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1 7 4 1

网文作者转攻有声读物:用户更爱听霸总甜文?

懂懂笔记 | 冷眼旁观,麻辣点评,深入分析 2022/01/19 22:45

新知达人, 网文作者转攻有声读物:用户更爱听霸总甜文?

国内网文行业发展20多年来,的确成就了不少“大神”级作者。对于站在金字塔尖的“大神”作者而言,年入百万、千万甚至上亿,都不成问题。

写网文的芸芸众生,谁不想成为“三少”、猫腻或者“天蚕”?因此大量作者前仆后继加入其中,期待一作封神,或者如“紫金陈”一般因作品改编而一炮成名。

不过,绝大部分埋头苦干的网文作者只能位于金字塔的底端,每天疯狂码字,连订阅量都上不去,更甭说漫改、剧改等商业化了。于是乎,有头脑灵活的网文作者开始纷纷转行:有的写起了剧本杀,有的转攻网络音频内容创作,甚至做了播客;更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网文作者正大量涌入有声读物市场,寻找仙侠玄幻、霸总甜文在“听书”市场的新机遇。

那么,相比起网文(码字),作者们“出走”网络音频行业会更容易赚钱吗?转攻有声读物的前景又将如何?

在线音频也需要“会讲故事”的人?

“元旦前,我们公司就一直在招聘新的音频主播。”

许匀(化名)是广州一家PGC机构负责人。最近,公司招聘时遇到的一些情况,让他有点儿心烦。

许匀告诉懂懂笔记,目前,公司主要的业务是网络音频类内容的输出,如有声书、博客、音频直播等。而他心烦的,并非公司招聘不到相关人才,而是自从开始招聘相关岗位之后,大量与招聘岗位不相关的求职者开始海量投递简历,让HR和他不胜其烦。

“渐渐地,我在很多不匹配的简历中,发现了一个规律。”许匀透露,相关投递者大都从事过网文策划、撰写、编辑等工作。难道网文圈的人才都开始转投有声读物行业了?

为了一探究竟,他联系了其中几位求职者。而结果,让他和HR更加无语:几乎所有“乱投”简历的人,都是因为看到公司在招聘音频领域相关人才,薪酬也还不错,认为公司或许会有内容策划、撰写等的需求,便想碰运气投来了简历。

“有求职者表示,若公司恰巧看上自己原先在网文行业的经验,说不定会首先录用。毕竟,网络音频中的有声书,有一部分就是源自于网文。”许匀先是佩服这些人的勇气,同时深刻反思了一下,发现网络音频行业里的确很少有内容创作、故事撰写类的岗位招聘。其实与短视频行业一样,网络音频、博客也需要“编剧”相关的人才,输出更多有趣的故事。

新知达人, 网文作者转攻有声读物:用户更爱听霸总甜文?

无独有偶,寻思着转行做网络音频内容创作的,还有曾经与懂懂笔记交流过网文从业经历的作者芊芊,从事网文写作三年的她,目前也在考虑转行。

“我去年八月底彻底离开网文界,找了一份短视频编剧的工作。”芊芊坦言,视频类的编剧工作要求较高,不仅需要一定写作基础,更要懂得镜头语言、桥段的设计。

而接受试用三个月仍适应不了岗位的芊芊,又开始重新寻找纯写作的工作了。在她看来,与网文写作最为相似的工作,应该是为有声书、播客创作内容,“反正一样是码码字、讲讲故事,同样能在家里工作。”

只不过,在招聘平台上找了好久,芊芊都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最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入职了上海一家正在筹备有声书内容的MCN机构,成为了专职故事写手。

懂懂笔记发现,目前在主流的招聘平台上搜索“有声书”一词,只能零星找到几家内容机构在招聘网络音频、有声读物内容创作者,可见需求的确存在,但是并不明显。

有相关行业人士透露,目前播客、有声书等背后的内容机构,正从以往购买现成作品、获取授权录制内容的方式,转变为孵化、自产独家内容并运营输出,目的就是要筑起更高的内容壁垒,强化自身竞争力。

只是类似的行业变化,近期为何会吸引了一部分网文作者、写手的加入?难道网文圈子越来越不好做了?

网文作者的金字塔结构已经定型

此前艾媒咨询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市场规模达372.1亿元,预计2021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将有望达416亿元。由此可见网文行业的蓬勃发展态势,甚至在很多人眼里网文作者都是既轻松又多金。

“但和网红行业一样,能赚钱的网文作者只是一小部分,绝大部分都不赚钱。”在某知名文学平台从事网文编辑工作将近五年的乐怡,可以说对网文作者的“生存状况”了如指掌。

她告诉懂懂笔记,网文作者赚钱的手段无非是平台用户打赏与订阅,但在不同的网文平台,作者获得一个订阅的收入分成往往只有三四分钱,“为数不多的一些作者能有十万订阅,已经算很高了,可收入也才三四千元,而且还不是持续收入。”

乐怡坦言,网文行业中的确有顶流作者能月入上万、甚至几十万,但毕竟是极少数极少数。绝大部分的网文作者月收入仅几百元或者一、两千元,有的网文作者生存都成问题,只能边打工边兼职写作,仅仅算是个业余爱好。

新知达人, 网文作者转攻有声读物:用户更爱听霸总甜文?

