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3 3 8 0

抱歉,只讲情怀,不讲金钱激励的公司,都是耍流氓

木沐说 | 职场,副业,创业,我更懂你 2022/01/19 17:24

大家好,我是木沐姐。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过年了,年前既是公司发放年终奖,也是发布新一年业务发展目标的重要时间节点。

很多企业这个时候,开始制定新一年的战略目标,有的甚至做未来5年两位数增长的激进目标比如业绩翻番,翻三番,甚至翻四番等等。

那么问题来了,有的学员问我:

“公司制定了如此宏伟的目标,和我们员工的日常工作有什么关系?员工凭什么为了这么挑战的目标而努力,甚至拼命?员工能够从中得到什么?“

就这个问题,我问了身边的朋友,有个朋友的遭遇很让人匪夷所思。

他所在公司在传统制造领域多年,公司提出未来5年销售额要翻4倍,成为行业领导者,平均每年增长率超过30%的目标。

对于传统制造业,能够保持每年10%左右的增长都是不错的成绩了。

他们公司居然未来5年每年要增长30%?

这个数字,是不是很天方夜谭?

我就问说:“ 这么厉害的目标,5年后如果真的达成了,到时候是不是会发很多奖金?

我这位朋友却摇头,说当大家提到奖金激励政策一事时,总经理好像总是躲闪,不肯正面回答,一直强调大家在这个实现目标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收获成长。

我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我的朋友和总经理之间,在关于物质激励和精神激励到底孰轻孰重,如何有效使用,没有达成一致。

很明显, 无限放大精神激励的作用,而忽视或不屑谈及物质激励,说好听点,是过于理想,不求实际,说难听点,就是愚民政策,耍流氓

01

虽然人们觉得谈钱很俗气,但是逐利却是人的本性之一。

尤其在现代化企业中,留在一家公司,追随一个领导是因为什么?相反,离开一家公司,离开一个领导又是因为什么?

留下来的原因不外乎是环境,氛围,人际,机会和待遇;

而离开的原因也同样是在这些方面,不尽人意。

当一个公司设定超高目标,进入高速发展阶段,需要员工付出超额努力和付出时,更要在这些方面大做文章,在激励机制上“下狠手”,这既包括精神激励,更包括物质激励。

在精神激励和愿景规划上上面,鼓励年轻人不断挑战自己,跳出舒适区,摆脱平庸,激发潜能,成就自己。

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而仅有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深刻地洞察人性。

年轻人实现自我成长,抓住机会,提升能力的最终目的是让自己有价值,有价码,拥有一定财富,好让自己有资格对未来生活有更多的选择。

承认以上这一点没什么不好意思。

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大城市的生存压力来自各个方面,房子,教育,医疗,交通,哪一样不需要花钱?

而且数额巨大,是小城市的10倍甚至更多。

作为公司老板或高管,年薪自然早已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也许早已摆脱了日常生活的生存压力,在他眼里,“情怀”或许就是他当下的优先级。

但是一味强调精神激励,仅凭一个人的情怀,就算老板再有本事,也绝不可能带领公司实现5年内业绩翻4倍的宏伟目标。

他需要的是一群人,一群被全部点燃和激发起来的,将实现目标为己任,一路追随他和公司的人,只有将所有人全部调动和激励,才有可能创造历史!

这群人如何被激励,如何被点燃,真正的高手都懂得同时运用精神激励和物质激励,双管齐下,缺一不可。

只有精神激励,而缺乏物质激励,人们无法真正被调动,嘴上支持,行动抵触;

只有物质激励,而缺乏精神激励,人们过于利益驱动,各自为战,勾心斗角。

杰克·韦尔奇同曾在一次采访中说:

“精神鼓励和物质奖励都是必要的,光有钱不够,而象征性的褒奖也是不行的,两者缺一不可。

我遇到过给获得专利的员工只发奖章的老板,我会给他们更多的钱。这家伙有很多钱,但他认为多给钱是愚蠢的,因此只给奖章。而我认为金钱和精神鼓励应该兼顾。”

要求公司达成超过行业和竞争对手数倍增长的目标,要求员工打满鸡血,all-in投入,无可厚非。

但却吝啬给员工与激进的业务目标相匹配的超额回报和物质奖励,摆明了是剥削榨取劳动人民血汗,只为满足一厢情愿的个人情怀。

真不知道是真幼稚还是假无知?

02

人才要给厚禄,大功要给厚赏 的道理被中外企业家熟练运用。

在日本,20世纪70年代,松下的营业收入远超过高露洁、吉列和惠而浦等多家跨国公司的营业额总和。

这得益于松下幸之助当时采取的物质激励手段,极大地激发了松下员工的工作热情。

比如1965年松下在日本带头实施5天工作制;

1971年松下员工的薪酬,就已比肩欧洲薪酬最高的国家联邦德国;

1972年,薪酬已经接近美国的水准,大约是日本国内的1.5倍。

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和IT企业,股权激励被当作推动员工养成担当意识的重要物质手段,同时也是留住优秀人才的“金手铐”。

BAT,包括华为,都在广泛运用股权激励。

比如2016年腾讯成立18周年纪念日上,马化腾豪气宣布向员工授予每人300股腾讯股票(价值约5万多元的股票奖励),作为特别纪念,总价值约达15亿人民币。

这种利益共享的激励机制,又怎能不激发出员工的工作激情和昂扬斗志呢?

如果只打“情怀牌”和“感情牌”,不考虑年轻人面对生活重压下的物质属性,只能说这些老板希望5年翻4倍的这个目标“看上去很美”。

俄国作家屠格涅夫很精辟地阐述过物质满足和精神满足的关系:

“一个人如果精神上很富有但物质上很贫乏,那他就如同下雪天一只脚在屋里烤着火,另一只脚在门外被雪冻着,那是很痛苦的!”

 写在最后:

我的朋友说,他们总经理为了让员工相信5年翻4倍的愿景,特意高薪聘请了一家教练公司组织全体员工召开誓师大会。

当所有人振臂高呼:“我们相信,我们能做到!”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进了一个传销组织窝点。

真心话,精神激励这方面,他们公司做的绝对可圈可点,但是仅用精神而怠慢物质的激励方式迈向未来的5年,注定走不长,也走不远。

如果你正经历这样的公司,切记好自为之。

只有让自己真正锻炼和成长了,才有底气随时下车,才有资本随时选择搭乘一班速度更快,配置更高的列车。

更多“金钱激励”相关内容

更多“金钱激励”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