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8 2 5 6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电竞产业评论 | 电竞产业透析,独到视角点评 2022/01/21 01:37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暴雪:你们没有手机吗?

微软:曾经有

作者:食咗野

图片:来自网络

“王权没有永恒,我的孩子”,当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在冰冠堡垒之巅,轻声说出这句话,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写下这段脍炙人口的剧情的暴雪娱乐,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资料片成为了他们的巅峰。

这句话,

仿佛

一句预言。

在暴雪刚刚三十而立之际,《星际争霸》的不断延期,《暗黑破坏神4》的开局大失败,《魔兽世界》自《大地的裂变》后也逐渐沧桑,暴雪娱乐的老游戏们步伐逐渐蹒跚。

谁都清楚王朝不能永续这一点,所以暴雪需要一款能稳住局势的游戏,一个接班的项目——这个项目,叫“泰坦”,它同样是在2007年开始的。

时间过去了七年,“泰坦”没有如期推出,它在2014年被取消,宏伟的教堂并没有完工,倒下的梁柱反而砸断了暴雪的脊梁。

“泰坦”的夭折击碎了无数人对暴雪的期待,以至于他们都忘了,在暴雪的生涯中, 革命才是贯穿始终的使命——是属于《魔兽争霸》的RTS改革;是属于《暗黑破坏神》的RPG改革;是属于《魔兽世界》的传奇与经典;是属于《星际争霸》的RTS硬核坚持;是属于《守望先锋》的FPS想法......

美东时间2022年1月18日盘前,暴雪带来了又一个重磅消息,母公司动视暴雪正式被微软游戏完成收购,一个时代落幕了。687亿美元的收购金额,让这桩交易成为了微软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2016年收购领英也才支付了260亿美元。

魔兽的命运就是暴雪自己的命运。那个在压迫下摇摇欲坠的暴雪,时至今日依然选择了以革命性的方式与另一个巨头联手。这一次,阿尔萨斯的结局会不一样吗?

01

在刹不住车的下坡路上,暴雪抓住了一根稻草

暴雪已经太久没有向外界释放过积极信号了。

2016年的《守望先锋》如流星划过天空,之后的两年,暴雪只产出了《星际争霸:重制版》和《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资料片,再无其他游戏。也就是这个时候,动视对暴雪的掌控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使命召唤”和“命运”们加入了战网,动视开始对暴雪的盈利和支出提要求。“缩减成本”在动视暴雪内部被正式提出,暴雪内部开始动荡,2018年10月,暴雪CEO、联合创始人Mike Morhaime退位。

巨大的人事变动似乎是暴雪拔不掉的一根隐刺。曾有暴雪老粉调侃,“把‘离职’输入游戏网站的搜索框,结果里至少三分之一和暴雪有关”。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截至2021年7月,暴雪的创始团队的离职情况(红叉代表已离职),图片来自Reddit,版权属于原作者)

2021年3月17日,暴雪宣布裁员50人,主要集中于电竞部门。但知情人士透露,实际裁员人数约为190人,遣散补贴包括90天的工资和一年的健康福利,以及200美元的战网点数礼品卡。

2021年4月15日,前《星际争霸2》首席对战平衡设计师、《暗黑破坏神4》系统设计师、《魔兽世界》首席设计师大卫·金(David Kim)离职。5天后,前暴雪副总裁、《守望先锋》首席设计师杰夫·卡普兰(Jeff Kaplan)离职。

根据部分员工的说法,杰夫·卡普兰一直在积极与暴雪内部问题做抗争,并保护《守望先锋》团队免受影响。

在自研游戏数量下降、制作人纷纷离职之后,动视暴雪在去年夏天的末尾又陷入了一桩巨大的性骚扰案件中。经过政府部门的调查,动视暴雪内部有一种“兄弟会文化”,主要表现于对女性员工(和部分男性员工)的歧视和公开性骚扰。此外,一名动视暴雪女员工在与男性主管出差期间自杀,在此之前,她还被在公司内部散播了裸照。

2021年11月,风评不佳的联合总裁Jen Oneal卸任,任期仅3个月。

自从去年夏天被曝光性丑闻,包括《魔兽世界》设计师Jonathan LeCraft、《暗黑破坏神4》游戏总监Luis Barriga、关卡设计师Jesse McCree(也是《守望先锋》角色“麦克雷”原型)在内的多名骨干都离开了公司,普通员工也为此举行过数次罢工运动。

