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游戏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

jaggerlau | 2022/01/27 10:17

新知达人, 游戏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

声明 | 本文不含商业合作

作者 | 落日飞车

几乎每一家涉足文娱产业的游戏公司都梦想成为迪士尼。

全世界能把娱乐生意做到全产业链闭环的公司,大概只有迪士尼。动画电影票房大卖,IP授权人人争抢,主题乐园开得如火如荼,线下零售每年吸金数十亿美元,惊人的变现能力令资本艳羡不已。

这有赖于迪士尼的全球公认最强的运作IP能力。2021年全球最赚钱的10个IP (总收入6072亿美元) 中,迪士尼一家就占据了半壁江山,5个IP (维尼熊、米老鼠和他的朋友们、星球大战、迪士尼公主、漫威电影宇宙) 总收入3110亿美元。

迪士尼的商业模式就是把内容产业转化为“印钞机”,更难得的是绝大部分人并不反感。尤其是主题乐园,把童话故事搬到现实,世界人民都吃这一套。中国人算迪士尼情怀不深的了,也很难抵挡迪士尼乐园的诱惑。迪士尼乐园在上海落地,一年就实现盈利,3年便成了迪士尼最赚钱的主题乐园。

「玲娜贝儿」的爆火再次验证迪士尼“钞能力”。一个没有电影IP加持的卡通形象,诞生没多久就在中文互联网掀起舆论大浪,短时间内跻身“顶流女明星”,线下玩偶还炒出了天价。

在中国游戏行业蓬勃发展的几十年间,不少游戏公司的创始人都表达过对迪士尼模式的推崇。

雷亚CEO游名扬希望雷亚能像迪士尼那样不断创造经典IP。

B站CEO陈睿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说:B站最终会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就像迪士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

西山居CEO郭炜炜就直接多了,前几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自己想成为漫威,再变成迪士尼。2021年,西山居就联动西安欢乐谷打造《剑网3》主题园区。

在他们的定义里,游戏公司不止是游戏公司,还是文创企业,而背后也都隐藏着一个“泛娱乐战略”,即打造超级IP的粉丝经济。

盛大

对盛大「传奇帝国」的缔造者陈天桥来说,打造一个「迪士尼王国」才是初心和梦想。

掌舵盛大十几年,陈天桥总是间歇性地燃起这个念头。最早是创业时,在上海浦东新区一间小屋子诞生了一个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提着自制的招聘板来到南京大学,说要做中国的迪士尼,那时没人理他。

后来盛大美国上市,成为市值最高的中概股公司。陈天桥力压网易丁磊成为新晋首富,旗下游戏业务占了中国网络游戏市场60%的份额。

意气风发的陈天桥开始为盛大的「网络迪士尼」铺路。他采取了财大气粗的并购方式,先后投资收购了文学、音乐、影视、动漫、游戏等一系列文化泛娱乐公司。国内最大网文写作平台之一「起点中文网」就在此时被盛大收入囊中 (2014年又被腾讯收购)

陈天桥还力排众议大力推广一个「盛大盒子」项目 (一种把电视升级为可享受互动娱乐和资讯的硬件设备)

再后来是2010年,陈天桥说「盛大的修正路线就是迪士尼2.0」。把互动娱乐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一次性打通,是陈天桥的宏伟蓝图。

实施起来却不容易。无论是小说还是游戏,动漫化、影视化都是投资极大、进展极慢的工程,随着市场急剧变化,盛大的游戏业务又出现了萎缩,很难持续输血供应娱乐业务。「盛大盒子」由于理念过于超前和技术问题,烧了数十亿后项目泡汤了……

正如过去陈天桥所言,我们守着一座宝山,却不知道如何去开采。

在经历退市、重组、登录A股,更名为盛趣的它是否还会延续曾经的梦,不得而知。

淘米

淘米是中国儿童游戏领域的开拓者。对许多95后来说,淘米的游戏《摩尔庄园》《赛尔号》是快乐的网上乐园。当时,手握两大儿童最爱访问的虚拟社区和1.8亿的网络注册用户,给予淘米CEO汪海兵前所未有的信心。2011年上市前夕,汪海兵首次向媒体透露:“从图书、玩具到动画片、服装,淘米要探索建立一个与迪士尼一样的中国本土的儿童娱乐品牌。”

凭借着这样的信念,淘米大举布局动漫影视领域,旗下IP先后被动漫化、影视化。从2011年到2015年,淘米保持着每年一部动画大电影的节奏,还为旗下3款主打游戏制作了动画片。截至2015年,淘米发布了5部动画大电影,系列动画片超过200多集。在线下,淘米建立了一个以「摩尔庄园」为原型的实体乐园,还出版图书、出售玩具周边和服装等产品。

新知达人, 游戏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

《赛尔号》大电影

遗憾的是,淘米的IP运作只能称为小范围的粉丝经济,从2012-2015年,以票房、周边衍生品为主的线下收益都不到千万级别,占公司营收从未超过27%,另一方面,上市后停滞不前的游戏业务很难支撑高投入低收益的文娱业务。公司营收连年下滑,财报长期处于低迷状态,在亏损了几年后以私有化退市。

