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重返纳斯达克,瑞幸愿不愿意并不重要

锌刻度 | 科技产业新锐观察者 2022/01/25 14:13

新知达人, 重返纳斯达克,瑞幸愿不愿意并不重要

资本市场没有浪子回头这一说

撰文 / 陈邓新

编辑 /  高   智

瑞幸咖啡,似乎对纳斯达克仍有执念。

日前,《金融时报》报道,瑞幸咖啡与投资者、顾问举行了会议,正考虑在纳斯达克重新上市,最早可能于2022年年底。

受上述消息提振,瑞幸咖啡在粉单市场暴涨16.16%。

遂即,瑞幸咖啡对外澄清:“针对网传瑞幸咖啡考虑重回纳斯达克上市的消息,报道不实。”之后瑞幸咖啡又暴跌6.17%。

不过,瑞幸咖啡未必没有这个心思。

《晚点 LatePost》于2021年12月11日报道,现任瑞幸管理层超额完成了与资方的业绩对赌,约定回报是一定比例的股权,为明年退市再上市做准备。

那么,如若重返纳斯达克,瑞幸咖啡符合再上市的标准吗?这个过程,到底难在哪儿?瑞幸咖啡有这个迫切的需求吗?

依然亏损,但满足转板基本要求

谁都想不到,瑞幸咖啡在中概股中竟然一枝独秀。

据公开数据显示,热门中概股指数2021年跌幅超50%,中概股也被投资者戏称为 “终丐股”,唯恐避之不及。

可退市之后的瑞幸咖啡,却越活越滋润。

2020年6月29日退到粉单市场,瑞幸咖啡开盘价为0.98美元,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呈现震荡走高的姿态,2021年创下17.79美元的高价,以此计算涨幅高达17.15倍。

谁都想不到,瑞幸咖啡在中概股中竟然一枝独秀。

据公开数据显示,热门中概股指数2021年跌幅超50%,中概股也被投资者戏称为 “终丐股”,唯恐避之不及。

可退市之后的瑞幸咖啡,却越活越滋润。

2020年6月29日退到粉单市场,瑞幸咖啡开盘价为0.98美元,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呈现震荡走高的姿态,2021年创下17.79美元的高价,以此计算涨幅高达17.15倍。

新知达人, 重返纳斯达克,瑞幸愿不愿意并不重要

瑞幸咖啡股价走势图

所谓粉单市场,是美国资本市场最底层的一环,主要为退市企业、小微企业以及海外公司股票存托凭证服务。

一时间,成为粉单市场的“香饽饽”。

此背景下,外界对瑞幸咖啡时不时传出重返纳斯达克的传闻,并不感到惊讶。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Pink Sheet(粉单市场),没有财报定时披露要求,瑞幸暴雷之后几乎期期不拉下,这个动作本身就意味深长。”

事实上,从粉单市场申请升入纳斯达克,需要满足如下条件:

·净资产达到500万美元,或年税后利润超过75万美元,或市值达5000万美元;

·流通股达100万股;

·90个交易日内最低股价为4美元;

·股东超过300人;

·有3个以上的做市商。

截至2022年1月21日,瑞幸咖啡收盘价为10.79美元,市值为31.18亿美元,流通股总数为2.89亿;近90个交易日内最低股价为8.4美元;当天成交453.89万股,换手率为1.57%,而粉单市场每手股数为1。

此外,瑞幸咖啡2021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为23.502亿元,同比增长105.6%;净亏损为2350万元,较去年同期收窄98.6%;2021年前三季度净营收为55.33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的40.33亿元。

之所以亏损,与办公室搬迁(1420万元)、应对财务丑闻诉讼和重组(7550万元)等有莫大的关系,这意味着其距离盈利已不远了。

一言以蔽之,瑞幸咖啡满足转板的基本要求。

造假污点洗不掉,“脱单”是一厢情愿?

尽管如此,瑞幸咖啡能否如愿以偿,市场仍然意见不一。

一种声音认为,基本面不断改善,历史遗留问题也有了明确的解决方案。

截至2021年9月30日,瑞幸咖啡全国门店数为5671家,其中自营店为4206家,加盟店为1465家,分别同比增长了6.4%、66.7%,重新走上扩张的道路。

这意味着瑞幸咖啡已渡过至暗时刻:2020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的营收仅有5.65亿元,耗时六个季度增长了8.49倍。

更为关键的是,国内被罚6100万元、美国被罚1.8亿美元,且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理论不等于现实。

