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6 8 5 9

从望尘莫及到全球领先,国产高铁串起了一带一路的新乐章

于斌 | 于我所见,影响能影响的人。 2022/01/05 12:22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今天纵横交错的高铁网络不仅在深刻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同时以高铁为代表的技术与成果的分享也在逐渐影响着世界的经济格局,随着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在沿途各国不断深入地推进,我国的铁路技术必然会在创建新“丝绸之路”的共享合作中发挥出更加重要作用。

新知达人, 从望尘莫及到全球领先,国产高铁串起了一带一路的新乐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技术迭代的步伐永无止境

自从逐步引入、消化和掌握了国外的高铁技术以后,又经过了近十年的磨砺与积累,我国已经逐渐发展成为全球高铁制造大国,从技术、规模、产值等方面实现了对日本、德国和法国这几个传统高铁强国的全面反超,5年前中国中车就占据了接近7成左右的全球市场份额,而我们原先在高铁领域的几个师傅,日本的川崎重工和日立、德国的西门子、法国的阿尔斯通,这几家企业的市场份额仍在进一步地萎缩,现在它们的份额全部加起来也只占全球市场的20%左右。

日、法、德三国的高铁企业自然也不能容忍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这种情况出现,它们正在竭力重新夺回原来的技术优势和市场份额,在这方面中日企业之间的高铁竞争就表现得尤为激烈,而技术竞争最直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高铁的速度,因此各企业都在不遗余力地提升高铁的运行时速。

如日本东海铁路公司JR东海研发的磁悬浮列车曾在2018年的实验中跑出了581公里的时速,是目前为止全球速度最快的高铁,而全球在运营中的最快磁悬浮列车位于上海,时速为430公里,JR东日本的新一代新干线试验列车“ALFA-X”在实验中的最高时速达到了400公里,公司的目标是实现360公里的运营时速,比我国目前在京沪线和京津城际铁路上正式运营的复兴号高铁快了10公里,这个目标如果顺利完成,那么日本的新干线将会重新超越我国的复兴号,成为全球运营时速最快的高铁。

由此可见,在高铁技术发展与前进的过程中,各国都在加快新一代高铁的研发速度,国内的企业决不能满足于现有成绩而固步自封或裹足不前,企业应当随时保持着紧迫感和忧患意识,在科技向前的征程中实现不断地技术积累与自我超越,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着时速400公里的高铁、时速600公里的磁悬浮技术、低真空管道高速列车等项目的研究工作。

这两年由于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以英美和欧洲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均推出了一系列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也给包括高铁在内的、全球的铁路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欧洲铁路行业协会预计,到2025年前,全球铁路市场的产业规模将会达到每年2000亿欧元左右,未来几年的增速将比2017至2019年的平均值还高出15%,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永福表示,到2040年前,全球铁路建设的需求量约在12万至15万公里,其中高铁大概在1.5万至3万公里。

可以预见,未来各国企业尤其是中日之间围绕着高铁领域的国际竞争,将会愈发地激烈,并且争夺的决定条件并不局限于铁路制造技术本身,国家的综合实力与外交影响力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比如印尼的雅万高铁在计划之初,日本就多次派出特使,给出了极低的贷款利率和各种更优厚的措施,最后的结局是安倍也只能表示“很难理解”和“非常遗憾”,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强大的国力、一流的技术和丰富的建设管理经验是我国企业能最终赢得项目的关键因素。

新知达人, 从望尘莫及到全球领先,国产高铁串起了一带一路的新乐章

用实力扬名世界,高铁成为中国制造新名片

除了众所周知的整体技术水平全球领先以外,我国高铁在全球的另一个竞争优势是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企业在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中取得了极其丰富的建设、运营及管理经验,目前我国已建成了世界上最现代化的铁路网和最发达的高铁网,高铁的运营里程已接近4万公里,远远超过了其它国家。

在大洋的另一端,英国的高铁总长度只有100多公里,美国也只有一条高铁路线,我国庞大的高铁运营系统已经编织起了一张高效的客货运输网,这不仅对构建国内经济新格局起到了加速推动的作用,而且围绕高铁项目所形成的先进制造技术及丰富运营经验,业已成为了代表我国工业先进水平的又一张出口示范名片。

当前全球可以出口高铁产品的国家屈指可数,作为技术及资金密集型的行业,高铁产业在推动制造业发展、拉动GDP增长、促进就业扩内需等方面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有数据显示,在国内的高铁项目上每投入1亿元,就可以拉动钢铁冶金、建筑工程、设备制造等上下游关联产业至少10亿元的产值,能创造就业岗位600多个。

尤其是像复兴号这种集各种高新技术于一身的高铁产品,就包含了10万多个零部件、200多个独立的技术子系统,从设计到生产涵盖了100多家核心零部件制造企业、500多家紧密关联型企业,在国内上市公司中有40多家企业的业务涉及到高铁制造,总市值达到了1万亿多元。

因此日本就把高铁出口作为未来经济的发展目标之一,研发和运营更高时速的高铁列车只是整个计划中的前奏而已,而且在争夺高铁市场的过程中,日本人也是绞尽脑汁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

