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7 8 8 1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何志伟律师 | 刑事辩护、刑事合规、商事诉讼 2022/01/21 13:20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近年来,我国虚拟货币无论在交易量、用户规模还是买卖活跃度上都呈现迅猛发展的势头。虚拟货币集去中心化、匿名性、全球流通性等特征于一身,基于其低成本、对抗审查监管等特性成为了网络犯罪的新土壤和黑灰产业的优选工具。我们依托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开的裁判文书统计数据,结合中科链安现有的案件库数据,对2021年虚拟货币犯罪案件进行了深入分析。

一、公开判决文书体现的中国(大陆地区)虚拟货币案件现状

通过以“虚拟货币、数字货币、比特币、泰达币、虚拟货币交易所”等关键词对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开的裁判文书进行检索,对采集的文书数据进行分析,结果如下:截止到 2021 年 12 月,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虚拟币相关判决文书共计 5137 件,同比下降 0.64%,基本与去年持平。

A.年份视角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结合上图可知,我国从司法判例角度公开可查的数量整体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需要注意的是,一个案件从经办到收网,再到起诉、判决,进而到相关司法文件的公开(部分而非全部)有一个过程,所以 2021 年的大部分案件,特别大案的相关司法文件要在此后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公布。

B.地区视角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截止到 2021 年 12 月 18 日,从中国各地区涉案数量来看,湖南和广东占据榜首,均超过 300 起相关案件,山东、河南、北京、浙江均涉及超过 200 起虚拟货币相关案件。

二、中科链安协助执法机关提供链上数据支撑

与具有时间延迟性的司法公开文件相比,中科链安在过去一年服务执法机关进行配侦服务的案件实时性更强。根据我们的统计,截至2021 年 12 月底,除去一般性案件咨询,中科链安全年正式立项支撑重大案件 744 起,涉及全国超过 120 多个地市的执法机关。

A.服务省市统计

在 744 个案件中,江苏省涉案数量最多,其次为湖南省,再次为浙江省,江西省、福建省和山东省紧随其后,云南省和海南省涉案数量最少,即虚拟币案件较多集中在国内华东和华南地区发生。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B. 案件犯罪类型

从全国涉案类型来看,在 744 个样本案件中,涉案类型共计 13类。其中传销案类案件数量最多,达 361 件,占总数量的 48.52%;其次为诈骗案类案件,有 207 件,占总数量的 27.82%;网赌类(往往涉及洗钱)案件 89 件,占总数量的 11.96%。盗窃案、侵犯公民信息案、涉毒案、非法集资案、涉黄案和其他类案件(其他主要包括贩卖枪支案、非法结汇案、敲诈勒索案、偷渡案)数量相对较少。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结合上图可知,传销、诈骗、网赌已经成为虚拟货币渗透率最高的三类案件,特别在案件整理过程中,我们发现在 2021 年第四季度网赌类及盗币类案件增长较快。

此外,考虑到 2021 年我国对诈骗案件的打击力度,我们对诈骗类案件做进一步分析。

虚拟货币诈骗案件中,杀猪盘类、投资理财类诈骗案件较多,分别占总数的 48.79%和 46.86%,其他类诈骗案占总案件数量较少,均不足 3%。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结合案件背景信息了解到,虚拟货币诈骗类案件与传统的人民币诈骗案件类似,通过发送短信、拨打电话或网聊等方式与受害人建立信任关系,进而骗取受害人钱财,但不同之处在于,利用比特币的品牌效应,这类案件最终骗取的是受害人的各类主流虚拟货币。

此外,因我国今年开始在部分地区进行数字钱包的试运行,现阶段已发现通过该手段进行诈骗的行为,我们也建议执法单位对银行数字钱包类案件着重关注,及时做好相关应对措施。

C. 涉案币种统计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通过对全年涉案币种进行分析,USDT 已经成为各类犯罪资金载体的绝对主力,其中,波场链上的 TRC 20-USDT 涉案比例较高,为47.54%,而此前的主力币种,以太坊上的 ERC20-USDT,占比 30.96%,退居第二,比特币链上的 OMNI-USDT 占比 10.34%,占比持续下降。与此同时,伴随智能链的崛起,在 HECO 和 BSC 公链上发行的 USDT也开始频繁出现在相关案件中,由于其地址形式上与以太坊一致,也为办案增加了难度。

以太坊上的 ETH 占比 8.41%,BTC 和其他币种涉案占比最少,分别为 2.05%和 0.7%。此外,在其他类币种中,币安智能链上的币安币(BNB)在第四季度涉案数量突增,建议重点关注。

