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3 8 7 4 2

AI第一股即将诞生?旷视科技上市获批,“阿里系”为最大股东

野马财经 |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2020/01/16 20:20

作者 | 李红梅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若此次IPO成功,旷视科技将成为“AI四小龙”中首个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其他三家分别为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而旷视也将成为继小米、美团、阿里之后,第四家以同股不同权方式登陆港股的企业。

当然,光环之下,多年的亏损,也可以看出其对资金的渴求。

2020年1月6日,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旷视)申请在港交所上市已获批准,融资5亿美元的IPO计划重新回到正轨。

继去年8月25日,旷视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公之于众之后,这家“被上市”多次的AI独角兽也终于揭开面纱。

清华“姚班”三剑客

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即拥有开挂人生,旷视创始人印奇正是如此。

1988年,印奇出生于安徽芜湖。因在8岁那年偶遇《哥德巴赫猜想》从而对数学产生浓厚兴趣。

小学六年级时,他将“任一大于2的偶数可以写成两个质数之和”的论证过程交给数学老师,令后者大为震惊。

基于对数学的兴趣和天赋,印奇在理科方面成绩优异。2003年,他以芜湖市中考裸分状元,考入芜湖市一中省理科实验班。并在高二全国物理竞赛中,拿下省二等奖,与第一名仅存1分之差。

2006年,高中还没毕业的印奇便被清华大学相中,成为自主招生名额中的一员。后来不仅顺利通过自主招生考试,还以680多分的高分顺利进入清华自动化专业学习,并入选该校计算机科学实验班。

该实验班是由美国图灵奖得主、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创办。

2005年,姚期智辞去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与微软亚洲研究院合作在清华开始了精英教育实验,姚期智担任首席教授,“姚班”之名由此而来。

姚班致力于培养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等世界一流高校具有同等、甚至更高竞争力的,领跑国际拔尖创新计算机科学人才,其25门专业核心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授课。能够进入姚班的学生基本都是数学、物理和信息学竞赛金牌得主,或者是全国高考各省的状元榜眼探花。

正所谓“半国英才聚清华,清华半英在姚班”。某种意义上,进了清华“姚班”,就等于迈进了计算机科学的峰巅之门。

也正是在“姚班”,印奇结识了同样颇有计算机天赋的唐文斌和杨沐,三剑客就此聚首,为后来成就非凡事业打下基础。

大二时,印奇得到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机会。在那里开始从事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研究,并深度参与到微软的人脸识别项目中。

这段实习经历让印奇逐步认识到,一旦人脸识别的图像搜索技术有了关键突破,消费级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及智能家居等万亿级的市场将成为现实,这让印奇首次萌生了创业想法。

2011年夏天,正值“姚班”毕业季,印奇与唐文斌、杨沐一拍即合,三人合计出资3万元随即成立了旷视科技。

虽然启动资金寥寥,但旷视的发展速度和商业化落地却非常迅猛。

2012年旷视开始经营Face++开放平台,这款产品面市即名声大噪。当时创投圈可能有人不知旷视科技,但无人不晓“Face++”,更有不少业内人士直接用“Face++”代称旷视科技。

2014年,Face++的识别率已经达到97.27%,连续收获FDDB、300-W、LFW三项国际评测冠军。同时亦超越了Facebook的97.25%,连扎克伯格也只能甘拜下风。旷视科技由此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

伴随着旷视的成就,市场对印奇的褒奖也纷至沓来。

2017年福布斯“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中,印奇登顶科技企业家榜首,并入围第九届“中国青年创业奖”。旷视科技也成为国内人脸和图像识别技术水平最高的公司。

营收表现强劲,利润多年亏损

作为“AI四小龙”中第一家拟上市公司,旷视的盈利能力无疑备受瞩目。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0.67亿元、3.13亿元、14.3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为358.8%。

同时,2016年-2018年旷视科技的毛利分别为0.21亿元、1.63亿元、9.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31%、52.1%、65.2%,双双稳定增长。

但首席科创官发现,从净利润来看,旷视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旷视亏损金额分别为3.43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亏损呈逐年增长,持续扩大趋势。

仅2019年半年时间,其亏损就高达52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7.29亿元,此数字颇为触目。

新知图谱, AI第一股即将诞生?旷视科技上市获批,“阿里系”为最大股东

图片来源:旷视科技招股书

对此,旷视解释,亏损增加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对研发的持续投入。

其中,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产生巨额亏损主要是因为会计准则的变动,与公司经营状况无关,且一般情况下,企业估值上涨越多、越快,该科目带来的账面亏损越大,随着优先股对普通股的转换完成,此类亏损在下一个财年会自然消失。

