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按时计价托关系也难拿货,为什么它成宁德时代们的「心结」?

未来汽车日报 | 2022/01/22 13:19

新知达人, 按时计价托关系也难拿货,为什么它成宁德时代们的「心结」?

有“锂”走遍天下。

头图来源  | 视觉中国

作者  | 苏   鹏

编辑  | 王   妍

2021年,在沉寂了三年时间后,碳酸锂作为动力电池最重要原材料之一,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不断增长,以及接连出现的供应危机,价格开始强势回升。那条几乎一天一变,愈发陡峭的价格曲线图,让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也很难坐得住。

5月,在宁德时代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曾毓群不可避免地提到原材料涨价问题。他承认价格的飞涨对于成本的影响,不过作为行业巨头,他也放出狠话:“如果谁在我们这儿拼命乱涨价,我们会把他们排除在外。”

从过去一年的涨幅来看,不止是“宁王”,这几乎成为每一家电池厂商的“心结”。到2021年年底,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相比2021年年初价格涨幅已经超过400%。

即便如此,其价格依然未能触及天花板。截止到1月17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现货均价突破33万元/吨的关口,报价33.1万元/吨,其年内涨幅已高达19.06%。

1

为了拿货,价格不是问题

碳酸锂涨势喜人,但对于下游的动力电池厂来说,无异于被卡住了脖子。为了保持产能的正常运转,各大厂商不得不“咬紧牙关”加入抢货大军。

如果说在2021年上半年,碳酸锂的价格变化还能以周为单位,那么进入同年四季度,其已经进入“按时”计价的状态。价格的涨跌,身处一线的电池厂采购人员感触颇深。

博富能电池采购人员陈素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如果没能按照当时的报价来签订供货合同,那么供应商直接会采取第二轮报价,“每吨价格的涨幅在5%左右。”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陈素感叹不过三年的时间,却已然变了一番局势,“原来是供应商求着我们采购原材料。”

即便如此,失去议价权的电池厂商也没有太多的考虑余地。“进入报价环节,如果考虑时间过长,供应商就会直接把你pass掉。因为后面还有几十家的采购排着队。”在陈素看来,到了这个阶段,价格已经不再重要,“只要能拿到货就可以。”

对于另一家电池制造商采购负责人周野来说,过去一段时间,每天睁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原材料供应商。但往往电话打了一圈,能得到对方肯定答复的却寥寥。

为了在第一时间抢到订单,公司一度对其所在的部门“放权”。除了不用走公司正常的出差流程,只要对方的报价没有超过近三天市场价的20%,员工就能直接与对方签订供货合同,“且有多少要多少”。

如今回头看,周野觉得自己的运气已算不错,凭借着公司财大气粗的实力,也零星拿到了一些订单。为了将这脆弱的市场关系维系住,他还不遗余力地讨好供应商,“回程之前会买一些烟酒,销售部门必须人手有份。”

而对于上游原材料公司来说,过去一年,和涨价的喜悦一同到来的,则是超负荷生产的“烦恼”。位于四川的一家材料公司负责人李飞表示,从2021年6月开始,碳酸锂原材料就已经没有库存,下线的货品甚至来不及放进仓库周转,“基本都是直接发走。”

2021年9月,碳酸锂成交价格一路攀升。李飞记得,最多的时候,公司销售一天能接到近百个询价电话。随着市场货源变得紧俏,不少长期合作的客户都试图增加合作订单,而更多的则是从未合作过的新公司。

上门询价的客户络绎不绝,但对于李飞所在的这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公司来说,即便马力全开,也无法支撑其消化更多的订单。如今其所在公司不得不计划在春节加班,追赶产能。

李飞透露,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公司的订单就已经排到了2022年3月,“大部分都是长期合作客户追加的订单,根本没有余力接新客户。”

新知达人, 按时计价托关系也难拿货,为什么它成宁德时代们的「心结」?

来源:视觉中国

价格的快速变化,让挺直腰板的供应商们也开始调整签单策略。李飞表示,对于老客户,虽然还可以签订长期订单,不过价格需要每半年谈价调整。另一位上游材料供应商负责人则表示,公司已经不接收长期订单,“会有选择性地支持部分优质用户的采购需求。”

此外,付款方式也随之改变。和原本先付10%-20%的预付款,再等到订单执行结束后付尾款相比,如今客户不仅要付30%以上的预付款,还要根据合同执行项目进度分期支付尾款。“如果某一期尾款没付,我们有资格取消后续订单的交付。”李飞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到了2021年末,碳酸锂价格又经历一轮暴涨。对于新的一年,陈素发现形势不容乐观,“有的供应商在年后可能会采取竞拍模式放单,固定时间对外发放一批订单,参与的企业们价高者得。”

2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毛利率?

上游的原材料厂商疯狂涨价,下游的电池厂商们则承压严重。官方数据显示,欣旺达、国轩高科、辉鹏能源在2021年三季度毛利率均呈下跌之势。

其中欣旺达三季度收入10亿元,亏损2.5-2.6亿元,毛利率从上半年的6%下降到1.3%,同期降幅更达88.81%。官方称主要是受到了原材料涨价的影响。而国轩高科和鹏辉能源的第三季度净利润也同比下降59.98%和34.69%。

凭借着强大的供应链规模,宁德时代在三季度实现毛利率环比微增0.6%,达到了27.89%,但不及去年四季度的28.35%。

国金证券发布研报表示,碳酸锂生产端的增量相当有限,但是需求增量充足,很可能会涨到50万/吨。新能源车补贴退坡对需求影响不大,碳酸锂的短缺或将延续到2023年。

巨大的压力下,动力电池厂商也不得开始转嫁成本。海外动力电池企业LG新能源和三星SDI已经正式对外宣布,部分动力电池产品从今年1月1日起涨价。但国内头部动力电池厂商尚未对外官宣涨价计划。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分析称,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竞争较为激烈,车企在动力电池供应商面前比较强势,所以后者也不敢贸然涨价。这也导致大部分动力电池企业陷入两难境地,“若提高电池价格,可能会影响到与车企的合作关系,失去长期订单。若不涨价,动力电池企业则需独自承担成本压力。”

崔东树分析认为,除非动力电池企业统一涨价,由头部动力电池企业牵头,中小企业跟进,才能让下游车企分摊涨价压力,“但这基本上很难实现。”

新知达人, 按时计价托关系也难拿货,为什么它成宁德时代们的「心结」?

来源: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动力电池企业已经开始寻求“突围”。为了把原材料的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宁德时代、亿纬锂能、国轩高科、比亚迪等电池生产企业纷纷进军收购上游资源,在全球疯抢锂矿资源。

2021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LG新能源与巴西锂矿商Sigma Lithium签署锂矿承购协议,协议规模为2023年6万吨锂精矿,2024-2027年为10万吨/年。

此外,各家动力电池企业们也在内部积极进行降本增效,捍卫自己的毛利率。

宁德时代表示,主要从提高产品性能和能量密度、优化产品设计、提高产品良率,与产业链达成深度合作等方式降低生产成本和原材料成本。而鹏辉能源也表示,为了维持合理的毛利率,其将分别从技术端、制造端分别进行突破,降低生产成本。

(注:文内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更多“宁德时代”相关内容

更多“宁德时代”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