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8 9 9 6 0

【华源原创】戴森在华专利诉讼往事(二)

康信知识产权 | 提供全方位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2022/01/19 09:28

扫清市场的“歼灭战”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至2014年,戴森共发起诉讼38起,针对的产品主要是无叶风扇,被诉的对象基本都是清一色的江浙、广东地区的“小企业”,戴森在这些诉讼中“如入无人之境”,未尝一败。

国内企业在专利诉讼上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根本原因自然是他们抄袭了戴森的产品设计,但 同时这些企业对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的保护缺乏认识,也是败诉的主要原因。

从这一时期判决书中公开的内容看, 被告的国内企业在庭上几乎都没有就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中的技术特征与自身产品的区别进行论述,而是苍白地强调自己的产品“不侵权”或者是使用了现有技术; 还有的企业直接“躺平”,承认与戴森的专利相同;甚至有的企业直接放弃陈述,提前“跑路”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企业一遭遇侵权诉讼就缴械投降,也有不少企业选择跟戴森“死磕”,但 从判决书上的内容来看,其应对手段仍是漏洞百出。 最典型的是一家国内企业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高院,一番论战之后仍以败诉告终。其坚持不懈的精神令人动容,但戴森用来起诉他的专利在高院开庭之前就被其他企业无效了,如此关键的信息,这家国内企业包括其委托的事务所竟然完全不知情。

戴森在诉讼上大获全胜,却也没得到什么经济赔偿。 理由无他,主要还是这些企业在败诉后要么直接破产,负责人跑路;要么把大部分资产转移,待到法院强制执行的时候名下已无可执行的资产。能够如数做出赔偿的企业寥寥可数。

说实话,由于取证困难,法院最终判定的赔偿额大部分都很低,大量诉讼加在一起,能够获得的赔偿额大约也只有几百万。

对于戴森来说,这些赔偿显然是九牛一毛, 他们看重的更多的还是胜诉在中国市场上起到的震慑作用和用专利换来的市场份额,毕竟这些收益可远不是几百万的赔偿额可以比拟的。

手持式吸尘器的“滑铁卢”

时间来到2015年, 戴森的专利诉讼重心开始转向手持式吸尘器。 这次的目标主要是 苏州索发发电机和国内某大公司及其旗下的子公司 。这两家企业都是在吸尘器领域具有一定的技术沉淀,相比于之前的对手,明显实力更强,应诉也更加积极得当。如果把戴森之前起诉的小企业称为“杂牌军”,那么这些中国企业就是“正规军”。

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也许是不想把自己所有的产品都集中在少数几家事务所中,戴森没有将这些诉讼案件委托给在之前的诉讼中拥有极高胜率的几家事务所。

这样的操作并没有带来好结果,几起诉讼案无一例外的都陷入了胶着,尽管无法看到当时的场景,但透过判决书上的文字就仿佛能感觉到双方围绕戴森专利权利要求中那几个技术特征争得面红耳赤的模样。几场诉讼很多都打到了最高院,直到2017年迎来终局。

最终的判决还是被引向了不利于戴森的方向。被告的中国企业 利用与涉案专利拥有相同优先权的中国专利的审查历史文件,将涉案专利中“电源”相关的技术特征解释到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使被告的产品成功跳出了戴森专利的保护范围,打破了戴森在中国保持多年的“不败神话”。

对于被诉的中国企业来说,积极的应诉、灵活的思路以及对专利相关法律的熟练掌握和使用无疑是制胜的关键。

戴森在几场关键诉讼中的败诉很快产生了连锁反应,由于之前的判决限缩了戴森专利的保护范围,几起类似专利的诉讼也变得机会渺茫,只能以撤案告终。戴森还是没能在这些“正规军”手上讨到便宜,不仅如此,这次的败诉还给其他企业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规避戴森这几件专利的方案,可以说戴森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然,戴森在对几家小企业的诉讼中还是斩获颇多,从判决书来看,这些中国企业对于专利诉讼的认知依旧十分模糊。有请当地网红律师应诉的,还有压根不请律师自己操办的。可想而知,庭上陈述自然是驴唇不对马嘴,其结果也不言而喻。

硝烟依旧弥漫

从公开的判决书来看, 戴森在中国每年都会发起新的诉讼,涉及到的产品越来越多,从无叶风扇到手持式吸尘器,再到吹风机,几乎已经覆盖了戴森的所有核心产品,这些都展示出了戴森在中国维权的坚定决心。

能够支撑戴森不断发起的专利诉讼的是其数量庞大且权利稳定的专利。

在戴森的涉诉专利中,大部分都经历过专利无效,有的专利甚至经历过不止一次无效请求,但其中大部分仍屹立不倒,构成了戴森能够不断发起诉讼的“弹药库”。

新知达人, 【华源原创】戴森在华专利诉讼往事(二)

公开判决书中提及的戴森专利法律状态 (数据来自裁判文书网和innojoy)

中国企业在这些年中也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企业面对专利诉讼不再惊慌失措,而是能够进行冷静的思考和有效的应对,让戴森在中国的诉讼不再像2012年那般“如履平地”。同时,中国企业自身的专利保护意识也得到了增强,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通过专利诉讼来保证自己的合法权益。

总之, 硝烟依旧弥漫,但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受判决书信息公开情况的限制,文中诉讼数据相关内容仅根据互联网上公开的判决书整理得来,难免存在缺失和遗漏,如与实际情况存在出入,敬请海涵。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