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华为汽车:追求低维诱惑,忘记高维要干的大事?

一号财经 | 2022/01/18 16:04

新知达人, 华为汽车:追求低维诱惑,忘记高维要干的大事?

一号说:华为的价值岂止于这点内幕交易

否认“华为造车”说法的是华为官方,但同时对外宣布要挑战“百万台销量”的也是华为官方。

在“造车”这件事的定义上,华为官方与市场投资者之间存在分歧,华为认为只要不制造整车就不算造。

投资者却觉得从前期产品研发、设计到后期营销、销售整个闭环都由华为操刀,是不是“造车”都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菊厂出品,必属精品”

辩白地急了,投资者也许还要说:

闭嘴!你有!

这当然是段子,A股市场屡见不鲜的概念股炒作大法,但通常都是对不那么正宗的概念股使用,为的就是给股票“脸上贴金”。

可是华为造车这一次倒不像是投资者一厢情愿蹭热度,而是真的有人朝着这个方向带节奏。

1月17日晚有一则消息似乎已经将答案呼之欲出,据财联社报道,原中泰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龙失联且被抓,报道援引传闻称:“涉嫌内幕交易,已经被关进去了”。并进一步提到涉及涉嫌内幕交易的是华为造车概念股小康股份(601127.SH)。

壹号财经也从市场投资社群中看到一则聊天记录,内容大致相同。

新知达人, 华为汽车:追求低维诱惑,忘记高维要干的大事?

以网传消息来看,这不是一件小事,因为其已“涉及游资、华为、券商首席、公募基金20多人小团体的内幕交易事件”。如若属实,显然已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前两日,壹号财经曾对“华为造车”发表过相关看法(传送门),认为华为虽然一再否认“造车”,但造车企的意图明显,即通过“操盘”车企的形式验证华为ICT技术,接下来为其在智能汽车市场的产品应用铺路。

事实上,华为官方并未隐瞒这一意图。早在2019年的第五届国际汽车关键技术论坛”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发表“迎接汽车产业与ICT产业的融合”演讲时,就直言不讳:

“华为致力于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而以此为战略基点,未来的华为完全可以凭借在智能终端的领先优势,形成“HUAWEI HiCar 人-车-家 全场景无缝互联解决方案”。

因而我们在当时的文章中曾这样判断:

这是一盘大棋,而每一个“连接触点”都是其中的棋子,智能化的汽车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这一切仅仅限于汽车制造与消费市场,那不管争议如何,炒作如何,都离谱不到哪里去,无非是汽车用户的消费知情权问题,尚可以在现有的渠道里进行补充与完善,比如卖车前告诉用户,这车虽然是从华为门店里销售出去的,但贴的品牌却不是华为,买之前自个儿掂量。

但是中泰证券首席的“瓜”牵扯到了股票市场上,那就不是这么模棱两可的说辞能够化解得了的了。

因为小康股份的股价已经肉眼可见地飞涨,2021年上半年大涨3.8倍,全年涨幅高达249%,股价最高时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大关。

任谁说这与“华为造车”一事无关,恐怕都难以令人信服。更何况,现在还有消息显示这种概念股的制造、吹捧、炒作是有一个利益链条在背后运作,而且而且牵涉到资金、概念企业、上市公司和接盘等各方,这就不由人不深思究竟全年只卖了2万多台车的“华为造车”概念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更为蹊跷的是,小康股份在去年底开启暴跌之势,从2021年12月23日的76.28元,跌至2022年1月17日收盘价47.21元,跌幅达38%。

而传言中泰首席正是去年12月被带走调查,从时间线上与暴跌开启时间一致。

如果没有中泰首席被带走调查一事,事实上这个时间段反而是小康股份的利好消息发酵阶段,因为就在今年1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还表示“今年华为将挑战30万台的销售目标,这样合作车企一年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

对于小康股份来说,这原本是一个重磅利好。只是现如今,东窗事发,一切又复归于寂。

而对于华为汽车来说,假如真是如此,那么这原本是一件追求高维的大事,结果却栽倒在低维的小小诱惑上,或许因此事而致使进军智能汽车大业短暂受阻,真是颇为不值得,也颇为不智。

更多“华为汽车”相关内容

更多“华为汽车”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