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6 9 0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字母榜 | 让未来不止于大 2022/01/14 15:24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 托管班、健身房、美术班……处处是坑。

该送孩子去健身房上课的前一晚,邻居突然过来敲门,说:“健身房好像出事儿了,快去楼下看看。”赵旭娇心里一咯噔,迅速停下手头工作,喊上丈夫韩顺成,与邻居一同下楼。

到了楼下,已经聚集不少人,多是街坊,三四个身形高大健硕的私教被人群围拥,颇为扎眼。其中一个身材管理略显失败的帅哥,被赵旭娇一眼认出是她家女儿的教练,平时一对一指导中考体测项目。

面对众人讨伐,教练们走不脱,松垮地站着,偶尔辩驳:“我们也是受害者,也被欠着工资呢。”人声嘈杂,但赵旭娇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这已经是她第三次为孩子报班后遭遇跑路。

赵旭娇听说过不少朋友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就本着“广报班,多撒网”的策略鸡娃,生怕浪费一丝家族才艺基因。在她看来,这样的重度鸡娃家长应该才是被机构跑路的高危人群。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而论烧钱鸡娃,在北京,赵旭娇一家自认只算中下水平。一方面,赵旭娇为了有时间顾家,28岁离开大厂后进入事业单位工作,年薪撑死也只能给孩子学两三个项目。韩顺成毕业于铁道学院,婚后前几年都在外地修建高铁,直到一次回家,发现五岁的女儿跟隔壁发小玩耍时,会跟闺蜜一起管对方的爸爸也叫爸爸,才决定辞职回京,转行后收入只有此前三分之一。

像击剑、冰球这类有名的烧钱项目,一年光学一项就会吞金十几万,夫妇敬而远之。仅有的一次出格尝试,源于韩顺成收到猎头邀约,眼看着收入将翻几倍,也滋生了进阶的鸡娃念头,拉着老婆考察一个月一万块钱的马术班。但随着最后一轮面试失败,“给孩子快乐童年”的说法在家里重新流行。

女儿韩落落的成绩一向不错,自上了住宿制的私立初中后,学习几乎不需要家长多费心思。他们报的无非美术班、体育班之类的廉价项目,泱泱大国,数不清的培训班,她们怎么就频频中招,平均一年多就被跑路一次?赵旭娇想不明白。

健身房跑路那晚,赵旭娇撞见小区里的邻居大爷也到楼下讨要说法,一问,对方开始上火,操着京腔骂他女婿:“这个傻逼,非他妈手欠办卡,办完没三天跑了,叫我来要钱。”大爷的女婿在健身房给孩子买了五千块钱的体能课,一节都没上过。令老爷子更气愤的是,他女婿还是警察系统里的处级干部,对此也束手无策。

两相对比,赵旭娇释然了一些,并通过丰富经验,总结出几个方法论,比如给孩子买课,被跑路这事儿充满诡谲,跟家长智商、学历、职业、社会地位没啥关系。再比如, 被坑的钱几乎等同于肉包子打狗,不上当的唯一秘诀是膝下无娃。

如今,将孩子塞回肚里已无可能,赵旭娇决心支楞起来。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去年,距韩落落中考还有一年时,赵旭娇夫妻俩陷入焦虑。

韩顺成一个同学的儿子中考总成绩拢共被扣27分,其中8分丢在体育,地理、生物、英语三门课加起来也不过扣了8分,所以体育课的分量,约等于三门文化课。 几乎所有中考生的家长,都力争让孩子体育课不失分,否则文化课再好,也基本无缘名校。

体育想得高分,必须提前训练。每逢周末,能看到不少小学生在迪卡侬练习中考颠球,赵旭娇在女儿初二时才开始为她报班,后悔已失先机。按北京中考规定,男女生均可在足篮排中任选一项参加体测,在陌生的考场,电子监测,每个孩子只有两次机会完成一整套规定的技术动作,一个失误就足以阻断通往北京知名高中的路径。 即使充分准备,每年也有很多孩子因临场紧张,控球失误而当场痛哭。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赵旭娇考察过好几个体育培训班,富人区的几个班口碑虽好,但既远又贵,从家里出发,来回就得倒腾一个多小时。思来想去,还是家楼下的健身房合适,虽然比不上训练班专业,但比如肌肉力量训练,两者本质上都是相通的,篮球训练也能提供场地。小区里许多家长也把孩子往那儿送,平时能和邻里交流一下心得,价格还颇为实惠。

