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8 3 2 6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闺蜜财经 | 闺蜜看财经,发现财富守护爱 2022/01/26 10:32

养生一度是中老年人的专利,但现在90后、00后也开始抢占“养生C位”了。

从"食补潮流"进阶"靶向进补",颜值焦虑与脱发问题的双重叠加,让这届年轻人竟囤起了传说中的补肾“神药”——六味地黄丸。

在众多品牌中,张国立2005年前后的那句“治肾亏不含糖,三百年好品质,六味地黄丸,信赖九芝堂”的广告语,让九芝堂自家的六味地黄丸火遍大江南北,并把它做成了一门补肾的好生意。

近年来,这家有372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却命运多舛。

2015年,李振国豪掷15亿元从涌金系手中接盘九芝堂,并让它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收购创新药企业,在抗体药和干细胞等生物制药领域不断发力,但7年过去,这家百年药企并未重回昔日巅峰。

2022年1月1日九芝堂宣布上调六味地黄丸的价格,成功刷了一波存在感。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命运多舛的百年老号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对“成功”二字的渴望或许贯穿了李振国的创业生涯。

2015年,李振国借助自己创办的友搏药业,从涌金系手中接过九芝堂这个百年老店的大旗,成功借壳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医药行业的一匹“黑马”。

彼时来自牡丹江的友搏药业,名不见经传,与距今已经372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九芝堂摆在一块儿,显得“门不当、户不对”。

这背后彰显着李振国自己的雄心。要知道,九芝堂前身“劳九芝堂药铺”起源于清顺治七年,即公元1650年,是长沙最老的药号,在业界素有“南有九芝堂、北有同仁堂”的说法。

比九芝堂更为悠久的是它的当家产品六味地黄丸,这味药最早能追溯到1000年前的宋代,使用的古方源自“医圣”张仲景的《金匮要略》“崔氏八味丸”。 经后人改进后有了如今的六味地黄丸,目前国内销售的品牌有700多种 ,其中比较出名的包括九芝堂。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药如其名,六味地黄丸是由熟地黄、茯苓、泽泻、山药、山萸肉、丹皮六味中药炮制而成。

一位中医表示:“六味地黄能肝肾阴虚病都通治,比如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结核、男人的性功能下降、前列腺疾病等,凡是具有潮热、盗汗、腰酸腰疼、腿软、眼干涩模糊、性功能下降等症候特征的都可以灵活加减运用。”

除了六味地黄丸,2004年,李湘、邓婕、高秀敏三个年龄段的女人喊出“血气充足才健康,补血认准九芝堂”的广告,也成功为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打开了市场。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可以说,九芝堂凭借这两大王牌产品成功被推上“神坛”, 在医药行业,品牌就是打开陌生市场的畅通无阻的通行证。

截至2020年末,九芝堂在全国有466家连锁门店,并连续多年入选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始终位列湖南省中华老字号企业第一名。

这正是李振国创办的友搏药业缺少的“品牌效应”。因为创办于1995年的友搏药业可以说是一家“野生”药企。

在与九芝堂重组之前,友搏药业95%的营收都来自一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药创新药 ——疏血通注射剂,这是国内第一个动物复方水针剂型品种。

这款以水蛭和地龙( 也就是俗称的蚂蟥和蚯蚓 )为原料的中药注射剂,主治脑血栓等心脑血管疾病。凭借这款独家药品,李振国不仅成功在牡丹江市铁岭镇创办了友搏药业,赚得自己的第一桶金,甚至通过这款药顺利借壳上市。

有意思的是,因为很多中药注射剂存在不良反应,同属的疏血通注射剂也没有逃过质疑。2017年,《新版医保目录》明确限制26种中药注射剂的使用, 友搏药业的“血通注射液”被列为“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确的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患者”使用。

李振国似乎是早已预料到仅凭这款药无法做到“一招鲜吃遍天”,早早已开始了谋划。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兽医是怎么成首富的?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这位站在这家百年药企背后的中药大佬,其实是兽医出身。

1960年出生于黑龙江牡丹江的李振国,可以说是中国医药行业第一批自主创新研发药物的人物。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不过在进入生物医药行业之前,22岁的李振国毕业于黑龙江省畜牧学校兽医专业,毕业后便被分配到牡丹江市奶牛厂工作。

“我命由我不由天”在李振国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1984年,因工作机会李振国被派驻深圳,在那个创业大潮涌现的时代,兽医出身的李振国经常与生物医药行业的人打交道,发现制药行业比当兽医更有“前景”,于是毫无制药理论与实践经验的李振国竟一头扎了进去。

没有生物医药基础的他一边上课学习一边试验。用他的话说,“为研究新药,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后东挪西借,(当时)简直着了魔。”

为了实现从地龙(蚯蚓)和水蛭的提取物精炼提取后,可以直接注射到人身体内的想法。李振国用了10年时间。

最终在1989年这款“独门秘方”诞生在实验室,李振国带着这款专利成功衣锦还乡,友博药业诞生了。

短短几年时间,友搏药业就成为了当地的明星企业以及纳税大户,虽然外表风光无限,但李振国知道,仅靠营收贡献超九成的这一款药“疏血通注射液”,并不能支撑友搏药业长久地走下去。

上市,成为李振国认为可以获得更多资金进行创新的最快途径。据一位接近李振国的人士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 “振国平常做事的风格是比较温和、低调和果断,最主要的是决策能力强,尤其是在转折时期,决策能力超出常人。”

