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9 1 7 1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商道童言 | 信息化、数字化创新观察新知 2022/01/15 18:26

由于内外部的因素复杂化,公务员考试一年比一年火,但是商道童言(Innovationcases)发现,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近期的业绩却直线坠落。

新知达人,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一年市值蒸发2000亿的中公教育

2021年3月2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公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永新,以1420亿元的身价,位居第80位,同时也是全球教育行业的首富,远远超过新东方的俞敏洪等人。

此时的中公教育正处于高光时刻,股价刚创下历史新高,市值超过2600亿。

2021年3月,中公教育创始人李永新向母校北京大学捐赠10亿元,这是北京大学建校以来最大规模的个人捐赠,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此后的10个月时间里,受到国家对教培行业政策以及疫情的影响,中公教育的股价暴跌,80%的市值灰飞烟灭。

同期,2021年第三季度营收仅为14.5亿元,同比下降约70%,亏损近8亿元。

2021年12月16日中公教育发布公告称,因涉嫌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立案调查。

2021年12月28日,中公教育终于向深交所公布了回复函。回复函中有关“协议班”的内容引来热议,该模式占中公教育近八成营收,但因为可退款、导致业绩虚高而饱受争议。 与此同时,中公教育将 下架全退协议班的消息也被传出。

短短10个月,中公教育为何一落千丈?

新知达人,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从高光时刻到黑暗时刻

李永新给母校北京大学捐赠了10亿元时,曾大胆表态,未来为社会和教育捐赠的第一个100亿元也一定要给北大。

李永新的自信来自他创立的中公教育。 中公教育自1999年成立以来,已发展成为国内公考培训领域的“一哥”。2019年2月,成功借壳上市。

与那些租用场地、轻资产的教培机构不同,中公教育在2020年斥资30多亿元在北京昌平拿下一块土地,准备建设全新的中公教育总部大楼和培训基地。此前,中公教育斥资逾14亿在山东、辽宁、陕西等地购买楼宇。

然而,在“双减”政策背景下,新东方、好未来等K12独角兽倒下,中公教育也因此受到波及,中公教育股价一路暴跌,不到一年就跌了80%,市值蒸发了2000多亿元。

虽然今年的公务员考试继续大受欢迎,但中公教育的业绩表现却变得有些灾难性,对此中公教育在公告中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受公务员省级考试时间调整、学生报名季度波动加大、事业单位和教师招聘人数减少等因素影响。

业绩下跌,股价暴跌,品牌形象一落千丈,对中公教育来说年关难过。

新知达人,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祸起萧墙的协议班

实际上, 业绩变动的原因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只是在2021年爆发了。就是中公教育的核心业务:协议班和培训贷。

早在2010年,中公教育就推出了协议班。学生考试不通过可以申请退学费,所以学费比普通班高很多。中公教育各分校都以协议班为卖点,设计出不同的协议方案。

协议班为中公教育带来了大量现金流,营收占中公总营收近80%。对于学生来说,他们也更愿意接受全额退款计划,他们很乐意被录取,虽然退费周期长,但也不会有经济损失。 对于中公教育来说,能抢占市场、占领的学费能带来大量现金流,营收数据会很好。

新知达人,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这种“虚胖”导致强烈的副作用,最终变成反效果。

近年来,约定班退费率逐年上升。仅2021年前三季度,退款金额就达到123.97亿元,退款率为65.81%,其中7-9月的退款率更是达到惊人的79.54%。

与此相对,巅峰时期中公教育2600多亿元的市值是建立在资金的空转基础上,缺乏坚实的业绩基础。

学生学费收进公办教育再存入资金池,前后差不多10个月,对资金的使用和期限错配缺乏必要的监管。 在此期间,资金增值部分归中公教育所有。

中公教育在公告显示,2018年至2021年,累计购买理财产品近889亿元,采取了购买赎回再购买赎回滚动方式进行,所以在2020年公司财富管理收入为1.8亿元,约占利润总额的6.8%。

培训贷项目理享学的卖点是0元入学、不过退款。学生无需自费即可参加培训,培训费由资助方支付给中公教育。如果被录取,学生将偿还贷款;如未录取,贷款由中公教育偿还;贷款利息由中公教育承担。

这种“引流”爆炸可以说是极强的效果。 但副作用同样明显,公告显示,由于贷款生考试准备不足, 通过率明显低于正常通过率,导致退费率较高。 中公教育每年还支付了数亿的利息。

当所有的矛盾集中爆发,中公教育的业绩遭遇腰斩。

中公教育还有机会吗?

多年来, 中公教育也在尝试多元化经营, 但效果并不明显。 中公也曾在中小学课外辅导、老年大学、影视基地等项目尝试过,近三年来,公考收入占比不减反增,从2019年的45%上升到2020年的56%。

新知达人, 从豪捐10亿到被监管立案,考公培训“一哥”中公教育的陨落原因是什么?

此外, 中国公共教育的线上转型也落后了。 线下是公考培训最赚钱的部分。但受疫情影响,近两年中公教育的面授收入几乎停止增长。在加强监管的“双减”政策下,协议班、培训贷或将迎来调整,中公教育原有的经营模式很可能被改写。

不过, 公考的人数和公职的需求也每年在增加。 在主营业务公考领域中,毕竟中公教育已经深耕多年,在品牌、教学、教研上都有了长期的积累。

同时 在下沉市场方面,中公教育也已经布局多年, 短期内在公考领域的地位仍不可撼动。但随着竞争对手的增多,中公教育的主营业务增速或将放缓,中公教育仍需努力扩展新的赛道,重视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以求长远、持续地发展。

数字经济应用实践专家骆仁童认为,当 前中公教育长期发展空间仍然很大,特别是国家扶持职业教育的政策出台后,不少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都看上了职业教育的市场。但需要中公教育投入能有足够的魄力推动变革。

更多“中公教育”相关内容

更多“中公教育”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