此外,作为人工智能企业,研发费用占据了旷视最大的成本支出。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旷视研发投入分别为7820万元、2.05亿元、6.13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5.3%、65.6%、43.0%,占比虽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每年的研发投入还是呈迅速增长态势。

基于巨额的研发投入,旷视组建了一支强大的研发团队。

在深度学习领域,以孙剑、唐文斌为首的首席科学家带领旷视1400多名计算机科学家、算法工程师及产品开发人员,夜以继日研究最新技术,并曾在国际权威編程比赛中获得超40项世界金牌。

正是凭借这支研发团队,旷视的产品才能广受市场青睐。

2016年Face ID解决方案的客户仅为128名,到2018年这一数据已经增加至1044名。根据灼识咨询提供的报告,2018年旷视占据云端人脸识别60%的市场份额,其中超过70%安卓手机搭载旷视的人脸识别解决方案。

除了OPPO、vivo、小米、诺基亚、荣耀、锤子等众多手机厂商外,旷视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联想、中国移动、中信银行、富士康、华润等巨头合作也十分密切。

目前,旷视的核心技术正从人脸识别平台Face++升级为系统化AI算法引擎Brain++。业务场景也从城市管理、物流、零售、地产、手机、金融等垂直场景升级为城市大脑、供应链大脑、个人生活大脑三大IoT场景业务群。

若旷视上市后依然舍得在研发方面大量投入,则印奇在招股书中所宣称的旷视的使命——“用人工智能造福人类”或将能够实现。

阿里系为大股东,创始人股权高度稀释

作为独角兽,旷视引发高度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一路上获得无数明星资本的青睐。

在这次IPO之前,旷视8年时间融资9轮,融资总额达74.6亿元,估值达40亿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287亿元),这和当初的3万启动资金比起来,8年翻了百万倍。

其中,投资方不乏蚂蚁金服、联想之星、创新工场、启明创投、阿里巴巴等知名机构。

招股书显示,在境外持股方面,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分别持股8.21%、5.9%、2.72%,由于前期融资较多,创始人股权被高度稀释,不过好在旷视采用同股不同权的方式上市,虽然三剑客持股比例较少,但控制权依然牢牢握在手中。

新知图谱, AI第一股即将诞生?旷视科技上市获批,“阿里系”为最大股东

图片来源:旷视科技招股书

此外,在股东列表里,淘宝中国持有旷视14.33%股份,蚂蚁金服通过API持有旷视15.08%股份。综合计算,“阿里系”为旷视背后最大股东。

联想集团、创新工场等股东则已经不见踪影。这是由于早在5月中旬,旷视变更了一次工商信息。变更后,创新工场、联想之星、蚂蚁金服三大知名资方不在出现在直接投资人行列,旷视曾回应这是由于VIE架构的调整。

此前有传言称,旷视原计划赴美敲钟,但受到局势影响,决定转赴港交所。而转换上市地点,需要调整架构,故此,造成了部分股东的“消失”。

投资者好奇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在科创板火热的当下,为什么旷视科技会选择港股市场?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首席科创官分析称:“旷视选择登陆港股而非溢价更高的科创板,是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考虑。当前,旷视科技的高研发投入,带来的经济效应并不明显,预计难以得到资本的持续青睐,选择登陆港股可能是明智之举。”

宋清辉认为:“旷视科技此次上市将面临诸多机遇与挑战。从机遇方面来看,香港市场的利好政策可以使其顺利上市。因为自2018年4月30日起,港交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生效,规定同股不同权架构公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第二市场上市公司也可赴港上市。从挑战方面来讲,在香港市场上,做空机构往往会盯上中国概念股进行做空,对于不善于应对做空的上市企业而言,在港上市未必能筹到更多的资本,反而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和风险,无异于割肉。”

而旷视科技上市,又会对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等“AI四小龙”之间的竞争格局产生哪些影响呢?对此,宋清辉认为:“旷视科技上市,利好公司未来发展,可为公司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由于AI市场很规模很大,旷视科技对四者的竞争格局产生的影响有限。”

另外,宋清辉建议:“港股市场的争夺越发激烈,对于欲赴港上市的内地企业而言,能不在港上市尽量不要不在港上市,因为在港股市场上,公司被夺取控制权或被做空的风险很高。除此之外,上市公司还要接受监管机构严格的审查,对于内控机制较为薄弱的内地企业来说,无异于炼狱般痛苦。”

不知经历过热捧的旷视科技,能否承受住接下来考验?对于旷视此次IPO,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更多“旷视科技”相关内容

更多“旷视科技”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