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8 5 6 7 1

独家 | 深创投倪泽望:未来十年,投资的最大收益来自科技创新

融资中国 | 中国领先的投融资期刊 2022/01/26 17:53

新知达人, 独家 | 深创投倪泽望:未来十年,投资的最大收益来自科技创新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

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两端延展,趋势不会改变,也是唯一出路。“投早投小投科技”是我们一以贯之的长期投资策略。

2021年11月12日,国内半导体和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安路科技”在科创板首发上市,这是继2015年7月上市企业达100家后,深创投投资助推上市的第200家企业。

深创投是中国创投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成立20多年以来,管理规模超过4200亿元,已投资企业1100余家,而“专精特新”正是深创投重点投资的领域。前不久,深创投刚刚签约管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一只新设子基金,规模20亿元,重点投向就是科技创新和“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在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看来,“对专精特新的投资,核心竞争力在于机构对行业的研究能力。研究越深入透彻,越能更早发现企业价值,越能更好的给企业定价,越能坚定持续加注陪伴企业成长。”

在投资圈,找项目难,好项目贵,投资机构之间更是有着激烈的竞争。

深创投从投研结合到研投结合,一方面持续要求投资团队全方位的提升研究能力,另一方面重视专职研究团队建设,将投资发展研究中心升级为创新投资研究院,定期开展投资热点分享会,发掘研究热点赛道。与此同时,深创投也在推进和各类产业资本、行业头部企业展开合作,优势互补,进一步提高专业化投资的能力。

目前,在深创投投资的105家“专精特新”企业中,有18家已在主板、科创板、创业板和港交所上市;1家(科达自控)在北交所首批上市。IPO占比达到18%。而在深创投投资后,企业获得后续融资的有42家,占比40%。大多专精特新企业发展良好,尤其在当前国内外环境下,国产化设备获得了难得的机遇,双循环下有了试用、迭代的机会。

为了揭开深创投如何精准狙击“专精特新”的秘诀,我们走进了深创投。

以下内容为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与深创投倪泽望对话实录:

融中财经:在深创投所投企业中,有哪些“专精特新小巨人”?当初投资这些企业有哪些幕后故事?

倪泽望:截至2021年11月底,我们投资的专精特新企业共105家。这些企业投资时,大多数处在中前期,初创期和成长期项目75个,占比71%。

以越疆机器人为例,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2021年年中完成了3.2亿元融资。深创投在2016年1月投资了天使轮,并在后续追加了两轮投资。初次投资时,越疆还处于kickstarter众筹阶段,核心产品是桌面高精度机械手。投资团队通过对机器人行业的研究,敏锐抓住了投资机会,一路陪伴企业成长。

再比如美腾科技,初始于周期性的矿业低谷期。采矿设备并不是性感的行业,但投资团队敏锐觉察了先进技术对传统行业赋能改造的巨大机会,投资后企业业绩有了大幅提高。

融中财经:结合深创投的投资经验,您认为,小巨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普遍面临哪些困难?作为投资机构,可以在哪些方面为企业提供更深层的赋能?

倪泽望:早期项目的普遍困难可以总结为人、钱、机遇,缺人才、缺资金、缺龙头企业的试用扶持机会。科技型企业越来越多展现出科技密集型、人才密集型、资金密集型的特点,周期长、风险大。

除了提供资金之外,投资机构要为企业提供全方面的服务:战略规划、人才招聘、产业资源对接、供应链资源协调、资本运作咨询、品牌推广等。深创投设立了企业服务中心,为已投企业提供全方位、全天候、全过程的增值服务。

融中财经:您认为,近十年,中国市场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倪泽望:国家一直高度重视中小企业发展。根据了解,相关部门正在编制“十四五”中小企业发展规划,计划通过3-5年时间在国家层面培育1万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今天,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已经驶入“快车道”。科创板、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相继落地,有效降低了企业上市门槛;随着北交所的设立,更多中小企业将获得上市融资机会,这也将进一步改善我国现有的融资结构。

与此同时,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已成为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

截至2021年10月,已登记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5万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存续规模达12.7万亿元。从2015年1月至2021年10月,私募股权基金增加了9万亿元,增长了6倍;创业投资基金增加了2万亿元,增长了12倍。可见,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已经成为推动中小企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融中财经:北交所的开市,为创投机构新增退出渠道,同时引发资本又一轮“投早投小”的趋势。这对深创投投资节奏和阶段是否有所影响?

