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9 3 1

中国没有“教父”: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基业长青

媒体训练营 | 专注科技财经报道,自媒体连接器 2022/01/14 11:40

疫情肆略全球,2021年是魔幻的一年,对于曾经风光无限的企业家们而言,这一年同样不例外,一些人悄然隐退,一些人离开了我们,一些人深陷漩涡,人在囧途……

继马云2019年卸任之后,黄铮、宿华也退休了,张一鸣、刘强东卸任了CEO,算是暂别管理一线,许家印、赵伟国身后,是泥足深陷的恒大、紫光集团……

过去四十年,社会快速发展,IT信息化、互联网、大数据,一个人类史上从未存在过的数字世界悄然长成;高铁、高速公路、现代化城市,物理世界天翻地覆,沧桑巨变。

即使在整个人类历史上,这也是少有的黄金时代,人民生息、经济发展、国家强大、社会进步。

砖混的小楼、自行车、绿军装、窄窄的街巷、人力三轮车、摆满蜂窝煤的马路牙子……,四十年前,典型的城市风景,蓦然回首,曾经过往宛如昨日,却又消失无影踪。

信息化、工业化、全球化、现代城市化同时发生,中国用四十年的时间完成了西方国家四百年才走完的路,风云际会,浩浩汤汤,中国奇迹诞生了。

过去四十年,诞生一大批成功的企业。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中国企业首次超过美国领跑全球,达122家,2021年上榜中国企业达143家,再次蝉联榜首。

经济发展必然带来财富效应,诞生了一批成功企业家,2021年4月发布的“亿万富豪榜”显示,前100名富豪当中,中国总计上榜人数26人,中国内地21人,中国香港5人;总上榜人数名单中,中国首次超越美国,美国是724人,而中国包括内地以及港澳台加起来的总富豪人数一共有745人。

一条大河波浪宽,这些财富故事共同的背景是中国奇迹。

陈凯歌执导的电影《妖猫传》是一部充满隐喻和暗示的电影,在一场盛大的宴会上,杨贵妃对李白说: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李白或许明白:这句话是最大的“幻术”。

新知达人, 中国没有“教父”: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基业长青

急流勇退:互联网大佬的十年之约

张朝阳、丁磊、梁建章等老一辈互联网人依然奋斗在江湖一线,黄铮、张一鸣等诸多80后创始人却开始越来越多的选择“隐退”。

反垄断压顶,监管加强、舆情越来越复杂、行业发展趋于平缓,急流勇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或许,还能远离是非。

2019年9月,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云卸任,开启了互联网大佬的退休先河,这位曾经最活跃的中国企业家,开始逐渐淡出公司管理一线。

树欲静而风不止,2020年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2021年阿里巴巴遭遇反垄断监管。

2021年阿里巴巴财报没有提及马云的名字,他和蔡崇信是阿里巴巴的永久合伙人,持股4.8%的马云,依然拥有很大的决策权。

2020年7月1日,拼多多成立仅仅五年多,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宣布将卸任拼多多CEO,2021年3月,黄铮又宣布辞任拼多多董事长,其职位由拼多多联合创始人陈磊接任。

黄铮退休时,将7.74%的股份划入拼多多团队,3.77%的股份给予天使投资人,捐出3.37%的股份建立慈善基金,将这些股份进行换算,约值一千亿元。

股权变更后,黄铮的股权从43.3%降至29.4%。

退休后的黄铮投身公益,从事生命科学和食品科学方面的研究,2021年3月,向母校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助1亿美元,用于生物、医疗、农业等方面的基础研究及探索。

黄铮还成立了“繁星公益基金”,用于科学发展。

新知达人, 中国没有“教父”: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基业长青

最受关注的隐退还有张一鸣,黄铮宣布辞任拼多多两个月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CEO一职,由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

卸任字节跳动CEO时,张一鸣还不满四十岁。

张一鸣表示将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以及社会责任等长期事项,计划“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有人“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有人“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开”,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十年后的事,难说得很。张一鸣,黄铮的“十年之约”会怎么样?

2021年10月29日,快手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同意公司联合创始人宿华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已批准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担任该职务。

卸任CEO后,宿华仍继续担任快手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委员等职务,拥有快手11.79%的股权。

最近这些年,逐渐退出管理一线还有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东软创始人刘积仁,完全从公司隐身则有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海尔集团张瑞敏等。

权力的游戏:或未雨绸缪或风云突变

山前已相见,山后定相逢,退休当老师,是马云既定人生规划。1995年,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离职创业时,他就曾对校长承诺:十年后回来当老师。

2013年,马云卸任CEO职位,保留董事会主席,2015年12月,阿里设立了中台事业群,让组织结构从“树状”变为更更灵活的“大中台、小前台”的网状组织结构。

外界看来是离开,马云却以为是归去,马云卸任前的多次组织架构调整中,已经为接班的张勇搭建好了自己的班底。

依据在盛大游戏领域的经验,张勇建功天猫双十一,天猫的成功是云计算、菜鸟网络的基础,云计算又是芯片、服务器、数据库等业务的基础。

提纲挈领,纲举目张,从本根处培养,方能开枝散叶,发扬光大,阿里业务有今日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局面,张勇功不可没,接任算是水到渠成。