我们也能从玩家口碑和游戏评分里清楚地看到暴雪下行的过程和拐点。一直有段子说“每个暴黑都曾是暴白”,暴雪近年的每部作品都客观摆在市场上,它们的确越来越让人爱不起来。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去年三季度,贝雅资本(Robert W. Baird & Co.)的一名分析师就曾发布研报,指动视暴雪的两大拳头IP使命召唤和魔兽世界的搜索量同比分别下滑了32%和44%。而《暗黑破坏神4》和《守望先锋2》一直难产也让暴雪工作室背上了“炒冷饭”的恶名——它们最近的两款“新作”分别是魔兽世界怀旧版和魔兽争霸3重铸版,下一款即将发布的游戏大概率是暗黑破坏神手游版。基于这样的现实,玩家怒喷暴雪江郎才尽也不是毫无道理。曾几何时,“暴雪出品,必属精品”是这家公司的骄傲;如今,“麻烦快进到暴雪倒闭”成了网络上的主流舆论。

声讨暴雪娱乐的情绪也像病毒一样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开来。一时间,暴雪就像刚刚屠完斯坦索姆城的阿尔萨斯,众叛亲离。

内忧外患之下,暴雪卖身微软,可能也是不得已之举。但玩家更多的是庆幸,在接受钛媒体APP采访时,有网友认为,“暴雪早就过了自身的巅峰期,除了炉石传说外,其他的游戏都在走下坡路。”他表示,尚不清楚微软收购动视暴雪是好是坏,“只能期待微软给暴雪注入点新鲜血液了。”他说。

而之于微软,他们就像是在推进城篇到来之前,选择押注了白胡子的海盗们,但这艘船真的能够顺利抵达下个时代吗?

02

“我认为微软能够经营好动视暴雪”

先说结论,总体看好。

企业并购目的无外乎人(人才、技术)、钱(现金流)、业务(产业链上下游纵向拉通、横向扩张)。当然,还有隔壁的野蛮人xx一说。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微软斥资近70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意图大体绕不开以上三点。

一方面,微软对于游戏市场的重视是显而易见的,并且这份重视与日俱增。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微软进行了5000人的大规模裁员,但并没有像华尔街分析师希望的那样解散游戏业务。恰恰相反,微软在2009年仍在收购游戏公司。也正是在这一年,Phil Spencer被提拔到微软游戏研发部门管理层——如今的他仍然在任,动视暴雪的CEO将向他汇报。

而Phil Spencer自2014年接手游戏业务起,进行过一系列大胆改革,如砍掉Xbox冗余的影音娱乐功能、用XGP订阅服务打通PC与主机平台等,并在全球广泛扩展第一方游戏阵容,黑曜石、忍者理论等知名工作室都相继被收入麾下。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到2021年为止,微软在全球已拥有23个游戏开发工作室,上一次大型收购是以75亿美元买下ZeniMax,成为《上古卷轴》《辐射》《毁灭战士》等IP的母公司,当时已让游戏界震惊,却仍无法和正在推进中的交易相提并论。

因此,互联网怪盗团在文章中也写道: “我认为微软能够经营好动视暴雪,原因很简单:它已经交够学费了,吃够亏了,而且对游戏具备非常严肃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微软还曾考虑过以100亿美元以上的价格收购“美国版YY”Discord,但最后未能成交。财大气粗的微软在游戏领域的投入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微软的企业文化和员工满意度在业界评价不错,起码比已经“臭名昭著”的动视暴雪要好得多。比起每个季度盯着财务报表上几个数字的动视暴雪管理层,财大气粗的微软不至于那么看重短期的投入产出比。 “本次交易并不追求短期财务回报。我们看到动视暴雪产品路线图,对他们充满信心。” Phil Spencer在电话会议中表示。

最后,伴随着动视暴雪收购案的宣布,微软还作出了组织架构上的重大调整。之前,挂着“微软执行副总裁-游戏方向”这个冗长头衔的Phil Spencer(坊间更愿意称其为“XBOX掌门人”)正式被任命为微软游戏的CEO。同时,整个游戏方向的管理层也被整合到一起,直接向斯潘瑟汇报。这意味着,微软把XBOX平台和游戏相关的所有事务都交到了一个人手里,并且给了他更多可以调动的内部资源。 可以见得,游戏业务将成为微软的支柱之一,将与办公产品、云产品并驾齐驱。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 目前微软游戏没有专注于中国部门的建设,暴雪全家桶可能还是会以网易代理的方式进入国内,电竞赛事的运营也不会有变化。

有业内分析师指出,“微软收购动视暴雪更多是希望巩固PC端的地位,并且将一些大IP带到主机平台,但这次改革对于中国玩家的影响应该非常小。”

因此,对于大洋彼岸的国内玩家来说,他们的烦恼还没有解决,那就是《暗黑破坏神:不朽》的开头,出现了国内厂商的字样。

提到国内厂商,暴雪游戏的拥趸们大多站在对立面,早已 “划清界限”,许多玩家也是在吃

够了

国内游戏厂商的套路之后,不再触碰任何与国内制作直接相关的游戏。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图片截自于新浪微博,版权属于原用户)

“一股可怕的黑暗势力,又回到了我们的世界,它仍然想要毁灭我们珍视的一切。”对于许多国内暴雪玩家来说,无异于“军团再临”,一场舆论战争,是无法避免的,这不是舆论惯性带来的鄙视,这是一种历经多次现实案例验证的事实,又有谁还记得,《火炬之光》手游版本的结局是什么呢?

