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大兴机场安检感悟

数字化服务 | IT\OT\DT\AT桥梁 2022/01/17 12:11

起源1:大兴机场的体验

 由于上海疫情的缘故,原计划从北京-上海-昆山的行程不得不改为了从北京-无锡-昆山。又恰逢北京到无锡航班偏少,所以第一次从北京大兴机场出发,也正好体验了下大型机场出发侧的基础设施和系统。

起源2:前同事的交流

 快过年了,和一个志同道合的前同事聊了下天,相互聊聊彼此近期的感受。因为我两都非常关注工业企业(特别是工业装备制造企业)的服务化转型问题。聊到了现在区域工业互联网的平台模式以及中小型企业数字化的困局。

现象 1:大兴机场的安检布置

1.1值机的柜台和安检入口分散化:利用轨道交通到达大兴机场,出来就可以进入自动值机的柜台,同时可以马上进入安检。而在大兴机场的另外楼层同样有对应的值机柜台和安检入口。这里是对值机和安检入口做了分散化处理,可以减少传统统一值机的排队问题、加速旅客的流程、减少针对值机位置的问讯等。

1.2安检入口无人化:值机后进行身份安检,可以直接刷身份证(很多机场都要类似的系统,感觉大兴的要顺畅一些,没有太多不通过的情况)。这样显然是可以加速流程和减少机场人员。

1.3行李安检自动化自动化优化:行李安检入口处(进入安检设备)有两条轨道,两者可以并行进入安检设备,同时增加了一个摄像头拍照的功能(也许是和自己的行李做个绑定),出口处也是两个轨道,两个轨道会对检测后的行李做分离,一个是检测合格的轨道,另一个是检测不合格轨道。最后行李的托盘可以自动的在末端回收,经过轨道底部传输到行李安检入口,供新的人使用。

感悟1:机场安检系统的精益、自动化、数字化与企业转型升级

1.1 精益、自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结合,价值明显:将值机和安检入口重新布置,行李安检做两条轨道这是精益的方法。而利用新设备去支撑行李安检做两条轨道(如果没有新设备支撑,占地面积会很大,方案就不可行)是自动化的方法。将身份安检和身份证、人脸识别结合,将行李与人脸做映射,这是数字化+智能化的方法。

  很多机场企业也有小幅度的改变,如刷身份证安检。但是往往不足以引起这么大的感悟(姑且叫质变)。一方面是这只是局部优化,另一方面就是往往体验不好。所以,企业想要实现整体的变革,往往需要系统性的变化才能实现较大的效果。就像现在讲的柔性制造,想要实现柔性制造首先生产线和工位的布局就会区别于传统刚性连接的流水线模式,很大工位需要独立出来,利用AGV小车实现柔性的相连。同时每个工位也需要支持柔性的生产。最后整个系统需要有数字化的工具实现监管、调度等。这也和大兴机场的精益、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是一一对应的。

1.2 工厂需要整合三者,难度较大:这里的难点是往往一个老旧的工厂想要实现这些系统的升级难度非常大,可以说比老机场实现大兴机场的安检系统难度要大得多。这就造成企业往往针对复杂的系统不敢投资,没能力规划,说不清楚阶段性效果,阶段性效果不明显等等一系列的结果。如果要实现类似的业务,首先还是要找到场景类似、具备一定规模的生产加工企业,优先在这种细分市场下去做突破才行。

现象2:中小企业转型的当前情况

2.1:中小型企业创新业务难:前同事是IT背景,在很多国际大厂都干过。后来去了一家做设备制造商服务化转型业务的企业。这个企业服务的公司规模体量基本上在1-5个亿。装备制造企业其实5个亿也不算小了。但是后来发现,和这些企业聊服务化转型基本上对不上。大家如同鸡同鸭讲,最终没办法相互成就。

而同样,之前有三年我也服务过很多的中小型企业(同样是制造业服务化的业务+IT和OT融合的业务)。当时还把企业分为了一些类型。发现中小型企业里面有绝大一部分企业都是务虚的需求,也就是说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做,做了一些业务也没有实际效果,往往就是对外做一个宣传就OK,上了系统根本用不起来。还要一些中小型企业务实一点,但是确实没有经费,希望找到一个稳健的合作伙伴一起成长。而这两类企业中前者至少90%以上。以至于在公司内部大家将为这些公司提供数字化服务是贩卖焦虑。坦白来讲我对该定论是一部分认可的,因为我也能够看到必然有一部分企业最终也会实现转型,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2.2中小型企业创新业务没有市场: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成熟度不高的中小企层面,IT和OT不管是在客户侧还是供应商侧融合都非常难。客户侧由于成熟度低,没有IT和OT融合的痛点,而供应商侧由于没有客户需求,自然就没有动力去开发IT和OT融合的产品。

 备注:制造业服务化是典型的创新业务,也需要IT和OT融合的创新技术

感悟2:中小型企业转型难

 在中小企业中,中国的企业很多时候都时候可能都是靠关系和靠低成本的方式获取一定的市场。离专精特新这四个概念都还有一定的距离。这样是为什么有90%(当然这个数字是拍脑袋的)这么多的企业都是在做务虚的数字化转型。因为数字化转型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当然,一部分的信息化工具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作用的。

 专精特新这个国家战略我觉得还是非常重要的,利用专精特新可以对中小企进行一个分流,同时也鼓励中小型企业转型升级成更具备竞争力的企业。避免系统性的风险。

 而作为供应商来讲,如果是要服务于中小型企业,产品在保证质量和低成本的前提下,不能去涉足太多企业的创新业务。只需要瞄准企业的传统业务即可。目前中国市场上的中小型企业还养不起做创新业务数字化的公司。如前面提到的制造业服务化或者IT和OT融合的业务等等。当前在中小型企业都是不成立的。

 还有就是目前很多中小型企业数字化的推进方法往往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平台企业驱动一种是区域政府驱动。这两者都有一个显著特征-烧钱。平台企业如一些做B2B交易的企业,为了更好的整合产业链上下游往往会提供一些云MES等的数字化工具,很多时候免费也做。坦白来讲,这些系统企业到底能够发挥多少价值现在还要打个问号。这里的问题在于平台需要的数据往往来自于MES和IoT,而这些中小型企业需要的系统往往不是这两个(大家可以想一下中小型企业必要的几个系统到底是哪几个)。这里其实有一个需求和供应不匹配的问题,也就造成了一定的浪费。另一种是政府驱动的企业上云,这里不详细说。

  最后就是大型企业总是走在前列,在之前服务中小型企业的时候一度我也自己怀疑中国的制造业服务化转型是否能够发生和发展。而近期看到了更多大企业的进展,信心又多了一点。就像大兴机场的安检一样,普通机场是不是更难呢?而又庆幸,我们也有大兴机场。

制造业服务化转型也许只有高端先行.........



更多“自动化”相关内容

更多“自动化”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