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沉静领导之道:找到变通规则的途径,而不是打破它们

同心动力管理洞见 | 激发积极改变 铸造商业信仰 2022/01/24 08:39

巴达拉克笔下的领导之道并不是宏大的或者是英雄式的,而是在人性和常性的视角下,管理者迈出的每一小步。那些看似普通的决策,是在混杂动机之下,经过小心谨慎、周密思考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的成果,也是常常被忽略的“沉静领导之道”。

与其说沉静领导是一种类型,不如说是一种风格,它乍看起来“步调缓慢”,却被实践证明,是使一个组织乃至整个世界得以改善的“最快途径”。

作者:小约瑟夫·巴达拉克

分享:同心动力管理V视角(ID: topduty)

人们普遍认为,领导者就是乐于为他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舒适和方便。正如英雄主义的自我牺牲的故事一样,向我们展现了人类精神有时能够达到多么高尚的境界,摆脱了自怜自哀、利己主义,以及自然而然地为个人成就和贡献而自得等因素的羁绊。

而在现实中,很少有人希望成为烈士或是为某项事业牺牲自己的一切——而这恰恰说明为什么我们会赞扬和称颂少数能做到这些的人,把他们称作圣人和英雄。

人的本性没那么高尚,却更加复杂。

1

混杂动机是沉静领导者破局的关键

许多人在意自己会给其他人或组织带来些什么,也同样在意自己。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在他们的行为中并行不悖。

伟大的犹太学者和教育家希勒尔揭示了人类动机的复杂性,他问道:

“如果我不为自己打算,谁会来为我打算?如果我只为自己打算,那么我又算是什么呢?”

事实上,由于种种原因,复杂混合的动机正是沉静型领导者成功的关键所在。

首先,如果他们的动机不是混合的,如果他们只是一味地利他或一味地牺牲自我,他们的努力不会那么持续,也不会那么卓有成效。 沉静领导之道是在无名僻壤上漫长而艰难的长跑,而不是在欢呼的人群面前激动人心地冲刺。

潜在的领导者需要从众多动机中汲取力量 ——不论这动机是高尚的还是平凡的,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是利他的还是利己的。 他们面对的挑战不是如何压抑利己的念头和平凡的动机,而是协调、引导和控制它们。

其次,能够长期贯彻和持续的领导之道,往往就意味着领导者成为“圈内人”。这给领导者以机会,让他们能在不少问题上和很长时期内运用其权力和影响力来尽职负责。

但是,人们不可能不知不觉、无意之间就成为圈内人, 他们必须要保持警惕、保护他们的恰当位置、保有对于决策的发言权,才能继续他们的领导。 正如马基雅维利所说:

“如果我不为自己打算,谁会来为我打算?如果我只为自己打算,那么我又算是什么呢?”

传统的领导故事往往强调领袖们拥有纯洁的动机,毫不动摇地献身于伟大的目标和高尚的事业,乐于挑战既有的制度。它们还告诉那些有着混合和复杂动机的人,他们也许会因太自私、太矛盾、太迷惑而不能成为“真正”的领袖。

沉静领导之道的哲学则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观点。

它首先承认,领导者的动机是混杂的。它还认为沉静型领导者的成就往往要归功于他们复杂混合的动机,而不是动机单一。换句话说, 在外部环境和内心世界里信奉复杂性的人,往往比那些试图粉饰棘手事实的人,更有可能战胜日常的挑战。

当然,对于思考领导者的动机来说,这不是一条方便的途径,但它给那些面对艰难的现实抉择的人,提供了非常有价值而又实用的一些道理。

2

混杂的动机是长处而不是弱点

柯特兹是某大型制药公司的一名有经验的销售员,他一直在向医生们出售一种治疗抑郁症的新药,这种药刚开始非常受欢迎。几年以后,没那么好卖了,于是公司开始鼓励宣传它的其他用途。这个办法很成功,销售额开始回升,销售员们完成了定额,拿到了红利,分公司的主管们得到了提升——唯一的问题是,这次新的销售攻势是违反法律的。

联邦药物法规定,公司不得宣传未经证实的药物用途。柯特兹的公司从不明目张胆地让其销售员宣传这种药除了治疗抑郁症以外的任何疗效。然而,在销售会议上,公司发给销售员们相关的信息,却用于答复医生们关于这种药在帮助病人减肥和戒烟方面的疗效。