赵旭娇对这个选择挺满意,先花4500块钱买了14节一对一课程,胖嘟嘟的帅哥教练是赵旭娇老乡,私下表示还能额外送他们两节课。时值暑假,赵旭娇每隔一天带韩落落去一次健身房,主要练仰卧起坐和篮球。孩子训练时,她便跟相熟的陪练妈妈聊天,或自己练练器械。

半个月过去,韩落落的训练成果尚看不出来,健身房宣布将在8月8日举办5周年店庆活动,这期间续费能比此前便宜五百块钱。在挂满横幅,彩带飘扬的健身房里,许多老街坊续费过后,乐呵呵地砸金蛋去了。赵旭娇跟着也续了10节课,想着寒暑假还能集中使用。

续费时,赵旭娇对店庆五周年的说法曾有质疑,因为在她印象里,这家健身房顶多开业三四年,咋搞起了五年店庆,客户经理似乎早料到有此一问,笑容可掬地给出解释:“其实是四年,老板觉得这多不好听,所以改叫五周年庆。”让利诱惑下,赵旭娇便没深究。

8月15号下午,教练在家长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明天健身房迎来卫生检查,孩子们暂时别过去。赵旭娇没觉出异样。

当晚8点,健身房跑路的消息突然在小区内传遍,邻居奔走相告,集体震怒,那几天,小区楼下时常有三两人聚到一块,对健身房无良行为加以谴责,有家长几乎把健身房当成了第二个家,三天两头往那赶,囔囔着讨要说法。

一个姑娘连着几个晚上到健身房门口对老板进行道德批判,有路人前来关心:“姑娘,你被骗了多少?”那姑娘说900块钱,随即又补充说:“谁他妈在乎这900块钱?争的是口气!”

健身房的员工原本也在维权大军中,过两三天,他们神秘消失。没多久,赵旭娇看到自家教练发了一条健身房员工们吃散伙席的朋友圈,餐厅环境看起来相当高档。次日,他又更了一张在火车窗边喝星巴克的自拍,配文:回家真好。赵旭娇笃定,教练们是拿到工资了。

第二天,赵旭娇把群龙无首的80多位本小区会员拉到一个群里,罗列了几个可行方案。她命令韩顺成,“这次你必须全程参与,充当维权先锋的角色。”韩顺成张嘴想说什么,看到赵旭娇不容置疑的派头,又讪讪将话咽了回去。

维权群里,那位被卷走900块钱的姑娘言语泼辣,极具江湖气,常来问赵旭娇夫妇:“娇姐、成哥,下一步怎么干?我招呼大家。”待韩顺成提出方案,由赵旭娇定夺后,那位姑娘便在维权群里发号施令,一个司令部就这样形成。

赵旭娇命韩顺成咨询律师,写出诉状,将模板发给众人,通过网路,邻居们在各自家中,像小学生一般誊抄诉状,各自提交法院,因为民事诉讼只能每人分头起诉,再由不同法官组织开庭。

数次开庭后,邻里全部胜诉,健身房老板则宁做失信人,拒不还钱。赵旭娇羞愤交加,开车时咒骂健身房老板,女儿却对她说:“您还是盼他东山再起吧,生意做大了才能爱惜羽毛,还钱脱掉老赖身份。”轰轰烈烈的小区健身房维权事件告一段落。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赵旭娇上次被骗,韩落落还在上小学,是托管班跑路。

2018年,“安心在家生老二,学校帮你带老大”的说法广为流行,孩子放学后,可以继续留在学校,意味着家长不用再费心费钱送孩子进各种托管班。

此前两年,事情并不这样顺利。上三年级的韩落落通常三四点就放学,嗷嗷待接,而赵旭娇夫妇忙于生计,难以分身。

彼时在北京许多小学附近,这种大大小小的托管机构都像狗皮膏药一样存在,学校下课,他们接走孩子集中管理,解决了许多家长的燃眉之急。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赵旭娇也把韩落落送到当时全国知名的聚智堂,看中的就是它的招牌。聚智堂号称开北京市教育界先例,推出免费学活动,家长向辅导班存入5万元,可获赠7500元的培训费用,存入10万,除了获赠课,还能得到市面上热门的iPhone 6 plus一部,承诺一年后本金返还。

