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侃见财经 | 轻松诙谐,一览财经趣事! 2022/01/21 13:21

集采落地,长春高新两天蒸发了194亿市值。

1月19日,在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最新发布的广东联盟药品集采通知中,金赛药业、安科生物等公司的重组人生长激素被纳入集采,至此,在此前已经传了大半年的“重组人生长激素将被纳入集采”的相关传闻,终于落地了。

新知达人,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而作为金赛药业母公司、生长激素龙头的长春高新,在消息公布后当天股价便迅速跳水跌停,次日,长春高新股价又是“一字板”跌停开盘,并全天封死跌停,不过短短的两天时间,长春高新的股价便大跌了19%,市值也蒸发了194亿。

还记得在去年的4月,一则名为“老太太靠长春高新躺赚500万”的新闻刷屏整个互联网,13年上涨100倍、股价上涨不停的长春高新一度被投资者看成是股市中的不败神话,然而如今仅仅过去还不到一年时间,长春高新就已经跌落神坛,变脸速度之快,着实让人感叹不已。

从6亿到2300亿,长春高新的“蜕变史”

“投资不过山海关”,这是投资者对于东北企业的刻板印象。

然而,上面的这句话对一家东北企业却是例外,它就是身处吉林长春的长春高新。

时间拉回到29年前,1993 年,在经过长春市体改委批准后,长春高新的前身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总公司获批成立。

在成立之初,长春高新的主营方向还是房地产业务,包含高新技术产业基础设施开发、高新技术产品生产开发、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和金融业务等等,是一家标准的工业园区,而在1996年上市的时候,长春高新募集的资金也不过6亿而已。

新知达人,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不过,到了24年后的2020年,当长春高新股价创出522.2元的历史新高后,其市值已经来到了2334亿,和上市之初相比翻了389倍,堪称股市奇迹,而让长春高新翻身的,则是开头提到的那家生产重组人生长激素的公司——金赛药业。

说到金赛药业,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公司的创始人金磊。

“让中国孩子多长高5公分”,这是金磊建立金赛药业的初衷,在1985年从北大医学专业毕业后,金磊来到了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攻读博士。在读博期间,金磊成功发明了“金磊大肠杆菌分泌型技术”,而这项技术正是国内研发生长激素的关键,于是金磊带着技术回到了国内,开始组建团队、创业。

新知达人,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不过,或许是技术过于超前,回国后的金磊面临一大窘况:没人愿意把钱投在他的项目上;这时,刚刚成立仅两年的长春高新向金磊抛去了橄榄枝,双方一拍即合;1995年长春高新以资金入股金赛药业,金磊则以技术入股,双方分别持股70%、24%。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金磊开始和长春高新深度捆绑在了一起,1998年,金磊的团队终于研制出中国第一支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这结束了我国长久以来没有国产生长激素的历史,对我国医药行业意义深远。

后来,随着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在国内的推广使用,金赛药业逐渐成为长春高新的核心,到了2020年,金赛药业的营收占长春高新的总收入比例已经达到了68%,成为了最核心的业务。

而在国内对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需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长春高新也借着金赛药业不断壮大,正是这一支又一支的针剂,将长春高新慢慢推到了2300亿市值的高峰。

争议不断,长春高新背后的“暴利生意”

一支又一支的针剂,将长春高新推向了巅峰,但也引来了不少的争议。

在去年8月时,一篇由新华视点发布的名为《身高焦虑就打“增高针”?危险!》的文章,将重组人生长激素和长春高新推上了风口浪尖。文章指出所谓的“增高针”,其实就是重组人生长激素,而滥用重组人生长激素,很可能导致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

那么,到底什么是重组人生长激素呢?为什么重组人生长激素会被滥用呢?

其实,简单来说重组人生长激素就是生长激素,这种生长激素,主要的适用对象是患有儿童矮小症的患者,可以让他们矮小的身高情况得到改善。

新知达人,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4岁-15岁的人口约为1.85亿,而矮小症的发病率约为3%,换算下来2019年国内矮小症患儿的数量约550万人。

如果这些矮小症患儿都要用到重组人生长激素来进行治疗,按照治疗周期一到两年来计算,单单这一群体,长春高新每年就能获得数十亿的营收。

此外,根据《基因重组人生长激素儿科临床规范应用的建议》,除了生长激素缺乏症,目前国内儿科常见的导致身材矮小的内分泌遗传病特发性矮小症、特纳综合症等,都可以用生长激素治疗。

也正是因为重组人生长激素的用途广阔,慢慢导致了其出现滥用的现象,许多家长一旦看到孩子身高较矮,就会带着他们打所谓的“增高针”,不过这只看到了表面,但却没有看到“增高针”带来的副作用。

当然,除了实际的需求量高之外,重组人生长激素之所以被推广、滥用,还因为其背后隐藏着“暴利”。

新知达人, 市值大跌1284亿,长春高新将走向何方?

据媒体报道,在2019年11月,长春高新曾披露金赛药业产品平均售价,其中普通赛增水针剂的平均售价在900元/支左右、赛增粉针剂的平均售价在90元/支左右、长效水针剂的金赛增每支售价超过4000元。

而根据长春高新披露的公告,2019年上半年金赛药业生长激素的平均成本中,赛增水针剂平均每支成本为26.17元,金赛增长效水针剂的每支成本为407.28元,换算下来,每一支赛增水针剂可以盈利870元左右,毛利率高达97%,比茅台还要赚钱,而长春高新“东北茅台”的称号,也是因此而来。

不过,正是因为这高达97%的毛利率,才有了如今集采的出现。

生长激素纳入集采

1月19日,在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最新发布的广东联盟药品集采通知中,金赛药业、安科生物等公司的重组人生长激素被纳入集采,至此,市场担忧已久的“重组人生长激素将被纳入集采”传闻终于落地。

不过,虽然传闻落地,但长春高新却并未出现“利空出尽”的走势,反而在消息公布之后股价连续跌停;截至1月20日收盘,长春高新股价报收204.84元,相较于最高点522.2元已经腰斩,市值更是蒸发了1284亿。

那么,为什么长春高新股价会出现重挫呢?原因在于这次集采的力度远超预期。

根据报道显示,这一次广东首年采购期中,预采量最大的水针是金赛药业的规格为30IU/10mg/3ml的生长激素产品,预采量为88648支,最高申报价格为295元,而对比市场价来看,目前金赛药业相同规格的水针市场价格为1031元,换而言之,水针的降价幅度高达70%。

如果这一次广东的集采变成全国性的,那么长春高新的利润无疑会大幅减少,届时,长春高些的高增长势必难以持续。

更多“长春高新”相关内容

更多“长春高新”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