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网传盒马“百亿估值”独立融资,生鲜的资本故事还丰满吗?

互联网江湖 | TMT领域深度报道 2022/01/20 13:43

春节将至,随着各大电商年货节预热,互联网上的年味儿也渐渐浓郁起来。对于这两年疫情下承压的零售行业来说,这个春节是提振全年销量的关键,品牌们也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今年的春节,热闹是电商平台的,而冠以新零售之名的生鲜电商,似乎什么也没有。先有十荟团暴雷,叮咚买菜裁员,后有美菜网裁员40%,钱大妈北京地区门店全部关停,

年关之下,生鲜赛道一片哀鸿。对于生鲜电商而言,2022没有年货节.

新知达人, 网传盒马“百亿估值”独立融资,生鲜的资本故事还丰满吗?

最近有消息传出盒马以100亿美元估值独立融资,消息一出便引来各方关注。阿里方面则表示不予置评。

生鲜电商行业却仍在风雨飘摇,阿里想要为盒马寻求独立融资的消息也变得更为值得关注。

人们在关注盒马动态的同时,也忍不住地去想这样的问题:连年亏损之后“新零售”还能坚持多久?在市场中,生鲜赛道头部玩家究竟会有着怎样的估值逻辑?

这对于生鲜赛道乃至整个新零售接下来的资本市场定价都颇为关键。

独立融资背后的深意,生鲜还是资本眼中的好生意吗?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阿里目前正考虑为盒马寻求独立融资,拟定估值100亿美元。有消息称,该轮融资可能会在2月份开始,目前还处于审议阶段,还未确定实施。

盒马独立于阿里,其实早有端倪,去年8月,在阿里组织架构变革中,戴珊不再代表集团分管盒马事业群,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直接向张勇汇报。由此,意味着阿里似乎不愿意在生鲜赛道投入更多资金,而侯毅也需要担负起盈利的责任。

从财务的角度来看,盒马的确有独立融资的可能性,而且与此前饿了么独立颇有相似之处。

此前,在成立了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之后,饿了么和口碑事实上部分脱离对阿里的依赖,尤其是财务上,之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完成了30亿美元的独立融资。

事实上,从阿里财报数据来看,新业务确实对阿里的利润造成了一定影响。

从数据来看,2021年,新业务的亏损拉低了整体的利润水平,使得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39%,其中主要原因在于对于本地生活、社区电商等领域的125亿元投入。换言之,对于仍未盈利的盒马,阿里的态度似乎正在发生更多的转变:

考虑为盒马寻求独立融资,这或许不仅代表着阿里高层希望盒马能够自食其力,也可能意味着随着行业形势整体转冷,对于仍然需要高投入且短期内得不到回报的业务,阿里很可能正在失去耐心。

寻求独立融资可能也是阿里在二级市场寻求回报的一种方式,当下生鲜赛道全面盈利仍未实现,如果行业出现新的变数,盒马对于阿里来说可能就会成为资产负担。据天眼查App显示,2016年,阿里投资盒马1.5亿美元,之后,盒马似乎未进行新的融资。

新知达人, 网传盒马“百亿估值”独立融资,生鲜的资本故事还丰满吗?

从二级市场定价的角度来看,资本环境变了,资本的价值判断逻辑变了。

从这两年资本市场的投资环境来看,一个主要的演化的路径是技术驱动大于模式驱动:

一方面,技术密度大的重资产赛道受到青睐。比如新造车赛道、动力电池赛道、半导体赛道等,一些相关企业的市值持续走强。

另一方面,技术密度低的重模式赛道估值下滑。比如网约车赛道,以及生鲜赛道。

另外,随着整个互联网监管的加强,互联网商业对于某些特定行业的渗透可能会面临更多的阻力。

生鲜赛道中,由于保民生、保就业等社会需求的存在,政策因素可能会进一步压缩生鲜赛道的规模化空间,赛道中玩家的竞争可能会比以往更加激烈。这样的环境下,当行业中的头部玩家并没有建立起足够大的优势时,就稀释了其自身在资本市场中的价值。

换言之,如今即便是盒马这样的头部生鲜玩家,想要在二级市场获得融资,其实也并不容易。要知道两年之前,盒马的估值不是100亿美元,而是2000亿人民币。

如果盒马独立融资的消息属实,那么按照拟定的100亿美元估值,盒马估值比两年前缩水三分之二。而计划于明年融资的美国生鲜杂货电商 Instacar的估值则来到了300亿美元。如果再考虑到最近两年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相比两年前,实际的估值可能更低。

从这个角度,我们似乎也能看到未来一段时间内生鲜赛道的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而阿里寻求盒马独立融资的原因之一,很可能就是为了应对接下来赛道中更加激烈的竞争和挑战。

填坑、探索之后,盒马们需要一场价值蜕变

2016年,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断言:“未来30年是人类社会天翻地覆的30年,世界的变化将远远超出想象,电子商务一词很快会被淘汰”。

5年之后,电商一词还在,新零售谁也没能颠覆,反倒是自己却颇有些摇摇欲坠的意味。在以盒马为新零售标杆的生鲜赛道中,头部玩家们仍然未能整体盈利,而十荟团已经暴雷,钱大妈败走京城,社区生鲜零售前途渺茫。

目前,行业内的头部玩家中,每日优鲜2021净亏损9.74亿元,叮咚买菜净亏损超过20亿元,盒马方面则仍是单店盈利,盒马CEO侯毅在此前在内部信中表示,未来盒马的目标是全面盈利。

