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市场人 | 教育圈的市场人 市场人的社交 2022/01/24 14:04

2018年,线下付费自习室大热,仅仅一年后,线上自习室也轰轰烈烈地铺开。

2020年,疫情再次创造好风口——中小学开启了线上学习模式,在线自习室成为教培机构“线上教学新标配”。

天时地利似乎都有了,线上自习室迎来飞速发展。

不过,线上自习室在出圈的同时,也引发了家长的担忧:使用线上自习室的有一大部分为未成年人,如果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孩子们很容易受网络环境影响,学习效率不升反降。

如今,又是一年多过去了,那个火起来的线上自习室怎么样了?

回顾:

直播学习成风潮

这届年轻人喜欢搭伴学习

“知道吗?这届年轻人爱上B站搞学习”。

2019年,央视网就发现,哔哩哔哩平台成为了“Z世代的新式社交型学习平台”。2018年,用户直播学习时长达到146万小时,以“#study with me#”为标志的学习直播成为该平台中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大量用户开设直播间,分享自己的学习过程,形成直播学习的风潮。

年轻人爱学习,领英的一项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我国有高达61%的职场人士希望在周末或工作日的晚上进行在职教育,并有38%的被访者表示有意愿通过考证给自己“加分”,比如注册会计师证、律师证等。

除了在职人士“想进步”,大学生们更愿意花钱买氛围。随着考研、考博、考公的比例明显提升,而各大院校的自习室资源相对稀缺,部分考研、考雅思等学生开始选择社会自习室。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具体直播啥?以“哔哩哔哩”平台中的学习直播间为例,参与者主要包括主播与观众。一般来说,主播会通过直播间简介、直播界面、直播间名称等方式点明自身学习目的,如高考、考研上岸、考公上岸等,并以此为激励目标,吸引他人参与。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某平台直播自习室截图

在直播间里,大部分主播会对自己的直播间进行修饰,包括书桌布置、界面显示的编辑等,个别主播在直播间简介中还会对如何布置学习空间进行介绍,自我定位为直播间观众的“云同桌”。

按照直播间的风格,可划分为激励型、风格型、简约型三类,其中:

激励型直播间多使用“你我皆是黑马”“你摸手机时别人正在学习”等具有明显激励色彩的话语引导观众继续学习,直播间对页面的设置更加复杂;风格型直播间根据主播的个人喜好布置成为国风、韩式、日式等不同的风格;简约型直播间以展示简单书桌布置为主要特征,该类型直播间的前台布置明显低于其他两种类型。

同时,在声音设置方面,学习直播间多以设置白噪音、轻音乐等背景音为主,主播极少和观众进行直接对话。

很多体验过共享自习室的用户表示,在公司或一些公共场所容易受到周围的干扰,而在家里也会有很多“诱惑”,很难真正做到静心学习,但在在线自习室能够感受到很强的学习氛围,学习的效率也会变得很高,“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才能走得远,每当抬头看同学认真学习的模样,便明白了学习之路不再孤单。”

火热:

线下转线上,

教育巨头入局虚拟自习室

在线上自习室之前,共享自习室之风,是在日韩流行后刮入中国的。

就成都本地而言,大概在2018年5月,收费的共享自习室(线下)开始出现在了成都,2019年,共享自习室迎来快速发展,全国新增近千家,到2020年上半年,全国付费自习室已突破千家。

作为一种新型经济业态,共享自习室通过整合现有的社会资源,以时间为单位出售空间座位的使用权,为顾客提供自我沉淀和自我提升的沉浸氛围,满足顾客的学习需求。

在大部分的共享自习室中,每个座位都会配有储物柜、插线孔、台灯等设备,同时还会提供无线网络上网、热水饮品零食等服务。大多数共享自习室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预约,一些规模较大的连锁型自习室还会有自己的预约系统或预约小程序,预约成功后方可进入共享自习室进行学习。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某平台线下自习室搜索截图