2018年12月,刘强东隐退,最近几年,刘强东连续卸任了多项与京东有关的职务,陆续退出五十多家京东系公司的高管名单。

2020年4月,刘强东卸任了京东主体运营公司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

刘强东放权,京东的发展似乎并没有受影响。2020年,京东跨过了万亿港币市值的门槛,2020年,京东健康登陆港交所,2021年,京东物流在港交所上市。

权力的交接并不总是风平浪静,很多权力交接其实是形势逼人,比如恒大地产的许家印,清华紫光的赵伟国。阴谋、阳谋、明说、暗夺,曹操最终没有拿下荆州。

2021年8月17日,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许家印卸任董事长职务,由赵长龙接任,同时法定代表人由柯鹏变更为赵长龙。

2021年12月26日,恒大在许家印的带领下召开了一次复工大会,许家印不止一次强调,要公司所有的管理人员,带着员工们承接永不放弃的精神,尽最大的努力还清债务。

新知达人, 中国没有“教父”: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基业长青

还清债务谈何容易,1.97万亿的债务,约等于中国2020年GDP的2%,相当于瑞士2020年GDP,全球排名18位。以前的许家印富可敌国,现在则是负可敌国。

2021年7月9日,紫光集团一纸破产重组声明震惊半导体圈。12月10日晚间,紫光集团官宣,智路资本与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紫光集团等七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战略投资者。

五天后,赵伟国通过控股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声明,公开控诉紫光集团重整方案引入战投过程中涉嫌734.19亿国有资产流失。

早在2018年,赵伟国就开始相继卸任紫光集团的重要职务,辞去职务后,赵伟国表示这些年里企业出现很多问题。

由于企业自身原因,赵伟国选择隐退。但时至今日,他和管理层之间的交锋仍然没有定论,紫光集团的未来发展扑朔迷离。

别了教父:积极拥抱职业经理人制度

曾为重庆首富的尹明善是家喻户晓的人物,1992年创立力帆集团,那一年他已经55岁了,二十年筚路蓝缕,力帆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典范,曾被评为“国家名片”。

2020年10月,82岁的尹明善与妻子儿女一同被立案调查,力帆集团陷入司法重整的困境。

当时的尹明善已经退休三年,当力帆集团走向破产重组之际,尹明善将95后的长孙女尹安妮推至前台:通过提案,尹安妮成为力帆控股新任副董事长。

尹明善退休之后,力帆集团深陷债务危机,业务失败,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走向破产重组。烈士暮年,英雄白发,让人感慨,让人唏嘘。

中国事务观察家,《中国热》和《亚洲大趋势》的作者史塔威尔曾经写过一本名为《亚洲教父》的书,他在这本书中披露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以及中国香港地区的超级富豪们的发家之道。史塔威尔发现,父权文化下的东亚企业,创始人缺位导致权力角逐,进而制约公司发展,这几乎是普遍现象。

新知达人, 中国没有“教父”:职业经理人制度与基业长青

与权力交接问题伴生的是专业化的管理、专业化的人才问题,从而导致管理智慧缺失,为公司长远发展埋下隐患。富不过三代,说的就是这种现象。

中国民营企业始终将寻找商业智慧的眼光放在家族或企业内部,这与西方、欧洲形成很大的差别。自从1841年美国铁路企业诞生了第一个职业经理人起,其职业经理人制度已在企业中跨越了三个世纪。西方的公司,包括许多家族企业,比如IBM、杜邦、洛克菲勒,除了在家族内部寻求商业智慧外,他们更多的将目光投向家族外部,投向全社会。

随着管理技术的不断创新和企业趋于复杂化、多元化,职业经理人成为企业当中不可或缺的专业人才。

诸多原因形成了这种中西差别,最重要的原因是过去数千年来,东方社会以宗法、血缘维系,西方自文艺复兴后,资本主义制度一经确定,西方社会以契约维系,织织各种社会资源,包括经济资源的制度亦如是。

画猫类虎,东亚企业学西方,学得最好的是日本。日本是世界上百年企业最多的国家,百年以上的家族企业超30000家,甚至有些企业拥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多年的积累和发展,让他们掌握了一套成熟的企业传承制度,匠人精神、以人为本,这些是日本家族企业得以延续的根本原因。

在中国,企业的发展越来越需要高素质、职业化、国际化的职业经理人,但现状仍然不尽如人意:

首先,我国的职业经理人市场还未真正成型,人才供给无法满足企业发展的需求;其次,我国的职业经理人市场机制落后于经济发展,大多数企业都采用内部培养等方式产生职业经理人,外部引进的职业经理人也因缺乏成熟配套机制、思想观念等因素影响,导致职业经理人无法合理流动及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最后,相关的法规不完善。目前国内对于职业经理人的定义还不统一,法律中尚未对职业经理人予以明确的定义,这也制约了中国职业经理人市场的健康发展。

第一代互联网大佬的相继隐退,以及以黄铮为代表的诸多80后企业家追求“新生”,中国企业越来越需要专业的经理人,只有这样才能让企业持续传承下去,长久不衰。

更多“职业经理人”相关内容

更多“职业经理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