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另类方式讲职场口水战,如何使领导彻底闭嘴的骂战智慧

权术谋略 | 顶级权术---职场指南 2022/01/20 14:42

上级与下属之间,其职场利益并不完全等同,因此,上级如果感觉到下属侵犯其利益或可能侵犯,则会采取必要措施施行惩戒,而下级如果并没有想要侵犯领导利益,只因领导智慧、定力不够,猜忌下属,那么,下属则同样采取措施,避免无妄之灾(除非所谓愚忠效死者外)。

后一种做法,即纵横家的方式,应该作为任何职场下属该有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能继续合作就留下,不能合作就走人,毕竟领导性格难以改变,所以只能改变自己。

燕昭王时期,为实现强国战略,报复齐国,广招贤才,乐毅就是其中一位,不仅替燕昭王报仇雪恨,更几乎要灭掉齐国,只是燕国不给乐毅机会,就在最关键时期,燕昭王驾崩,燕惠王继位,新王旧臣缺乏充分信任关系,乐毅被迫逃至赵国安身保命,由此发生了燕惠王与乐毅之间的口水战,骂战开启。

案例:

原文 乐毅列传 摘要

燕惠王后悔使骑劫代乐毅,以故破军亡将失齐;又怨乐毅之降赵,恐赵用乐毅而乘燕之弊以伐燕。燕惠王乃使人让乐毅,且谢之曰:“先王举国而委将军,将军为燕破齐,报先王之仇,天下莫不震动,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会先王弃群臣【弃群臣:抛下了群臣,是死亡的委婉说法。】,寡人新即位,左右误寡人。寡人之使骑劫代将军,为将军久暴露于外,故召将军且休,计事。将军过听【过听:误听。】,以与寡人有隙,遂捐燕归赵。将军自为计则可矣,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乐毅报遗燕惠王书曰:

臣不佞【不佞:没有才能。是自谦之辞。】,不能奉承王命,以顺左右之心,恐伤先王之明,有害足下之义,故遁逃走赵。今足下使人数之以罪,臣恐侍御者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又不白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书对。

臣闻贤圣之君不以禄私亲,其功多者赏之,其能当者处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论行而结交者,立名之士也。臣窃观先王之举也,见有高世主之心,故假节于魏,以身得察于燕。先王过举,厕之宾客之中,立之群臣之上,不谋父兄,以为亚卿。臣窃不自知,自以为奉令承教,可幸无罪,故受令而不辞。

先王命之曰:“我有积怨深怒于齐,不量轻弱,而欲以齐为事。”臣曰:“夫齐,霸国之余业而最胜【最胜:多次取胜。最,积聚。】之遗事也。练于兵甲,习于战攻。王若欲伐之,必与天下图之。与天下图之,莫若结于赵。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欲也,赵若许而约四国攻之,齐可大破也。”先王以为然,具符节南使臣于赵。顾反命【反命:即“返命”,复命。】,起兵击齐。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而举之济上。济上之军受命击齐,大败齐人。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遁而走莒,仅以身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于燕。齐器设于宁台,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乎磿室,蓟丘之植植于汶篁,自五伯已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为慊【慊:通“惬”,满意。】于志,故裂地而封之,使得比小国诸侯。臣窃不自知,自以为奉命承教,可幸无罪,是以受命不辞。

臣闻贤圣之君,功立而不废,故着于《春秋》【《春秋》:编年体史书,相传孔子据鲁史修订而成,是儒家经典之一。这里泛指史书。】;蚤知【蚤知:先知,有预见。蚤,通“早”。】之士,名成而不毁,故称于后世。若先王之报怨雪耻,夷万乘之强国,收八百岁之蓄积,及至弃群臣之日,余教未衰,执政任事之臣,修法令,慎庶孽【慎庶孽:慎重地对待妾生子弟。】,施及乎萌隶【萌隶:平民百姓。萌,通“氓”,民。】,皆可以教后世。

臣闻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伍子胥说听于阖闾,而吴王远迹至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吴王不寤【寤:同“悟”。明白。】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沈【沈:同“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是以至于入江而不化。