当初瑞幸咖啡收到两份退市通知,一份涉及财务造假,另外一份的理由为无法编制2019年财报,倘若不以造假的名义退市,重返纳斯达克并未不可能。

可惜的是,SEC给出的退市理由正好有这条。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瑞幸咖啡触犯了《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规则》5101条款与5250条款,涉及虚假交易行为以及未能公开披露有效信息。目前,全球多国对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退市后都有不得再谋求上市的规定,中国《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对于在市场入口即违法的欺诈发行公司,违法行为恶性较大、反响强烈,不再给予其重新上市的机会’。”

对此,风投人士Vesting也深表认同:“ 瑞幸咖啡重新上市最大的障碍是心理上的,这在市场上会造成不良的示范效应,降低对财务造假的震慑力 。”

风投人士Vesting进一步表示,美国的场外交易分为OTC与OTCBB两大市场,其中OTC按照又分为OTCQX、OTCQB、OTCPink(粉单市场),2018年至今,除了OTCPink之外的三个细分市场都有成功转板的案例。

譬如,SWK Holdings公司从OTCBB市场转至纳斯达克、California Bancorp公司从OTCQX转至纳斯达克、Metalla公司从OTCQB市场转至纽交所……

“最近三四年,粉单市场近万家公司,没有一家成功转板的。”Vesting如是说。

需要注意的是,粉单市场不乏知名公司,曾经阿迪达斯、雀巢、阿迪达斯、大众等在粉单市场留下过足迹,而当前可以交易的当属腾讯控股最为耀眼。

从这个角度来看,瑞幸咖啡“脱单”颇难。

新知达人, 重返纳斯达克,瑞幸愿不愿意并不重要

腾讯也在粉单市场交易

对手环伺,广积粮迫在眉睫

在粉单市场,腾讯控股可以泰然处之,但瑞幸咖啡未必耐得住。

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告诉锌刻度:“粉单市场融资功能弱,瑞幸咖啡难以借力,而腾讯控股则无所谓,主体在港交所那边,美国这边不过是多了一个简单交易的渠道。”

实际上,瑞幸咖啡正面临严峻挑战,亟需屯粮备战。

近两年,国产咖啡品牌不断涌现,这其中蜜雪冰城表现得咄咄逼人,创立幸运咖品牌,跟瑞幸咖啡正面叫板。

据爱企查信息显示,幸运咖成立于2019年9月,注册资金为1亿元,由蜜雪冰城100%出资并持股。

新知达人, 重返纳斯达克,瑞幸愿不愿意并不重要

图源:爱企查

而据公开数据显示,幸运咖主打现磨咖啡,旗下咖啡豆宣称出自巴西、埃塞俄比亚、危地马拉和哥伦比亚,但售价为5元~15元,均价为6元,目前门店数量突破500家。

显而易见,幸运咖与瑞幸咖啡的打法高度重合,走的是高性价比路线。

更为关键的是,蜜雪冰城将幸运咖视为开辟第二战场的重要砝码,蜜雪冰城总经理张红甫甚至亲自挂帅上阵:“曲折的路才最有价值,赔钱而不死,就是增加了土壤的肥力。”

言下之意,不怕烧钱扩大战火。

面对切入战略腹地的幸运咖,瑞幸咖啡势必不会坐以待毙,竭力阻击在所难免,那么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发。

需要注意的是,瑞幸咖啡主要重视的对手并非仅仅一家。

星巴克于2020年11月首次投资11亿元在中国建亚洲最大工厂,加码意图明显;腾讯投资的加拿大国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加快中国开店的步伐;麦当劳宣布,其旗下品牌麦咖啡预计到2023年全国将有超过4000家麦咖啡……

相比国外品牌,跨界对手更值得留意。

譬如,喜茶切入咖啡赛道,先后推出海盐、美式等咖啡产品,除此之外也参与了咖啡品牌Seesaw的A+轮融资,后者曾在李佳琦等直播间出现,也频频与小红书达人合作

再譬如,茶颜悦色早在2020年就与三顿半在长沙开设了首家线下联名概念店,试水咖啡这个细分市场。

简而言之,瑞幸咖啡遭遇围剿。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瑞幸咖啡与2021年4月率先推出生椰拿铁,大火之后,喜茶上线了生生打椰椰拿铁、生打椰椰冻拿铁等,而奈雪的茶也推出了生椰拿铁、厚乳拿铁等,对标的意味浓厚。

据IT桔子数据,2021年上半年咖啡领域相关项目融资事件有15起,创业公司融资超过60亿元。

面对如此严峻的竞争势态,瑞幸咖啡能否守基本盘,得打一个大大打问号。

总而言之,大难不死的瑞幸咖啡,当下一方面要与蜜雪冰城争夺下沉市场的话语权,另外一方面要与国外品牌以及跨界对手周旋,如若有资本市场的助力,则可减轻打持久战的后顾之忧。

因此,瑞幸咖啡难免挂念纳斯达克。

END

更多“瑞幸”相关内容

更多“瑞幸”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