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斗鱼潜泳

互联网风云榜 | 科技前沿一切尽在互联网风云榜 2022/01/19 11:27

新知达人, 斗鱼潜泳

临近年关,斗鱼苦日子还在继续。

不久前,斗鱼宣布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张文明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公司的董事兼联席首席执行官职位,而这也意味着联席CEO时代的斗鱼走向了终点。虽然资本市场对此有些积极响应,但仍为制止住斗鱼股价不断下跌的态势。

截止到12月27日斗鱼的收盘价仅为每股2.44美元,跌幅达到4.31%。而且自今年2月16日以来,斗鱼的股价就呈现出一直下行的趋势,很难看出有触底反弹的迹象。一泻千里的股价,再加上持续亏损的业绩表现,资本市场的持续看衰也在情理之中。

新知达人, 斗鱼潜泳

不仅如此,斗鱼与老对手虎牙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其市值仅为虎牙的二分之一,业绩更比不上虎牙持续的盈利表现。而寄望于与虎牙的合并在反垄断监管之下告破之后,张文明的离开也再为斗鱼的未来走向蒙上了一片阴影。

不见好转的业绩表现

财报显示,斗鱼2021年三季度的营收为23.48亿元,同比下降7.8%;毛利润为2.78亿元,同比下降24.6%;净亏损达到1.43亿元,同时也是斗鱼连续亏损的第四个季度。

而老对手虎牙的三季度营收为28.15亿元,同比增长5.7%;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8亿元,而且也是虎牙连续十六个季度的正向盈利。在虎牙营收增长和连续盈利的强烈对比之下,斗鱼营收的下滑和持续的亏损也更显斗鱼业绩的衰落难看,毕竟曾经的市值还能一较高下,到如今市值仅为虎牙的一半。

有意思的是,斗鱼的营收下滑从今年一季度就开始了,而且呈现出持续扩大的趋势,财报显示,斗鱼前两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下降了5.5%和6.8%。而营收增速放缓则可以再往前推进一个季度,斗鱼去年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速只有10%,但去年三季度的营收增速则有37%。

然而在营利两端表现都不好的情况下,斗鱼三季度的营销费用支出同比增长36.57%达到2.19亿元。拉长时间线来看,斗鱼今年三个季度的营销开支都不少于2亿元,且都比去年同期高,但是结果却并不如人意,营收下滑的同时还持续亏损。投资者难免不怀疑斗鱼的运营出现了问题,股价下跌也就成了某种必然。

从过去几年的盈利表现来看,斗鱼的表现也很难令投资者满意。招股书显示,斗鱼从2016年到2018年的净亏损分别是7.83亿元、6.13亿元和8.76亿元,到了2019年好不容易实现盈利,但是净利润仅有3975万元,而从去年第四季度起更是再次陷入亏损至今。

要知道老对手虎牙则从2017年第四季度就开始连续盈利至今,同为游戏直播领域头部的虎牙就能保持盈利,而斗鱼却还在亏损,资本市场的不信任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理解。

而付费用户数的下滑也是斗鱼业绩表现不理想的重要原因。财报显示,斗鱼今年三季度的付费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790万下降至720万,一季度和二季度的付费用户数也分别下降了60万和40万。

显然用户的付费意愿降低也在限制着斗鱼业绩的增长,但是三季度斗鱼的移动MAU却同比增长3.9%至6190万。也就是说斗鱼月活跃用户数量在增加的同时,付费用户的数量却在减少,这一增一减的对比更像是在表明斗鱼的业绩增长动力出现了问题。

果不其然,财报公布后,斗鱼盘前跌幅扩大至11%。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斗鱼三季度财报发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宣布联合创始人张文明系个人原因辞职,这个时间点很难被视为是一种巧合,毕竟斗鱼增长出现问题又不是此时,张文明的离开更像是在为斗鱼如今的局面埋单。

联席CEO时代的结束

而张文明离开斗鱼也早有端倪。2016年媒体就报道称,斗鱼的负责人由张文明变成陈少杰,前者从创始人兼CEO变成联合创始人、联席CEO,并卸任总经理;后者则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个职位。而这也是斗鱼联席CEO的开始,但同时也向外界透露出斗鱼的话事人只有一位。

媒体常认为斗鱼的“张文明主外,陈少杰主内”也随着联席CEO的转变成为大众关于斗鱼的一种谈资。但是当创始人变成联合创始人,CEO变成联合CEO,也意味着张文明至少明面上的话语权在减少,而且关于斗鱼未来发展方向的分歧也在加重着这种话语权的不平衡。

首先是斗鱼继续强化直播的游戏属性。2016年张文明希望处于长期亏损的斗鱼发展泛娱乐,覆盖到到美食、音乐等领域,去解决烧钱下斗鱼的健康发展问题。而陈少杰对秀场直播并不感冒,更希望斗鱼始终是一个游戏直播平台,即便是多领域发展也依然是以游戏为重。而最后的结果则是斗鱼继续做游戏直播平台。