夫免身立功,以明先王之迹,臣之上计也。离【离:通“罹”。遭遇。】毁辱之诽谤,堕先王之名,臣之所大恐也。临不测之罪,以幸为利,义之所不敢出也。

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臣虽不佞,数奉教于君子矣。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不察疏远之行,故敢献书以闻,唯君王之留意焉。

于是燕王复以乐毅子乐闲为昌国君;而乐毅往来复通燕,燕、赵以为客卿。乐毅卒于赵

此案例中,燕惠王主要从三方面谴责声讨乐毅:

一是 燕惠王他家先人重用乐毅,虽乐毅替燕国报了仇,但也成就了乐毅的功劳及威名;

二是 因为他刚上位,很多情况不了解,之所以要换掉乐毅职位,完全是身边小人的误导,他本人对乐毅是绝对信任的,并且任命骑劫,完全是为了乐毅身体着想,不想乐毅太过劳累;

三是 告诉乐毅,不要误会他的做法,虽然可以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不能忘恩负义,毕竟燕惠王他家先人对乐毅有厚恩,要懂得感恩。

燕惠王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乐毅回到燕国,但到底是为了继续重用乐毅,还是要干掉乐毅呢?其稳定性不可靠。

为什么?

从燕惠王给乐毅的来信中,丝毫看不到诚意所在,也就是说燕惠王对自己的错误反思不够,一笔带过,完全推卸责任,而将重点放在乐毅不懂感恩,不知回报的问题上,由此,乐毅必然感知到回去的可能后果,所以,给燕惠王回了封信,燕惠王的心态,与现在老板(领导)的心态如出一撤,历经千年而未曾改变。

乐毅将计就计,回骂燕惠王,以致燕惠王彻底闭嘴,主要理由为:

一是 乐毅以自身没有能力,所以回到燕国,对燕惠王也没有利益价值,当然纯属推辞;

二是 乐毅表示相信燕惠王,但燕惠王身边的人就很难说,一旦回国,燕惠王受到身边人再次蛊惑,则小命玩完,所以不敢回;

三是 假如乐毅回去受死的话,只会损害燕惠王及先人的利益,违背道义,所以不能让燕惠王再犯错了;

四是 为了表示燕国所有君臣明白他乐毅的本质意图,必须将事实说清楚,也就是燕惠王责骂乐毅忘恩负义,对不起燕昭王的厚爱说事,以此让燕惠王彻底闭嘴。

那么,乐毅之所以要针对燕惠王骂战的重要理由,进行反驳,目的在于告诉燕惠王,乐毅为什么愿意替他家先人(燕昭王)卖命,又为什么不愿意替燕惠王卖命,最终目的,当然是为了使燕惠王向燕昭王学习如何用人、如何管理组织,提高能力水平,改正不良习惯与错误,详细依据:

一是告诉燕惠王,燕昭王任用人才,不是看出身、不是看个人好恶,不是看血缘关系、而是凭借才能授官且重用人才;

二是燕昭王要干掉齐国,是乐毅替其谋划,并且能够听取下属的建议,所以击败了齐国,实现复仇计划,由此获得巨大资源,而这些东西乐毅并没有占位己有,完全输送到燕国本土;

三是乐毅所得到职位或资源,都是燕昭王奖励给他的,是因功受赏,乐毅并没有要求,也没有索要,表示没有争夺背叛之心;

四是告诉燕惠王,英明的君主应该如何做事做人,如何保持功业持久不断,以燕昭王的案例说事,表示可以效仿,亦可以相信实践的真实性;

五是燕昭王作为开创者,功莫大焉,而燕惠王作为继任者,是否能够守成,就看怎么表现了,毕竟有先例,如伍子胥就是如此;

六是乐毅为免杀身之祸的用意,即是为了保住燕昭王的声誉,亦是希望燕惠王做个英明君主,不可听信谗言。

综上,乐毅针对燕惠王所发难的不知感恩的问题,使用了三种手段:一是陈述颂扬法(表现燕昭王伟大,以及乐毅与燕昭王的志同道合);二是对比法(表示英明君主(开创者)与昏庸君主(继任者)的做派及后果);三是道德法(表示正是因为从道义考虑,是为燕惠王着想,所以才不能回国),以此燕惠王彻底闭嘴。

更多“领导”相关内容

更多“领导”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