倪泽望:北交所与上交所、深交所差异互补、错位发展,重点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这为创投机构开辟了新的退出渠道,自然会吸引资本投向对应的标的。

但我认为,这并不会改变深创投的投资节奏和投资阶段。“投早投小投科技”是我们一以贯之、长期坚持的投资策略。

在我们超过22年的投资履历中,初创期项目数量占比20%,成长期项目占比72%。我们成立了专业化的天使基金,专门投向天使阶段的企业;我们还联合发起设立了100亿的深圳天使母基金,培育符合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方向的初创企业。因此,我更愿意将北交所的设立视为对我们始终坚持价值投资理念的一种“正向激励、同频共振”。

融中财经:很多投资人认为,当前是早期科技投资的黄金时代,您是否同意?对于机构而言,早期科技投资的难点有哪些?

倪泽望:总体来看,投资获取的收益是分享时代发展的红利。

过去十年,投资的最大收益来自于互联网,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也催生了这个时期发展最快的公司;未来十年,我认为是科技创新,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智能制造等。

现在,国家大力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创造。通过设立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等,带动社会资本“投早投小投科技”。前不久,深创投刚刚签约管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一只新设子基金,规模20亿元,重点投向就是科技创新和“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关于早期科技投资的难点,除了所有早期项目都存在的失败概率高、退出周期长外,我认为还有几点:首先,要判断技术路径的可行性,是不是通向胜利的那条路;其次,要判断技术创新能否商业落地,以及落地的时机是否恰当,有些技术很先进,但太过前沿,市场还没有培育起来也不行;再次,科技项目的创始人一般比较学院派,商业运营能力可能存在短板,投资时还需要关注创始人和团队的商业化能力。

融中财经:您认为,未来专精特新领域值得重点关注和布局的细分方向有哪些?

倪泽望:从产业链角度,当前整个外部环境在高度不稳定的博弈状态,国际体系正在松动重构,产业原有的体系、分工和互信都被打破。国内国外双循环是个理想的解决方案,也是大趋势,但实际上众多产业和供应链受此影响,处在不稳定、混乱且快速变化的状态(如芯片产能的急缺、新疆棉事件等政治因素影响商业),这个过程中就产生了很多机会。

中国企业会向价值链两端延展的趋势不会改变,也是唯一的出路。

可以预见,未来会下游诞生品牌、输出文化乃至承载价值观,上游则突破核心技术,主导行业标准,搭建行业协会,构建产业生态。专精特新的投资有两条主线。

第一条主线,产业升级转型的时代机遇。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一方面有劳动力成本提高,人口老龄化,低质低价无以为继的驱动力,另一方面消费分级千人千面,从大规模低成本生产走向小批量个性化定制,为设计、研发、生产、仓储、销售带来了全方位的挑战,拉动生产端设备智能化,产线柔性化,运营数字化。制造领域有丰富的场景和需求,当前中国制造智能化水平还很低,行业发展空间巨大。

这个领域中,单点设备上,关注具有感知、分析、推理、决策、控制功能的制造装备,如柔性、智能化机器人、复合机器人、物流/仓储/清洁机器人、3D打印、精密测量、检测、引导的机器视觉装备。此外关注产线、企业层面的数字化转型,如工业互联网、工业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互通技术、仿真优化/可预测性维护的行业应用。

第二条主线,双循环下的国产替代。

过去,国产替代品逻辑以商业为主,更快的响应、更优的服务、更低的价格是核心竞争力。当前形势下,要解决“卡脖子问题”,核心材料、核心零部件、核心装备和软件的独立自主性更加重要,从而产生了新的投资机会。

双循环下,自主技术、产品有了历史性机遇,有了导入和迭代的机会,有望从性价比优势、服务优势,升级为品质优势、技术优势,依托庞大内需市场和持续推进的智能制造,将构建可持续的制造业竞争优势,终将走出国门,争夺国际高端市场。

国产替代会有渐进性,首先是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工艺、经验后系统集成能力、生产能力的替代,如机器人、3D打印设备、半导体装备整机。之后关注核心装备、零部件的攻关和突破,如半导体产业链、工业母机产业链、机器人产业链、基础材料、工业软件等。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