柯特兹对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握好分寸。他既不想失去赚钱和提升的机会,也不愿意违犯法律。于是他决定只有在医生们主动问到那些未经证实的药效时,他才予以答复;如果不问,他也不会提。

这个策略看上去颇为实际又合乎道德。但是,一段时间后,他渐渐产生了怀疑,于是他决定改变策略,不再回答那些有关未经许可的药效的问题,并且准备去找大夫,告诉他们这种药的副作用带来的危险。

而后,他又把他的决定和理由告诉了其他几个销售员和他的主管。他宣称要向他的上司提出这个问题。

显然, 柯特兹的动机是混杂的。

一方面,他害怕有人受到伤害,他没有被销售额和年终红利冲昏头脑,承认事情的真相。

另一方面,他希望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换句话说,他更高尚的动机与相对低俗一些的动机绝对是混杂在一起的。他行为的出发点是利他主义和利己主义的结合体。

柯特兹的故事给我们上的第一课是, 在乱糟糟的一堆动机面前,保持清醒非常重要。他采取的温和的手段,行动时小心翼翼、谨言慎行、诚实正直。

实际上, 混杂的动机是长处而不是弱点。它们给予他一种分清轻重缓急的能力,一种谦逊而警觉的态度,并帮助他在一个危险地带小心地穿行。

由于担心参与一场道德大斗争带来的个人损失,科特兹没有做出毫无用处的、装腔作势的举动,也没有试图去改变整个世界。

虽然,柯特兹没有打赢过战争甚至是战役,但他却成了一场小型冲突的胜利者,并会在新的一天里继续战斗下去。从伦理的角度,这比突然爆发一次英雄主义的但毫无用处的行动有更多意义。

3

沉静领导之道

有人将“沉静领导”驳斥为一种偷懒的哲学。一个批评者会说,谁都知道,或谁都应该知道世界是不确定的,而人们的动机是复杂的。这只不过是给逃避重大的挑战寻找借口罢了。

这种批评说出了一个事实:无疑,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也会被滥用。但是其他那些道德标准或信条,无论多么崇高,又何尝没有被滥用的可能呢?无数残酷血腥的战争曾经打响,而且正在进行,借的却是再高尚不过的政治和宗教理想的名头。

当然,专注于细微的、谨慎的、努力的人们,很有可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但是几乎所有的观点,如果用漫画的手法来表现,突出它的缺陷,或者觅出一些它违背神圣格言的话,都有可能遭到否定。

或许现实地判断领导者动机的最好方法,是观察他们隐含的东西,观察他们日常生活中被哲学家威廉姆·詹姆士称作 “现金价值” 的东西。对于那些想要在艰难的、动荡的、混乱的环境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的人们来说,有四条原则是非常清楚的。

第一,做事要有主见,不要被混乱的动机弄昏头脑。

第二,不要因为你的动机是混合而复杂的,就认为自己不能胜任,或者可以躲避领导的责任。 哲学家康德曾经写道:“从人性弯曲的本质中,我们得不到任何直截了当的东西。”这意味着认识到性格和动机是不断变化的、复杂难测的,也意味着承认领导者受到了若干方向不同力量的合力驱使。

第三,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的动机,尤其在它们让你觉得无所适从的时候。 内心的矛盾冲突往往告诉你一些重要的东西。同样,当你绝对清楚地看到道义上的真相时,千万要悬崖勒马。道义上的确定性可能是盲目而危险的。

第四,在迎接一个严重的道德挑战之前,确保你自己的安全。 沉静型领导者之所以站出来,一部分是由于涉及他们的切身利益。他们的动机并不是悲天悯人的,但他们有足够的善良和力量。就像一个沉静型领导者说的那样:“既是为了自私的原因,也是为了基本的道义,我选择了迎接挑战。”

这常常就是沉静型领导者坚持、忍耐和成功的原因。

4

沉静领导者的性格密码

克制、谦逊和执着这些美德看上去都太过寻常了。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实践和培养这些沉静领导之道的简单美德。

1. 克制

领导者常常会发现,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本能反应是坚持真理。

例如,当某个上司、某个同事,或者某个顾客做了违法的、残酷的、愚蠢的事情的时候,他们自然的反应是脱口而出:“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这样做。”

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说出了他们真正的想法。他们知道立即泄露出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大多数时候无异于在战争中为了拯救一个村庄而去轰炸它的做法。