相当于给聚智堂放贷,衍生的利息可以覆盖托管班学费或者返现。聚智堂对此的解释是品牌越做越大,分校急速扩张,暂需资金。 当时有家长心一横,往里砸了一百多万。

赵旭娇本想交10万,想着正好不用买新手机了,被韩顺成劝阻:“别太贪,要是出事儿咋办?”赵旭娇夜里睡不着,想到父母早年被骗的经历,最终只交五万。

两个月后的一天,托管班老师告知家长:“老板跑了,我们也蒙在鼓里。”赵旭娇恍惚又庆幸,幸好当初没存10万。

那几天,铺天盖地的新闻涌出来,聚智堂被批为包装成教育P2P的产品,老板逃到海外,光是北京就有几百个家长维权,全国范围内非法集资高达8.5亿。 “五年布局,一朝收网”,赵旭娇一家刚好赶在收网前夕往里跳,说不清这是哪门子的运气。

往日里大街小巷开满分店的机构人去楼空,赵旭娇跟着维权大军去公安部门登记资料,进维权群,在震惊、愤怒、懊悔的情绪之间来回切换。

一开始,维权群里还有激烈的讨论,消息一条条弹出,被骗二十万、五十万的家长比比皆是。一两年后,群里越来越安静,成员越来越少,赵旭娇也在一天下午,默默退了出来。可时至今日,聚智堂三字仍是家中禁忌,韩顺成连带“堂”字的中药房都不敢直呼其名。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回想起来,赵旭娇的被跑路史中,真正的胜利当属美术班一役。

那时,韩落落上五年级,见她爱画画,赵旭娇在大众点评上就近搜到一位女老师,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美术生,民宅办班,40节课2700块钱,实属白菜价。

韩落落通常每周去画一次,课业紧张就请假,有什么美术方面的问题,老师都会悉心解答,笑容亲和,让赵旭娇想起儿时主持《七巧板》的鞠萍姐姐。赵旭娇还曾在朋友圈里跟好友们炫耀:“看教我家落落画画的小姐姐美不美?”引来了纷纷点赞。

新知达人, 被跑路是鸡娃家长的宿命吗?

疫情爆发,全国线下补习机构停课,赵旭娇也没在意,想着等到恢复开课,美术老师会主动联系她的。但北京线下辅导班普遍恢复一个多月后,美术老师那儿依然没有动静。一位邻居问赵旭娇:“你最近联系美术老师了吗?”赵旭娇才想起,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邻居压低声音补充:“听说画室已经空了。”赵旭娇将信将疑,连着给美术老师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当日下班后,她第一时间到美术老师租的民宅找人,居民闻声说,“那户人呀,早搬走了。”

赵旭娇悲从中来,问题绝不只是被骗几千块钱,她同样难以接受的是,一个那么温柔美丽的老师都跑路了,还有什么是能相信的?而且那位教美术的小姐姐平时开宝马,有阔少型男友相伴左右,怎么看也不至于骗她这几千块钱呀。

回家后,赵旭娇向韩顺成倾倒苦水,老韩说:“上次五万块钱都没了,这次才几千块钱,算了吧。”赵旭娇瞪了韩顺成一眼说:“少说风凉话,我自己去逮她。”

头几日,赵旭娇每天惦记着这件事,给美术老师打电话,和邻居商量对策,上网搜索对方信息都一无所获。

赵旭娇顶着冬天的冷风跑到派出所报案,做了笔录后回家,她又试探着给美术老师打电话,这一次,电话接通,但立即被挂断。

赵旭娇又气又恼,发了一条短信:“杨老师,孩子都想死你了,您怎么一直不回消息呢?我一直担心您是不是被车撞了,如果真被撞了,我倒希望您是跑路了。”

一两天后,赵旭娇收到了美术老师主动发来的微信,潦草解释这些天消失的原因,并和她协商:“退你1500块钱行吗?”赵旭娇本能地打了个“行”,收到转账,剩下的20节美术课就这样两清了,赵旭娇不敢多想,匆匆删掉对方微信

(文中赵旭娇、韩顺成、韩落落皆为化名)

更多“教培机构”相关内容

更多“教培机构”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