“中国版的迪士尼乐园”这个梦想随着淘米的没落破灭了。

游族

如今大家可能已经不太记得8年前,适逢游族上市,林奇这位富有激情的创始人曾提出一个大IP战略——拿IP既做游戏,也做影视、动漫、网络剧,把它长期经营下去,实现产业链整合,做“网上迪士尼”。

当时游族计划3到5年间打造10个顶级IP。为此,游族在海内外签了不少重量级IP,包括《盗墓笔记》《权力的游戏》《星球大战》《三体》。其中,刘慈欣的科幻大作《三体》IP最受关注,游族每年都会被投资者询问关于三体IP的安排。

然而超级IP的持续开发工作却不太顺畅。比如,被寄予厚望的《权力的游戏》IP改编手游上线后流水与预期相去甚远;《三体》的影视化之路更是无比艰难,前期投入数亿元也没有水花,后来游族还把负责「三体」IP 业务的子公司63.65%的股权出质给了新浪。

2020年1月17日,游族在上海迪士尼举办了年会,林奇做年终演讲时说到:“如果说过去十年是适者生存的竞争环境,那未来十年,IP的价值至关重要,你赚到的钱,创造的事业都来源于你认知的高度,也就是‘识’者生存。”

可惜林奇再也没有机会去验证游族的第二个十年是否如他所述,随着他的逝去,游族的「轻迪士尼」战略再没被提起过。

掌趣

掌趣的「迪士尼梦」要到2013年才初现端倪。在回答投资者问题时,掌趣表示会借鉴迪士尼模式 (通过并购成为全产业链帝国) ,泛娱乐的战略可以打开未来发展的空间。

外界常说掌趣是受到了前股东华谊兄弟的影响,毕竟有很长一段短时间,华谊兄弟就是迪士尼最坚定的跟随者之一。而掌趣借鉴迪士尼的模式就是并购并购再并购。无论是一开始的资本积累过程,还是后来的扩张战略,掌趣至始至终贯彻同一个策略“买买买”。

这个时期多家游戏公司 (韩国网禅、玩蟹科技、天马时空等) 、多个全球头部IP (《拳皇》《街霸》《死神》《一拳超人》等) 被掌趣收入囊中,此外,掌趣还增资参股了知名影视公司欢瑞世纪 (《古剑奇谭》电视剧出品商)

但是频繁的并购也给掌趣“玩跨界之路”埋下隐患。公司营收增长大部分来自标的公司,而2015年就有3家没完成对赌业绩。曾经的第二大股东华谊兄弟也不看好“影游联动”了,数次减持掌趣,于2017年抛售了掌趣剩余股份。

汤姆猫

汤姆猫 (原金科文化) 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买下了欧洲游戏开发商Outfit7,从此拥有了一个家喻户晓的IP——「汤姆猫」。这是梦想的开始。

2010年,《会说话的汤姆猫》在App Store一经推出便风靡全球,成为iOS年度下载冠军,facebook、Twitter、谷歌都要屈居其后。十年过去,「汤姆猫」已然衍生为一个壮大的「汤姆猫家族」,影响力仍不减当年。据App Annie数据统计,公司连续4年稳居iOS及Google Play游戏下载榜全球第四位。

休闲游戏领域大获成功,让汤姆猫对进军文娱产业充满野心,围绕「汤姆猫家族」IP制定了一个全栖生态运营商发展战略:线上推广游戏和动画,线下建造亲子主题乐园和销售人偶手办等。这些举措似乎小有所获。截至2021年6月,系列IP动画累计全球播放量790亿次 (中国区280亿次) ,其中在YouTube的新增播放量就超过80亿次。

另外,汤姆猫在全国多地开设约十余家主题室内亲子乐园,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汤姆猫仍会专注主题乐园的建设。只不过,作为公司的业绩第一增长曲线,「汤姆猫」家族IP系列APP能支撑这个战略多久,尚未可知。

奥飞娱乐

最近几年奥飞娱乐不怎么宣传「构筑东方迪士尼」了,过去它就是迪士尼模式的坚实拥趸者。

奥飞娱乐的发展是一部野蛮的并购史。上市后就一路疯狂收购游戏、影视和动漫公司,最高峰时旗下有76家子公司;布局的产业链包括动漫、母婴、游戏、影视、主题乐园和盲盒等,几乎把所有娱乐领域都试了个遍。

奥飞曾被视为是最接近迪士尼的中国公司之一,尴尬的是,巅峰时期总市值超过680亿元,现如今不到90亿元。

奥飞这几年的业绩都不太乐观。作为IP富豪 (拥有喜羊羊与灰太狼、超级飞侠、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等众多知名IP) ,却不具备玩转超级IP的能力;重金收购多家游戏公司,游戏业务却连连遇挫,2020年的游戏收入仅占总营收的2.59%,现在说它是游戏公司多少有些勉强了;曾以9亿元收购了行业头部漫画平台「有妖气」,最近作价6亿元卖给了B站。

种种迹象表明,奥飞正在离它的梦想越来越远。

结语

他们深知超级IP的魅力,希望手上每一个IP都能被赋予超长生命力和价值,就像迪士尼巨星般历经90年依然闪耀在世界大舞台。

一直有人在这条路上摸索,无论初衷是什么,多少都承载着一些希望。正如西山居龚道军所说,未来中国肯定能够有迪士尼水平的自己的项目。

/ END /  

更多“游戏”相关内容

更多“游戏”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