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2021存款排名:哪个城市最有钱

地产资管网 | 关注房地产资产管理的变革创新 2022/01/25 09:46

排版丨张爱  来源丨米筐投资

评比城市实力,有很多维度。比如GDP、上市公司数量、财政收入。

但归根结底都可以转化成一个最硬核的指标——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

就是把一个城市里所有的存款加起来,看看一共有多少钱。说别的都虚,就看你有多少存款好了。不管是个人存款,还是企业存款、机关存款都算在内,由央行直接统计,不受地方干预。

即便你把钱存到余额宝或者买理财产品,也是逃不出银行系统的。只是在银行报表中,从“居民存款”变成“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而已。

01

中国哪个城市最有钱?下面就是34个主要城市的排名:

新知达人, 2021存款排名:哪个城市最有钱

先说明一下:由于12月的数据一般要到3月份才会公布,所以我们先看截至11月的数据——不过最后一个月份不会有什么变化,11月基本就能代表全年了。

西安、成都、南宁这三个城市没有公布数据,上表不包含这三城。

好,接下来再聊聊这个排名背后的意味。

02

可以看到,北、上、深、广大幅领先,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叫“绝对的力量”。

北京的总存款超过20万亿元,相当于杭州+南京+重庆+苏州的总和。当然,北京有特殊性。

特殊就特殊在它有很多全国性的钱、暂时集结在这里。比如全国性的社保基金、各高校等事业单位的拨款经费、央企总部的统一结算等等。

我查了一下里面的分项,估算这部分钱大概有2.7万亿左右。由于这笔钱既不能反映它的经济基本面,又很难在实际中被市场调用,所以应该核减一下。不过核减之后北京也仍然是第一。

上海作为老牌的金融中心,仅次于北京,也是应有之义,毫无意外。

广州和深圳这几年没少battle,但在金融机构存款这一硬核指标上,给了人们一个强有力的回答。

何况深圳的面积比广州小得多,只相当于广州的27%。这说明深圳的经济密度相当大。

其实多年之前深圳就已经超过了广州,只是如今的距离越拉越大。2015年二者相差1.49万亿,如今已经相差3.57万亿。

杭州紧随四个一线城市之后,离广州只有一步之遥,实力不俗。

它处在长三角内圈,有省会的地位,还有良好的治理水平和商誉资产,钟灏认为它的后劲仍然十分强大。

03

再看天津。天津这一年来的增幅有6.64%,虽然并不算高,但比起前几年总算是有所改善了。

主要原因,还是要归功于今年整体外贸的增长:

1-11月天津出口额为3472亿元,同比增长达到23.5%。贸易顺差也同比例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津出口的商品中占比最大的是机电产品(机电产品中占比最大的是芯片和汽车配件),占比第二的是钢材,第三是医药(尤其是疫苗)。

这一两年以来,中国经济基本全靠外贸了。所以我们看到,外向型的沿海城市存款增长都比较猛。

宁波就是一个典型:2021年1~10月,宁波的出口增幅同比20%,这还是在2020年基数并不低的情况下达到的。顺差达到了2740亿元。因此排名比去年上升了一位。

郑州受到暴雨和疫情的多重困扰,今年表现较差,被宁波反超。

无锡、佛山、大连、厦门等,也是同样受益于外贸。

其中无锡的出口都连降好几年了,2021年也来了个大翻身。

佛山出口增幅27%,顺差达到了3600亿。

大连的出口本来是连年下降、连年逆差,终于在2021年外贸高增长的大环境下回了一点血,出口增幅17.4%,可惜总体仍然是逆差。

沈阳比大连更惨,沈阳身处内陆,这两年的外需爆棚,对沈阳并没有什么带动。它的外贸额度非常小,逆差却非常大:

1~11月的进口额是134亿美元,出口额只有67.2亿美元,出口只有进口的二分之一。所以沈阳今年下降了三位。

昆明这两年都很低迷,是34个城市中唯一负增长的。

这个表里面所有排位下降的城市,如郑州、沈阳、昆明、哈尔滨,都是位于东北、以及中西部。

04

注意,截至今年11月,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比去年11月增长了8.47%。

这意味着,凡是存款增幅低于8.47%的城市,都没有跑赢大盘,新增的资金没有流入这些地方。

等过两个月,各地发布年度存款数据之后,我再做一个5年增长幅度的排名,看看从2016年到2021年谁的资金增长最多。

那么明年,谁又会是赢家?

2021年的逻辑是外贸,2022年的逻辑就是基建。

中国大规模发行货币的方式,(除了顺周期的信用扩张之外)主要有两种:

一是外贸(引起外汇占款的增加)

二是基建(逆周期引起信用扩张)

2021年外贸大幅增长,沿海外向型的城市沾光了。

2022年如果大上基建,谁更沾光?不好意思,还是发达城市,为什么?

因为它们储备项目多、可投资金也大。更重要的是,这两年高层的理念已经发生转变:

以前为了均衡发展,在偏远地区、小城镇投了很多项目,造了很多大桥和公路。但由于回报太差、且税收和土地出让金也无力反哺这些基础设施,给当地政府造成了重大的债务压力。

前有贵州独山县暴雷,今有鹤岗启动“财政重整”,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例子。

所以高层及时转变了思路:

对那些债务压力过大的、财力又很薄弱的地区,就不怎么批发债额度了,也不怎么批项目了。发债额度重点向发达地区倾斜,基建自然就向发达地区倾斜。

2022年一季度的发债计划就显示,债务压力较小的东中部省市占比较高,比如浙江计划发行占比18%,比过去两年实际发行的比例提高了4个百分点。

截至1月8日,14个省市公布的“十四五”综合交通投资规模合计约13.5万亿元,相比“十三五”增长超过40%,这里面是债务压力小的地区规模较大、增长较快,尤其是广东、浙江等地。

所以可以预测,明年的存款排行会是怎样一个情况。

等待验证。

更多“存款”相关内容

更多“存款”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