沉静型领导者并不打算压抑他们的感觉,但他们的确希望能够尽可能有效地控制和引导它。他们认识到, 用强硬的态度坚持原则可能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但也很可能使情况变糟,因此他们选择了自我克制。

要知道,当人们走上歧途的时候,急速前行会是个极大的错误。

沉静型领导者进行自我克制,并不是为了作壁上观。他们也不会花费时间去寻找灵丹妙药来迅速解决问题。他们知道领导之道是一个漫长的进程,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戏剧化的事件。

因此,当沉静型领导者得到一点额外时间的时候,他们会努力地从中挤出所能得到的一切。他们的克制是积极的、警觉的,而且往往是有创造性的。

2. 谦逊

沉静型领导者并不倾向于认为他们在“改变世界”,他们的目的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他们往往是现实主义者,不会抬高自我努力的重要性,也不会抬高成功的可能性。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争取时间、深入钻研问题,并且循序渐进地推进。

对于他们知道的东西和他们在整个系统中扮演的角色,他们的态度是谦逊的。有一位沉静型领导者这样说:“看,我所努力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沙滩上留下一个足迹罢了。”

这个句子值得我们多做片刻的思考。从某种程度上讲,它说明许多种力量,正如沙滩上的潮水和海风,决定了生活中和组织中各种事情的最后结局。

这是许多领导者,无论是沉静型的还是英雄式的,都理解的事情。

例如亚伯拉罕·林肯说:“我得说自己非但没有控制事情,而且,我得坦然地承认,是事件控制了我。”

二战的英雄约翰·肯尼迪说道:“我别无选择,他们撞沉了我的舰艇。”

法国著名散文家蒙田也曾写道:“光荣走向我们,完全是偶然发生,完全依赖光荣本身的反复无常。”

由于个人的努力往往只是局势中的一个因素,即使在小事上取得进展也常常需要人们去奋斗。沉静领导者对于“成功”和“胜利”的概念是表示怀疑的。因为,他们认识到,许多值得去做的事情就像在沙滩上留下足迹一样,既不伟大,也难持久。他们很清楚地知道,最周密的计划也并非无懈可击。

3. 执着

不顾恐惧和危险做正确的事情,这种勇气是容易受人敬佩的,但是执着似乎就有些让人费解了。过于执着的人可能会招人厌烦,而我们常常会驳斥他们,说他们走火入魔或是该换个活法。

的确,一个人在道德上应尽的责任往往对另一个人来说只是非常小的偏好而已。

有些人努力地为拯救鲸鱼而奋斗,而其他人,尽管在道德水准上并不比他们差,却对此并不关心。

然而,这种差异并不是随机的,这反映的是个别人持久的价值观、信仰和注重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反映的则是人们的生活和经历。

人们真正关心的东西之间的差异很少是随机的或者突兀的,它们是个人化的、根深蒂固的,而且能够告诉我们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执着是重要的,因为沉静型领导者常常会面对艰难的战斗,而在战斗中他们的力量相对薄弱。

他们往往会觉得自己更像是小虫子而不是挡风玻璃。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独来独往的、被人孤立的,而且必须通过长期而艰苦的努力才能得到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

总之,他们的奋斗更像是一场长期的游击战争,而不是一次光荣的骑兵冲锋。这种前景会使一些人知难而退或是半途而废,但无法阻拦沉静型领导者。

就像我们看到的一样,他们之所以行动是因为他们在乎,而他们之所以在乎则是由于强烈的动机(有些是利他的,有些则是利己的)在促使他们前行。

我们看到了 一些沉静型领导者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变通规则的途径,而不是打破它们。 其他人则通过妥协的手段,在敌视的、疏远的群体之间架起了桥梁。

这些不仅仅是认识到什么是正确的事情,然后付诸行动的做法。在这些行动开始的时候,正确的事情还并不存在。它需要孕育、创造,慢慢地通过长期、艰苦而执着的努力来构建。

事实上执着的重要性是令人吃惊的:它的重要性在于它与克制和谦逊的美德相辅相成。 克制与谦逊是刹车系统,而只装了刹车系统的车辆是不会跑得太远的。反过来,执着是一个加速器,但是只有加速器的车是危险的。

克制、谦逊和执着这三种品质,对每一种都需要高明的驾驭,而沉静型领导者之所以会成功,则是因为他们做到了所有这一切。

欢迎关注“兵说管理”视频号

预约直播,管理更轻松!

更多“领导者”相关内容

更多“领导者”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