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9 3 1

案例精选:用人单位拟制工伤保险待遇责任的认定

劳资明解 | 劳动法律师 2022/01/14 16:02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四款明确规定,“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这是对《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的再次确定和发展。本案系法律拟制的工伤保险待遇纠纷,用工单位仅需对劳动者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即劳动者有权向用工单位主张参照工伤赔偿标准赔偿相应损失。

关键词

民事 劳动争议 拟制工伤保险待遇 责任认定

基本案情

原告(上诉人)高建国诉称:自2015年12月21日起,原告在被告新疆金兰植物白有限公司从事棉籽壳打包工作。2016年1月7日中午2点50分许,原告在工作中被机器绞笼绞伤,至左下肢身体开放性损伤伴骨折。石河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原告作出工伤认定,八师劳动能力鉴定委员对原告作出工伤伤残鉴定结论,认定被告丧失劳动能力程度为陆级。原告向石河子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工伤待遇,该仲裁委于2018年12月24日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故请求原审法院判令: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其工伤待遇,1.门诊医疗费8746.67元(其中含原告垫付的住院医疗费2500元);2.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2919元;3.一次性伤残补助金84670.6元;4.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27006元;5.停工留薪期工资164050元;6.护理费15875.7元;7.营养费960元;8.住院伙食补助费7680元;9.交通费3700元;10.拐杖费160元;11.鉴定费300元,上述费用合计466067.97元。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被上诉人)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辩称:一、劳动关系是工伤认定的前提,是工伤职工享受工伤的前提条件,原告与我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我公司不应承担原告的工伤保险责任。二、原告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停工留薪期工资计算方式有误,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停工留薪期工资的计算方法应当按照其本人受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进行计算。但原告工作时间不满一个月,没有工资。三、原告系李寿渠(系李恒之父)及李恒的雇佣人员,原告的工作内容由承揽人李寿渠及李恒负责管理和安排,我公司与李恒系承揽关系,而非承包关系。

被告(原审被告)李恒辩称:李恒与李寿渠是父子关系。李寿渠与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签订了《装卸承揽合同》。高建国系陶茂文雇佣。李恒不应当承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9年12月22日,属于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农副产品的收购、加工、销售;饲料销售;农副食品加工专用设备制造。

2015年8月19日,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与李寿渠签订《装卸承揽合同》。合同约定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将其所有装卸(含车间喂料口喂料、包装车间包装、打垛)及清扫工作均由李寿渠承揽。李恒为李寿渠的儿子,实际负责《装卸承揽合同》的履行。李恒在履行装卸承揽合同过程中,棉壳打包工作由陶茂文组和朱旭龙组共同负责,陶茂文和朱旭龙各自负责其组的工作安排和费用结算。2015年12月21日,经陶茂文介绍,原告到李恒处从事棉壳打包工作,接受陶茂文的工作安排,但未与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李恒及陶茂文签订任何合同或协议。2016年1月7日中午14点50分左右,原告在工作中发生事故伤害。李恒及陶茂文将原告送至沙湾县人民医院救治,经诊断为左下肢外伤。李恒垫付了急诊费用2500元。

2018年2月6日,八师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劳鉴字[2018]021号《关于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的通知》,鉴定原告因工伤丧失劳动能力程度为陆级,工伤部位为左胫腓骨骨折肌腱韧带断裂缺失。原告为此支付劳动能力鉴定费300元。

裁判结果

新疆石河子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26日作出(2019)兵9001民初30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2656元(计算公式为:2666元/月×16个月);二、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2919.17元(计算公式为:63503元/年÷12个月×10个月);三、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27006元(计算公式为:63503元÷12个月×24个月);四、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停工留薪期工资15996元(计算公式为:2666元/月×6个月);五、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住院期间陪护费15899.25(计算公式为:63597元/年÷12个月×3个月)六、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住院伙食补助费1152元(计算公式为:18元/天×64天);七、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交通费1000元;八、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门诊医疗费6246.67元及垫付的医疗费2500元,合计8746.67元;九、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高建国劳动能力鉴定费300元;以上一至九项合计265675.09元,减去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给原告已支付的生活费10000元,被告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总计支付原告高建国255675.09元;十、驳回原告高建国的其他请求。案件受理费,本院免予收取。

原告高建国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9日作出(2019)兵08民终505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一、维持石河子市人民法院(2019)兵9001民初30号民事判决第二、三、五、六、七、八、九、十项;二、变更石河子市人民法院(2019)兵9001民初3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被上诉人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上诉人高建国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8727.2元(3045.45元/月×16个月);三、变更石河子市人民法院(2019)兵9001民初30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被上诉人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上诉人高建国停工留薪期工资18272.7元(3045.45元/月×6个月);以上合计274022.99元,减去被上诉人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给上诉人已支付的生活费10000元,被上诉人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总计支付上诉人高建国264022.99元;一审案件受理费,免予收取;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上诉人高建国已交),由上诉人高建国负担。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关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问题。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计算一次伤残补助金的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遭受事故伤害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高建国受伤前未领取过工资,应当参照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2015年职工平均月缴费工资计算上诉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但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职工2015年平均月缴纳工资为2666元,低于当年师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60%即3045.45元/月(60 909元/年÷12个月×60%),故本院按照3045.45元/月计算其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问题。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的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高建国停工留薪期内的工资福利待遇不应低于受伤前的工资标准。高建国受伤前未领取过工资,参照《工伤保险条例》中关于本人工资的规定,其工资标准为3045.45元/月,原审认定高建国停工留薪期工资数额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因高建国未能举证证明其经石河子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延长12个月,故一审法院对照《兵团工伤保险停工留薪分类目录(试行)》,认定高建国应当享受6个月停工留薪期,并无不当。

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的问题。《关于兵团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职工住院治疗以及到统筹区外就医期间有关费用标准的通知》明确规定工伤职工住院和到统筹区外就医期间的伙食补助费标准为每天18元。故高建国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为每天120元,没有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交通费的问题。工伤职工就医所需的交通费,由保险基金支付。交通费属于工伤职工的合理支出,高建国主张的交通费系其去外地医院就诊当中实际产生的费用,一审法院酌情支持其1000元并无不当。

关于营养费、代步拐杖费的问题。高建国与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未建立真实的劳动关系,为保护高建国的合法权益,由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按照该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相关费用,但该费用应以工伤保险待遇项目为准。高建国主张的营养费、代步拐杖费不属于工伤保险待遇项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上诉人支付的10 000元费用的定性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高建国主张新疆金兰植物蛋白有限公司支付的10 000元系捐款,其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对高建国主张被上诉人向其支付的10 000元系捐款的上诉理由,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案例评析

一、用工单位承担拟制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依据

《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该条适用的情形是,用人单位将业务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出现工伤事故后,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同时,依照《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的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劳动者在从事承包业务时发生伤亡事故后,由该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也就是说,劳动者无论是否与用人单位建立真实的劳动关系,并不影响其向违法转包的用人单位主张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二、用工单位承担拟制工伤保险待遇的责任范围

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范围,应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的规定,由用工单位按照该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三、用工单位承担拟制工伤保险待遇后的其合法权利如何保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前款第(四)、(五)项明确的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后,有权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根据以上规定,劳动者在涉案工地工作,为涉案工程提供了劳动,用工单位就应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但用工单位在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后,有权向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 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第三十三条第一款 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第六十四条第二款 本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人工资高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30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300%计算;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