波场链上的 TRC20-USDT 在 2020 年下半年即开始越来越多的被应用于非法活动中,在 2021 年更成为主力。原因在于其链上转账的成本相当于以太坊区块链而言要低得多。

以太坊网络本身的 Gas 机制,加之使用频度较高,引发其在过去一年多次出现网络拥堵,从而大大提升链上转账成本。这样,无论是个人转账,而是交易所提币都需要消耗更多的手续费用完成转账,以火币为例,其 USDT 提币业务中,ERC20-USDT 的提币手续费一度高达18 USDT,而 TRC20-USDT 一度无需手续费,后来收取的手续费不过1USDT,成本差距显然很大。

特别在一些传销、诈骗类犯罪活动中,早期用户充值往往是小额充值,TRC20-USDT 的成本显然对用户更有吸引力,也导致相关犯罪行为向波场链转移。

而以太坊和比特币逐步退出犯罪领域也是大势所趋,一方面,它们价格波动较大,在诸如洗钱等场景中可能带来过高的成本甚至高额损失。另一方面,随着今年整体的虚拟货币牛市行情和更多人对虚拟币投资价值的知晓,以太坊、比特币更多的被用于储值和投资,而非非法活动的介质。

我们在协助办案中也发现,大量的非法活动中,不法分子往往以USDT 吸纳受害人资金,但是常常将其转为以太坊、比特币留存。

D.案件涉案金额

通过各类案件与币种进行交叉分析来看,发现洗钱、传销及网赌类涉案资金较多,下一步将重点根据以上三类案件分币种进行涉案资金情况分析,以下数据我们均已相关案件的流水来评估涉案金额:从传销类案件来看,主要使用 USDT 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流水约 131亿 USDT,其次是 BTC,流水约 1.36 万,最后是 ETH,流水约 1.6 万;从洗钱类案件来看,主要使用 USDT 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流水约 177亿 USDT;从网赌类案件来看,主要使用的是 USDT 进行涉案,流水约27.8 亿 USDT。仅就以上三类非法违法犯罪活动类型而言,涉案金额折算为人民币即达 2985.42 亿人民币。

新知达人, 2021虚拟货币典型犯罪形态报告

三、六类典型案例

1. 挖矿类

特点: 以投资“挖矿”、“购买矿机”、保本付息为噱头,吸引受害人投入资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集资诈骗罪;利用虚拟货币“挖矿”概念吸引参与者加入组织,并通过培训宣传,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实为“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通过虚构“挖矿”、“矿机”、“矿场”项目,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购买,涉嫌诈骗罪。

真实案例: 2021 年 12 月,广东某镇在分租式厂房中发现有企业以电脑及显卡回收业务为掩护,实施虚拟货币挖矿行为,上述行为未办理节能审查,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办案人员在两处场所共查获挖矿机 260 余台,一个月累计耗电量价值超数十万的电费。此举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用电秩序,厂房人员已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

2. 传销类

特点: 打着“虚拟货币”、“区块链”的幌子,使一些人相信虚拟货币能够迅速升值从而加入其中。同时,通过计酬制度,降低入门费用、发放高额返利,缩短会员奖金结算时间等手段,增强诱惑力和欺骗性,诱使用户主动拉人入伙构成层级结构,刺激传销网络迅速扩大。

真实案例: 2021 年 11 月,江苏某地警方破获一起特大传销案,犯罪嫌疑人通过架设一款叫“XXGO”的虚拟货币质押挖矿平台,以高返利高回报为诱铒诱使其下家拉人头进行投资,从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自 2019年至 2021 年 7 月,该团伙在全国发展会员 11 万余人,涉案资金达10 亿元。截至目前,警方共抓获项目方、推广方、技术方等全链条犯罪嫌疑人 8 名,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同时扣押了大量 BTC、ETH、USDT等虚拟货币及现金,市值约 4.5 亿元。

3. 网赌类

特点: 网络赌博平台服务器通常搭建在境外,是“传统网络赌博、暗网技术、区块链虚拟货币交易 +聊天工具推广运营”的综合体,这是一种网络犯罪新形态。传统的法币充值很容易被监管部门采取监管措施,为规避监管,越来越多的犯罪团伙通过 USDT 进行结算,既让赌客身份更加隐匿,更为后续资金洗钱转移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通道。从模式来看,当前的网赌平台多为“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模式,层层招揽代理,层层发展会员,并从会员的下注金额中层层“抽水”进行牟利。背后庄家通过对赌徒投注进行分析,根据投注比例操控赔率,让小部分人赢钱,大部分人打水漂。某些网络赌博平台必须有推荐人代为注册账号才能登录,注册时需要提供银行账号、手机号等公民资料,注册成功后,一周之内必须参与赌博交易,否则封号。

