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8 1 1

冻结1.5亿!欠款一整年!被破产!寺库供应商维权难

亿邦动力 | 关注它,获取一切电商知识和资源 2022/01/07 00:38

寺库的一个供应商群“炸”了。

这个群始于大概一年前,但并不是由寺库官方推动建成的,而是大量被寺库拖欠货款的“维权者”,因为求告无门,用来抱团取暖的。

昨天,挣扎了一年的供应商们等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寺库被申请破产重整。一瞬间,供应商们原本已经被消磨的愤怒重新被点燃,还加入了一份绝望。

“怎么会这样啊!破产重整了钱还能还吗?”

“这要是没人接盘,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我们报警,警察说股权确实冻结了,但目前还没破产。”

……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寺库已累计被冻结1.53亿所持股权,股权被执行的企业包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

对于“被申请破产”的消息,亿邦动力第一时间找到寺库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我司发现部分媒体发布“寺库集团被申请破产”的相关新闻。经核实,不存在以上情况,公司将保留追责的权利。

或许,这个消息对于还在期待回款的供应商们是一颗定心丸,但也同样意味着,供应商们的漫漫维权路还将继续……

从2021年初开始,就有多家寺库供应商在网上爆料称,未能按时收到寺库回款,涉及的供应商有上百家。“我在的3个群里,总共大概有700多人,大部分商家被欠款一年以上。”其中一位供应商无奈道。

从一开始线上催款,到集中的线下交涉,甚至尝试报警,一年来拿到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却少之又少。寺库给到供应商们的反馈,大多仍是:“等一等,会结的”、“肯定会给,不要着急”……

寺库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目前商家货款都是正常结算,去年的欠款已经相继处理”。

01

欠款远不止一年

供应商们都经历了什么?

寺库成立于2008年,以销售奢侈品为主,旗下设有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和寺库社群四大核心板块。2017年,寺库上市成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也成了阿里之后首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电商科技股。

然而,资本市场似乎并没有看懂寺库的故事。上市首日,寺库股价破发,开盘价为12.1美元低于发行价13美元,收盘跌幅达到23%。而过去一年的欠款风波,更说明了上市的确不是终局。

“2020年中就开始有拖欠的情况了。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欠款有将近200万。直到现在,2020年的款项还有没结的呢。”夏夏做了7年的寺库供应商,足够了解平台可也没能躲过欠款风波。

夏夏2013年开始布局寺库,中间曾因为渠道转向退出过两年,“重回寺库是因为,当时它作为垂直奢侈品平台流量相当可观。其实直到现在,我们每个月的销售额也能达到四五十万。”但夏夏也没搞清楚,“为什么生意还不错,但平台却不能给供应商结款”。

被欠款超过百万的不止夏夏一家。

“我们算是KA商家了,2015年开始做寺库。但到现在,2018年的款还有没结的,前前后后欠款有将近300万。”杜倩透露,寺库的汇款节奏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问题了。“从2017年开始,回款就不正常,当时就有拖欠货款的先例。当时,我们有几千万的款不给结,同期还有一家KA欠了快2个亿。”

除了KA角色,一些中小供应商也饱受欠款折磨。

张晟在寺库主做奢侈品包和腰带。他无奈地告诉亿邦动力,整个2021年的订单都没有收到平台的回款,总计近50万。“2020年中旬就开始回款困难了,挤压了几个月的款项,只是当时没有特别在意。”

为了要回欠款,供应商们尝试了各种方法,线上“轰炸”、线下“围堵”……

其中一位供应商表示,“2020年的时候我们申请了保理结账,就是向保理公司提出申请,保理公司给钱,寺库再还保理,当时要回来一部分。但2021年中旬的时候,保理公司明确表示,寺库没有给他们结算费用,从那时候开始,保理也没法申请了。”

张晟了解到的是,有很少一批商家拿到了寺库“分期结算”的解决方案。“具体操作是,欠款分十期结算。结款方是寺库金融,手续费由商家承担。但这个方案只针对欠款比较少的商家,99%商家都拿不到。”

但据亿邦动力了解,其实已经有部分供应商陆续收到了寺库的回款。

“寺库会先给还继续供货并及时续约的供应商还款。去年年中轮到我们续约,当时保证金涨价了,平台说的就是必须续签才给结算续约以前欠款的情况。”根据供应商杜倩的表述,在续约之后,寺库结算了几笔近十万的欠款,但这几笔也是杜倩收到的最后几笔回款。

也有一些商家走法律程序,但同样也并没有什么结果。

02

一边欠款一边开店打广告

寺库到底行还是不行?

