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深响 | 全球视野,价值视角。 2022/01/20 18:21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深响原创 · 作者|亚澜

新闻总是禁不住连着看:

微软宣布决定以价值约 750 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收购动视暴雪。这是微软 46 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案,它动用了现金储备的 53%。

同一天,多家媒体报道了字节跳动将整体裁撤投资业务的传闻。其中,战略投资负责人赵鹏远及战投版块部分员工或将放弃投资业务,并入战略业务;财务投资版块则将彻底解散。对此,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

一直以来,资本都被认为是企业引进技术、补齐短板、扩张势力范围的重要法宝。就像微软收购暴雪,被行业视为其在元宇宙开疆拓土的先锋动作。但在国内,资本的长袖善舞正在被重新审视。资本无序扩张的时代结束了,整个创投江湖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企业战投的角色寻求重新定位。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变化

2008年前后,腾讯与阿里巴巴成立投资并购部与战略投资部,拉开了互联网企业投资的序幕。

为人熟知的故事是3Q大战后的一次总办会上,马化腾让16个高管在纸上写下自己认为的“腾讯核心能力”,一共收到21个答案,多次讨论后,“能力”被聚焦在两个点上——“流量”与“资本”。以资本形成结盟关系,既可以实现开放目的,同时也可以让腾讯庞大的流量资源获得一次资本意义上的释放。

在此之前,腾讯进行的一些并购几乎都是控股、全资收购式的,它们与腾讯现有业务有强关联,大部分发生在网游领域。2011年,腾讯宣布成立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预计投资规模50亿元人民币。之后随即投资了8400万美元以持有艺龙网16%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虽然腾讯投资被诟病让腾讯自己的业务拼杀能力“刀枪入库”,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套打法在去年之前都是行业圭臬。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企业投资(CVC)已经是再公开不过的“武器”。2013年前后,腾讯阿里开始投资的军备竞赛,支付、出行、本地生活、电商、零售、云计算……商业世界的方方面面都有他们的影子。2014年,创业热潮下,创投市场火热一片,同时各家企业也开始大举撒币,中国CVC在此时迎来爆发机会,崭露头角,并在此后几年影响力与日俱增,投资金额继续逐年上升。

不少投资人看项目一定会向创业者问一个问题:“如果你的这个生意,腾讯做了怎么办?阿里做了怎么办?”而他们得到的答案无外乎两种,一种是“这个生意,巨头看不上”,另一种则是“他们自己做,不如买下我”。

事实上,企业投资的江湖里,不止有阿里腾讯。大到字节跳动、百度、美团、京东、小米,小到快手、B站、小红书……IT桔子数据显示, 在2021年,小米、阿里、字节跳动、B站、百度、腾讯、美团、京东8家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合共参与投资超过600起,总投资金额超过3500亿元。

这样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正在发生变化。

就在上个月,“投资之王”腾讯以中期派息方式,将所持有约4.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股东。派息后,腾讯对京东持股比例将由17%降至2.3%,不再为第一大股东,同时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卸任京东董事。此事也被视为企业投资(CVC)即将步入“黄昏”的一个重大信号,而字节战投的种种则进一步地让这一判断更加清晰。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再定位

企业投资激流勇退,很多逻辑需要推翻重新思考了。但这并不意味着CVC价值全无。

客观地看,CVC的价值大体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对企业自己,另一方面则是对被投公司。

对于企业来说,投资一个项目和自己做一个项目很不一样。投资是时间杠杆,在重要战役、关键赛点来临的时候,快速增加战斗力;投资也是空间杠杆,让企业有机会以“小资本”试探“大空间”,多点布局,静待花开。

哈佛大学教授Chesbrough在战略及财务两个目标维度下,结合母公司与被投公司经营契合度,将CVC投资分为四种方式:

  • 驱动型投资: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

  • 补充式投资: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不存在紧密的业务联系,但被投企业能够帮助CVC母公司构建商业生态、刺激市场需求、巩固市场地位。

  • 期权式投资:期权投资难以迅速提供回报,但能够给CVC母公司提供战略期权。母公司利用被投企业尝试新商业模式,进入新商业领域,开放新备用技术。

  • 被动式投资:被投企业与CVC母公司在战略与业务上,均不存在联系,投资纯粹为寻求财务回报。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比如小米目前累计投资的各类型企业已有400多家,其大部分都是“生态链”,是小米基于其AIoT战略的思考。

字节跳动2021年的各种投资其实也大多围绕补足缺乏的业务能力来进行的。其在2021年出手最多的领域是企业服务,这与字节跳动发力飞书、火山引擎等toB赛道不无关系;另外字节跳动2021年投资了柠檬茶品牌柠季、懒熊火锅、manner咖啡、苏打酒品牌空卡、健康速食品牌鲨鱼菲特等等,对消费的重视与字节跳动在抖音电商和本地生活领域的扩张密切相关。

当然,在辉煌时期,CVC是能给企业带来财务上的回报的。2020年美团发布的Q3财报,当时其主要由投资理想汽车而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高达58亿人民币,直接推动美团经营利润在该季度大超预期。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对于被投企业来说,CVC则是一把双刃剑。坏的方面当然是被划入势力范围、“站队”;好的方面则是产业链上真正的协同。

比如成立于2015年的云视频会议公司小鱼易连,尽管其与腾讯旗下的腾讯会议显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最终通过腾讯投资也实现了互补和协同——2019年12月26日,小鱼易连作为腾讯会议的首批合作伙伴出席了腾讯会议的产品发布会,双方旨在围绕硬件研发联合输出解决方案,构建互联互通的办公协同场景。