被盈利问题所困扰,似乎是盒马、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们的宿命。

以盒马为代表的扩张模式是过去旧时代融资圈地的模式。这跟爱奇艺们所在的长视频赛道很像,大家都在烧钱,拼了命地用投资人的钱去换市场,换用户。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增长的底层逻辑变了,圈地模式被时代淘汰,但盒马们却还没有跑通盈利模型,而隔壁的爱奇艺已经面临着亏损和裁员的压力。

2019年,盒马式扩张带来的问题开始出现,涉及品质、管理等各个方面,于是我们看到,在当年5月份,盒马首次关闭了位于苏州的门店。不仅是盒马,整个生鲜赛道都开始了新的反思。

实际上,无论盒马也好,叮咚买菜也好,规模化的做生鲜生意很难不出问题,比如品质问题,这是食品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很难完全避免。对于品牌而言,出问题就意味着更高的解决成本。因为所有的消费食品领域里,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给品牌带来伤害,透支用户信任。

对于存在的品质、管理等问题,侯毅曾经表示:“如果这个坑你填不过的话,那么你只好退出这个市场”。

事实上,盒马要填的坑很多,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盈利。

2019年,侯毅在策略上开始有了更多的变化,先后推出了盒马mini、盒马F2、盒马小站、盒马菜场、盒马X会员店等业态不断探索。表面上是多业态的探索,内核却是盒马在尝试寻找一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型。

所谓多业态的核心目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跑马圈地法则失效后,如何在不损失太多规模的同时,对于成本进一步精细化把控,从而去寻求整体盈利的可能性。

实际上,外卖、生鲜这两个赛道其实都不算特别好的行业,一方面,规模化的成本高,另一方面,规模化创造的行业性红利有限。

互联网江湖认为,所有有价值的赛道都有两个核心的点,一个是能够低成本地规模化,第二是规模化的同时,能够产生足够的行业红利。

规模化成本方面,对于外卖,规模化的成本一方面在于流量获取成本,另一方面是服务履约成本。

流量的规模化方面,由于前期的流量红利,成本不算特别高,成本高的是服务履约,比如配送体系的搭建。研究美团财报不难发现,骑手工资成本支出占相当大的比例。

对于生鲜赛道,主要是供应链整合的成本。

生鲜赛道是重资产赛道,供应链方面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

以盒马为例,盒马在全国建立了冷链物流网络,有3个产地冷链仓,6个销地鲜活暂养仓,41个销地常温和冷链仓,16个销地加工中心;全国有550多个直供直销基地。这些供应链的建设、运维投入都成为了盒马盈利压力的来源。

行业红利方面,外卖行业最大的红利在于拓展了线下餐饮的服务半径,覆盖到了更多人群,但问题在于,餐饮门店的生产力是恒定的,外卖并没有给实体餐饮店带来更多的成本变革,这导致外卖本身带来的行业红利是有限的。

同样,生鲜赛道整合了供应链,带来了线上流量,但这样的行业性红利也是有限的。一方面整合供应链导致了新的成本增加,另一方面,线下门店的运营成本也并不比传统商超要低。换言之,新零售并没有改变生鲜赛道的成本结构。

因此,相比规模化背后的成本的增加,规模化产生的行业性红利有限可能才是盒马们盈利困境的根源所在。

事实也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充分竞争的环境下,盒马们要想在生鲜赛道盈利是很难的,必须找到足够支撑成本覆盖的盈利点。相比外卖,生鲜的订单规模不够大,用户不够密集,所以很难从配送效率上做文章。

对于盒马们而言,如今需要的其实不仅是新流量、新市场、新增量,更需要的是一场价值蜕变。

事实上,生鲜赛道的核心价值,不在于前端销售与用户覆盖,更多的其实在于供应链本身的效率以及对于总成本的控制。如今生鲜赛道,不是一个能够依赖规模壁垒的赛道,而是一个能够依赖成本壁垒的赛道。

生鲜赛道的成本,有三大类:

  1. 供应链损耗成本。
  2. 线下门店的运营成本。
  3. 潜在的政策成本。

我们先说政策成本,生鲜行业是关系到民生的行业,特别是在疫情背景下。这意味着生鲜赛道的规模化有天然的天花板存在,这就意味着赛道的规模化效应其实没那么好,这对所有的玩家来说都是潜在的成本。

供应链成本上,除了搭建一套有效供应链架构,关键在于能否搭建一套有效的SOP体系。

供应链中的损耗不可避免,关键在于建立一套可执行的SOP流程来最大限度的减少损耗,这不仅要求流程本身要足够高效,也要求生鲜供应链的从业者有一定的职业素养,而这一点可能是被很多生鲜玩家所忽略的。

运营成本方面,其实就是做线下门店规模与投入之间的平衡。在这方面,每日优鲜是优化前置仓模式,而盒马探索的是多业态组合,主要有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和盒马邻里等新的零售业态。

事实上,盒马在多业态上的探索,还远未结束,生鲜赛道的盈利模型也有待进一步验证。

总体而言,生鲜赛道,是个始终存在痛点的赛道。在过去,痛点的根源在于供应链效率低、成本高,而传统商超分散、没有整合供应链的能力,因此,痛点几近无解。

而以新零售模式切入生鲜赛道,是盒马与传统商超争夺市场的底牌。而盒马的策略一度被零售行业内认为是一招妙棋,因为生鲜零售占据了传统商超线下零售额的30%左右。但如今的事实证明,即便是曾经被誉为新零售标杆的盒马,要想在零售行业的丛林中生存,也似乎没那么容易。

如今,在经过不断探索之后,盒马站在新的十字路口。独立融资或许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但这条路究竟能不能到达盈利的彼岸,仍需要时间去验证。

更多“盒马”相关内容

更多“盒马”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