真实案例: 吴某在 2021 年 6 月欧洲杯期间,下载了一款”XX 博彩”的 APP,据吴某称该平台里提供体育投注、足球、篮球、网球等项目,同时也有百家乐、二十一点、轮盘、龙虎、骰宝等电子游戏,通过 USDT 充值的方式进行下注参与。

4. 电诈类

特点: 近年来,诈骗活动呈现网络化、跨境化特点,依托互联网、加密聊天软件等社交软件进行诈骗活动,并越来越多的利用虚拟货币作为支付工具。甚至,有不法分子通过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面向境内居民实施诱导,直接借用“区块链概念”进行诈骗活动,犯罪手法隐蔽性极强。据数据显示,80%的诈骗案件可以归为六大类型:仿冒投资理财、刷单、杀猪盘、仿冒客服、仿冒公务单位。尤其是近些年来,虚拟货币已经成为资金流转环节的重要工具,通过这种匿名性交易,进一步提升了案件侦破难度。

真实案例: 2021 年 5 月,许女士从征婚交友网站认识了钱某,钱某称,他从事 IT 行业,负责“澳门 XXX 人”赌博网站的维护。随着聊天的深入,钱某透露“澳门 XXX 人"赌博网站有漏洞,只要下注一定赚钱。3 天时间内,她分多次向钱某指定的账户地址里累计充值了价值 1000 余万元的 USDT,后续许女士无法联系到钱某,再次登录赌博网站显示提现失败,犯罪分子最终将该笔资金以虚拟货币洗钱方式转移出境。

5. 涉毒类

特点: 犯罪分子利用“虚拟货币+快递寄送"的方式交易毒品,先是通过境外网站访问,而后在外网匿名联络“卖方”使用 USDT 进行支付。区别于传统的毒品交易案件,毒品买卖的双方放弃了使用传统的法币进行交易,而是使用通过购买所得的虚拟货币代替法币进行毒品交易,对于交易双方,隐匿性都更强。

真实案例: 钱某在当地娱乐城中认识了一位朋友周某,周某称自己经常在网上购买“好货",非常安全,便推荐了叫“X 博"的网站,钱某在随后登录网站,根据网站引导链接,进入了一个购买群,通过客服(机器人)给钱某提供一个虚拟币的地址,通过交易所把虚拟币转入该地址后,完成转币后即可发货。

6. 洗钱类

特点: 越来越多的上游犯罪,选择部分甚至全流程采用虚拟币替代法币进行资金相关业务。通过买卖虚拟货币洗钱、以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洗钱和通过“钱骡”洗钱已经成为当前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主要方式。很多时候,犯罪分子或自己在交易平台购买虚拟货币,经多次钱包地址的转移、多个平台账户的频繁交易,最终提取虚拟货币或变换成法定货币;或利用交易平台、场外交易经纪人等在内的第三方帮助其实施洗钱活动。对于犯罪分子来说,虚拟货币洗钱的四大特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将其作为洗钱渠道:一是匿名性。基于区块链的底层技术逻辑,虚拟货币交易过程中并不会关联用户的真实身份。二是隐蔽性。交易中只受算法控制不受任何监管和机构的控制,交易记录无法被有效跟踪和监督。三是全球流通性。虚拟货币可以极快的速度实现跨境充值、资金转移。自由兑换既体现在与法定货币间的兑换及购买支付商品方面,也体现在国际范围内多交易平台间的场域切换上。四是交易快捷性。虚拟货币交易依靠软件自动完成,在短时间内可完成大量复杂的资金流转。

真实案例: 2021 年 3 月 19 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 6个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例,其中,有一起利用比特币进行洗钱犯罪的案件引人热议。据介绍,被告人陈某是陈海波(另案处理)前妻。陈海波在未取得国家有关部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公开宣传,承诺固定收益或虚构高额预期收益,吸引不特定社会公众投资“马六甲比特币基金”和“玩家网”,并通过虚构交易、篡改数据、限制提现提币等方式非法获取投资资金。

资料来源:中科链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大陆)虚拟货币犯罪形态分析报告(2021)》节选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