03

登顶只是攀登的一半过程,活着走下来更加重要

回顾暴雪娱乐走过的三十年,基本是维系自己的老IP,并进行衍生的进化史,《星际争霸》资料片、《炉石传说》是已死的魔兽TCG的后续产品,至于《守望先锋》,暴雪娱乐从一开始就承认是继承了“泰坦”项目某种层面的精神续作,在参照了许多游戏做出来的。

至于要火的《风暴英雄》?其实在经过了2.0的大改动后,还是不错的,但真的,也就维持在不温不火的水平了。

算来算去,暴雪娱乐已经很多年没做过从零开始的新作了。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魔兽截图)

近年来,无论是《魔兽世界》弗洛尔的“吃书”,《炉石传说》的退环境,还是《守望先锋》的更新速度,都成为玩家诟病的对象,暴雪也越来越强调运营,而不再强调产品质量——他们每一次都在宣传上弄的很隆重,但最后揭晓答案时,最多也就是已有游戏的大更新。

希望暴雪推出新游戏的情感,和知晓暴雪不可能很快推出新游戏的理智,两者是一样合理,但又互相矛盾。

就好像因疫情停办两届的“暴雪嘉年华”原定今年年初在线上恢复,后来又于去年10月底提前宣布取消。粉丝虽然失落,但却并不意外,毕竟也难有什么值得庆贺的新消息要发布了。

暴雪嘉年华通常是玩家们开心的日子,游戏的新情报、线下试玩、电竞赛事的年终总决赛……但风雨飘摇的暴雪显然没能力办一场盛大的嘉年华了。此外,暴雪还公布了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第四季度展望不佳 。截至当天收盘,股价暴跌14.06%。

从光明正直的未来国王,到彻底黑化醉心于纯粹力量的堕落者,暴雪“身体力行”,重演了一遍自己在十多年前写下的阿尔萨斯式悲剧。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泰坦概念图)

暴雪在一段时间内,极力想证明自己回来了。《炉石传说》中的暴雪,带着艺术家的玩味儿,它不刻意,成功的也很随意;《风暴英雄》里,倾注了暴雪为适应快餐时代的整个革命心血,但没能完成自己的第二次升华;《泰坦》掺杂着暴雪在对快餐时代革命失败后想要重现“老艺术”的疯狂,它想要的不仅仅是“老艺术”,而是再来一回的新生。

然而, 在欧美游戏不断衰败,中韩游戏日益崛起的年代,西方魔幻底蕴的游戏似乎越来越难打开游戏市场。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射击视角的游戏异军突起,几乎占据了现在所有的游戏平台销量榜的头部位置。曾经称霸一时的俯瞰视角,除了那些占据了生态位的存在,基本均由中小型开发商制作,或大型开发商的小项目。

仔细想想,我们有多久没看到3A级的俯瞰视角游戏了?

而《暗黑破坏神4》,只要制作,那必然必然是一款符合顶级投入级别的俯瞰游戏。顶级投入目的在于顶级回报,假设存在的《暗黑破坏神4》高投入能带来高回报吗?五年之内,没有成功的案例,薛定谔的《暗黑破坏神4》能否在前作三年三千万套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应该没人敢打这个包票。

纵使是微软,说到底也是一家游戏主机商业公司,它的所作所为同样要对股东负责,对投资者负责。

新知达人, 在公众眼里,暴雪算是“活”了 (暗黑截图)

因此,今天看来,阿尔萨斯的屠城仍值得玩味。

我们至今回味《魔兽争霸3》的剧情,阿尔萨斯屠城的行为依然争议不断,然而他的出发点是没问题的。

同样的,暴雪此番卖身于微软的决策,也符合近年来的整合趋势,在官方新闻稿中,微软并没有空降管理层来接管动视暴雪,他们还是让先前的人员自主管理,也许后续才会慢慢更换人员。

而对于暴雪粉丝而言,不过是母公司从动视暴雪变成了微软罢了,北方暴雪的初衷早就随着元老离开,还有商业化时代的挑战,一起消失在时间长河里。

暴雪是在最高峰陨落的。人们常说,登顶只是攀登的一半过程,活着走下来更加重要。

开盘前,动视暴雪的股价还停留在66美金左右。随着微软准备以每股95元(相比之前股价溢价约45%)的价格收购的消息传出,截至发稿(美东时间1月19日),已飙升超过30%,超82美元。

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处,一个时代结束了,以个体玩家的身份,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只能祈祷——或许,这一次,在微软的魔兽续集里,阿尔萨斯能有一个体面的结局。

更多“暴雪”相关内容

更多“暴雪”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