让供应商们有信心坚持等待的,一方面是寺库的态度,一方面是寺库业务的持续布局。

上述供应商们都表示,面对欠款追讨,寺库的态度一直很好。“官方说了,肯定会给,只是现在没钱。”大家几乎都得到过平台方的“口头”安抚,但一旦催急了,平台也会“不回消息,装失踪。”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到结算,大家就等到了昨天“寺库被申请破产重整”的消息。

“其实破产重整还好,还有能拿回来钱的希望。但如果清算组入场,破产清算的话,我们的钱就打水漂了。到现在,寺库也没给我们什么回应。”匆匆聊了几句话,夏夏就被喊去开“应对会”了。

而直到寺库公开否认破产,大家才算松了口气,只是回应里仍未给出面向供应商欠款的解决办法。

另一个支撑供应商们耐心等待,同时也让大家存疑的是,寺库口中的“没钱还”,究竟是不是真的。

“嘴里说着没钱,但寺库还在开线下店啊!”不止一位供应商表示,他们一直在关注寺库的动向,但好像从各方面来看,寺库的经营脚步一直没停下来。

“你可以去看看,双11、双12这些电商大促,寺库都在正常搞促销,而且一直在抖音、百度、七猫等各个平台上打广告,丝毫看不出没钱的样子。”另一位供应商的调侃中也带着无奈。

的确,在上个月底,寺库才宣布,西南旗舰店入驻重庆,开业期间还有各种促销活动。

新知达人, 冻结1.5亿!欠款一整年!被破产!寺库供应商维权难

图片由供应商提供

但从财务及股市表现来看,寺库情况并不乐观。

据悉,寺库曾因未按时发布财报收到纳斯达克的警示函。2021年直到11月,寺库才交出了姗姗来迟的2020年财务数据:2020年寺库营收同比下降12.06%,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46.35%。

2021年12月31日,寺库集团发布其未经审计的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上半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寺库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5.26亿元,2020年同期为23.12亿元,同比减少34.0%;净亏损3982.6万元,2020年同期为净亏损3659.8万元。

回顾2017年到2021年上半年,寺库历年的营收分别是:37.40亿元、53.88亿元、68.46亿元、60.20亿元、15.26亿元(上半年);同期的净利润分别是:1.33亿元、1.56亿元、1.62亿元、-7186.4万元、-3982.6万元(上半年)。

从营收和净利润来看,寺库从2020年开始,经营状况就发生了变化。

2021年1月,寺库曾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日学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李日学提议以每ADS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总价约2.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若私有化完成,寺库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截至目前,寺库的私有化并未完成。目前,寺库股价仅有0.406美元,市值为2867.8万美元,距离巅峰时期的7.7亿美元市值,缩水超过90%。

新知达人, 冻结1.5亿!欠款一整年!被破产!寺库供应商维权难

03

奢侈品市场加速增长

核心阵地却已不在?

“现在回头看的话,确实是在2020年年中,就开始出现回款慢的问题的。但当时想着,寺库流量还挺好的,又是上市公司,一两个月回款慢也情有可原,以为只是短暂的周转问题。”包括张晟在内,很多供应商其实已经第一时间察觉了异常,只是还对这个赖以生存多年的平台抱有希望。

前瞻研究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实现了48%的高增长,市场消费规模达到3460亿元人民币,中国奢侈品市场的规模从全球总额的11%跃升至20%。据预测,只需再过五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但在这个行业里,似乎并不存在“水涨船高”。

对于寺库欠款,部分行业观察者把原因归结为退市问题,以及对赌协议没有完成。

但也有行业人士从环境和竞争的角度,分析了寺库面临的挑战:

第一,很多奢侈品供应商是因为线下流量遇阻选择线上渠道,本质上追求流量,这种压力自然会传导给寺库。但寺库本身用户基础不大,流量只能通过广告获取,增加了自身的压力。

第二,直播电商让原本受制于实物感受的二奢电商,成为了奢侈品的主流购物模式之一,满足了部分奢侈品用户的需求,抢走了寺库这类平台的部分生意。

第三,电商巨头对奢侈品行业的布局和扶持,稀释了寺库等独立奢侈品平台的价值。

据了解,2020年,奢侈品品牌平均每周在天猫开出一家品牌旗舰店,去年双11有超200个奢侈品品牌官方参与天猫双11,如LVMH、香奈儿和爱马仕等。京东也与众多奢侈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包括LV、DIOR、宝格丽、PRADA等。而这不仅会抢占消费者的注意力,同样会带来供给端的转移。

以夏夏和张晟为例,他们都在大平台“出手”的同期,开始了多平台布局,寺库、天猫、京东等都成为了他们的供货对象。“我们不会局限于一个平台,退出寺库的两年,就是因为当时布局的渠道有点多管不过来,才放弃了一些相对小的平台。”夏夏如是说。

在互联网用户见顶的当下,电商平台间的竞争已经从前端的产品和流量,开始转向供给端。而当大厂开始产业化布局,一些垂直平台势必会面临更大的挑战。2020年下半年开始,社交电商、社区团购中腰部明星平台纷纷退场或转型,贝店、同城生活、食享会等都没逃过。如今,留给寺库的调整时间,似乎也不多了。

更多“寺库”相关内容

更多“寺库”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