比如为了获得印度的高铁订单,日本给出了1900亿日元贷款、0.1%的超低贷款利率、50年还款期限的近乎白送的优厚条件,好不容易拿到了项目,然而日本人高估了印度人做事的理念与效率,目前项目困难重重、已经陷入了停滞,在全球高铁项目的建设上,日本更像是一个搅局者,拿出了各种优惠条件到处抢生意,因此必须要引起国内企业的高度重视。

相比日本、法国、德国等传统铁路技术强国,我国的铁路及高铁技术拥有更强的综合竞争实力,在勘察设计、装备制造、建设施工、设备供应、人员培训及管理等方面都有着更高的组织效率,价格方面也颇具竞争力,我国高铁的建造成本仅有国外企业报价的40%,尤其是我国的铁路及高铁技术已经征服了国内各种各样的、复杂的地形地貌,无论是什么国家的铁路修建环境,我们都能提供相应的、科学完备的高铁建设方案。

比如俄罗斯就对我国的哈大高铁比较感兴趣,因为这条高铁是世界上第一条寒地高铁,东南亚国家更关注海南岛铁路环线,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条建于热带地区的高铁,由此可见,我国在基建方面的丰富经验是独步全球的,正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所形容的那样,现在人们一想到高铁,越来越多的人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印象肯定会是我国的铁路及高铁,因此对于全球的大多数国家而言,如果有这方面的建设需求,我国的企业肯定会是首选项或必选项。

依托“一带一路”的东风,让中国高铁普惠全球

如今的国产高铁及其技术已经成为我国制造业又一张靓眼的名片,由于技术先进且性价比很高,国产高铁受到了很多国家的关注和青睐。

有人说一流的企业玩标准,二流的企业创品牌,三流的企业出产品,这话虽有点以偏概全,但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对于提升企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和提高国家制造业的整体水平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如复兴号所采用的254项重要高铁技术标准中,国内的标准占了84%,剩下的16%能和欧洲及日本的标准相兼容。

因此未来我们需要通过更多地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工作,把更多的中国标准变成全球标准,前几年以华为公司为代表的国内信息技术服务企业也曾积极地参与国际5G通信标准的制定过程,同样也是基于这个目的。

比如日本高铁的出口价格比我国的要贵不少,除了人力、原材料等因素以外,全球铁路的技术标准主要被欧洲所主导,这导致日本在高铁出口时为了符合国际标准的要求,被动地增加了不少额外的设备与工作量,无形之中也进一步推高了成本,日本的铁路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积极地与日本国土交通省一道,争取几年内能实现其铁路技术也成为国际标准的一部分。

同样的,作为当今全球最大的高铁制造强国,目前我国在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国际铁路联盟中主持和参与的标准制定工作分别占比为100%、60%和近8%,未来我国的企业也应当更重视这个问题,要依托自身的技术与市场优势,去积极地影响和改变现有的游戏规则,逐步扩大我国在这方面的国际影响力。

我国先后与2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标准化互认合作协议,这对提升我国铁路技术的全球竞争力和扩大“一带一路”的影响力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作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雅万高铁连接了印尼两大重要城市雅加达与万隆,线路全长140多公里,设计运营时速350公里,完全按照我国的技术标准来建设,被评价为中国高铁整体出口第一单,雅万高铁对我国的高铁出口而言无疑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和标杆作用。

与此同时,中泰铁路、中老铁路、中缅铁路、中巴铁路、亚吉铁路等现代化电气铁路也把上述国家紧密地融入到了“一带一路”所倡导的开放包容与互利共赢的环境之中,可以说,铁路及高铁就是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经贸合作的血管和纽带,这种有利的国际建设大环境同时也进一步增强了我国铁路技术出口的竞争力。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铁路及高铁技术属于巨额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其建设与回本周期都比较长,而且经常会遇到项目所在国内部的诸多不确定的、比较复杂的政治、经济、安全等风险因素,这一方面需要企业提升风险管控意识,详细了解和掌握项目所在国内部的各种有利及不利情况,做好充分地项目实施方案和风险应对预案,另一方面也需要企业紧跟国家的战略及外交节奏,积极地把铁路及高铁建设项目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生活及民生福祉之中,以更好地赢得项目所在国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参与和支持,从而最大程度地汇聚起各方的力量来为项目保驾护航。

新知达人, 从望尘莫及到全球领先,国产高铁串起了一带一路的新乐章

结语

「于见专栏」认为,未来全球铁路及高铁项目的建设需求十分庞大,由此带来的国际铁路市场竞争亦会更加激烈,与此同时,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市场准入及技术壁垒、建设周期及回报漫长等不确定因素也给铁路建设项目走出国门带来了诸多变数,这就需要企业在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的基础上,能正视建设项目本身存在的风险与挑战,深入了解项目所在地区的法律、社会、政治、经济、民生等方面的情况及特点,并与政府部门通力合作,共同制定预案并采取措施来积极地应对。

更多“高铁”相关内容

更多“高铁”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