这一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在涌金系发生剧变后,作为“涌金系”旗下拥有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九芝堂,也没能独善其身,从2008年的营收11亿元仅增长至2014年的14亿元。基本进入停滞状态。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那些年间,“涌金系”寻求退出九芝堂的消息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而名不见经传的牡丹江首富李振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短短两个月时间,便与涌金系敲定了交易。

2015年,李振国携友搏药业通过定增注入资产和股权转让的方式,先是用15亿元获得九芝堂28.06%的股份,后又以65亿元的资产估值将友博药业装入上市公司。最终,李振国凭借42.33%的股份,成为九芝堂实控人。

虽然在当时外界看来这是一个亏本生意,因为“埋头发财”的友搏药业2014年净利润就高达4亿元,是九芝堂同期营收的1.6倍。

但正如李振国所说:“品牌上九芝堂绝对有影响力。”之后借助这一中药老字号,李振国进行资本版图的扩张也走得名正言顺。

截至2022年1月19日,李振国持有九芝堂29.69%的股份,按照83亿的市值计算,其身家达25亿元。在2021年的胡润富豪榜上,牡丹江仅有李振国上榜。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热衷资本运作的大佬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借助九芝堂这一老字号,李振国打着“创新”的旗帜开启了自己的资本之路。

李振国接手九芝堂时,公司已经从一线中药企业行列掉队,对此李振国曾说:“想撵上人家,进入中国制药企业的第一阵容,别无选择,只有创新!”

但当时九芝堂的创新却不走寻常路。原来在借壳上市之前,还没爆雷的康美药业就一直是友搏药业第一大客户。在2015年重组完成后,九芝堂发公告称,与康美药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2016年、2017年,康美药业分别为九芝堂第一大客户。 根据当初的“业绩对赌”协议,友博药业2015年至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7亿元、5.15亿元和5.79亿元。最终九芝堂精准“踩线“,其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1.29%、100.69%、101.66%

虽然康美药业887亿元的财务造假事件震惊资本市场,但九芝堂曾对外澄清称,对公司财务并无影响。

不过,业绩变脸却是事实。2018年,九芝堂的营收业绩腰斩,净利直接下滑至3.33亿元,同比减少52%,到2019年,其净利润更是直接降至1.3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九芝堂归因于“两票制”等原因。在业绩变脸后,做研发起家的李振国又继续高喊“将‘传承与创新相结合’作为公司始终坚持的发展理念。”

自此九芝堂便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收购创新药企业,在抗体药和干细胞等生物制药领域不断发力,如一家创新药企科信美德治疗糖尿病的“477”项目,将有可能颠覆糖尿病患者使用胰岛素降糖的传统治疗方式;布局美国Stemedica公司,进军干细胞领域。

这些资本运作背后却暗藏玄机。原来2018年,九芝堂准备斥巨资10亿元收购没有营收还背负负债的创新药公司科信美德。最终这笔10亿元的生意被监管部门叫停。

根据证监会的关注函, 李振国女儿李鹤持有科信美德最大股东REMD Biotherapeutics Inc22%股权。原来这笔交易的关联方最终指向李振国。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在生物制药碰壁后,李振国又将重心放到干细胞领域。

根据2020年年报,目前九芝堂已有干细胞相关临床试验获批,多个研究项目也正在推进。但基本还都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是否能成功也未可知。

就如一位投资人讲道:“九芝堂的发家相比同仁堂这些老牌子,少了些底蕴。九芝堂的驴胶补血产品,做不过东阿阿胶;六味地黄丸产品,比不过仲景牌;安宫牛黄丸,市场更认可同仁堂;疏血通是心脑血管领域中药注射剂,竞争更激烈。”

而传统中药企业跨界的难度可想而知,搞研发需要的是真金白金地投入。但九芝堂这几年的研发费用并未显著增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九芝堂的研发费用仅从2018年的0.8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3亿元。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按照李振国的设想,九芝堂未来营收中,现代化生物药和细胞药将要占到70%左右,成为主导。但几年过去, 2020年九芝堂七成以上的营收依旧来自六味地黄丸、驴胶补血颗粒等中成药。

这几年九芝堂的营收增长幅度也不大。2018年至2020年,九芝堂的营收分别为31.62亿元、31.84亿元以及35.6亿元;净利润也从2018年的3.33亿元下滑至2020年的2.7亿元。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在真金白银的砸向新领域之后,九芝堂以及李振国个人的资金压力显著。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九芝堂营收为29.9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但同期,九芝堂的负债已经累计达13.57亿元,货币资金仅有3亿元。

新知达人, 83亿“补肾神药”,要靠这届年轻人拯救

1月20日,九芝堂发布公告称,李振国办理了股份解除质押手续,截至当前,其累计质押股数1.63亿股,合计占其持有股份数量的63.32%。

虽然股权质押比例不高,但李振国的资本版图除了九芝堂之外,还实控有49家企业。根据天眼查显示,5年时间里,李振国的股权质押次数高达95次,最高的一次股权质押比例接近九成。

如今“靶向进补”的年轻人对六味地黄丸的追捧,将老字号九芝堂重新拉回大众视野,但补肾这事,从来是各说各话因人而异,“不看广告看疗效”。

更多“养生”相关内容

更多“养生”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