因,正是网络小贷监管环境的巨变。虽然京东数科未披露IPO终止审核的原因,但其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去年上半年,京东数科两个消费金融产品京东金条和京东白条的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超过4成。

2020年12月21日,陈生强由京东数科 CEO转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 古代称将帅幕府中参谋、书记等为幕僚。后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员,幕僚长就是参谋长;而在米国,白宫幕僚长又译为白宫办公厅主任,是米国总统办事机构的最高级别官员,常被称为 “华盛顿第二最具权力的人”。作为京东幕僚长,陈生强是否还有实权?不知道。

陈生强之后,李娅云成为京东数字科技CEO,此前李娅云除了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的身份外,还在京东数科担任监事会主席。

相应的,当年在京东金融时代打天下的高管陆续离职。

京东内部发文决定整合原京东数科子集团、原京东云与AI事业部,成立京东科技子集团。

再次装入新业务、再次改名以弱化金融属性 的同时,京东科技也在大刀阔斧的架构调整。界面新闻报道:京东科技成立了15个新事业群,其中,金融科技群组的负责人为京东金融老将许凌,平台生态群则由谢锦生担任负责人,风险管理中心由程建波担任负责人。

这三位高管都是京东科技金融业务的创始级高管。 谢锦生在2013年10月加入京东,参与了京东金融的创建,曾任金融科技业务部、开放平台服务群组负责人。

从京东科技最初的架构调整来看,彼时三人还都是实权人物。

随后,许凌轮岗至京东集团CSO体系,任职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向京东集团CSO(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汇报,后者负责战略与投资,最终于今年9月在朋友圈发文告别京东 “昨天是在京东的第八年,今天是在京东的最后一天。”

原金融科技群的二级部门企业金融业务部机构负责人李波,接替许凌担任金融科技群机构负责人,向京东科技CEO李娅云汇报。李波是在今年3月加入京东,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副行长,拥有超过20年金融行业经历。

而许凌离职之前,程建波和谢锦生也被曝出离职。

程建波被“调任”至京东科技占股25%的朴道征信公司任职总经理。 调任这一说法是否准确还有待考量,毕竟京东科技只是朴道征信的第二大股东。

接替程建波的新负责人为原京东科技科技群客户服务与体验部负责人张含春。张含春于2017年11月加入京东,在任职文件中,京东科技评价其“目标规划、落地执行能力和创新能力强、重视人才梯队建设”。

京东科技8年,沧海桑田。

2013年底,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纽约聊到做金融,陈生强问刘强东有什么要求,刘强东说:第一,就是做最长久的生意,一定是最苦的,大家不愿意去做的。第二,如果可以挣100元,挣80元就够了,另外20元别挣。陈生强也向刘强东提了自己的要求: 这事儿没做成是我无能,这事儿做成了,直接跟我一起做的核心兄弟,必须财务自由,这是前提条件 。刘强东说:成交。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胡润中国职业经理人榜》,陈生强以85亿财富排第十五。2万月薪与85亿元财富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京东科技高层大地震之时,坊间时不时就有传言:陈生强正在走离职手续或“已离职”。其实陈生强是否从京东离职已经不重要了,财富方面陈生强早已自由,他所需要的并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

陈生强终究没有迈过“上市”关。

参考资料:《创京东》

《13年前刘强东嫌他2万月薪太贵,13年后他还给刘强东2000亿!》

更多“IPO”相关内容

更多“IPO”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