不过,对学习者而言,在线自习室的成本相对更加低廉,一部手机,一个App,就可与上百人同时在线自习一整天。

价格低廉甚至几乎零成本,还能很快找到同伴,因此,在线自习室这个赛道,迅速成为资本们的新商机,同桌、Timing、Costudy等App相继被开发,小程序、微信群、QQ群和豆瓣高楼应运而生,为用户提供多人视频模式的自习平台。

彼时,在线教育赛道一片火热,对教育巨头来说,且不管赚钱不赚钱,这一在线教育新场景怎能轻易错过呢?毕竟口岸是要占住的。一时间,教育企业纷纷开始试水线上自习室业务,把自习室作为成套课程中的补充手段。

2020年5月,粉笔网精品班推出自习室服务;

2020年9月,考研自习室上线;

2020年9月,学而思网校推出线上自习室;

2020年12月,清北网校孵化线上自习室。

在疫情的催化下,在线自习室进入了中小学生的生活,并一度成为教培机构“线上教学新标配”。

新形势之下,这届年轻人也乐意为学习场景买单。

根据艾媒咨询关于付费自习室的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如今付费自习室的消费者对象基本为在职人员和学生,占比分别为35.2%和30.5%。

据显示,在中国,消费者预期可接受的价格基本在20元以下,但实际上线下自习室的每天平均价格位于20元以上。25.5%的消费者认为价格较贵,29%的消费者认为价格合算,45.5%的消费者表示价格可以接受。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艾媒咨询截图

线上自习App在收费上就更有新意了。例如,某自习室要以券换取学习机会,而获得券的方式多样,除了直接花钱购买,还能通过坚持自习获取、推荐新用户获取。

现状:

未成年人易受网络环境影响

有巨头已退出直播自习室业务

对学生来说,自习作为课堂外最主要的学习阵地,承担着辅助教学的重要作用。 在一定程度上,在线自习室通过摄像头营造的学习氛围,的确能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减少学生的偷懒行为。

但这只是线上自习室的一部分,随着各种线上自习室App的上线,很多家长发现,孩子的在线自习室里还有短视频和益智小游戏。就有家长曾在网上吐槽,“娃娃自制力不强,线上自习室里的各种‘花样’,反而分散了娃娃的注意力。”

不仅如此,线上自习室甚至还滋生出了违法行为。

2021年1月27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在腾讯旗下的QQ自习室里,一到深夜,部分用户利用自习室直播传播色情内容,用户发红包便可获取大量低俗视频。

针对该事件,QQ自习室当天对外回应,发现确实存在少量恶意用户发布低俗内容及进行黑产引流。随后,QQ关闭了深夜自习室(23:00-8:00)的评论功能,提出进一步收紧评论尺度标准、提升用户加好友门槛。

未成年人自习室的直播则更是规则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不得为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为年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时,应当对其身份信息进行认证,并征得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因此,针对未成年人的自习直播,不但存在家长们烦恼的“注意力被分散”问题,也还存在法律问题。

2022年1月20日,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发现,在“QQ-动态-更多业务”中,已找不到QQ自习室。在“动态”中搜索“自习室”,仅能搜到“同伴自习室”小程序。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QQ截图

天眼查显示,“同伴自习室”属于深圳众诚智学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与腾讯并无直接联系

事实上,不仅腾讯从直播自习室“退群”,诸多在线自习室都不提供直播功能,提供直播自习室功能的平台也加强了管理,提示未成年人不得参与直播或打赏。

新知达人, 线上自习室:来也无声,去也无声

哔哩哔哩截图

2022年1月20日下午3点半,记者还体验了市面上一款较为火爆的在线自习室App,显示有38509人自习中。

记者进入小学部,选择进入一楼综合10班。在模拟教室里,用户只能看见其他用户的统一模拟形象,点击某位“同桌”,仅能看到睡眠情况、自习情况与备考目标,其他个人信息保密。

仅从体验来看,直播上自习 已告别野蛮生长时代

更多“线上自习室”相关内容

更多“线上自习室”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