在谈及CVC相比纯财务投资机构的优势时,一位头部CVC的投资经理告诉「深响」,企业做CVC的便利之处在于可以沿着供应链上下游去“摸”项目,合作一次,就能知道对方的技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项目的工艺稳定性、先进性,以及它的技术壁垒如何,这些都可以在实际合作中得到验证,但财务投资机构没有这种验证的过程。”

这种“懂行”也是创业者实实在在需要的。另一位拿到CVC投资的创业者则坦言——财务投资机构的投后赋能主要是招聘、公共关系等职能方面的,真正能业务赋能的还是企业,直接的流量、供应链、订单支持来得更实际。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企业投资的价值没有变化,但重新定位已迫在眉睫。

在刚过去不久的第三季度财报季,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B站、快手、小米等明星公司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确认巨额的投资损失。

京东本来自身业绩不错,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5.5%至2187亿人民币,但其在一级市场投资计提减值以及二级市场投资股价下跌带来的亏损合计高达49.1亿元,最终造成净亏损28亿元,同比再次由盈转亏。再比如B站,本季度因游戏业务增速下滑和内容成本急增而颇受争议,同时,其高达7.24亿元的投资净亏损,进一步拉大了整体亏损幅度。

而其他人也是类似操作:

  • 阿里巴巴的利息收入和投资净收益为净亏损114.56亿元;

  • 百度长期投资中非现金、按市值计价的损失为189亿元;

  • 腾讯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全面收益)造成的亏损达364亿元;

  • 快手主要由公允价值亏损造成的其他亏损为1.9亿元;

  • 小米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之投资公允价值变动为20亿元。

就像约好了一样,借机刮骨、主动低调。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除了财务意义上的再定位,企业投资部门在战略上的作用也正在被重新梳理。

昨日字节对于“整体裁撤投资业务”传闻的回应已经明确表示——“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线条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

聚焦自身业务、投资作为协同,结合腾讯、阿里此前的一系列操作,这意味着CVC四处出击的日子结束了。

“一些嗅觉灵敏的同事在2021年下半年就开始跳船了。有的转岗,有的跳回PEVC,还有想转行做二级的。说实话,过去战投太香了,战投的人也在膨胀,大量名不副实的title,这样打一下也好。”一位已经从大厂战投“顺利”跳船的投资人士透露。

她也同时表示出无奈——有时候,不是项目真的好,而是不得不投。“这里有一个资金利用率的问题。钱趴在那儿,不投资、不做业务,难道都用来买理财吗?”

的确,有些公司会在非常晚期或者上市之后设立战略投资部门,因为如果资金利用率不高,机构股东可能会和管理层讨论这个问题。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趋势

战投部门重新定位对于市场的影响远大于蝴蝶煽动翅膀。

我们再难看到滴滴快的合并、美团点评合并、58赶集合并、携程去哪儿合并这样的“高光时刻”了,同样也再难看到巨头碰巨头的巅峰对决。但投资的力量会在将来沉下去,以润物无声的方式给商业世界带来另一种影响。

目前可以明显看到的趋势是:CVC轮次的前移以及战投团队独立对外募资。

比如腾讯已经在早期投资方面表现突出——据《日经亚洲》报道,2020年度腾讯投资的初创企业达到163家,投资总额超过了120亿美元。越来越多的财务投资人表示,与cvc“相遇”的时间提前了。

独立募资也是一条路。就在字节战投传闻甚嚣尘上之时,据中国基金报,华为旗下的“哈勃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14日完成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机构类型是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完成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意味着华为旗下哈勃投资正式进军私募基金行业,未来将成立私募基金产品,进行股权创业投资。

如此操作的不止华为,过去一年里,360旗下首个私募股权公司三六零(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在中基协正式完成登记;字节跳动旗下投资公司原天津字节跳动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天津字节跳动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海南三亚天博产业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正式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服务,三位股东为章泽天、刘强东和李瑞玉。

另外,王兴、黄峥、张一鸣、李斌、何小鹏、王宁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大佬以LP身份进入VC/PE圈。相信在未来,企业不会把投资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新知达人, 腾讯字节投资生变,互联网失去接盘侠

而更加残酷的影响或许会传导到一级市场的项目估值上。由于一级市场独特的“轮次”玩法,使得项目们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每一次估值的上涨都让前一轮的投资人收益。往往传到最后,“接盘侠”就是企业战投。

当“接盘侠”变得审慎,生意也将回归基础逻辑。

不久前,《学习时报》撰文指出,从资本的形成背景与作用方式看,贯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竞争等社会生产全部环节的二重性是资本的根本特性,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行为规律要立足于发挥资本在五大环节的积极性而抑制其消极性:

从生产环节看,资本的扩张既能促进经济增长,又会遏制经济增长的潜力;从分配环节看,资本的构成既有助于做大“蛋糕”,又会阻碍“蛋糕”的合理划分;从流通环节看,资本的周转既有助于畅通加速经济体系循环,又会导致实体经济的过度虚拟化;从消费环节看,资本的积累既会为新产品的消费普及提供阶层基础,又会因为降低大多数人的收入而抑制整体消费;从竞争环节看,资本的集中既有助于市场经济制度体系的完善,又会引致高度垄断导向的竞争格局。

如今看来,这把双刃剑也该挥得更积极、更有效、更合理了。

更多“互联网”相关内容

更多“互联网”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