其次则是关于斗鱼出海意见的相左且以失败告终。陈少杰当时想成立出海团队,大规模地进入海外市场,但是张文明更希望斗鱼把眼前的营收做好。虽然最终出海项目还是得以立项投入,但是运营没多久就因上市需要被砍掉。

而到了赴美上市的那天,作为斗鱼频繁对外发声的张文明异常沉默,陈少杰则更显活跃。而且在斗鱼敲钟之前,张文明还套现了逾1%的股份,斗鱼老股东们也套现了近10%的股份,此举也被业界认为是对市场信心不足,果不其然斗鱼开盘之后股价破发,盘中一度跌逾4%。

尤其是斗鱼IPO后,张文明持股仅有1.7%,陈少杰则持股13.3%。要说两人之间没问题,也不至于持股比例相差如此之大。更何况在腾讯主导的斗鱼虎牙合并协议里,并没有关于张文明的安排,也意味张文明的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两人之间的分歧已然成为双方继续合作前行的钉子,张文明的离开也就成了一种必然。随着与虎牙合并的失败,也让斗鱼寄望于合并挽回自身颓势的想法破灭,再加上业绩与股价的双下滑,即便是将陈少杰推向台前,斗鱼的未来也仍然没有想象中的乐观。

竞争加剧,前景依然堪忧

张文明的离开意味着斗鱼联席CEO时代的结束,无论斗鱼将其作为挽回业绩和重振市场信心的开始,还是重启一段新的路程,如今的困境也离不开自身的问题。

多元化发展渠道的不重视使得斗鱼的盈利单一,在整个斗鱼的营收体系中,直播收入占比超过九成。财报显示,斗鱼三季度的收入分类中,直播收入为22.1亿元,同比下降6.3%,而广告和其他业务的收入为1.38亿元,同比下降30.49%。

也就是说斗鱼除了主营业务营收下滑,广告业务也在萎缩。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斗鱼,想打造以电竞为核心的多元化社区,但是并什么实际行动。虎牙在今年4月,花了20亿元买下了未来5年英雄联盟LPL赛区的赛事独播权,包含LPL、LDL以及LPL全明星赛事。

11月,虎牙又和ESL达成了关于CSGO、DOTA2、星际2等赛事两年的中文独家赛事直播版权协议。B站则在2019年底花了8亿元买下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未来三年的独播权。

对比之下,斗鱼则显得相形见绌,顶级的赛事版权基本没什么斩获,只能靠分销获得一部分流量。虽然也有《主播马后炮》等自制节目,依然看不到多元化的效果,三季度的直播收入占比反而比二季度高了1.2%。

而作为直播平台最为看重的主播资源,斗鱼也在丧失先前的地位。比如冯提莫出走B站,之前的五五开被封,斗鱼头部主播的影响力早已不如昨日。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斗鱼都头部主播的看重,数据显示,斗鱼的TOP200中头部主播的收入对平台贡献的比例高出虎牙超过10%。

更高的主播也意味着更高的签约费、分成成本以及更高的不可控风险,斗鱼曾经的几位大主播就因为管控问题被封禁。而且头部主播管理大多是公会,斗鱼虽然避免了一定的麻烦,但是也没太多的管控手段,像最近一条小团团的停播,可不仅是主播个人的损失,也是斗鱼的损失。

而且涉赌、低俗等问题更是斗鱼的标签,十一期间斗鱼APP开屏页面更是上线了H&M的品牌广告引发舆论反感,极大地消耗了路人缘。斗鱼频繁地走下限,不仅仅延长了多元化渠道建立的时间,也让市场对斗鱼产生更多的悲观情绪。

更有压力的是短视频们在游戏直播领域大力拓展。快手在2019年2月上线游戏直播APP“电喵直播”起,一直在游戏直播领域大力投入,到了2021年1月,快手游戏的主播开播数量超过了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的主播数量总和。

抖音则是加速自研游戏,不断地收购投资相关的游戏公司,比较有名的就有上海墨鹍、沐瞳科技等游戏企业。一旦有了充足的游戏数量支撑,抖音庞大的用户量将会成为其游戏直播最强大的推力。而且短视频还能为游戏主播引流,比如斗鱼的一条小团团就是从抖音引流过去的。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斗鱼无论是业绩表现,还是业务增长动力拓展,都很难令投资者相信其未来发展前景的美好,更何况游戏直播行业本身也在艰难度日。

今年三季度不仅是斗鱼的业绩不好,虎牙也是如此。财报显示,虎牙三季度的营收增速为5.7%,前两个季度分别为8%和9.8%,而去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增速则在20%以上;调整后的净利润仅为1.8亿元,同比下降50.17%。

而且游戏直播的行业前景也不乐观。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游戏直播市场规模达到343亿,增长率为33.1%,但是预计到2022年,游戏直播整体市场的增长率将会降至21.8%。而艾媒咨询也显示,早在2017年,直播行业无论是月活还是整体用户规模增长趋势都出现了较大放缓。

所以无论是游戏直播,还是泛娱乐直播,如今的局面都没有往昔的乐观。斗鱼想要在内外的双重压力之下保持前进,很难不让投资者相信斗鱼在潜水。

更多“斗鱼”相关内容

更多“斗鱼”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