“靠打赏、订阅维持生存,很难很难。站在金字塔尖上的那些网文大咖,能获得可观的收入是靠影视剧、动漫作品改编,只有授权了、改编了才能赚大钱。”她表示,如果一百位网文作者里能有一位能靠打赏、订阅养活自己;那么能熬到影视动漫改编的,概率则是千万分之一。

2020年9月,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了《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 ,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者数量达到1936万人,签约作者数量达到了77万。

尽管统计数据显示,网文作者的平均月收入为5133.7元,然而月收入低于2000元以及无收入的也超过四成;能达到月收入2000~5000的,占比不足四分之一。

至于月收入在两万元以上的网文作者,占比更是只有4.1%,从业者之间的差距可谓相当明显。

显然,绝大部分的网络文学创作者都是靠着兴趣、爱好支撑着自己,不断“为爱发电”的。

“但一直熬不出头也不是办法,再怎么说网文作者也是要吃饭的。”乐怡告诉懂懂笔记,最近一年多的确有一部分熬了几年的作者,转型其它内容行业。

这其中,包括长短视频、电商直播、剧本杀等等平台或机构,而最近转行的大热点,莫过于同样是以故事、内容写作,创意输出为主的有声读物、网络音频,“仅去年的下半年,我负责的作者就有四分之一转行音频圈了。”

据乐怡透露,有些作者加入了有声内容机构,成为创作团队的一员;有的则是决定创业,邀上三五好友、创作同行,一起创立了音频内容工作室,向各个平台输出原创播客作品。

令人好奇的是,有声领域的机会会比网文圈更多吗?

一个服务 6.9 亿用户的新风口?

“相比网文、短视频杀时间,有声书市场的确更有优势。”

张颖(化名)是深圳一家有声读物内容机构的创意总监。她告诉懂懂笔记,相比网文、短视频,用户只能打开手机用眼睛看,有声读物只需要用耳听,即可读取内容,因此受众年龄层越来越广泛。

与听音乐类似,用户一边听有声书、播客,一边还可以干别的事。听小说、故事,同时自己的工作也不耽误。因此,她和团队都笃定,有声书、播客将继网文、短视频之后,成为新的风口。

新知达人, 网文作者转攻有声读物:用户更爱听霸总甜文?

“在涉足有声内容的领域之前,我们公司也做过一系列详细调研。”张颖透露,在广州和深圳有许多的网约车、公交车司机,因为岗位性质特殊,长时间工作中几乎不可能看手机内容。诸如当下最热的手机端娱乐形式——短视频、看网文,都无法实现。

然而,很多人工作的时间长、内容枯燥。因此,四成多受调研的司机师傅,都有在工作时听有声小说、听相声音频的习惯。

“除了司机师傅,一些基础操作工人,流水线工人和值夜班的人,也有很大听书的需求。”在机构看来,相比起花大价钱购买知名网文版权,再将其转化为音频内容进行输出,张颖和同事更青睐原创内容的“性价比”。

原因之一:是无需为他人(指网文作者或版权机构)作嫁衣,能够建立起独有、专属的故事IP,并形成独特的竞争壁垒;其二,是内容创作成本更低廉,往往只需要几位网文作者的“工资”即可。

“去年年中,公司也开始在招聘有网文写作经验的内容创作者。”张颖透露,目前公司有声读物团队中,有将近九成的内容创作者曾有网文写作、内容编辑工作经验。

根据艾媒咨询的调研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规模将达到2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9%;在线音频用户日均收听时长在线音频2-5小时的占比,高达49.9%。

报告预计到2022年,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到6.9亿人。在线音频所具有的收听灵活性、内容趣味性,能在不同时间段满足用户千人千面的消遣、娱乐需求,市场需求会进一步增长。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了网络文学作者之外,最近一两年还有部分网文发行机构尝试布局有声书领域,顺应讲“故事”给用户听的趋势。因此,网文创作转向有声内容输出或是行业的大势所趋。

【结束语】

随着用户对在线音频的需求越来越高,在有声读物上的消费投入越来越多,在线音频领域的确存在着不小的“钱景”与机遇,这也吸引了大量在网文领域长期苦熬的创作者加入其中,尝试弯道超车,并在新的行业当中寻找走红的机会。

不过无论是网文还是有声阅读市场都有一个规律:走心的东西才能打动人,没有创新只是复制和模仿的内容,在哪个行业都难寻出路。

更多“网文”相关内容

更多“网文”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